♂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广固,西城外,晋军长围前。

    几十面色彩与图案各异的军旗,已经立在了宽约五里的长围之前,约百步左右的位置,每一面都象征着一个五百人左右的幢或者旅,而没有单独编列成军的辎重辅兵们,则由数百名辅兵军官的队正们站在长围之上,声嘶力竭地对着喇叭大吼,或者是敲锣打鼓,找出所有能发出最大声响的东西,告诉着属下的军士们,迅速归建集合。

    军旗之下,各幢各队的军官们迅速地站在前方,看到熟悉的部下就连推带搡地把他们往指定列队的地方赶,人喊马嘶,虽然仍然是一片混乱,但是比起刚才那潮水般的全军溃散,已经要好上许多了。

    担架士们来来回回,把已经不能行动的人搭上担架运回后方,长围的所有大门已经打开,执法的军士们手持督战的长柄大刀,立于围门之前,闪亮的刀锋直指前方,配合着他们满脸的杀气,让所有想要趁机溜回围内的人都早早地打消了这个主意,当然,二十多颗血淋淋的首级,枭于围门之前,挂在大旗之上,而军令官们则指着这些首级大声地宣讲,警告着所有前方的将士,现在仍然在战斗,任何人不许溃散入围内,否则,这些悬首于上的家伙,就是前车之鉴!

    几百名担架士匆忙地奔来奔去,他们身着白衣,但这白袍之上,已经染得遍是鲜血,在他们的担架上,都是已经只剩一口气,自己无法行动的重伤兵,而只要还能自己走路的战士,不管伤得多重,都只能在这个时候回归自己的队列,两万多将士,就这样重整着,而一面“檀”字的大旗,则已经来到了长围之后,在这面大旗之前,檀韶将袍大铠,驻着佩剑,独立围墙之上,神色之中,尽显忧虑。

    两个沈家军士架着灰头土脸的张纲,奔到了围墙之下,手一松,张纲就直接瘫软到了尘土之中,这个机关术的天才,在刚才的一刻多钟的时间里,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以他瘦弱的身体,若不是有两个壮士夹行,只怕早就会混在溃兵中给踩死了,一如他的身后,在战场上躺平的那几百具不成人形的尸体一样。

    张纲的声音带着哭腔:“属下,属下将作少监张纲,见过,见过檀将军。还请檀将军治罪!”

    檀韶轻轻地叹了口气:“张大匠,你哪里有罪?反而是有功呢。谁也料不到,这金汤般的广固城墙,居然会在一瞬间,就这样倒了,我军攻城的上万将士,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而身经百战的几万精锐,更是溃不成军,要是昨天有人跟我这样说,我根本不会信的。”

    一只独眼的蒯恩提着大刀,站在檀韶的身边,咬牙道:“韶哥,大家只是一时惊恐而已,以为是天地鬼神之力,现在渐渐地安定下来了,你看,我们正在重整,只要半个时辰,我们就能重新列好队型反击!”

    檀韶点了点头:“这半个时辰,是田子,还有张大匠给你们争取来的,大壮啊,要不是他们在前面顶住了敌军的冲击,这会儿恐怕敌军的铁蹄,已经在踩踏你们了。”

    蒯恩的那只独眼里,瞳孔剧烈地收缩了一下,他的目光看向了前方,木甲机关人一线,已经杀得是血肉横飞,天昏地暗,所有的木甲机关人都挥舞着长槊与大刀,配合着身后的百余步兵,跟足有五百名之多的俱装甲骑在奋力搏杀着。

    骑兵的突击,骑射这会儿已经都使不上,甚至有不少俱装骑士干脆跳下了马,持着大刀与重锤,跟对方面对面地搏杀,不停地有战士惨叫着倒下,而有两部木甲机关人,也是在敌军的集中攻击下,终于轰然倒地,战局开始向着燕军的方向倾斜了。

    而在这些木甲机关人的后方,约二百步左右的地方,三百骑左右的燕军俱装甲骑,也已经穿插到位,正是仆骨万石的部下,他们没有向着长围一线继续追杀或者突击的意思,反而是大半的骑兵,转向了木甲机关人那一线,看起来,是准备前后夹击,消灭沈田子的这一小队人马了。

    蒯恩咬着牙,恨声道:“不好,田子那里怕是撑不了多久了,要是这些木甲机关人全倒了,那敌军的俱装甲骑面前,畅通无阻,阿韶哥,无论是出于救兄弟,还是出于救自己,我们都得迅速杀回去啊。就算现在没重整好,我也请命先带一两队刚整出来的兵马,先杀回去!”

    檀韶摇了摇头:“步兵在这个时候起不了作用,且不说没列好阵,就算给你一两队人,不过数百,上去了也济不了事,田子他们能顶到现在,靠的是木甲机关人的牵制作用,敌军的铁骑暂时还突破不了铁链一线,他们可以退到木甲机关人之后作战,不过…………”

    说到这里,他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满脸尽是忧色。

    蒯恩也皱起了眉头:“阿韶哥担心的是那三百绕到后面的俱装甲骑吧,要是他们从后方突击,那田子他们可就无险可守了。”

    檀韶正色道:“是的,所以,只有指望沈林子和索邈,能以最快的速度率骑兵突击了,传令,不管骑兵现在收拢了多少残部,现在必须马上出击,有一百人出击一百,有五十人出击五十,后续每整理出一队人,就给我杀上去,大壮,你现在带领我的一百中军骑卫,也上去支援,从此门到前线,所有部队都给我闪开,你持我佩剑开路,有拦路的,立斩!”

    他说着,直接把佩剑递向了蒯恩,蒯恩神色严肃,一把接过了佩剑,沉声道:“只要有我一口气在,就绝不会坐视田子他们孤军作战,阿韶哥,我去了!”

    说完,蒯恩直接拿着佩剑就跳下了长围,围门之后,一百名身披锁甲,但战马无甲的中军骑兵,已经整装待发,而围门之前,百步的距离,执法的军士们则大吼着把来回的人群推到一边,一条十步宽的通道,直向前方。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