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二叔,我的事情我会自己跟父亲说,不需要你劳心劳力!”说完她就去打开了病房门,赶人无疑。

    “你这丫头怎么……”

    杨昭被落了面子,哪里肯走,还想仗着是长辈说教,杨曙倒是终于有了一点当大哥的样子。

    “好了好了,二叔你别动怒,小妹是成年人了,她有她的打算,我们就走吧。”

    杨曙帮着杨贞,把杨昭往门口带,杨贞一点不感激,但也不妨碍她见他们都走出去了,就立刻去关了门。

    隔绝了门外杨昭还在那里乱嚷嚷地叫嚣。

    “你何必帮她,瞧她做得好事,找了这样的男人,以后就不配再做我大哥的女儿!她一个女娃已经没有一点用,还把自己随便嫁了,再看看你为了杨家做得事,我就说生女儿就是赔钱货!”

    杨昭气头上还不忘拉踩,贬低杨贞抬高杨曙。

    律西临做着他的隐形人,将这对叔侄俩的对话听在心里。

    “大哥也真是的,何必还跟他们这家人客气,直接把杨贞带走,还废什么话,难道还留着走亲戚?!再说你也看到了,就那病秧子样,还能活多久,我多看一眼都觉得晦气。”杨昭对庄恒家的瞧不上眼可谓是想像处理垃圾一样打发了。

    “小妹宝贝着的人,而且还住在我们医院,怎么能让他没个好身体。”杨曙的态度仿佛已经适应了庄恒是他妹夫。

    杨昭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杨曙,他刚才那话就差说一句狠的,庄恒身子骨不行,要真是不能把杨贞跟庄恒分开,带不回杨贞,那就把庄恒给弄没了,人死了,她杨贞还要去给他守寡不成。

    杨贞回来了,作为杨家的女儿,就不会让她再做这么任性的事,没了一个老公就再去找下一个,擦亮眼睛看清楚这回该找怎样的。

    杨昭认为他这样的意思,是个杨家人,还是跟他挺合得来的大侄子,怎么能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再说这大侄子的为人处事可不比他手软。

    还是说大侄子对大侄女倒是有几分兄妹情谊。

    但这是打死杨昭都不相信的,都不是从一个妈的肚子里出来的。

    ——

    “老板,回哪里?”律西临把车开来接走了杨昭。

    “去别墅。”杨昭被气了一通,上了车也还没消气。

    律西临知道要去哪里,杨昭要回他妻子那里会说是回家,回别墅去的就是那个养着他另外一个女人的家。

    杨昭坐在后排闭目养神,当着律西临的面也不忘嘲讽杨曙:“我那侄子有猫哭耗子假慈悲的功夫,我不信他能永远不对杨贞出手,就他那身份上不得台面,我哥正牌的女儿活着,他就是再出息也没用。”

    律西临受到杨昭信任,杨昭对他说的事可就不少了。

    “要我说生女儿没用,但大侄子身份也差了点,我大哥的那些家业,就应该让我给他守住了。”杨昭想得很美。

    “以后东鼎我做了主,小律啊,我就提拔你当我的助手,也让你在集团里横着走。”容易做梦的人,把自己的未来幻想得非常美妙。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