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这场婚礼,我等了几十年!”这话是阿离在婚礼当天对我说的。

    “嗯,要不是那场爆炸,我们早已经成亲了。不过过去的都过去了,打现在起,咱们一起好好的生活。良人府,良人卫,都已经建立起来。咱们的心愿正在一点点的变成现实。能做到现在这一步,相信奶奶和那些先辈们也会觉得欣慰吧!”我亲手为阿离盖上了盖头说。盖头盖上的那一刻,我知道这辈子,这个女人是我的了。

    “婚礼将启,整肃立,诸君安坐,以待正礼!”婚礼的司仪是谢春风。她说既然大婚,那就要弄得有个大婚的样子。往常她见过不少显贵们的大婚,所以决定仿照他们的样子给我和阿离来一出。正好我们这些人里,懂得如何主持婚礼的人几乎为零。既然谢春风愿意,那这件差事便由她来做好了。随着一声高亢的喊声,良人府里前来观礼的宾客们顿时安静了下来。来的人不算少,除了良人府自家人之外,还有各部的头领们。甚至于,我前一天还让小白去把白夫人给请了来!四百个亲卫,散布在各个角落,身上穿着一水的红色袍服,显得相当喜庆。

    一阵悠扬的曲乐声随之响起,三十三个人与姑娘在堂前起舞。一片片的金箔随着她们的舞动,开始慢慢飘落。我跟阿离的宅子大门紧闭,上头披红挂彩。

    “依岁之证,以月之令,新郎江北,新娘离照雪,正婚庆典,吉时......”谢春风今日也穿了一套红裙,只听她继续站在众人之前高声唱喝。随着这一声吉时,九十九只号角齐声吹响。九十九面鼓一起捶动。

    “沧海,天地为证,九霄云荡,鸳鸯比翼,礼请新婿登台!”谢春风冲我抿嘴一笑,高唱之间示意我到台上去。我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礼服,又抬手扶了扶冠。深吸一口气朝台上走了去。也不知怎么地,面对强敌毫不心慌的我,此时此刻居然莫名感觉到了一种紧张。甚至于连我的掌心,都在开始冒汗。

    “别慌,看清脚下!”老海和老四两人伴随左右,将我朝台上送去。见我有些紧张的样子,老海开口提醒着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上的台,然后就那么站在台上面对着大家。时候有人说,我那天是他们见过的表情最严肃的一次。

    “且探佳人相逢处,飞花时,紫气东来。天降吉祥,吉时已到,恭请贵人出阁!”我只知道谢春风的小词儿一套借一套的往外整,自己的心脏也是随着她的高唱在不断的加速跳动。一阵鼓乐齐鸣,宅门大开,靑鸢青鸾搀扶着阿离从宅内走出。蝉冰和妙玉则是左右相随,一人提了个花篮不断的撒着花瓣。

    此时也不知是谁推了我一把,然后将一枚绣球塞进来我的手里。我有些慌乱的上前,将手里的绣球塞进了阿离的手里。然后牵着那根红绸,慢慢将她朝着台上领去。众人一阵哄堂大笑。从未露过怯的我,今日却是如此的慌乱和不知所措。

    “一条红丝绸,两人牵彩球,月老定三生,牵手踏锦绣!”台上的谢春风新词儿又出,我顿时觉得自己耳鬓有汗在往下滴。抬手正准备擦拭,却被老四把手给拉了回来。

    “忍忍!”他在我身边低声说道。

    等到了台上,我跟阿离左右站立。此时台下又恢复了安静,大家只是用充满了祝福的眼神看向我们。

    谢春风朝旁退了几步,一阵鼓乐齐鸣之后,这才接着开口:一拜天地!一拜赐良缘,二拜喜联姻,三拜结同心!

    闻言我跟阿离朝着台前拜去。

    “二拜高堂!”随着这一声二拜高堂,我和阿离一起转身,朝着祠堂方向拜倒。

    “一拜知春恩,二拜寄恩情,三拜报春晖!”

    “夫妻对拜!”一声夫妻对拜,我跟阿离面对而立。我能看到她拿着红绸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一拜结连理,二拜永同心,三拜敬如宾!”

    “三拜之礼,礼成!恭请新人,正身,入座!”对拜之后,有人将我和阿离扶到了台上正中的座椅上坐了下去。坐下去的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早已经是汗湿衣襟。

    我和阿离的仪式举办完成之后,接着谢春风又举办了彼岸和如意两人的婚礼。这两个人,原本还不打算举办仪式的。可是最后熬不住我的坚持,才答应今天跟我和阿离一起补办这场婚礼。原本还在笑话我的彼岸,上台之后的表现跟我也差不多。敢于迎敌而上的他,面对着如意,眼里甚至泛起了泪花。

    “老婆!”看着彼岸和如意的婚礼,我悄悄用脚碰了碰阿离。

    “嗯?”阿离低声应了一句。

    “老婆!”我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嗯哼,还没到洞房的时候。你忍忍!”站在身后的老四轻咳了一声道。

    “我...”最终我还是没有将那个草字说出口。

    洞房什么的,终究还是压后了。因为在仪式之后,我们要去良人卫,跟城里的人们见个面,然后分享一下我们的喜气。酒席是不可能请全城的人一起吃了,几万人,我实在找不到那么多的厨子。我能做的,就是将一枚枚的晶石当做红包撒给他们。

    城中心位置上,不知何时竖立了一座雕像。雕像被红布搭盖着,只能勉强看到个轮廓。我们走到跟前的时候,一直守在雕像下头的谢大力和酉达一起扯动了绑在红布上头的绳子。红布滑落,雕像出现在众人眼前。是我和阿离,正并肩而立,一人持刀,一人持剑!

    “这是谁的主意?”我看看雕像问道。

    “是我擅作主张,但是我觉得有必要让后来者知道,这座城是谁的!”谢春风在一旁答道。

    “雕得真不错!”我由衷的表扬了一句。见我没有怪罪的意思,谢春风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路上走着,接受着大家的欢呼声,那晶石也不知道抛洒了多少出去。总之今天这个日子,所有的人都是高兴的。一直折腾到下午三点来钟的时候,整个婚礼才算全部结束。岛上的酒席,已经布置妥当。我对城里的人挥手道别后,带着大家一起回到了白沙岛准备开席!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