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姜蝉想了想:“叫永悦吧。”

    璃玥明白姜蝉的意思:“姑姑,我以后一定开开心心的,不让你为我担心。”

    “其实我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曾经伤害过我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我所爱的人,他们很快又会再来到我身边,我着实不应该这样提不起精神来。”

    璃玥怔怔的抚着心口:“尽管我都明白这些,但是曾经付出过的情感,哪里能够一朝一夕就收回?每当我回想到曾经的种种,依然会有撕心裂肺的痛楚。”

    姜蝉:“时间会慢慢的淡忘一切,或许在你见过他们之后,你会好一些。”

    璃玥强笑:“也许吧,姑姑,我想先去魔族。毕竟曾经兄妹一场,我也想看看他们如今的境遇。”

    姜蝉无可无不可:“可以,我都行。”

    璃玥如今也是上神,她进入魔域的时候悄无声息,谁都没有发现她。漫步在魔王宫内,看着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璃玥淡淡的垂下眉眼。

    这里带给她的都是无尽的伤痛,没有丝毫的快乐。生母生下她就跑路,父亲漠视,嫡母纵容子女欺压她,钟离铎兄妹经常打压她,掠夺她的修炼资源。

    曾经给她带来过欢乐的怡淼和灵锦也都背弃了她,她的人生,似乎彻彻底底就是个笑话。

    看着沉浸于哀戚之中的璃玥,姜蝉淡淡的移开眼神。璃玥最大的过错就在于她太心软,她对曾经善待过她的人都抱有一腔赤诚。

    可有的时候你的一腔真心,养大的也许是记仇不记恩的白眼狼,怡淼和灵锦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升米恩斗米仇,这种事情太多了。

    怡淼和灵锦不就是最鲜明的例子吗?要说璃玥之所以这么凄惨,源头就在于这两个侍从身上。尤其是怡淼,对她那个惩罚,着实太便宜她了。

    在自己曾经的小院内坐了一会儿,璃玥才慢悠悠的往钟离铎的住处而去。作为魔族的大王子,钟离铎的住处仅次于钟离竟,但是出乎预料的是,钟离铎原先的宫殿内另有其人。

    “他是谁?”看着那个三头身的孩子,璃玥眼神有些古怪。

    姜蝉:“自然是钟离竟的儿子,钟离铎显然已经废了,钟离竟还不再培养继承人?这老东西手脚真快,这么快就又弄出来一个儿子。”

    “不是说修为越高子嗣越艰难吗?想来是女方那边血脉有些特殊吧。”

    璃玥真心实意的笑出来:“南宫飞雪要气死了,她这个人嫉妒心强得很,哪里能够容忍这些?”

    姜蝉:“她如今自顾不暇,就算你和魔族撕破了脸皮,但是大家还是不敢得罪于你的。南宫飞雪于魔王宫来说,已经是一颗废棋了。”

    “如今两个子女都废了,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钟离竟自然要为自己作打算。”

    璃玥笑的非常开心:“真好啊,或许钟离铎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们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吧。看到他们落难,我心里觉得特别爽!”

    姜蝉:“爽就可以了,心情好些了吗?”

    璃玥点头:“当然好多了,我可真是太高兴了。话说钟离铎现在在哪里?钟离舒呢?她没有回龙宫?”

    姜蝉弹了弹手指,璃玥的面前就出现了魔王宫的布局图。她点着一个偏僻的宫殿:“那里就是钟离铎如今的住处。”

    璃玥轻笑:“现在看来,钟离铎已经被钟离竟彻底的放弃了?真是……太好了!钟离舒呢?”

    “她自然在南宫飞雪的宫殿内,龙宫她是回不去了,龙玺当初和她成亲,本身就是想要拉拢魔族。如今她被你厌弃,龙玺自然不会再和钟离舒有交集。”

    提到龙玺,璃玥的眼神暗了暗:“当初我是真心喜欢龙玺的,他是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暖。钟离铎和钟离舒欺压我的时候,他确实给了我庇护。”

    “但是后来他执意退婚……”

    想到过去种种,璃玥的情绪低迷许多,“他们每个人都有不得已,都有苦衷,那我呢?我就活该被抛弃被放弃?”

    “龙玺退婚是因为要为龙族大局着想,瀚泽捉拿我是因为师命难违。可我做错了什么?我才是受害者,为什么我一个受害者反过来要宽宥别人?”

    姜蝉:“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原谅别人,受到伤害后应该打回去,而不是自己默默承担。对于那些曾经伤害过你的,最好的方式是将他们彻底踢出你的生活,以后再也不要有交集。”

    璃玥苦笑:“我知道,我会努力学着做到。”

    看着躺在大床上的钟离舒,璃玥的眼神非常平静:“脱毛的凤凰不如鸡,如今我是见到了,不过断了翼翅而已,当初我可没有像她这样躺床上几年,钟离舒,真的是太弱了。”

    “南宫飞雪,什么时候看到她这个样子?她向来是雍容的华贵的,如今看着真狼狈,就跟后宫里争宠失败的宠妃似的。”

    姜蝉:“魔王宫素来捧高踩低,他们被钟离竟厌恶谁都看得出来。那么曾经结怨的,在他们落难后都会来踩上一脚。你某方面也说的不错,南宫飞雪之所以那么跋扈,主要是南宫家的支持。如今母族放弃了她,她有现在这个局面也是理所应当。”

    “钟离铎就这么废了?”璃玥啧啧两声:“不过断了翼翅而已,他还真就一蹶不振了?”

    姜蝉看了一眼醉生梦死的钟离铎:“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韧性的,钟离铎如今这么醉生梦死也是有迹可循的。”

    “他素来最是心高气傲,以前横行霸道,一是仗着魔族大王子的身份,另一个就是南宫家为他撑腰。”

    “如今南宫家已经放弃了南宫飞雪,更加不会多看他一眼。钟离竟又有了小儿子,再加上他在九重天内丢了那么大的脸,他的道心已经彻底碎了,钟离铎走不了多远的。”

    看到钟离铎、钟离舒以及南宫飞雪都过的不好,璃玥的心里着实很开心。

    姜蝉看她眉眼都要飞起来:“高兴了?你现在看着才鲜活一些。”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