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六姐墨澜看着十三叔确确实实离开后山后,提着的一口气霎时松懈下来,转身激发手中的通行令牌,院中的白雾一阵翻滚,一个口子展露出来。

    一阵阴风刮过。

    在老槐树后,一个白影窜了出来。

    正是抱着琵琶的白衣女子。

    她伸长脖子的往十三叔离去的方向看去,有点哽咽:

    “十三郎,  还是那样,跟当年醉红楼我遇见他时,一模一样,这么多年了,他竟然一点也没变!墨澜…..你…..你为何要欺瞒我,说你父亲已经病故了,而且刚才为什么要阻拦我与你父亲……”

    “娘!”

    白衣女子正是六姐墨澜花费了数百年的精力凝魂成功的身生母亲—南佳人。

    六姐墨澜极力忍住才让自己没发火。

    她耐着性子解释道:

    “娘,  那个负心汉,  他连你是谁都认不出来了,是生是死对你而言有什么重要的,对我来说,他还不如死了的干净!”

    “呸呸呸,你这孩子说什么昏话呢,那可是你的身生父亲!”

    “身生父亲?当年若不是我凭着一股不肯认命的劲,早就死在了他发妻的牢狱当中,那时候,他这个身生父亲在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亲生父亲,没有他,便没有你。而且说一千道一万,他也没有错,醉红楼的日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当年若不是你父亲宠幸,我只怕早就患病死去了,那还能生下你姐弟二人,  而且,把我们娘俩关进牢狱的也不是你父亲,而是她的发妻,你父亲定然是不知情的,不然怎会丢下我们娘俩不管!”

    “娘!”

    六姐墨澜定定的看着南佳人。

    她知道。

    母亲对父亲还身怀幻想。

    索性。

    她今日便让母亲彻底死心。

    “娘,我告诉你,父亲除了你之外,后面又娶了一位柳家女,此后不久又另娶一房,她们二人如今已经是金丹修为,而且还给父亲生下了儿女,如胶似漆的,他心里压根……”

    “这又何妨,男人本就是三妻四妾,何况你父亲已经贵为金丹真人,只有这几房妻室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六姐墨澜的话非但没有打击到南佳人,反而让南佳人觉得十三叔长情,几百年过去了,  加上她,  也就四个女人,  就算是一般的员外郎,  都不止七房姨奶奶。

    六姐墨澜一时间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南佳人后知后觉,慌慌张张的,就像做错事一般,小声小气道:

    “墨澜,对不住,我….我都听你的,放心,我不会去找你父亲,真的,你放心,我也不会跟你父亲相认的,他下次若是再来,我便第一时间躲起来,不要让他看见,不过….以后你和你父亲也不要闹得太僵,我帮不上你忙,但是你父亲贵为金丹,总有能助你的时候!”

    “娘,我再跟你说一遍,我的亲人只有你和弟弟二人,此后你不要再提那个人,想都不准想。你记住了!”

    “墨澜,你听我一句......”

    “好了娘,你不要再说了,今日出来得太久了,你快点回到养魂木去吧。”

    六姐墨澜直接打断南佳人的话,此时脸上已经没有了表情。

    南佳人见此,不敢再唠叨,嘱咐了几句,身子一闪,便从正房的窗户中飘了进去,随后没入在房中布置的一套法阵当中,阵中摆放着两根养魂木,她化为一片白烟没入较细的一根养魂木当中。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