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妹妹的泪水滚落下来,滴在了猛浪的脸上。

    这些泪水是如此的滚烫,似乎能够让这越来越冷的世界重新点燃了些许的温暖。

    这位哥哥的视线已经越发的模糊,他已经看不清楚一米之外的东西了。现在,整个世界,她唯一能够看到的,也就只有眼前这么个妹妹。

    他从小就一直照顾到大的妹妹啊……这个虽然很多人都说她好丑……身上还会长出奇怪斑点的妹妹……但是,自己还是最最喜欢……最最关心的妹妹啊……

    “你……变壮了……变得……更……健康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真好……真的……很好……好暖和……我感觉……好暖和……好累……我……好累……”

    “不……不不不!哥!不要睡!呜呜呜……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睡过去!呜呜呜……”

    渐渐地,就连眼前的那个为自己哭泣的妹妹,也已经从这位哥哥的眼中消失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已经越来越沉重,重的甚至都已经感觉不到妹妹的脸颊。

    啊……自己就要死了吗?

    为什么……自己会死在这种地方……

    娜塔莉……好想再见你一面……我还没有和你好好地共度余生……我还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想起了那个夜晚……在公爵府的花园之中……与你初次相遇的情景……

    漩涡……我的儿子……未来的蓝湾帝国皇帝……你还那么小……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教你……如果要死,我也希望能够将整个国家都整顿好之后,将一个美好而温暖的国家留给你……

    潮汐……你不能再想着玩了……你已经长大了……你已经是亲王了……真的……真的……好想和你好好说说话……这些年来……我们兄弟之间似乎已经渐渐地开始产生隔阂了吗?好想告诉你……如果觉得哥哥有什么地方做错的话……好想和你道歉……和你一起……还有妹妹,一起回到小时候……那没有任何烦恼的时代去啊……

    妹妹……妹妹……

    甜酒酪……我最疼爱的妹妹……

    照顾好你自己……照顾好……照顾好……

    “照顾……好……照……顾…………好………………”

    夜空中,星星,似乎坠落了一颗。

    那坠落的星空划过整个天空,消失在了山峦遮掩的另外一边。

    在这一刻,时间与空间仿佛已经凝固了。

    甜酒酪搂着猛浪的身体,她的表情也是凝固了。

    泪水,开始滚落。混合着鼻涕以及口水,化为一些脏脏的东西贴着下巴滴下去。

    她就那么呆呆地抓着猛浪的手,看着这位哥哥那已经不再有任何温度与表情的面庞,感受着这具开始慢慢冷却下去的身体。

    脚下,鲜血已经被冰雪凝固成了一块一块。即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奔雷,现在也终于停顿了下来。

    或许,就如同这位皇帝曾经说过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式。如今,他,也以自己的生命应征了这句话的重量。

    “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边,甜酒酪的哭喊声终于爆发了出来。

    她的双拳死死地握紧,整个人就如同发了疯一般地嚎叫、咆哮、癫狂地颤抖了起来。

    就连这些圣殿骑士和魔法师们也不由得有些回过头,看着那个浑身颤抖的女人所抱着的那具让他们无比恐惧的身体。现在,那具身体变成了一具尸体,再也没有了任何可怕了的吧……

    爱丽儿愣住了。

    她当然明白甜酒酪的这声哭喊声之中究竟意味着什么。当下,她原本举起的手更加高举起来,这让后面那些士兵手中的枪也是纷纷端稳!

    “甜酒酪!让开——!”

    爱丽儿大声喊了一句。

    如果真的要说的话,她对于猛浪并没有多少的感激之情。更没有多少的尊敬之意。

    但是……但是!

    一代皇帝,却是死在了这种地方……这个在整个蓝湾帝国之中唯一支持自己,让自己的产业在这边际省内发展出来的皇帝,不管他的目的究竟是为何,但这终究是依靠了他的权势!

    爱丽儿知道,自己已经情绪化了。

    在这种时候,情绪化的自己很有可能会做出让未来的自己后悔的决定!

    可是现在,看着这些杀人凶手,她是真的有了那种让自己彻底情绪化的冲动!

    于是,她再次大吼了一声——

    “甜酒酪·碧蓝!给我滚到旁边去!我要让这些杀人凶手付出代价!让你们这些为了一己私利,妄图阻挡这个世界前进的人,尝尝世界前进的力量!!!”

    伴随着爱丽儿的一声暴喝,位于圣殿骑士中的乔治·花生屯立刻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立刻举起手中的剑指着身后已经陷入悲痛之中的甜酒酪,大声喊道:“你们这些家伙,你们动一个试试!”

    这个圣骑士的话语让已经有些情绪化的爱丽儿嘴角抽搐,高高举起的手一时间没有办法放下来。眼见甜酒酪现在依然保持着站在那里不动的姿态,她现在却是显得更加焦急了。

    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让爱丽儿最不想要看到的事情,却是就此发生。

    远处开始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马蹄声,这些不断震动的声音讯速地向着这个破败的小村庄而来。这些声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愣住,心头颤动,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结果。

    很快,这震动的声响就化为具体的形象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那是一支整装待发的军队。

    更加确切地说,应该是临近几个城市的领主,他们在得到皇帝的求援信息之后,终于集合了自己的部队,在这个时候向着雪山进发。

    行进之中的他们看到了刚才那位皇帝所引发的天雷异相,就像是爱丽儿的部队被这可怕的天气吸引而前来一样,这些领主们也是同样被吸引,这才赶了过来。

    当为首的一名将领看到眼前出现的魔法师,圣殿骑士,以及远处那些拿着传闻中的元素枪,为首是一名女性的部队之后,立刻就明白了现在的处境。

    这些领主平日里当然也会和爱丽儿的边际省进行些许的交易,所以如果仅仅是边际省和魔法协会以及光明教廷的问题的话,他们压根就不会去太过深入。

    可是很快,那名将领就看到了那边躺在地上,显然已经失去了生命状态的尸体……

    “陛下?!”

    将领惊呼了一声,迫不及待地滚鞍下马,冲向那个躺在地上的男人。

    在去年年初的时候这名将领曾经去首都参加过这位皇帝的登基仪式,所以他很清楚躺在这里的究竟是什么人。

    而现在,他看到的却是那位蓝湾皇帝,现在竟然浑身伤痕累累地躺在地上,显然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之后,脑海中自然也是乱成了一片。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陛下……陛下!是谁?是谁干的!”

    将领跪在猛浪的尸体旁边,却已经是大声喝骂了出来。

    也是在这一刻,最靠近他这边的魔法师和圣骑士的队伍自然是听得最为清楚。而那个乔治·花生屯,在这一刻却是迅速反应过来,立刻将手中的剑指向那边的爱丽儿,大声道——

    “是他们!那些叛军!他们杀害了陛下!那个魅惑的魔女,利用可怕的恶魔魔法迷惑了长公主殿下,让长公主殿下成为了刺客,在陛下忽然不觉的情况下刺杀了殿下!!!”

    星空之下,每一颗星星都像是一只眼睛,在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在这片最为璀璨的星空之下,谎言却开始构筑,欺骗却成为了主旋律。

    乔治的栽赃嫁祸成为了最初的开端,而在他之后,其他脑子反应的够快的圣殿骑士和魔法师们也是争先恐后地表态。

    “陛下!老臣……老臣实在是无能啊!!!”

    尤其是麻吉克,这个魔法师协会的大长老。现在的他却是声泪俱下地跪在了猛浪的尸体旁,大声哭诉道——

    “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那些刺客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呀!老臣……老臣有罪!老臣没有保护好陛下!甚至让长公主殿下都被迷惑,犯下了弑亲的罪孽啊!”

    也是在麻吉克不断痛哭的同时,那边的甜酒酪却是猛地抬起头!她的双眼中闪烁着寒光,双拳所捏着的气势毫不保留地暴涨成两个巨大的气团!

    下一瞬间,这名格斗家的脚步宛如狮子一般冲压至这名大长老的面前,双拳已经捏紧,重重地向着他的脸颊上轰去!

    原本,这一拳应该打在风墙屏障之上。

    而且,因为这个女孩现在已经被愤怒与悲伤冲昏了头脑,尽管双拳中的气势看起来显得十分有压迫感,可实际上的力量要偏转了不少,所以麻吉克根本就不可能受什么伤。

    但,在拳头即将抵达的那一刻,这位大长老的心中却是动了一个小小的心思。顷刻间,原本应该产生效果的风墙屏障瞬间破裂,那一拳也是扎扎实实地轰在了他的脸颊之上,将他嘴里的三颗牙直接打断飞出来,这个老人的身体也是在半空中转了足足五个圈,这才异常狼狈地跌倒在了地上。

    “大长老!”

    看到麻吉克被打倒,旁边的魔法师和圣骑士们纷纷惊呼起来。

    而这名将领也是在那个女孩发动攻击的瞬间产生了警惕性。

    他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个女孩,这个女孩……被这些教廷和魔法协会的人称之为长公主?换言之,这就是那位一直以来都被囚禁在边际省的长公主吗?

    但,在看清了眼前这个女孩真的是长公主之后,将领的心中反而泛起了一层不太舒服的感觉。

    想象之中,公主应该是美好的化身。

    就算公主有再多的问题,那么至少,美丽这一项,应该牢牢地占据吧?

    可是眼前的这个女孩长相实在是平庸,平庸的让人一眼看上去绝对无法想象她竟然是一个帝国的长公主?

    而且,这位长公主的身上充满了肮脏,到处都是泥泞和融化之后再次冻结的雪片结晶。

    现在,这个长得并不怎么漂亮,而且浑身脏兮兮的长公主一言不发,直接冲着一名老人挥出一拳,这样的场面实在是让人难以喜欢起来。

    “长公主殿下?!”

    不过出于尊敬,将领还是问了一声。

    甜酒酪咬着牙,伸出拳头,抬起手指指着面前的这些魔法师和圣骑士,愤怒地说道:“我命令你,杀光这些圣骑士和魔法师!他们杀了我哥哥,这是我亲眼所见!我现在就要你,立刻杀光这些刺客叛徒!”

    这位长公主的话着实让这名将领诧异莫名。

    毕竟从他的角度来看,刚刚他抵达的时候就看到那些圣骑士和魔法师挡在她和皇帝的遗体前面,抵挡着那些名义上是叛徒的叛军们。

    可是现在,这位长公主怎么指责起了这些圣骑士和魔法师?

    “殿下!您确定吗?陛下才刚刚过世,您真的确定这一切吗?!”

    “我让你杀了他们你就要立刻杀了他们!为什么你还要问我为什么?!你这条我哥哥养的狗!你这个杂种!难道你是瞎了还是要我亲自把你的两个眼珠子挖出来?我告诉你他们杀了我哥哥!杀了你的皇帝!我现在就要你立刻动手!你没听明白吗?!”

    将领愣住了。

    不仅仅是这名将领,连带着后面一起赶来的其余将领们在看到眼前的事情之后,也的确是陷入了震惊。

    前来援救的将领率领的士兵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也有差不多三千人。

    这三千人对于现在的这场战局来说,却很明显有着绝对的主动权。

    可是这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们有些诧异,一时间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长公主殿下!求求您……求求您不要再说了!您难道还没有摆脱那邪恶的魔法控制吗?杀害了您的人是那些人鱼之歌的人啊!他们利用您重伤了陛下,然后再一拥而上谋害了陛下!我们前来救援,却终究来的太慢,就连我们的大祭司……大祭司阁下也死在了他们的毒手之下!在这个时候,难道您还要为那些杀人凶手辩护,站在那些杀人凶手的身旁吗?!”

    乔治再次大声喊了起来,他一边喊一边哭,泪水更是止不住地从眼眶滚落下来。

    看着他现在这样一幅悲惨戚戚的模样,这些将领们更是无所适从。为首的一名将领则是转向那边的边际省的叛军部队,看着那个站在队伍最前面的金发女子。

    爱丽儿,现在依然站在这里,一言不发。

    在她的旁边,人鱼之歌的成员们已经开始不断地询问为什么不反击?为什么不立刻说话?

    但是对于爱丽儿来说,刚刚的不理智与情绪化伴随着这些额外的士兵到达的瞬间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要开始构思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环境了。

    “爱丽儿·加西亚伯爵大人!”

    伴随着将领的喊话,爱丽儿身旁的士兵们再次抬起了手中的元素枪。

    那一排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地瞄准了这里,在这狭小的山谷之中,这些元素枪毫无疑问拥有着绝佳的压倒性力量。

    也正是这些举起的枪口,让那名将领的心中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声音也变得有些迟钝了:“那个……真的是你们,杀害了陛下吗?”

    面对询问,爱丽儿缓缓地呼出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脖子上的扩音器,缓缓道——

    “我可以在这里郑重地告诉你,我没有刺杀猛浪·碧蓝十三世的行为。我这次抵达这里,反而是因为得知了碧蓝十三世遭遇到刺客危机,有生命危险,前来营救的。很不幸,当我们刚刚抵达的瞬间,刚好看到这些协会和教廷的人一起杀害了碧蓝十三世。这位女士的确是蓝湾帝国的长公主甜酒酪·碧蓝,她也是亲眼目睹了那一刻,自然也会说出事实。”

    “而我这个叛军为什么会想要来营救碧蓝十三世,那纯粹是因为我们和这位长公主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面相交不错。在她的恳求之下,我也觉得碧蓝十三世是一位强大的皇帝,不应该死在这种被偷袭的地方,所以出于友情以及对碧蓝十三世的尊重而前来营救。”

    “这位将军,我不知道你的姓名,但如果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真相的话,我已经把真相说给你听了。”

    爱丽儿的这番话说的落落大方,没有丝毫的停顿,并且表现的十分真诚。

    看着爱丽儿那双通透而认真的眼神,这边的将领们一时间反而拿不定主意了。

    他们看看那边的法师协会的成员,再看看教廷的圣骑士们,随后看看那个怒不可遏的长公主,目光最后却是再次落在了那边的爱丽儿的身上。

    片刻之后,为首的一名将领终于算是想通了,想要再次开口。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