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刻,苏昊也能深深地感受到,有一股狂暴的力息在他那至尊洞天中澎湃!那就如同一头沉寂了万古岁月的无上猛兽,囚禁在那至尊洞天之中,只要他意念一动,便可释放这股撼天之力!他甚至感觉自己现在以这肉身一拳,便能轰杀一尊千主宰!如果全面爆发自身实力,纵是对战一尊修为达到两千阶的主宰,在不借助蓝魔与噬魔锁的情况下,他也能将其秒之!“好强!”

    见此一幕,蓝魔都没忍住惊呼出了声来。

    现在的它,似乎也只能以这二字来形容苏昊了!而苏昊却并未因此而动容,而是第一时间便敛去了,那道笼罩在他身上的至尊护盾。

    同时他也是敞开了他的那口至尊洞天,用来帮他吸收那混沌天雷中的雷霆精华。

    要知道,别说是洞天,就算是潜能门户,也是可以帮助自己吸收并且之主炼化天地精粹的……转眼一晃,六百年过去!(外界两个月)在这被彼岸星空所笼罩的混沌天雷界中,时间无不如同流水!而苏昊也早已忘却了时间!最为关键的是,他的实力也在伴随着那无形的时间流逝、而不断地再得到升华!主宰境一千三百阶……主宰境一千六百阶……主宰境一千九百阶……“嗯?”

    然而,就在苏昊的修为与体魄进展神速,就快冲刺到主宰境两千阶之际,只见这片原本黑雷漫天的世界里,竟突然便变得安静了下来?

    一切雷霆都消失了!显然,这片混沌天雷界中的雷电,都已经被他消耗了个干净。

    再看这片世界的天空,依旧还是混沌一片,而那所在远方的黑色山川与植被,其模样也是变得清晰入眼了不少。

    那竟是一座座通体黝黑,但却焕发着淡淡乌光的石山!如果仔细感应,明显能够感受到,从那些山石中所波动出来的一股神秘雷息之力!“我的天呐,那竟是一片混沌雷晶山啊!”

    与此同时,只听蓝魔忽然发出了一声怪叫!似乎,它也是在这一刻才看清楚那些黑色大山的真面目。

    苏昊自然也看了出来,他甚至没忍住还感慨了一句:“没想到这混沌天雷界中,竟然还会存在着这样的晶石?”

    “牢头,那些晶石可否都送给小魔呀?”

    “当然可以。”

    苏昊点头一笑。

    这不禁又让他想起了过往的一些事,想到蓝魔曾与他在道域中的各大雷区中的往事……那时候的他们,也曾遇见了不少雷晶石,不过那时候的他却是将那东西当成了钱财,用来兑换了神金、乃至丹药类的物品。

    “嗖……”蓝魔倒也没有客气,当下便冲进了那片黑色山川地带,开始了它的疯狂扫荡……“吞天,带我们出去吧!”

    就在那些混沌雷晶山,差不多全被蓝魔吞噬之际,苏昊倒也没再逗留,当下便招呼了一声吞天。

    “呼!”

    一片狂风呼过,苏昊的身影就此消失在了这片看似空荡荡、且鸟无生机的混沌天雷界中。

    再次出现,依旧还是旷天卷中!可见迦懒盘坐在那混沌悍雷界,以及地狱魔雷界的门口,就好似快要睡着了一般。

    “我的天……我……我没感觉错吧?”

    而当迦懒看到苏昊的身影,以及留意到苏昊身上、所裹带的那股修为气息之际,他整个人都懵了,下巴都快要跌落到地上了。

    这才多久?

    外界也不过才过去了三个多月而已啊!他的修为与体魄、竟全都达到了主宰境一千九百多阶了?

    “你那混沌天雷界真心不错,雷力相当给力。”

    苏昊笑了笑,随即蹙眉又道:“不过唯一的缺陷就是,雷电没能持续。

    也不知在那现实世界中的混沌天雷界,是否会有着用之不尽的雷电呢?”

    望着苏昊这个变态,迦懒彻底傻眼了,一时之间似乎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过了好半天,他才缓过身来,“我说牢头,你这以雷电修炼的手段,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原本迦懒对于苏昊的修炼手段,还并不是那么的感兴趣,但现在他却是很想问个明白,因为这也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雷帝天冥的手段。”

    苏昊笑应道。

    “雷帝天冥,我怎会没听说过这号人物?”

    迦懒惊疑。

    “他并非天世之人,而且他的起源,也远没有你那般古老,你自然没有听说过。”

    苏昊言道:“如果你对这雷法感兴趣的话,你不妨可以去内院界找他聊聊。”

    “简直就是个人才啊……”迦懒赞叹!当然,此刻他所赞叹的人可不是苏昊,而是雷帝天冥。

    因为他简直无法想象,那个名叫天冥的人,是如何创就出来如此逆天手段的?

    事实上,天世中也并不缺乏懂得雷道的修士。

    但利用雷霆手段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与锤炼自己体魄的人,那绝对是不存在的。

    “牢头之所以实力能够提升如此之快,所依靠的可不仅仅只是你这混沌天雷界中的雷电,最重要的还是依靠了他本身的资质。”

    蓝魔说道:“若非牢头资质纵天,且掌握着那万道宰元之术,他的实力也不可能提升的如此之快的。”

    “万道宰元?”

    迦懒一脸的惊疑之情,且言道:“我怎会感觉有点熟悉?”

    “难道你还听闻过这门法不成?”

    苏昊好奇问道。

    迦懒揉了揉额头,说道:“的确听闻过,不过一时半会我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的了。”

    “大人,夫人已醒来,是否要让本棺将她给带出来?”

    然而就在这时,葬天棺忽然传来了一声疑问。

    它就好似不受任何空间限制一般,就此凭空出现在了旷天卷中,且悬浮到了苏昊等人的跟前。

    “不,暂时还是不要带她出来的好。”

    事实上,苏昊就还没怕过事。

    但当经历过上一次事件,也就是叶倾媛被厥古擒走,且亦道被害之后,他的内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阴影了。

    他可不想再让那身怀有孕的叶倾媛,再受到任何伤害。

    短暂一愣,他这才说道:“我这就亲自去监狱里看她。”

    “小苏等等,有件事我想我很有必要给你说说了!”

    就在苏昊盘坐下来,打算运用意念进入混沌监狱之际,却见老绿竟从那旷天卷外飞了进来?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