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似乎是知道这九黎一族的后裔们要进行祭祖大典,这老天爷也变得和善了起来。

    天空一如既往的阴沉,远处隐隐约约传来的雷声似乎也变小了一些。

    若不是远处那永不停歇的雷劫和一直运行的大阵,估计这几天都会是一个微风不燥的好天气。

    远处的群岛上挂起了红色和黑色的麻布,他们一麻布为幡,长枪为竿。

    只不过,这红色不管怎么看都有些扎眼。

    虺子画和顾声笙远眺远方,那几块红色的长幡如同被血染了一般,让人有些不舒服。

    二人皱起了眉头,远眺海面之上。

    今日,便是到了三日之约。

    按照约定,薛丹晨将会来接上他们,前往传说中的归岛和墟岛之上,去参加他们的祭祖大典。

    远远的,一只小舟如同海上飘荡的树叶一般,看似随波逐流,却是缓缓朝着这儿而来。

    虺子画见状,便急忙抚上了徐长安,带着顾声笙和阿圆朝着海边走去。

    原本这种情况,都是由顾声笙扶着徐长安的,可经过上次他们聊天被顾声笙听到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便变得微妙了起来。

    走到海边,来接他们的,不是薛丹晨,而是胡不归。

    当三人一熊坐上胡不归的小船之时,徐长安也直言不讳,便直接问道:“胡前辈,不是说好薛大少来接我们的吗?怎么劳烦您亲自前来。”

    胡不归撑着船,声音有些低沉。

    “祭祖是大事,他走不开。”

    “平日里瞧得他无所事事的,怎么会走不开?”徐长安立马问道。

    胡不归继续趁着船,头一直埋得很低。他知道,这徐长安可不是简单的关心薛丹晨,而是想初步了解他们这群九黎后裔,也想知道他们二人在九黎后裔中地位怎么样。

    知道了徐长安的小心思,胡不归也没含糊,便直接说道:“薛丹晨自然来不了,他的祖上是这一支的头领,发展到现在,叫做大祭司。你还真别小看薛丹晨,他自称为‘薛大少’,但在九黎后裔的心中,他的地位可比一个‘大少’尊贵不少。他这几天,估计陪你们的时间都不多,他来不了的时候,自己会安排其它人陪着你们。”

    众人听到这儿,纷纷有些惊讶。

    在他们心中,薛大少这等不靠谱的人,根本和一个部落的首领,或者大祭司沾不了任何的边。

    胡不归似乎是看出了三人心中所想,便继续说道:“他啊,如今不仅仅是这归墟的首领,更是大祭司。他的父母去得早,他很早就学会了怎么向天祷告,怎么祭祀祖先。”

    “所以,这一次薛丹晨不仅仅要确保祭祖大典顺利进行,他更要主持。我敢保证,你们将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薛丹晨。”

    提到薛丹晨的时候,胡不归带着丝丝笑意,看起来对薛丹晨极为的满意。

    徐长安想了想,突然开口问了一个让此时融洽气氛将至冰点的问题。

    “胡前辈,倘若薛丹晨和我一起进去之后出不来了,那你们九黎族不就损失了一位几位优秀的祭司和头领?”

    徐长安虽然看不到众人的表情,但他听得到众人此时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而且,胡不归撑着小舟的动作也愣了愣。

    只是他小看了胡不归,胡不归很快便恢复了笑脸,淡淡的说道:“如果他不能陪着你出来,那么他的优秀将会被大打折扣。他的优秀,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你。”

    胡不归仍旧在撑着小船,不紧不慢的说道。

    徐长安淡淡一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小船朝着海中央而去,两座小岛毗邻而居,虽然不是紧紧的挨在一起,但也只有一线之隔。

    只不过,这一线究竟有多深,谁也不知道。

    两座小岛如同两条游曵的鱼儿抱在了一起般,雾气升起,给这两座小岛增添了一丝神秘感。

    还没到达小岛,远远的便听到了岛上传来了古朴而又神秘的吟唱,这声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似乎能把人带回那个群雄并起的洪荒年代。

    声音之中,饱含了岁月的沧海桑田,仿佛来自于远古。

    他们缓缓的靠近了这小岛,这吟唱也停止了,虺子画长吁了一口气。就方才那吟唱,他都差点忍不住对着这两座小岛顶礼膜拜。

    此时,他眯起了眼,看着那两座小岛突然说道:“阴阳鱼?道家的八卦图?”

    胡不归听到这话,有些迷茫的问道:“什么道家?这不是伏羲人皇的先天八卦吗?”

    “这地方,我们先祖才来的时候便发现了,这应该是伏羲人皇对我们的庇护。虽说很多人有资格当人皇,甚至连先祖都被成为人皇。但人皇之中,又有三位被称做三皇,分别是伏羲,这伏羲创造了先天八卦,也护佑了世间。至于剩下的两位,则是姬轩辕和炎帝神农氏。对于伏羲位列三皇之一,我们心服口服。可后两位则还待商榷,若是当年蚩尤先祖胜了,那么蚩尤先祖必然也是三皇之一。”

    胡不归叹了一口气,还详细的说了这小岛的起源。

    当然,也对这三皇之位表达了不满。

    可时间和历史总是这样冰冷,只认成王败寇。

    “算了,扯远了。这是先天八卦,来自于三皇之一的伏羲。至于什么道家,我们不知道。”

    虺子画笑了笑,挥手说道:“这在我们外界的历史中,称之为太极,道家的太极。”

    胡不归叹了一口气道:“算了,先不说这些。这些东西,上岛之后可以慢慢了解,我就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

    说话间,小舟便已经靠近了这如同阴阳鱼一般的归墟二岛。

    小舟靠岸,虺子画搀扶着徐长安,顾声笙带着阿圆,踏上了小岛。

    这一路上,徐长安总觉得有些奇怪,按理说,一个部落的祭司或者头领应该整个部落地位最高的人。但这些日子看来,薛大少的地位确实不低,可却不如这胡不归。

    徐长安踏上了小岛,胡不归正要撑船离开,徐长安突然问道:“胡前辈,在下还有一个问题。”

    胡不归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不过却没有转身。

    “不知道前辈在这九黎后裔中,又是扮演怎样的角色?”

    胡不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撑着船便离开了。

    徐长安愣在原地良久,这胡不归很少上岸,如同一个船夫一般。但徐长安隐隐觉得,胡不归和这九黎后裔一脉,没那么简单。

    突然,一声轻喝传入了耳中。

    “徐兄弟,你终于来了!”

    这声音熟悉至极,正是薛丹晨!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最近再看《拾遗记》,在离开归墟的时候,会把三皇五帝这些东西放在章节后整理一下。晚上还有一个小章节。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