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博城。

    虽说如今的博城被团团围住,可城中并没有太多的慌乱。

    但流言蜚语总有的,也有一些人主张投降。

    毕竟,其它地儿的消息也传了进来。这北圣朝占领了城池,不屠城,不征收,甚至还发新的作物种子。甚至,还有几座城都没惊动百姓,就直接易了主。

    对于百姓而言,就是插在城墙上的旗子换了颜色,守城的守军也换了一拨。至于其它,倒还没有变化。

    如今博城之中还有食物,也有水。就算是再撑几个月,也撑得住。

    可老百姓不理解啊,对于他们来说都是轩辕家的圣朝,投靠谁不是投靠,就是左右手互打的局面。

    “诶,我就纳闷了,咱们何必呢?轩辕家的内乱,我们遭受无妄之灾。要是我说啊,咱们就该投降。”

    “对对对,不知道方老爷子怎么想的,现在咱们被团团围住,我这生意都全停了,本来还想着去一趟通州,弄一下奶酒来呢!”一个壮汉抱怨道。

    在博城最大的酒楼天香楼中,有不少百姓正在聊着自己的想法。

    突然,原本正热闹的天香楼安静了下来。

    一位穿着青色长袍,两鬓斑白的老人走了进来。

    他找了一张空桌子坐了下来,朝着店小二招了招手。

    “老规矩!”

    不一会儿,店小二就端着一碗清淡的阳春面上来了。这面上,还卧着一个荷包蛋。

    “诶,这个蛋我没点啊!”老子抬起了头,不解的看着店小二。

    小二听到这话,立马哈腰点头的说道:“回大人的话,咱们这店里就剩这么一个鸡蛋了,就给你做了。要是这城,再被困上几天,就啥都没咯。”

    老人听到这话,面不改色的说道:“咱们博城的粮仓中粮食还挺多,别说几个月,就算是一年都撑得住。”

    “大人呐!别怪小的说话难听,这当真是博城最后一个鸡蛋了。咱们家掌柜的,整个城都找了过来,下蛋的母鸡都全都买了过来,但有些东西啊,就是不够。咱们这座城,还是需要和外面贸易沟通的。粮仓里的粮食有多少,我们大家心里都有数。”

    “没错,若是天天吃稀饭。粮仓里富余的粮食,够咱们吃上一年了。只不过,方大人,咱们需要贸易,需要交流。而且,还有好多的人的家人都在其它城呢!”

    这位大人静静的听完这店小二的牢骚,这才擦了擦嘴问道:“你们大家……都是这个意思?”

    听到这话,天香楼里所有的食客都低下了头,没一个敢出来答话的。

    而说话的老人,便是这博城的太守,方儒鸿。

    “那,谁能告诉我,这场战争打的是什么?”方儒鸿倒也没有生气,反而是笑着问道。

    终于,有个胆子大的食客突然说道:“打得什么啊?这显而易见嘛!就是为了争夺圣皇之位,轩辕家内讧了!”

    方儒鸿听到这话,也没直接回答他们。只是摇了摇头,吃起了面。

    吃面的声音传了过来,但这些食客还是紧紧的盯着方儒鸿,希望他能给出一个答案。

    若真是圣朝的内战,他们就没有抵抗的必要了。

    反正打来打去都是轩辕家的天下,而且这攻城大军也不会屠城,百姓自然没有啥意见。

    他们倒是想看看,这方老爷子到底有何高见?

    若只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立场而坚决抵抗,他们可不依。

    方儒鸿大口的吃着面,吃的那叫一个香。等到吃完了之后,他这才擦了擦嘴问道:“你们真的以为这是轩辕家的内战?你们真的以为我为了自己的立场和前途,而让你们吃苦,让你们被围困?”

    还没等众人回答,方儒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这轩辕仁德建立了北圣朝,与长安对峙。我请问诸位,这轩辕仁德一没有领过兵,二没有哪位将军支持他。那他攻打我们的士兵从哪儿来?”

    “而且,轩辕仁德为安乐王,越州是他的地盘。他又为什么舍弃自己的根基,跑来咱们亳州?诸位再想想,轩辕仁德建立了北圣朝,是以哪儿作为临时的都城?”

    “樊城……”

    “那就得了,你们想想,这轩辕仁德的背后是谁?之前湛胥的大军的确帮了我们,可现在局势变了。若是没有湛胥的扶持,你真的以为就靠着轩辕仁德能够这么快攻破这么多城池?”

    方儒鸿擦了擦嘴,站起身来,朝着这些食客深深的鞠了一躬道:“诸位,可以去城门口看看,夫子庙抓住了几个斥候,到时候你们就明白了。”

    方儒鸿说罢,便昂首挺胸的大步离去。

    不一会儿,城门口便聚集了不少人,只见这亳州夫子庙的秦先生压着一个人走了过来,此人身形魁梧,穿着绿色的铠甲,就连那皮肤,在阳光下都泛着淡淡的绿色。

    “诸位,这是进来刺探情报的斥候,诸位看看,他们是个什么东西!”这位秦先生将毒血营斥候的修为给封住了,将他给绑了起来。不仅如此,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刽子手。

    秦先生说罢,便直接一脚踢在了斥候的小腿上,让这斥候跪了下去。

    随后,秦先生也不废话,朝着刽子手使了使眼色,便见得手起刀落,绿色的血液溅在了地上,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方才人形的斥候变成了一条有六颗脑袋的大蛇。

    这斥候虽然也是相柳一族,可血脉不纯,就只有六颗脑袋。

    百姓们看到这一幕,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短暂的沉默之后,深得方儒鸿骂人本事真传的百姓们纷纷各展神通,恨不得自己亲自出城去骂轩辕仁德。

    若是他们轩辕家的内战,他们可以投靠轩辕仁德,没所谓的。可若是轩辕仁德投靠了妖族,那就不行。

    这时,众多百姓也明白了,为什么轩辕仁德会被赶出长安了。

    此事过后,整个博城之中,再也没了异样的声音。甚至士气高涨,百姓们都恨不得自己是士兵中的一员。

    以前,只有方老先生有些暴躁的写信骂人;现在,但凡是城内稍微会写字的人,都纷纷写了一些“优美”语言丢出城外。

    ……

    柳承郎又来劝降了,若是这次方老先生决定投降。那么他们就会立马取消投毒的计划,可这一次柳承郎才来到城下,不仅挨了一顿臭骂不说,还有不少纸团从城墙上丢了下来。

    柳承郎连口都没开,便只能落荒而逃。随后,他差士兵把纸团捡了回来。打开纸团一看,差点没把他气死。

    上面不仅有骂轩辕仁德的,更有骂他的,无所不用极其。骂轩辕仁德也就罢了,骂他是叛徒他也能忍受。但居然还有人翻出他以前的事儿来攻击他,甚至提到了轩辕慧安。

    对于他来说,轩辕慧安就是他的软肋。

    柳承郎坐在轮椅上,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湛胥少主,下毒吧!”

    湛胥一声令下,水云间的人便带上了相柳一族的毒液,趁着夜色,潜入了博城。

    虽然他们无法接近那位方老先生,可要接近水井还是很轻松的。

    而此时的方儒鸿,正在家里陪着自己的老伴。至于夫子庙的秦先生,则也是寸步不离的跟着方儒鸿。

    这位秦先生,还差一步就能迈入开天境。这段日子,可是有不少刺客折在了他的手里。

    灯火摇曳,方老夫人端了一碗面放在了方儒鸿的面前,笑着说道:“你啊,忙忘记了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吃完这长寿面。”

    方儒鸿一脸的无奈,“老婆子,我早上才去天香楼吃了一碗面,你现在又给我做面……”

    “不管,长寿面,吃完长寿。我答应过咱们的孩子,要让你好好的,等他回来。”

    秦先生听到这话,突然问道:“方老,你家那小子参加铁浮屠,你说这次会不会来啊?”

    “不好说,谁知道他的。他们那重骑兵,神出鬼没的。”

    方儒鸿说罢,也拗不过自家夫人,只能夹起了这一根就是一碗的长寿面。可才把面夹起来,就断了。

    方夫人看到这一幕,眼皮一跳,急忙说道:“我再去煮一碗,这一碗不吉利。”

    方儒鸿拦住了自家夫人,“别信那些东西,什么长寿面断了代表不长寿。我啊,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说罢,便大口的吃起了面。

    ……

    天才亮,方儒鸿如同寻常一样,准备先起来去查一查粮仓,随后看一看水火油,最后就去清点一下这城池里的大石头。毕竟若是对方攻城,这大石头和水火油可是利器。

    只不过,他才出门,街上空无一人。

    方儒鸿心里一惊,急忙朝着城墙而去。

    只见此时妖族大军又开始了攻城,但他们的士兵,远远不如之前,每个人脸上都泛着绿光,额头上冒着汗,现在即便能够勉强抵抗攻城大军,可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不出半个时辰,城池必然被破。

    方儒鸿刚一冒头,对方便停止了攻城。

    此时方儒鸿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群家伙抓不住自己,就下毒!

    要知道,这一下毒,定然是全城百姓都中了毒。

    柳承郎再度来到了城下,朝着方儒鸿喊道:“方老先生,投降吧!若是投降,解药双手奉上!方老先生,您考虑一下,您最多还有半天的时间,若是半天之内不做出决断,到时候即便有解药也无济于事了。”

    柳承郎说罢,便直接退了兵。

    此时,百姓们一个个脸色发绿,浑身无力。有几个身体不好的孩子,此时已经开始口哦吐白沫,胡言乱语了。

    方儒鸿将全城的医师聚集在一处想办法,可这些医师一个个脸泛绿光,自身难保。

    即便是夫子庙的秦先生,也没有任何法子。

    没过多久,就连方儒鸿都浑身泛起了绿色,整个人呼吸都沉重起来,甚至连走路都显得有些困难。

    他深吸了一口气,原本的他还信心满满,打算死守博城。此时医馆里早已经聚集了不少百姓,方儒鸿转头看了一眼在地上哀嚎打滚的他们,只能深吸了一口气,最终闭上了双眸,无奈的摇了摇头。

    方儒鸿看了这些百姓一眼,站了起来沉声说道:“诸位,且听老朽一眼。”

    “今日之难,老朽自然会解。”听到这话,无数双殷切的眼神看向了方儒鸿。

    “这毒是敌人下的,我会出城去找他们。”此话一出,不仅秦先生被吓了一跳,就连那些百姓都又些动容。他们知道,方老出城,代表着什么。

    方老出去便是用自己的命,来换取解药。

    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其它办法了。

    “诸位,你们要记住,妖族对你们再好,也是妖族。他们入城之后,不会杀你们,会给你们种子,会把你们治好。甚至,还会调来很多人帮助你们,分给你们给多的徒弟。但,要请诸位记住,妖族这样做,不是因为他们变好了。而是因为,人族之中出了一位徐长安,出了一批照顾我们老百姓,看得起我们老百姓,以人为本的仁人志士。”

    “这一切,只是因为有了一群希望我们自立自强,看得起我们普通老百姓的人存在。若是没有他们,我们这些人的生命,在妖族的眼里,一文不值。妖族会对你们很好,因为他们惧怕,惧怕我们团结起来。”

    “老朽最后拜托诸位,以后若是遇到不公,遇到压迫,请站出来,团结起来!哪怕我们是农民,哪怕我们是百姓,哪怕我们没有钱,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就能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只要我们挺立脊梁,被别人欺负的日子便会一去不复返!”

    方儒鸿声音颤抖,老泪纵横。

    他固然不是徐长安最好的朋友,但绝对是最懂徐长安的人之一。

    方儒鸿说罢,看了一眼沉默的人群,颤巍巍的转身离去。

    秦先生急忙跟了上来搀扶住了方儒鸿,但方儒鸿却甩开了他的手,朝着秦先生鞠了一躬说道:“多谢秦先生这些日子的照顾,秦先生就不必管我这老头子了。您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等这毒解了之后,还请您去一趟蓟州。如今忠勇公姜明在蓟州,秦先生可以去帮他。至于这亳州,秦先生不必挂念。如今妖族致力于瓦解人族,所以他们必然不会残害人族。他们聪明啊,知道想要压迫别人,就必须先给一颗糖。”

    “至于我这把老骨头,就这样吧!没想到啊,这长寿面断了,果真长寿不了。”

    方儒鸿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便朝着城外走去,留下了在原地发愣的秦先生。

    多年以后,一位姓秦的先生回到了亳州,在亳州建立了儒鸿书院,没人知道这位秦先生来自于何处,只知道他一身的伤疤。有传言说是当初和妖族大战留下的,但秦先生笑着摇了摇头,不承认也不否认。

    ……

    当方儒鸿才出城,便立马被接到了营帐中。

    看着湛胥和柳承郎,这位老先生一脸的不屑,腰杆挺得笔直,只是说了五个字。

    “救人,城给你!”

    很快,大军进了城。湛胥往水井里滴了解药,把水分给了百姓。

    这亳州,就此全部落在了湛胥的手里。

    他们果真如同方儒鸿所言,给百姓分了田地,给了袁老带来的新种子。进城之后,没有乱杀一个人,就连这亳州的太守,都让方老继续当着。

    除了守城的士兵换了一拨,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除了没有兵权之外,方老的地位和权力都没怎么变。只不过,如今方老的身旁没了那位一直护着他的秦先生了。

    方老依旧每日骂人,身旁也多了不少护卫。这些护卫,不是为了防止有人伤害方老,是怕方老伤害自己。

    方老每次骂了人,便都会跑到街上痛哭,哭到动情处,便想着自杀。一会儿撞墙,一会儿跳河,把柳承郎和湛胥折磨得够呛。

    若是其它人敢这么作践自己,湛胥才懒得管。但这人是方老,在读书人心中地位不低的方老。

    为了拉拢人才,他只能任由方老折腾。甚至,还专门从相柳一脉调来了两位医仙,随时抢救方老。

    只要方老好好活着,以后这消息传了出去,他这仁义之名自然会被坐实。只要这个北圣朝有足够的人口和土地,那他才有资格和如今成为了长安王的徐长安一较高下。

    有的时候,湛胥真想弄死方老。可一想到此举会坏了大计,便只能硬生生的将这口气给吞下去。

    而柳承郎,则是根本没时间搭理方老。任凭方老怎么骂,他都装作没听见,继续派人修建皇宫。毕竟樊城还是太小了,他们准备将他们建立的北圣朝国都移到这博城。

    不管怎么说,他们始终还是打着轩辕炽的名声拉拢别人,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攻城略地,面子上必然要过得去,不能亏待了轩辕仁德。

    躲着欺负他一下倒是可以,但在明面上,该尊重轩辕仁德,还是得尊重。

    至于周边的几座小城,倒是被姜明和赵庆之给收了回来。只不过,他们也没有大的进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博城之内又建起了一座皇宫。

    亳州已定,他们才算是有了一份基业。

    至于剩下的事儿,便让柳承郎处理便行。于是,湛胥便回到了樊城,将轩辕炽和荀法等人全都弄来了博城。至于他自己,则是抓紧时间修炼。

    毕竟,徐长安给他的压力太大了。而且,他总不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吧?只有突破到了开天境,他的双腿才能慢慢长出来。

    ……

    轩辕仁德这段时间被湛胥和裂天折磨了一下之后,倒是很乖巧。

    只不过,他这圣皇有名无实。

    虽然荀法还是他的臣子,可荀法要做什么,完全不用他来首肯。

    甚至,他都见不到荀法。甚至他派李忠贤去宣荀法,荀法都不搭理他。

    也是如今荀法还没得到自己夫人的尸首,要不然他早就拿着菜刀去砍轩辕仁德了。他夫人染上毒瘾,自己会来到这儿,全是拜轩辕仁德所赐。

    至于柳承郎,轩辕仁德更没资格命令。

    而袁老那等神仙般的人物,湛胥都要当祖宗一般供着,轩辕仁德就是想见都见不到。

    轩辕仁德能命令的人,就是一个李忠贤,还有几个小太监和一些芝麻大小的官员。

    只不过,来到这博城之后,轩辕仁德的日子好了不少。

    柳承郎去了边境线上和姜明在拉扯,而湛胥和裂天都闭关了。虽然没人听自己的,但至少自己不会被人欺负了。

    他每日,除了努力的修炼《天帝玄功》让自己修为尽快恢复之外,便是每日斗斗蛐蛐,找几个青楼女子来唱唱小曲啥的。

    他也想努力的修炼,可他也明白,自己要想活命,就必须当个废物。

    才来博城的几天,轩辕仁德倒还觉得不错。

    但很快,他便有些烦了。

    不是因为别人而烦,而是因为这亳州的太守,方老。

    方老知道轩辕仁德来了博城之后,每日除了闹自杀之外,便是些文章骂人。

    日子逐渐安稳了下来,很多人都觉得方老在无理取闹。他们忘记了,忘记了方老当日出城投降时和他们说的那一番话。

    甚至,很多人都把方老当成了疯子,沉迷于湛胥给出的好处之中。

    最让方老心酸的是,就连他的一些学生都从圣朝跑来博城劝他。当然,这些有才能的学生也立马被委以重任。

    方老骂归骂,但还是无法阻止湛胥利用自己招揽人才。

    湛胥和柳承郎离开了这博城之后,方老骂人的对象便换了一个,变成了轩辕仁德。

    但,方老这样的疯子,也有了一个朋友。

    荀法处理完政务之后,便总会来找方老喝酒聊天。甚至,二人还会一同些文章,随后荀法把这些文章贴在了皇宫门口。

    特别是当荀法告诉方老轩辕仁德和轩辕炽之死有关之后,这位老先生便骂得越发的猖狂和难听。

    渐渐的,百姓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在两人的努力下,终于有百姓相信轩辕仁德就是杀死轩辕炽的幕后真凶了。

    但他们二人忘记了,轩辕仁德不是湛胥,也不是柳承郎。

    轩辕仁德,没有那么大的度量。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这两天怎么感觉有点问题,状态不对,亳州。

    方老说的那段话,化用了切.格瓦拉的名言。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