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光怪陆离侦探社

    ,!

    阿萨蒙思是深夜城幻境的关键人物。

    但直到结束,这位真正院长也不曾露面,即使在幻境的结尾。

    陆离暂时没袒露园丁的身份,和克来尔回到庄园才将这件事告诉她。

    “……院长是园丁?”克来尔惊愕和费解。

    巨树学院的院长拥有灵魂显然无疑是好消息,但它应有和子爵相等的地位,而不是成为副院长克来尔的手下――除非深夜城灵魂并非以实力排序,或这位阿萨蒙思院长只是荣誉院长――他的能力仍局限于人类范围。

    “你对院长了解多少?”

    还未从低人性影响脱离的陆离问道,又意识到克来尔也不知道更多。

    商人遵从召唤到来,仍不是安东尼。陆离让它带来那位阿萨蒙思院长的信息,记得暗中调查。

    维纳地下城因曾与午夜城并称为唯二的人类城市,存着许多午夜城相关信息。其中部分保存在地下城正修建的图书馆,更多则被留在地表来不及带下来。

    扭曲教徒的行动没有惊动马特乌斯与当地市民,他们只知道这些异教徒开始异常行动,但不知晓内容――陆离现状仍是秘密。

    不过马特乌斯还是猜到些什么,然后决定配合它们:什么也不做。

    因为地下城图书馆的信息不多,扭曲教徒将信息收集转移到地面。

    可以预计的是留在地表渡过凛冬又即将迎来梅雨季的书籍状态不会太好,最差的状况是怪异在那里筑巢然后用记载着人类历史的纸页擦屁股。

    不过幸运的是,怪异对图书馆里的藏书并不感兴趣,它们在城市废墟筑巢的原因通常源于这些复杂且坚固的构造能庇护它们,也能庇护它们的猎物。而相对透光、广袤的图书馆不适合作为巢穴。

    让书籍有所损失的只有不知哪些幸存者烧掉许多书,御寒取暖抵御黑暗,以及靠近破碎窗户的书架上的书籍被风雪撕碎。

    期间,得知扭曲教徒动作的马特乌斯意识到某种可能,当天办公室响起他压抑的喊叫,然后在第二天,他继续红着眼眶憔悴而激进的让市民为人类奋斗,为驱魔人复仇。

    陆离要求的信息不止局限于阿萨蒙思,还有包括午夜城在内的许多势力――涵盖了三月争霸赛的所有势力。

    随着整理后的线索一条条送来,

    陆离像是拼凑阿萨蒙思院长的肖像画拼图般,渐渐完整信息。

    阿萨蒙思院长不是人类,起码不全是。

    他和克来尔一样,沟通掌握怪异的力量;他和克莉丝一样,灵魂本质已发生改变。

    除了巨树学院院长,阿萨蒙思院长还是午夜教会的主教,或者说正因如此他才成为巨树学院院长。

    作为信仰午夜女士的主教,他的强大不言而喻,几次记载里这位院长先生完全不像教授知识的教师――他更擅长与喜爱摧枯拉朽的消灭敌人。

    午夜教会的三次远征他不曾缺席,秽邪之咬的毁灭也是由他主导。

    只是深夜城沦陷前阿萨蒙思院长在做什么,又发生了什么仍笼罩于浓雾。此时浮现在陆离和克来尔面前的只有结果:阿萨蒙思院长没能逃离深夜城的沦陷,成为

    “可我们看到的灵魂是人类的灵魂。”克来尔还能记起园丁的灵魂。

    “也许院长找到了恢复的办法。”

    “那我们的院长阁下口中的母亲是谁?”

    陆离有了些猜测:“可能和‘小蕾咪’一样。”

    母亲并不真实存在,就像小蕾咪并不存在,只是一个烙印、一个载体、一个希望。

    失重感突然出现,陆离猫爪被迫前伸着,被克来尔从后面抱起,脸颊摩擦着背嵴毛发:“小蕾咪是真实存在的哦。”

    无论如何,好消息之后,新的状况横亘眼前:如何让阿萨蒙思恢复记忆。

    寻找母亲和恢复记忆有着一个悖论:需要恢复阿萨蒙思的记忆才能知道母亲是谁,要想知道母亲是谁需要先恢复阿萨蒙思的记忆。

    “我准备先让阿萨蒙思经历深夜城幻境。”

    陆离说,然后给阿萨蒙思看这些搜集的线索,也许能启发他恢复包括“母亲”在内的记忆。

    “万一这位我们都没见过的院长难以控制自己呢?”

    “我们应对巨树学院院长报以信任。”

    也许贸然诉之真相会有些危险,但如果成功收获堪称恐怖,就像将主意打在银行的蟊贼――阿萨蒙思院长必然拥有使灵魂恢复记忆的方法。

    克来尔、克莉丝、不死人、一和二,还有午夜城中无数等待解脱的灵魂。

    不过额外麻烦横亘眼前――

    蝙蝠守卫犹如海岸潮汐,昼夜不停地徘回在子爵领地,监视每寸土地与每个领主。

    某种程度上这个麻烦是陆离和克来尔自己导致的,他们让子爵生疑。但他们必须要保护此时还是敌人的子爵势力。

    “守卫不会发现我,但如果你离开可能被发现。”

    “你的人性?”

    “足够支撑到逃回来。”

    而且枯树林会庇护陆离。

    克来尔不舍与担忧之中,陆离灵巧跃上露台护栏,在窗台与墙壁间跳跃,漆黑轮廓消失在幽暗之中。

    森林是陆离的领土。

    诅咒头衔的信息可以永远相信。

    即使树林属于子爵,即使蝙蝠守卫倒挂在树梢,它们仍不遗余力帮陆离隐藏身形。

    顺利穿越枯林来到墓地,陆离闯入大墓穴,然后以“寻找母亲”为名义让园丁放弃抵抗,候它入梦,uu看书让它经历陆离经历的一切。

    当园丁从漫长而短暂的梦境中醒来,它陷入某种错乱的呓语。

    “母亲……是生……是火……是辉光……”

    园丁颤抖着,皮肤裂解着,血液迸溅着。

    “让我们诞生……生长……繁殖……”

    园丁臃肿、畸变的躯干开裂,像是果实外的坚壳脱落。

    “杀死午夜……建造温暖……安全的巢穴……。”

    暴露出野兽般的猩红眼珠涌现出睿智的神采。

    “……然后,母亲带来了人类的终焉。”

    园丁,或者说阿萨蒙思垂下头颅,和黑猫平等:“驱魔人,陆离。”

    “母亲是谁?”陆离问。

    阿萨蒙思说出了那个名字:

    “海姆克莉丝。”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