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虚玄这老头儿不愧是鬼精灵,一看姜璃开始打量我,就知道对方想什么了,所以轻咳一声说道:“咳咳,姜璃道友,你不用犹豫这种事了,夏道主什么性子老夫也很清楚,若是强迫有用,刚才你的诱惑就已经足够了,以他吃软不吃硬的性子,恐怕你还需得在老夫身上早落决定才行。”

    “你固然是两仪灵根,不过老身对你为人却不甚了解,若是夏道主,老身立即就能拍桌定计!”姜璃冷道。

    虚玄哈哈一笑,随后说道:“姜道友的眼界可就太窄了,你该双管齐下,如此一来,即便他那边花不开,咱们这边花也会红不是么?”

    “什么意思?”姜璃凝眉。

    老头也甚为无耻,立即说道:“要让神隐者不至于断了后代,除了我与道友你共筑爱巢已成定局外,你家孙女,其实也可跟着夏道主一行不是?以夏道主的性子,绝对不会拒绝,而时间长了,你家孙女岂会没有一席之地?到时候诞生个小神隐者,也并非不可能吧?留下了一脉,你还愁神隐者断后否?”

    姜璃这老太一听,顿时两眼一亮:“此计甚妙。”

    我暗骂这简直是赤裸裸的阳谋,这俩位完全没有礼义廉耻,眼中就只有利益了。

    “那夏道主,我家孙女姜苒,可就随同而去了,当然,我也不会白让你操心我家孙女,这灭神剑和阴阳避天衣,我会交由她来带着,如此,你若是与她一起,便可随时用这两样宝物,当然,直到你们有了子嗣,这两剑遗宝方才能是你的!”姜璃自顾自的说道。

    我是相当的无语,偏偏她还不理会我答不答应,直接就把剑和避天衣交给了姜苒。

    姜苒这小姑娘抱着宝贝看我,脸上多了一抹粉色,看得雪倾城也忍不住青筋凸起,嘀咕了我好几句‘滥情’。

    姜璃即便和虚玄同进同出,甚至共筑了爱巢,但并没有立刻离开风岚城,即便是极端利己主义,但自己的孩子姜苒天天还抱着剑盒跟在我身后,他们也需要给孩子压阵,免得受我欺负了。

    我些天一边奔赴末神宗,一边也在寻求突破到羽化境之机,毕竟中元洲的最低标准是登仙境,我实力拉了一大截,也该提前布局一二了。

    太荒神龙的骨髓被抽断后,山塌地变几乎没有断档的可能,我们尝试了好几种办法,但结果都是无法抑制这恐怖的巨变,抽掉了最初始的那块板时,就注定了这是不可逆的结果。

    所以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还是搬迁各大宗门,而其他的宗门领袖已经返回去做动员工作了,只要风岚城一到,立马就能够把人和东西都搬走,如此也能把损失降到最低。

    按照计划,最开始搬迁的当然是凌仙城,接下来就是武仙城,如果一切都按部就班,谪仙城和倾仙城都会朝着末神城移动,因为我们最后一站将会在那儿。

    当然,搬迁是个耗时的过程,这些不用我去亲力亲为。

    所以在这空档时间,我向各宗门的老怪们借了冲击羽化境时的心得体会,以及灵丹妙药,这些家伙当然知道我要前往中元洲,而我留在这里他们永无出头之日,所以不吝赠与,甚至不用我传遍所有人,他们也主动把宝贝送了过来。

    在大家的努力下,我不负厚望,在进入魔域宗门辖区的时候,一举成功突破了羽化境界,具备了前往中元洲的根基。

    因此我和雪倾城、左右灵王等,率先返回了末神殿中。

    那儿的传送阵是我们去往中元洲的重要机会,而为了防止姜璃和姜苒婆孙俩可能会毁了大阵,我们自然是偷偷找机会出行的,甚至虚玄还成了稳住姜璃的重要一步。

    说动虚玄倒是没废多大的功夫,只要承诺给他足够的利益让他无忧以后幸福生活,他就欣然同意了,这毕竟是吾神教的老油子了,和神隐者表面差不多,但本质上可不是一路的。

    不过我和左右灵王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末神殿等待我们的,并非是一群等待着风岚城的魔域子民,而是一座令人看到都不忍睹视的末神殿废墟!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