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九中文网 ,最快更新

    威胁、拉拢?

    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拿下林霄,再逼问出所谓林无命的下落,将林无命擒拿。

    “谁要抓我,尽管来。”林霄没有理会这些‘拉皮条’的人,目光再次扫过,森冷无比锐利至极,宛若剑锋划过,让人情不自禁心惊肉跳。

    没有人敢出手,鬼魔族三个大圆满灵境的下场历历在目。

    他们更强?

    并不存在这种情况。

    驻扎在银皇城内各大势力的人只是一小小部分,而且,实力最高也就是巅峰大圆满灵境层次,也就是黑衣叟那个层次。

    有那般实力,已经很强。

    但就算是黑衣叟也被林霄斩杀,眼前这个玉甲剑修,一身实力极其可怕。

    “谁若再跟着,休怪我杀无赦。”没有人再出手,林霄话音落下架起剑光,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流星迅速远遁离去。

    “怎么办?”看着迅速遁走的玉白色剑光,一个个大势力的人面面相觑。

    追上去?

    极有可能会被砍死。

    不追?

    任由对方就此离去?

    他们一个个哀叹不已,可惜,本势力的强者们还没有抵达,都还在路途当中。

    毕竟从他们本势力所在的星辰赶来也需要时间,哪怕是中途乘坐天门星的星空传送阵也是如此。

    ……

    林霄速度毫无保留,快到极致,哪怕是黑衣叟那般实力的强者也休想跟得上。

    仔细的感应一番,没有人跟上来,面甲下林霄微微一笑。

    没有跟上来最好,若是跟上来,自当拔剑斩之。

    剑修说出的话,从不打折扣。

    说杀就杀,说不杀就……看情况。

    “十有八九是星风阁泄露了消息。”林霄收回思绪,暗暗说道。

    进城时只是受到关注,但那种关注都是一群女色比的关注,馋自己身子的关注,并非其他。

    为何一离开星风阁却变了。

    各个势力的人盯上自己,鬼魔族的人更是直接动手。

    这正常吗?

    完全不正常。

    自己已经动用玄机玉甲覆盖全身了,连气息都遮掩了。

    除非是能够勘破玄机玉甲的遮掩,但那很难。

    并且,若是可以看透玄机玉甲遮掩的话,完全可以笃定自己就是林无命,而不是带着几分的怀疑、不确定。

    如此可以断定,他们并未看透玄机玉甲的遮掩。

    如此,源头就指向星风阁。

    星风阁不地道啊。

    但仔细回想过来,星风阁真的不地道吗?

    他们是买卖消息的,有消息售卖,合情合理。

    林霄完全可以理解星风阁的做法。

    “虽然可以理解,但我不接受。”林霄自言自语说道,回首看向银皇城,面甲下的眼眸闪过一抹森冷犀利。

    心中有所决断,林霄却没有贸然回返。

    一则现在回返,还是会被发现。

    二则先了解一下星风阁,探一探星风阁的底,而后再行动,泄露自己的行踪给自己招惹麻烦,星风阁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林霄的举动,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

    身。

    银皇城内各个势力也都知晓了,进而,纷纷向星风阁发出‘订单’,那就是要知道玉甲剑修的举动、位置。

    如此,等到他们的人抵达银皇星,便可以展开追击。

    林霄原本打算就此离开银皇星,但又心有不甘。

    还没有让星风阁付出代价。

    就此离去,心中终归是有几分愤懑难平。

    去其他地方找星风阁的麻烦?

    不够!

    事分主次,恩怨分明。

    剑修,最忌意难平。

    意难平则以剑平之。

    林霄迅速行动起来。

    打探星风阁的底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因为不涉及到内部秘密。

    林霄对星风阁的内部秘密也不感兴趣。

    只需要知道,银皇城的星风阁内并没有玄境强者坐镇即可。

    但就算是星风阁没有玄境强者坐镇,也不会有人故意去招惹他们,毕竟星风阁也是一个很强大的势力,底蕴身后历史悠久,还要胜过四大超级势力,也有玄境强者。

    再加上星风阁属于中立的势力,两不相帮,是以,基本不会有哪一个势力哪一人和星风阁为敌。

    林霄再次进入银皇城。

    这一次,并没有着身玉甲,毕竟那玉甲看起来实在是太显眼了,一出现,立刻万众瞩目,无形当中就等于在告诉他人。

    快来看我……我就是整条街上最靓的崽。

    这一次要找星风阁的麻烦,自然不能如此高调,让自己置身于众人的眼光之下,被其他大势力的人发现,进而对付自己。

    林霄一身白袍,脸上却以玄机玉甲遮住下半部分,只露出双眸和额头。

    长街小巷,身穿白袍的人很多,数不胜数,不足为奇。

    戴着面具也同样不足为奇。

    沿途行走,林霄十分淡定,就算是被发现了,又如何?

    无非拔剑一战罢了。

    只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才如此低调。

    否则一身玉甲入城,不战也得战。

    不多时,在没有引起什么注意的情况下,林霄抵达星风阁,再次进入。

    还是二楼那一间小隔间内。

    “你为何又来此?”隔着墙,一道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那语气,分明就是知道林霄的身份。

    “你当知道。”林霄也没有否认、辩解,却是不徐不疾的回应道。

    “有趣,还从未有人敢因此找上我们星风阁。”隔墙的低沉声音再次响起。

    显然,他也知道林霄的来意,并没有故弄玄虚因此而否认辩解,而是间接的承认了,只是感到十分诧异。

    毕竟,星风阁就是买卖消息的,有消息售卖,很正常。

    古往今来,就像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规则似的,被售卖消息的人固然不爽,但也无可奈何。

    找星风阁的麻烦?

    那是嫌自己麻烦不够大吗?

    虽然星风阁处于中立地位,却不代表能欺负。

    若是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与底蕴,星风阁如何保持这种中立。

    中立,在很多时候也意味着超然。

    而超然,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和底蕴,根本就做

    不到,早已经被击溃或者收编。

    四大超级势力不眼馋星风阁吗?

    当然是眼馋得很,很想将之收编为己有,专门为自家服务,星风阁的信息可是流通整座星区,掌握信息,无形当中就能够抢占先机。

    可惜,做不到。

    星风阁的底蕴和实力都很强。

    如此这般,竟然还有人敢来招惹星风阁,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刻,墙壁后的人不仅没有任何的危机感,反而觉得很好笑,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只蚂蚁要跑来和一只大象理论、张牙舞爪似的。

    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可笑。

    螳臂当车,如此无力。

    “说说你的打算吧。”低沉的声音似乎带上了几分戏谑,权当是一种‘茶余饭后’的消遣。

    毕竟,经常打探、整理各种消息,还是很费脑子的。

    “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与我开战,不死不休。”林霄眼眸平静到极致,没有丝毫的变化,如深海,却又潜藏着暗流,能够绞碎一切的恐怖暗流,暗流所过,覆灭一切。

    墙后之人没有回应,但,脸上却泛起一抹不屑。

    开战?

    星风阁保持中立,不代表可以随意招惹。

    “二,售卖我任何消息所得利润,我要五成。”林霄不在意对方的看法,继续说道。

    墙后之人闻言不由怔住了,就像是忽然戴上了一张奇怪的面具。

    那种感觉,很茫然,很突兀,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三息后,此人终于反应过来,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

    分利润?

    开什么玩笑。

    星风阁凭本事售卖消息,利润为什么要分出去?

    四大超级势力都没有这个能耐。

    现在,区区一个剑修,一个灵境的剑修,哪里来的这种底气?

    不说四大超级势力,就算是比四大超级势力更强的势力,星风阁也无惧。

    “留下十万星币,有多远就滚多远。”墙后之人眼底闪过一抹厉色,连声音也带上了几分冷厉。

    当做笑话看可以,当做是消遣也没错,但,如此狂妄给星风阁两个选择,纯粹是自寻死路。

    一股怒意,已然从心底滋生,爆发而出。

    回应他的却是一声悠扬悦耳的剑鸣,剑鸣如从天外传来,初时细微不可闻,再听时已如雷鸣浩浩荡荡,振聋发聩,直冲灵魂,旋即,便是一束犀利至极的剑光贯穿墙壁,直接杀至。

    极致的快!

    恐怖的剑意化为惊世剑威杀至,快得墙后之人都来不及反应。

    但在刹那,一层无形的力量出现,挡住无比犀利的剑光,墙后之人也及时反应过来,抓住一闪即逝的机会立刻飞退。

    同时,内心更是惊怒交加。

    惊的是林无命竟然如此之莽,敢在星风阁直接拔剑动手,全然不顾一切。

    怒的也是林无命敢在星风阁内拔剑动手,不知死活。

    但,让他与林霄动手一战却又不敢,也不愿意,明显不是对手,何故送死。

    星风阁内,自然会有人来处理。

    “谁人敢在星风阁内动手!”一道怒喝声炸响,强横至极的气息爆发,随之一道道气息爆发,强横至极,俨然都是大圆满灵境层次,甚至有些达到黑衣叟的层次。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