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祖安真是有些懵逼了,这次原本只是想抽些元气果实给妲己增加修为,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抽出技能了。

    他急忙去看键盘给出的说明:

    萌妹变声器介绍:在某个时空之中,有个男子很喜欢装作女生和其他男人一起玩,这样能得到最多的照顾,每次分到更多的战果。于是他研究出这个变声器,假装是个萌妹子,很快凭借甜美的声音俘虏了大批男人的心。可惜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一次他终于不小心翻车了,发现真相的众多男人愤怒无比,他凄惨的下场无人知晓,但这个法器却流传了下来。

    使用效果:使用此物可以任意伪装成任何目标的声音,哪怕是最亲近之人也分不出异常。但每次要想使用这个功能,必须献祭一次。

    注:所谓献祭,就是使用者必须先使用此物伪装成一个萌妹的声音,成功骗过一个雄性目标。

    祖安:“???”

    简直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了门,离谱到家了。

    他知道每次抽出来的技能或多或少都有点坑,但没想到这次会这么坑。

    原本看了使用效果他还有些高兴,因为之前《千人一面》里虽然也有将到如何利用元气改变和目标一样,但那些记载秘籍上有所缺失,按照目前的记录,只能勉强有个七八分相似而已,若是碰上亲近的人,很难瞒得过去。

    有了这个变声器过后,再配合千人一面,他就能成功地伪装成任何人而不露破绽了。

    可看到使用条件,他脸都快黑了。

    所谓的献祭,不就是每次要先装女人么。

    原本装女人也就罢了,他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装一下也无伤大雅,可这坑爹的要求竟然必须要成功骗过一个雄性!

    这岂不是意味着他要在一个男人面前去装伪娘?

    万一暴露那真是花样社死了。

    脸都没了啊!

    还没去试,他就已经感受到无尽的尴尬了。

    “阿祖,好了么?”外面传来了桑弘敲门的声音,显然见他这么久都没声响有些着急。

    “稍等片刻。”想到这次有更紧急的事,祖安只能压住心绪,先将这个“萌妹变声器”放入琉璃宝珠之中,后面再慢慢研究了。

    “过来。”他对妲己招了招。

    妲己倒是听话地小碎步走了过来,不过那表情,似乎在笑,可仔细看又似乎没笑。

    “连你都笑我。”祖安有些郁闷,“张嘴!”

    妲己眨了眨眼睛,微微仰着头,听话地红唇微张。

    祖安将那些元气果实一颗颗塞进去,幸好这些元气果实都是入口即化的,不然吃这么多还不噎死她。

    期间难免手指会和舌头有接触,祖安意外地发现,对方竟然破天荒地没有抗拒。

    “居然是个吃货啊。”祖安神情古怪,这样一个绝色美人张着嘴等着投喂,总让人有一种想喂她点其他东西的冲动。

    他急忙收敛心神,将剩下的元气果实一股脑地塞给她,然后起身到一旁不再看她:“吃完了就炼化,等会儿还要干正事呢。”

    妲己微微颔首,似乎理解了他的意思,将这些元气果实都吃下去过后,她的气息开始节节攀升。

    六阶、七阶、八阶、九阶……

    最终她的修为停留在了六品九阶。

    到达六品巅峰需要800颗元气果实,如今她已经吃下了740颗了,离巅峰只差一步之遥。

    看来要抓紧时间给她准备突破材料了。

    祖安暗暗告诫自己。

    待妲己修为稳定下来后,祖安便通知外面的裴佑进来。

    “祖兄,你可要相信我啊,要是连你都不信我,我可就……就……”裴佑一进来就对着祖安诉苦,不过嚎着嚎着,忽然注意到一旁的妲己。

    世上竟然有如此绝色倾城的尤物?

    哪怕传说中的玉烟萝,恐怕也不外如是吧。

    “好哇祖兄,你竟然金屋藏娇……”裴佑忍不住感慨道。

    祖安翻了个白眼,这逗比都快死都临头了,还想着这些。

    他也懒得和对方废话,直接让妲己施展狐媚天下控制了对方。

    裴佑的眼神渐渐陷入了茫然,祖安趁机询问他昨晚的事情。

    结果对方的回答依然是和之前一模一样。

    “咦?”祖安愣住了,两边都没说谎,那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思索了片刻,忽然心中一动,问道:“你昨天在牢房外打坐,可察觉到有什么异常没有。”

    “没有什么异常啊,从头到尾都挺安静的,没有什么人出入。”裴佑答道。

    祖安皱了皱眉,然后又问道:“你昨晚打坐运行了几个周天?”

    裴佑答道:“我先运行了八个小周天,后来又……又运行了五个大周天。”

    祖安紧接着问了他一个周天一般要多少时间,又问了他开始练功到今天事发各自的时辰。

    最后终于发现了问题,那就是裴佑练功的时间明显对不上,差了一段时间。

    可任裴佑怎么回忆,也想不起当时的事情。

    “我好像看到了一团五彩的光芒,好像睡着了一小会儿,可是理论上我不该睡着的啊……”裴佑捂着脑袋,表情极为痛苦,显然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祖安担心伤害到他神魂,急忙让妲己取消施术,然后趁着裴佑晕乎乎的时候,提着他走了出去。

    “有结果了么?”桑弘正在大厅中来回走动,见到两人出来,眼神中充满了希望,同时又害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双方都没说谎。”祖安先开口道。

    “可这怎么可能!”桑弘脸色一变。

    裴佑则是感激涕零,祖安真是好兄弟啊,所有人都不信我,就他信我。

    说起来自己是被他救第几次了?

    改日回家一定要在屋里立个牌坊给他供起来,天天烧香祭拜他。

    祖安将有些虚弱的裴佑放到一边,这才解释道:“应该是有高手临时侵入了他的身体,控制着他杀了左苏。”

    “啊?”裴佑惊呼一声,心想那自己岂不还是凶手?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那神秘人侵入了他大脑,那自己岂不是变成了对方的形状了?

    要是个美女还好说,如果是个大男人……

    一想到这里他脸色大变,不由得在一旁干呕起来。

    祖安和桑弘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明白这家伙发什么神经。

    桑弘也懒得管他,沉声说道:“这种侵入他人大脑,控制对方行动的往往只有一些邪修或者妖族才有这个能力,而且裴佑并非庸手,能控制他不让人察觉,无声无息杀了左苏,这修为恐怕还远在我之上。”

    说到这里他的眉毛都快拧成川字的模样,实在是太难了啊,单单一个简泰定已经有些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了,现在又出现这样一个神秘高手,饶是他心智如铁,现在也有些打退堂鼓了。

    听到他的话,祖安心想妲己的技能似乎也是这种,难道自己也会被人认为是邪修么:“咳咳,既然左苏是有和妖族勾结的嫌疑,那多半是妖族来灭口了。”

    “背后一定还有其他人,否则妖族的人也不至于这么轻易来灭口,”桑弘立马推测道,“难道真的是简泰定么?”

    整个云中郡,有这个实力和底蕴的,首推简泰定莫属。

    可惜简泰定位高权重,手底下还掌握了兵权,他们想查也没法查啊。

    “当务之急是先找到那个神秘的妖族高手,找到他后很多事情就迎刃而解了。”祖安说道。

    “不错,”桑弘起身,“另外左苏被杀一事必须保密,所有知情人不能离开行馆半步,大家照常送饭巡逻换班,营造出左苏依然还活着的假象。”

    之前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郡兵的暴动,如果让他们知道左苏死在行馆中,那钦差使团的人可真是脱不了干系了。

    到时候再被有心人一煽动,城中兵马再次冲上门来,恐怕整个钦差使团都要团灭。

    安排完一切过后,桑弘才拉祖安到房间详谈,脸上尽是疲惫之色:“你我都清楚,那妖族高手哪里那么容易被得到?”

    对方现在最有可能藏身的就是简泰定的都督府,可是那里守卫森严,而且简泰定本身也是宗师,他们想偷偷潜进去查都办不到。

    “我倒有个办法。”祖安沉声说道。

    ---

    今天两章先更了。

    之前喉咙痛流鼻涕鼻塞,过了两天症状比较轻微,我还窃喜现在体质变好了么,感冒竟然这么快能自愈了,结果昨晚鼻子全堵了害得我4点多才睡着,今天白天稍稍有好转,晚上又加重了,搞得马上去家里找了几颗连花清瘟胶囊吃了,希望有效果。

    感觉现在每年冬天都要感冒了啊,依稀记得去年这个时候也是差不多症状。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