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明明已经接近清晨,天却仍旧是黑漆漆一片,黎明前的黑暗大概形容的就是现在的情况,也正是适合行动的时候。

    叶歆恬醒来,看了眼身旁熟睡的易思瑾,蹑手蹑脚下了床,披了件比较厚的披风便出去了。

    一路上安静得很,视野也是黑色的,她穿过花园,穿过九曲池,来到王府后门。此时王府后门已经打开,李鸿鹏背对着她,压低声音在指挥自己人办事。

    “你,轻点,别惊动了其他人。”

    “你,抬好一点,是没吃饭吗?”

    “你,愣着干嘛,赶紧的,时间有限。”

    “师傅。”叶歆恬上前,轻声喊了句。

    李鸿鹏面露惊讶转身,皱眉道:“不是叫你别管这事了吗,来这里干嘛?”

    “我不放心。”叶歆恬双手不安地揪着,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选对了还是选错了,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事态发展下去。

    “我办事你不放心?”李鸿鹏佯装不悦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心里不踏实。”叶歆恬看到他们从马车里抬出一个大箱子,能容纳一个人的大小。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你就不要想太多了,只要熬过明天,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上。”李鸿鹏是比较自信的,他也相信叶歆恬能处理好。

    “我怕等不了明天。”叶歆恬有她自己的担忧。

    李鸿鹏侧眸,瞥了她一眼,说:“你回去睡吧,剩下的交给我。”

    “好,那你们小心点,别碰着摔着了。”叶歆恬看了眼忙前忙后的其他人,轻声说。

    “放心。”李鸿鹏朝她点了点头,安抚地勾了勾嘴角。

    叶歆恬再次回到房间,床上的易思瑾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她暗自松了口气,走到桌边打开香炉,提起水壶,把星火浇灭。

    待她确定全部熄灭之后,她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到床边,轻轻钻进温暖的被窝,下一秒就落入一个宽阔且温暖的怀抱。

    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狂跳得都快冲出喉咙了,吓得不敢乱动,连呼吸都慢了下来,闭上眼睛装睡了起来。

    易思瑾只是抱着她,便没有下一步举动,呼吸均匀,胸膛起伏规律,是熟睡的状态。

    叶歆恬悬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她渐渐睡了过去,手紧紧拉着易思瑾的手,仿佛这样她才能安心。

    鸡鸣声响起,叶歆恬便醒了过来,她心里藏着事,只是小睡了一会,并未完全进入沉睡,所以当春珂站在房间外,她立刻就有所警觉了。

    她披了毛茸茸的外套,起身走到门边,打开门朝门外的春珂摇摇头,示意春珂不要说话,接着走出房间,再反手拉上房门。

    “发生什么事了?”叶歆恬知道,春珂是不会一大早就前来打扰,来了肯定是有事。

    春珂脸色有点难看,她压低声音说:“太子和白姑娘来访。”

    “这么早?”叶歆恬表面上惊讶了下,但实际上在心里讽刺太子和白薇薇太沉不住气了,竟然一大早就来访,比她想的要快。

    “是的,已经在前厅了,说要见王爷。”春珂说。

    “哦?没说要见我?”叶歆恬有点搞不明白太子的用意了,不是应该找她这个当事人吗,找易思瑾干嘛?

    春珂摇摇头,说:“没有,指名要见王爷,说有紧急要事,见不到人不走。”

    “行,那我们去会会他们吧。”叶歆恬拍了拍身上衣服的褶皱说。

    “不用通知王爷?”春珂见太子和白薇薇来势汹汹的样子,恐怕是有大事,担心王妃一个人去,顶不住他们的攻势。

    叶歆恬笑着摇摇头,说:“不用,我应付得来。”

    当她来到大厅,易思宇和白薇薇同时把目光落在她身上,甚至能用脸色难看来形容,恐怕他们没想过来的人会是她。

    “太子和白姑娘一大早前来,有失远迎,请问有什么事吗?”叶歆恬不想跟他们废话,直接就进入了主题。

    “瑾哥哥呢,叫瑾哥哥出来,我们有事要问他。”白薇薇起身,踮起脚尖看向叶歆恬身后,明摆着不把她放在眼里。

    “王爷昨天处理公事到很晚,恰巧今天休沐,还没起来呢。”叶歆恬皮笑肉不笑说。

    白薇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叶歆恬的暗示太过明显了,她心里堵得慌,她气鼓鼓说道:“我不管,我要见瑾哥哥!”

    “白姑娘,你不会这么不通气吧,王爷这么晚不起床,肯定是昨晚太累了,你如此耍小姐脾气,合适吗?”叶歆恬边说边把颊边秀发往后一捋,故意露出脖子处的红印,暗示性极强。

    白薇薇看到那抹印记,心脏瞬间抽痛了起来,她捂着剧烈起伏的胸口,难以呼吸,但是她没有收回目光,而是目不转睛盯着红印,似乎要把它刻进骨子里。

    易思宇上前,把白薇薇拉到自己身后,用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然后与叶歆恬面对面,他说:“太子妃丢了,本宫来是想问问瑾王妃有没有看到太子妃她人。”

    “太子,太子妃是您的人,人丢了你不去找,反而来我们瑾王府是什么意思?”叶歆恬冷笑着说。

    “她能去的地方不多,将军府本宫已经问了,说没见到人。”

    “所以,太子是怀疑我私藏了太子妃吗?”

    “本宫不是这个意思……”

    “我觉得太子就是个这个意思。太子妃丢了,您不去找,跑来瑾王府质问我,您觉得合理吗?”

    “你是她姐姐,她一定是来这里了!”白薇薇大声说。

    叶歆恬眯起眸子,看着白薇薇,她本来还指望白薇薇经过上次的事,能消停一会,没想到不到几天时间,又来找她麻烦了,还真是不死心。

    “我看你们不是来找人的,是来找我麻烦的吧?”叶歆恬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接着说:“我跟太子妃,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姐妹情深,不过是身上流着一半相同的血,她被人欺负等于我被人骑到头上,所以才帮了她几回,是什么让你们觉得,我们会互相包庇?”

    “我劝你最好把人交出来,不然太子治你一个窝藏包庇的罪名!”白薇薇一副仿佛抓到了叶歆恬弱点的样子,说话盛气凌人的。

    易思宇扫了白薇薇一眼,但是白薇薇没能明白他眼神的意思,还越说越过分,他直皱眉。

    “窝藏,包庇?这两个字用在太子妃身上,你觉得合适吗?我看你们不是来寻人的,倒像是来寻仇的。”叶歆恬直言不讳。

    “我……”白薇薇第一次被堵得说不出话来,这时她终于看到易思宇警告的眼神了,只好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叶歆恬见状,心里高兴了几分,一直在看小丑上下跳,终于见着正主不耐烦了,这可是一出好戏。

    “瑾王妃要是知道太子妃的下落,请一定要告知于本宫。”易思宇说。

    “怎么,太子还知道关心我家妹子?不是说了要和离吗?”叶歆恬这句话满是嘲讽。

    易思宇压下心中的怒火,扯着嘴角的假笑,说:“我们毕竟夫妻一场,情分不在,关心还是在的。她昨晚遭人暗杀,现场只留下血迹,没有见到她人,所以本宫担心……”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我会协助太子一同寻找的。”叶歆恬装出伤心的样子,叹气摇头说。

    “她……真的没有来过?”易思宇不相信地再询问了一遍。

    “没有,这两天我忙着自己的事,都没见过她。太子请放心,我一有倾城的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叶歆恬说得无比真诚,连她自己都快相信了。

    “好吧。”易思宇垂下眼眸,叹气说道。

    白薇薇没想到易思宇没有进一步动作,她拽着易思宇的手,压低声音说:“宇哥哥,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不然呢,你还想怎样?”易思宇不满地瞥了她一眼,心想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上来就闹的女人是最蠢的。

    “可我的人明明看到了,深夜他们鬼鬼祟祟的。”

    “但你没证据,不是吗?”易思宇冷笑说。

    白薇薇张了张双唇,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紧咬着牙关。

    “回太子,奴婢看见了。”突然,看戏的人群中有人高喊。

    白薇薇仿佛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声问:“是谁,是谁在说话?”

    一个身穿绿衣服的妙龄少女走了出来,她噗通跪在地上,说:“回太子,奴婢天亮之前看到瑾王妃和李师傅在后门,命人鬼鬼祟祟搬东西进府,很大一个箱子,能装下人的样子。”

    叶歆恬皱眉,看着眼前的女子,是个生面孔,她的印象里没有这号人物,可对方的话却能把人置于死地。

    “瑾王妃,本宫给过你机会了,你却说谎骗本宫,来人,给本宫搜!”太子寒着脸说。

    叶歆恬瞪大了眼睛,她一句话都来不及说,一群侍卫已经涌进大厅,似乎早有准备了。

    她微启双唇,正打算解释。

    “搜!”易思宇出声,打断了她所有的话。

    “谁敢乱来!”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内室传来,话中隐隐饱含怒火。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