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跟彼德.戴斯蒙克不一样,辰虎和其它天阶‘战神’采取的策略差不多,讲究一个攻守平衡,因此,用来保护身体的‘斗气护甲’所倾注的能量,要比对面那个有‘最强之拳’称号的男人多不少。

    然而,哪怕倾注了大量能量的‘斗气护甲’,在那个男人的拳锋下,依旧如同纸糊一般。

    仅是一击,便轰碎护甲,让自己受伤。

    “真是可怕。”

    借助彼德的拳锋,辰虎让自己倒飞出去,试图拉开距离,他放任自己摔进一间屋子中,想借助掩物遮挡干扰彼德的视线,但就连他自己也清楚,这意义不大。

    对于天阶,早过了用肉眼定位对手的阶段。

    天阶完全可以用气场、用自己的感应,甚至直觉来定位对手。

    摔进屋子里,辰虎迅速调整了下姿势,然后迅速检查自己的状态。

    星蕴已经有明显的下降,特别是接下来他要修补斗气护甲,更会带来不可避免的消耗。

    “这个地方很诡异,空间里存在的能量可能不去汲取来得好一点.........”辰虎看了看四周,并决定不到万不得以,不去使用‘斗气汇聚’,以免吸取到对自己有害的能量。

    这时,屋子中有两道身影眼神空洞抬起手臂捉了过来,又是那些跟辰虎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辰虎哼了声,直接从另一边的窗口破出。

    但出来的时候,四五只手臂捉了过来,捉住他的肩膀,他的小臂,他的大腿。

    这浓雾里的身影实在太多了,多到辰虎难以全部回避的程度,当然,这些身影还留不住他,辰虎只是鼓荡斗气,就将这些身影震飞。

    可这时,彼德.戴斯蒙克又来了。

    并且这次,他的身上弥漫着一团红色的气焰,辰虎倒吸了口凉气,他知道那是‘征服者’的能力光芒。

    他虽然没跟亥伯龙一块行动过,却也知道,征服者能够提升同伴的战力和各种状态,他们和‘堡垒’很相似,只是‘堡垒’提升同伴的防御能力,‘征服者’则是有关战力和斗志。

    辰虎脑海里立刻闪过了那道如同皇帝般威严的身影,显然,那就是一位‘征服者’,天阶的‘征服者’!

    辰虎暗暗叫苦,除开眼前这位‘最强之拳’以及那天阶‘征服者’外,还有那个烈阳堡的年轻城主不知道此刻在暗中谋划着什么。

    辰虎哼了声,突然气息暴涨,身上的斗气如同沸腾起来般,呈现爆发的状态。

    他使用了‘斗气沸腾’!

    凭借‘斗气沸腾’,辰虎让自己的气场一时间与彼德.戴斯蒙克相当,接下来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打得四周的雾气、建筑、树木、街道不断粉碎。

    一团强烈的气流裹挟着雾气,从天阳的身边经过,此刻他正位于一栋楼房的天台上,看向浓雾里辰虎和彼德.戴斯蒙克两个气场不断碰撞的地点。

    他身影闪了下,便消失在原处。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战场的边缘,视线透过搅拌的雾气,落在辰虎的身上。

    意志旷野上,黑曜原炉里的炉火熊熊燃烧,黑暗粒子不断形成一个个能力,在天阳的控制下,落在了辰虎的身上。

    正激战之中的辰虎,突然感觉星蕴凭空消失了一截,紧接着他才发现,自己体内的星蕴似乎消耗得太快。

    这很不正常!

    他的判断很正确。

    除了因为天阳使用了‘虚弱’这个原炉能力外,还因为辰虎在此之前,被那些身影接触过,那些身影是天阳利用‘迷雾之国’制造出来的,并且对他们用上了本质‘战争-侵夺’。

    每当那些身影接触辰虎时,都会从他身上夺走一部分星蕴。

    只是之前那些身影接触的次数不多,消失的星蕴有限,辰虎没有明显感觉到。

    现在被‘虚弱’影响,直接消失了一两成,就变得明显了。

    辰虎又以手中的斗气长剑劈开对手的重拳,突然感到一阵软弱,有些泄气,生出一种无力感。

    这时,他又受到了原炉能力‘意志腐蚀’的影响,不过辰虎终是天阶,一路走来,什么风浪都已经见识过,心志坚定,因此很快摆脱了这种影响。

    这时‘斗气沸腾’的效果消失了,他又再次释放,斗气很快就又沸腾起来,可这次,它们却像有些不受控制,如同脱缰的野马般,让辰虎自己也受到了冲击。

    这是原炉能力‘失控’的功劳!

    他脸色一白,当场吐了口血,斗气这才平息了下来,可辰虎一时间手脚发软。

    彼德.戴斯蒙克只是一道投影,可不会等辰虎调整,这大汉已经冲了过来,一脚踢出,那脚尖上血斗气道道纠缠,形成螺旋状的波纹,重重踢在辰虎的胸口。

    辰虎惨叫一声飞出,胸口护甲再次爆碎,在这一式‘戴斯蒙克火箭炮’的影响下,他整个人不受控制,不断旋转,身上的护甲裂痕蔓延,片片粉碎!

    等摔下来时,辰虎眼冒金星,而这个时候,从雾气里冲出一道道身影,一个个长得跟他一样的中年人扑到了辰虎身上,用他们的手捉着辰虎身体的每一寸部位。

    辰虎的星蕴急剧下降。

    .......

    轰隆!

    可怕的冲击带来猛烈的震动,摇得离衣藏身的这房屋,屋子上出现一条条巨大的裂缝。不过,对于跟随在林剑屏身边多年的女人,这个白衣女子并末因为裂缝和震动而动容。

    她脸色依旧平平淡淡,仿佛站在烟雨中,撑着伞看江河流淌。

    在前方远处的街道上,她看见无影‘十二支’的成员,那戴着面具的男子身周猛然爆发斗气光焰,骤然加速,他手中的匕首拉出一条撕裂空气,照亮长街的光带,笔直撞向了烈阳堡那个气势惊人的沙漠强者。

    两人碰撞出惊天动地的爆炸后,戴面具的男子踉跄后退,而在他的对面,卡萨竟然远远飞出,飞出数十米远才重重落地。

    摔在地上的闷响,让远在楼房中的离衣听得清清楚楚。    这个女子虽然只有职级6,但跟着林剑屏走南闯北,眼光独到,一眼看出,其实这两人势均力敌。

    那无影成员只所以仅仅退了几步,是因为他强行抵消了反震力,如此一来,他势必要受点伤。至于卡萨,看起来狼狈,但实际上却借着这番动作,卸掉身上的力道。

    果然,卡萨落地后就弹起,嘴角虽然挂彩,但仍露出一口白牙,满不在乎地抹了下嘴边血渍,便用‘缩地’再次冲向对手。

    卡萨身周涌起虚幻的黄沙,那黄沙呼啸盘旋,化成一条黄色沙龙,他已经开启了自己的强者气象,顿时整条长街仿佛来到了沙漠深处,到处都充斥着酷烈的气息。

    丑良耸了下肩膀,猛地燃起一团醒目的银火,那火焰中隐约有一张张脸孔出现,那些脸孔上有各种表情,喜怒哀乐,无一相同。

    这同样是他的强者气象,开启气象之后,他的气场变得复杂多变,像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他再冲向卡萨时,改变了战术,不再使用硬桥硬马的战法,攻击变得迂回繁复,配合他那诡异的气象,让卡萨有种大炮打蚊子之感。

    双方接下来已经很少发生直接冲突,卡萨是屡次都难以直接命中,丑良则是改用追逐游击,但双方的气象偶尔交错碰撞,就会在长街上爆发一团光芒!

    一阵厮杀后,卡萨发出高亢的怒吼,他的气象突然改变,化成一团旋转不休的尘暴。如同一座黄沙构成的旋涡,虽然是虚幻的气象,却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丑良飞快地拉了过去,拉向卡萨的拳头。

    丑良在面具里苦笑了下,但随既也长啸起来,气势冲天而起,使出秘技,跟卡萨硬拼一拳!

    一道数十米高的煊赫光柱喷薄往上,接着掀起恐怖的气流,这气流之猛,让停放在路边的一辆磁能车都侧翻滑退,至于附近楼房的窗户更是一扇接一扇地炸开!

    离衣裙裾飘荡,她得用手挡着脸,才不至于窒息。

    她隐约看到,丑良的身躯从碰撞的光芒里抛了出来,无助地飞出数十米后,眼看要落地时突然身影一阵模糊,再出现时,已经远去百米。

    他落到地上,面具四分五裂,露出一张.平凡的,普通如同路人般的脸孔。他剧烈咳嗽,每咳一声,都会从嘴里喷出一团带着斗气光焰的鲜血。

    但他不管自己的咳嗽,不顾体内能量横冲乱撞,他再次使用‘缩地’,狂奔向堡垒的城墙方向。

    另一条,长街在两人的碰撞中支离破碎,卡萨就站在那片废墟里一动不动,足过了七八秒后,这沙漠强者才长长地吐出口气,梳理好体内乱蹿的能量,恢复对身体的掌控。

    可这时,哪里还见得到丑良的身影,卡萨哼了一声,这才叫道:“离衣小姐,你在哪里?”

    片刻之后,他找到离衣,护送她回市政大楼。

    .......

    浓烟滚滚。

    在埋设有‘黑炎水晶’的那个街口,有两道身影跌撞而出,正是卯薇和子昂两人,虽然没给炸死,但现在两人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