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正巧隔壁已经很久不住人了,我辗转拿到户主的电话,拨过去时,听筒里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是熊北极。

    熊北极不是本地人,熊熊集团在本地没有分公司。

    而且,联系电话明明看写得是李先生呀。

    这个认知令我胃里一阵翻腾。

    但毕竟都打通了,我把买房的事说了一遍,听筒里传来短暂的沉默,随即熊北极笑着说:“这个嘛……你买它做什么啊?你们一家不是在D国吗?”

    我说:“我们打算就在这边定居了。”

    “喔……”熊北极笑着说,“那也应该买大别墅呀,呵呵。”

    “这套房子是我爸爸给我买的,”我解释说,“不过繁华喜欢大一点的花园,所以我们才想把‘李先生’您的这栋也买下来。”

    这一整块地一共就两栋别墅。

    我叫他李先生,是想提醒他,我知道这房子多半是见不得光的。

    熊北极一愣,随即笑了,说:“傻孩子,别多想,这只是我送朋友的小礼物。”

    说到这儿,他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咱们见面说。晚上我就过去,好不好呀?”

    他还嘱咐:“你不要带繁华,就咱们两个在外面吃顿饭。”

    我说:“晚上我不方便,而且我一定要带上我老公。”

    熊北极没说话。

    我一向不太会隐藏情绪,他肯定听出来了。

    “抱歉,李先生。”我说,“是我不该打扰你,房子的事还是算了。”

    “哎……”熊北极叹了一口气,“孩子,你误会了。我啊,爱的是你妈妈。”

    “……”

    他最好别试图诋毁我妈妈什么。

    “从我当年第一眼见她,到现在,我的心里始终放不下她。”熊北极说,“但你妈妈并不爱我。其实我的条件要比你爸爸好一些,但她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唉……”

    我说:“我知道您的物质条件比我爸爸好一些。”

    别的可就不如了。

    “呵呵……”

    熊北极低低地笑了一声,说:“你妈妈当年也是这样的。我说,‘穆北堂那小子也太穷了,你跟着他要受苦’,她就说,‘莫欺少年穷,除了这一点,他样样都好!而且,他对我好!’唉……历历在目啊。”

    虽然熊北极这几句话说得真油腻,但他复述我妈妈的这句,却还是让我的内心轻轻地痛了一下。

    尽管我爸爸后来用一生的时间忏悔,可他辜负了我妈妈终究是事实。

    “我呢……确实是会跟安安见面,但那是因为她像你妈妈。我看到她,就能感觉到你妈妈的生命还在延续。”熊北极说,“这也是为什么这栋房子我不能送给你。”

    我纠正道:“我是要花钱买的,怎么可能请您送我呢?”

    “呵呵……是。”熊北极笑着说,“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吗?因为安安对我说了好几次,说你爸爸对你好,给你买了这里的房子……我想你爸爸只是觉得她不需要,然而我知道时他人都没了,于是我就买了下来,想送给安安做

    我说:“原来如此。”

    “是啊,”熊北极笑着说,“真的只是这样。别多心,孩子。”

    真的只是这样么?

    我说:“可惜我姐姐已经去世了。”

    熊北极的语速顿时快了不少:“什么时候的事?!”

    “去年年初。”我说,“您想知道她是什么病去世的吗?”

    安静。

    许久,熊北极颤声问:“什么病?”

    挂了电话,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

    也许熊北极真的如他所说,当年爱过我妈妈吧。

    或许,他跟穆安安搞到一起,也真的有这方面的原因。

    毕竟这世上除了我,恐怕只有穆安安最像我妈妈了。

    其实,如果真的如他所说,发乎情止乎礼,那也是一桩美谈。

    可惜啊,他最后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

    诶……等等?

    熊北极怎么一句也没提林敏敏?

    都半年了,难道林敏敏依然没有认祖归宗?

    还是其实是我弄错了,她并不是熊家的女儿?

    循着记忆找到林敏敏的号码,我拨了过去。

    那边过了好久才接,但一接听就传来了欢快的声音:“菲菲姐!”

    是林敏敏。

    她的嗓门好大。

    我刚“嗯”了一声,她就立刻说:“你可终于愿意联络我了!我好想你!你还好吗?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趁她喘气儿的工夫插进话,说:“我在家呢,你怎么样了?”

    “我……”

    林敏敏刚说了一个字,她那头就传来声音:“谁的电话?”

    “是菲菲姐,妈妈……”

    一阵窸窣,林敏敏的声音再度清亮起来:“是我妈妈,菲菲姐。”

    “你妈妈?”

    “对。”林敏敏说,“我妈妈在我旁边呢。”

    “你妈妈是熊太太?”我确定我听到的是熊太太的声音。

    “是,但你别告诉别人。”林敏敏说,“你在国内吗?我去找你玩儿,咱们当面……”

    “是繁太太吗?”突然,熊太太的声音传来。

    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愣了一下说:“是……熊太太。”

    “呵呵,是我。还得多谢你呢,敏敏都告诉我了。”熊太太笑着说,“不过这丫头不能去看你,她还在月子里呢,得你辛苦一趟,来看她了。”

    末了她还叮咛:“别让你老公跟着来,敏敏见不得他们。”

    晚上繁华从公司回来,我跟他聊起今天的事,他说:“难怪熊北极给我打电话,跟我说可以把这房子送给咱们。”

    我说:“我觉得他好恶心。”

    繁华歪了歪嘴巴,说:“敏敏的爸爸就是那位沈董。”

    “……”

    “你可以去看她,但不要带我。”繁华说,“就当我不知道。”

    我说:“你不打算告诉林修?”

    “那位宁小姐,每周都去以女友的名义跟他团聚。”繁华一边夹菜一边说,“他不配知道自己有儿子。”

    我去看了林敏敏。

    孩子被被熊太太带去做满月检查了,林敏敏也一副完全不想提的样子,只握住我的手,笑着说:“你可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走那天,我听说有一架飞机失事了,你又就此没了消息,真是吓死了。”

    我不由得一愣,说:“对不起。我那时真的……状态非常不好。”

    “我明白的。”林敏敏说,“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不管怎么样,你回来了就好。”

    我握紧她的手,没说话。

    接下来,我给她讲了讲我这半年的生活,自然不免提起何野,一提何野,也就难免要提起侯少鸿等人。

    林敏敏这才告诉我:“就是侯先生帮我找到了父母……我之所以决定把这孩子生下来,也是为了我爸爸,他已经病重,知道我怀孕了,很开心的。”

    我说:“看来你很喜欢他们。”

    “当然了……因为是你,所以我告诉你。”林敏敏说,“我妈妈和我爸爸之间的确……的确不道德,但这是因为熊先生结婚后就一直在外面女人不断,甚至他心里还有个忘不掉的初恋,对我妈妈从未有过一点爱情。”

    “……”

    唉……

    “我妈妈过的很孤独、很痛苦,一度染上抑郁症,直到遇到了我爸爸。”林敏敏说,“其实我妈妈也曾想跟我爸爸在一起,可她还和熊先生有两个女儿。她不想让女儿们被人们戳脊梁骨。”

    我说:“那怎么会有把弄丢呢?”

    “我妈妈生完我之后,觉得我长得很像我爸爸,就把我送去我爸爸家。”林敏敏说,“但那时,我爸爸的秘书很喜欢他,就偷偷把我卖掉了。”

    “原来如此……”

    不对,我说,“那熊先生那边就没什么反应吗?他难道都不知道你妈妈怀孕吗?”

    这么大个孩子,就这样送来送去的?

    林敏敏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从生完我的二姐后,熊先生就以我妈妈身体不好为由不碰她,越来越久地不回家,听说他在外面已经有了儿子……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我存在过。”

    我说:“可外面都说熊家有三个女儿。”

    “对呀,是我妈妈说得。虽然我丢了,但她坚信我也在。”林敏敏说,“不过熊先生总说她有神经病什么的……不过我也不是熊家的女儿,我是沈家的女儿。我爸爸爱我妈妈,一直没有结婚。如今他没了,我妈妈也决定要离婚,因为只有离了婚,才能百年之后,在我爸爸的墓碑上写她的名字。”

    林敏敏的事看似离我很远,实际上却与我有这一定的联系。

    当然,我不觉得我妈妈有错。

    至于穆安安,我也不想评价。

    但我多少还是觉得窝心,说:“敏敏……你刚刚说你妈妈和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了?”

    林敏敏点头。

    “一次也没有吗?”我确认道。

    “我妈妈说没有。”林敏敏有点尴尬地说,“但你也知道嘛……这种事情我不可能确认到这个地步。怎么了嘛?”

    我点了点头,说:“我告诉你件事。”

    ……

    接近中午时,熊太太才回来。

    我见她身边没带着孩子,便问:“宝宝呢?”

    熊太太说:“在外面呢。”

    林敏敏对我说:“你想看可以跟我妈妈去看,我不想看到他。”

    很快我就知道林敏敏为什么不想见到孩子了。

    这孩子根本就是一个缩小版的林修。

    熊太太在一旁解释:“小宝宝刚一出生都像爸爸,但是长开了,就像妈妈了!”

    我抱起软绵绵的小宝宝。

    虽然这么像灵修,但小宝宝终究是那么可爱。

    想想我的两只,还有不知现在正身在何处的穆云。

    他们刚生下时也是这么小,这么可爱。

    我爱不释手地抱着,熊太太在旁边笑:“是不是又想要孩子了?两个其实少了些,你们家那么大的家业,多些孩子才忙得过来!”

    我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要是有缘分就好了。”

    晚上,繁华带着两只回来了。

    我们四个一起吃了饭,孩子们早早地睡了,我俩窝在沙发上聊天看电视。

    我给繁华看林敏敏孩子的照片,说:“他们俩刚出生时候也是这样的,和你一个模子一样。”

    “我没见过。”繁华咕哝着,拿走我的手机,自己翻起来。

    “你当然没见过,那时候你……”

    手机突然“嗡”了一声。

    繁华看向我。

    “怎么啦?”我有点茫然,“我的手机上有什么?”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搞得我有点紧张。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对峙半晌,他问。

    “不告诉你什么?”

    突然间在说什么呢?

    我夺过手机,打开通知栏。

    与此同时,繁华的声音传来:“不想要三宝么?”

    “什么三……”

    等等。

    我看到了。

    通知栏里只有一行字:经期第三天。

    我们的三宝……

    来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