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商照夜心中有了些明悟。

    夏归玄口口声声说三年,其实肯定不止,他离去之时应该做过某种布置,把星域的时间流速改了。

    毕竟时空光暗四件法宝如今都统一留在幽舞手里,做到这一点还是可行的。明知强敌当前,夏归玄也没必要明明有时空之力却故意不用,没那道理。

    但应该没改太多,终究是整个星域,不是一个星球。即使借助法宝,能偷个十倍时间、使两三年约等于二三十年的程度就很不容易了。即使是二三十年能达到这个程度,也已经不得不说当初神裔厚积薄发,已经到了实力井喷的时候。

    坚持三年的口径,应该还是他惯常的稳健藏一手,不到最后都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底牌。也就是说,实际上的实力可能还不止眼前看到的这些,这是面上所示而已。

    包括人类科技也一样……大家就粗略看了一下战舰小阅兵,更细节的东西罗维都还没来汇报呢,不知道还有多少项目值得展示。

    不过夏归玄估计已经看过展示了,他链接自己的星域,很多事情都在心里。

    真要以为这路途上他都在荒唐,那就大错特错了。

    便如原先商照夜以为夏归玄是来和小九商议即将到来的战争军务,实际上大家就坐着闲扯淡几句,与其说是商议,不如说是夏归玄想要见见她们的面,抱抱墨雪以慰相思呢。

    该商议的东西早就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商议完了,就像当年攻打泽尔特时那样……

    商照夜并没有觉得被隐瞒的不悦,因为这个显然属于夏归玄自己的灵魂链接,跨越几十亿光年的交流,肯定没法让第三方共同参与。她又不像胧幽鬼点子多,问计也问不到她头上。既然带着她在身边议事,其实就等于什么都不瞒她了,看着就知道了。

    这么想着,原先那总觉得父神怎么不着正事的小焦虑也没了,心情放松下来打量徒弟。凌墨雪也在夏归玄怀里抬头看她,师徒俩对视一眼,脸色都有点红。

    可恶,又被他赚了。

    果然当初他是故意凑的师徒play……但怎么说呢,师徒之实本来就是确实有的啊,定了师徒名分之后大家齐心攻打泽尔特,感情还真的挺亲,不是只有名目的塑料。商照夜来大夏,最想见的也确实是墨雪,关心她的修行怎样了。

    话说,有没有这种辈分关系,一起陪他的时候心理感觉都会不一样。本来没什么的,自从那次马震之后,这些日子来和胧幽一起都多少次了,和姮娥都偷偷一起过,甚至可能脑花和雅典娜全程看直播,商照夜甚至觉得哪天一锅炖了都没什么可羞人的……可偏偏和墨雪就忽然觉得很羞耻,想到自己一脸严师的表情教育墨雪的时候,就更羞耻了……

    男人喜欢的就是这些吗?

    这么一想,胧幽和筱如……会是什么心情?

    商照夜羞意都快被这个想法冲没了,忍不住问:“筱如什么时候到?”

    她也不知道自己问这个是什么心态……羞耻不要紧,只要有人比我更羞耻就可以?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夏归玄摸出一块手表点了一下。

    手表上跳出光幕,殷筱如的脸冒了出来,看得出边上十分嘈杂,殷筱如忙得团团转的样子在那跳脚:“你们在搞什么,这么简单的人员分类也要问我?……sindy你等下哈,就好了就好了……哎呀你们这群猪,耽搁我见sin……见父神的时间,这个月绩效全没了!……父神等等哈,可能要一两天,焱姐姐什么的你先玩玩,别太用力……”

    焱无月:“……等你来玩,有你好受的。”

    “不就是那点事儿……焱姐姐你懂不懂事的啊,还让sindy用这老款手表……哦也对,等我过去,他的手表只有我能给他换。”

    商照夜忍不住问:“你们还在用手表吗,我以为更发达了会有变化。”

    焱无月道:“确实有变化,不是人人喜欢在手腕上戴个东西,现在形式比较多,比如小九就集成在眼镜框里。更多人选择皮下植入纳米芯片,完全没感觉的,日常看起来都不知道通讯系统在那里,简直跟神念交流差不多了,只不过我们不想在身上加东西。”

    商照夜点了点头:“可是技术都这么发达了,公孙陛下为什么还要戴眼镜?”

    冷场。

    一直笑吟吟为大家沏茶的小九脸上飞起了红霞。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不就是因为他要一个眼镜娘嘛……要不然谁喜欢在脸上多架个东西啊……

    商照夜看懂了,心中也暗叹一声“运气真好”。

    父神身边的女子,都是真的喜欢他啊……也和他道途改变有关,当他重视大家的心,大家也会回以真心。

    本来以为各方会火星撞地球的大战,居然毫无涟漪,因为都不想在大敌当前的时候让他心烦,就连久别重逢本该有的痴缠,看上去都非常克制。

    “筱如组织从星域各处过来的人手需要一点时间……”夏归玄和殷筱如简单对话几句,却在这时候站起身来:“走,我们先去一个地方。”

    随着话音,后花园场景一阵扭曲,炎热扑面而来。

    连个穿梭位面的感受都没有,就已经无缝切换到了火元素位面。

    商照夜一时有些惊奇。火元素位面是苍龙星三界体系的最底部,死界幽冥把人投入炼狱深渊就是往这里丢的,深渊魔狱之下是魂渊的修行所,也是火狱掌刑之地。父神来这里干什么?来看亲儿子吗?

    夏归玄果然直奔深渊最底部,曾经那个火元素之王所在的火焰晶石宫殿,如今被魂渊盘踞的地方。

    殿外一群火人看守,见众人到来,极有灵智地行礼:“父神。”

    看得商照夜焱无月都面面相觑——她俩当初可是征战这个位面的主力,深知这些火人有多憨,如今竟然已经进化成这样了,连焱无月都不太清楚。当然不太清楚,谁爱来跟魂渊打交道啊,大家去冥界参观都比来这里多些……

    夏归玄却不意外,直接进入殿中。

    庞大的宫殿,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只巨大的九头蛇,占据了几乎所有空间。九头蜿蜒而来,汇聚在众人面前,齐声开口:“父神。”

    魂渊竟然是用本体修行,盘踞于此,看上去极为慑人。

    小九在旁看着,总觉得如果有外人打副本到这里,这就是个典型守关大BOSS啊……

    呃,这么说,如果把整个苍龙星域当成一个大型副本,自己算不算个战舰区BOSS?脑补想想,这大型副本有点难通啊……

    夏归玄道:“辛苦了,下方如何?”

    魂渊沉声道:“多年来从无异常,他们应该已经放弃了这条通道,认为不可行。”

    “毕竟刘知远栽在这里,太清陨落的威慑力不是开玩笑的。”夏归玄道:“千棱幻界或许从来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他们想要入侵我们的通道,其实也是我们抵达他们的捷径。”

    魂渊微微让开庞大的身躯,露出下方幽深的通道:“当初父神炸毁的位面,我已经重新梳理完毕,刘知远本体既然可以过来,我们也绝对可以过去,只需要一个定位,便是一场谁也预计不到的突袭。”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