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应该是!”张凡接了一句,“设计这个的人深谙人的心理,他并不直接告诉夺宝人这是真龙足印,而是说火麒麟足印,让夺宝人自己印证这是真龙足印。

    这样一来,夺宝人对自己的信任感会大大增加,夺宝人只会认为设计者别有用心,还会因为识破骗局而洋洋得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夺宝人是不会怀疑足印的真伪的,设计者很顺利的将夺宝者引入了牛角尖里。”

    “有道理。”方衍点了点头,然后继续问道,“张先生,那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对了,真龙足不会不在这西夏王陵中吧?”

    “我感觉真龙足应该在西夏王陵中,如果不在,他没必要在泰陵上方伪造真龙足印,误导他人,只是不在泰陵周围。”张凡开口道,“接下来怎么办,接下来咱们再走走其他陵墓呗,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线索。”

    张凡的话音刚落,手机便响了起来,张凡拿起手机一看,是馆长打来的。

    “喂……馆长……”张凡接起电话来道。

    “张先生,您二位勘察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吗?”馆长问道。

    “还行……”张凡随便搪塞了一句,有些事情还是不告诉馆长的好,一方面安全,另外一方面,不会给馆长带来麻烦。

    听到张凡只回答了两个字,馆长也意会到了张凡的意思,便没再询问。

    “这也快中午了,我找了个味道不错的小馆,没什么事的话,咱们一起回来吃点饭?”馆长提议道。

    “好,那你等我们,我们马上乘坐观光游览车回去。”张凡道,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接下来去哪个王陵,张凡也没有头绪,先吃点、喝点、休息会。

    张凡和方衍找了辆观光游览车,向着景区外面驶去,出景区的时候,正看到馆长正在等他们。

    三人打了声招呼,便上了车,一同去了馆长介绍的饭馆。

    “馆长,据我观察,这暗处应该有眼睛盯着你。”坐在后排的张凡对馆长道。

    “什么?”馆长有些惊骇,“哪呢?”

    “找不到具体的人。”张凡回答道。

    随后,张凡便将他与那三人遭遇的时间,和三人见到他们时的状态跟馆长说了一遍。

    “如此巧合的时间,再加上气定神闲的状态,一看就是早有准备,看来我还真被盯上了。”馆长皱着眉头道。

    “为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咱们以后还是尽量少接触。”张凡道,这也是张凡赴宴的原因之一,目的是把这个消息传达给馆长。

    “你告诉你们家老太太,我最近很忙,等忙完这段时间,我就去你们家尝尝她的手艺。”张凡道。

    “欸!好嘞!”馆长笑着应了一声。

    张凡略作思考之后,继续道:“如果有人对你或者对你们家人采取强制手段,你也不要抵抗,把你知道的有关我的一切都告诉他们。”

    “这……这怎么行?”馆长当即拒绝,“咱们是朋友,您更是我的恩人,我怎么能出卖您?”

    张凡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这谈不上出卖,毕竟,你那知道的有关我的事情并不多,况且,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馆长负隅顽抗的话,很可能会害了你和你的家人,保护那点并不是很重要的信息,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谢谢张先生的一片苦心。”馆长一脸感激之色,这下,馆长更加理解,他刚刚询问张凡情况时候,张凡的搪塞了。

    很快,几人便到了饭店,饭菜上桌,馆长吃了几口后,提起酒杯。满脸歉意的道:“张先生,以后咱们接触的少了,我就不能帮什么忙了,真是……哎……”

    “没事……”张凡摆了摆手,直接打断道,“来,喝酒……”

    馆长对西夏王陵的研究不深,即便跟馆长有接触,也帮不上张凡什么忙的,反倒是那一心浸淫于西夏王陵的王建功,可能会帮上张凡的忙。

    张凡手中的翻译资料,只是将墓葬结构讲述的很清楚,属于最初始的资料,而真龙足是在王陵建成之后,才藏入其中的,在藏入真龙足的过程中,必然会让王陵发生一些改变,而研究西夏王陵多年的王建功,是最知道这些改变的人。

    从未获得过张凡手中最全面翻译资料的王建功,很可能认为这些改变,就是西夏王陵本来的样子,所以,王建功本人并不知道真龙足所在。

    只有通过最原始的样子和后期改变做对比,才有可能推测出真龙足所在,所以,想要找到真龙足,张凡与王建功必须紧密配合到一起才行。

    所谓紧密配合,那便是张凡需要将这最原始的资料给王建功阅读,王建功需要通过这最原始的资料与他脑海中那些信息进行比对,把不同之处一一列举出来,再还给张凡。

    即便张凡和王建功达成了紧密配合的关系,推测出真龙足的位置也绝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事,这将是一个漫长的比对和排除过程。

    馆长都被盯上了,王建功也一定被盯上了,在张凡不清楚王建功到底是什么人的情况下,不能贸然去找王建功。

    有些东西,从脸上是看不出来的。

    “王建功有什么追求吗?”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张凡看着馆长道。

    “追求?”馆长下意识重复了一句,思考了一会儿之后,自问道,“把西夏王陵的情况彻底搞清楚?将考古知识深挖到极致?”

    说完这话,馆长摇了摇头,“我们两个平时交流的并不多,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随后,张凡也没再继续询问下去,吃过午饭,张凡便回了酒店,张凡刚刚走到酒店大堂,又遇到了那个头发灰白的男人。

    只见头发灰白的男人向着张凡的方向走来,“回来了……”

    张凡看了一眼头发灰白的男人,“有事吗?”

    “找个地方聊聊?”头发灰白的男人道。

    “这么想跟我聊,那咱们就聊聊,不用去别处,在这就行。”张凡指了指一旁的沙发,率先坐下。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