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火道人最近倒是非常的清闲。

    他实力不差,但较之顶尖还是要差一些的,加上圣地之争几乎是半圣之间的战斗,所以他只需要在后面跟着就够了。

    那么多的圣地,各种圣人痕迹让他对天地的推演感悟越发纯粹了。

    最重要的是,天机阁阁主同样是此道之人。

    而且还是一位半圣修士。

    推演能力不俗,还有万象棋盘这种推演类至宝。

    天机阁阁主和火道人关系意外的极佳,成为了忘年交,双方互通有无,全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如今的火道人,越发的仙风道骨,不食人间烟火,轻而易举道出天机,简直像一位老神仙。

    完全看不出妖族的身份。

    除了林夕之外,几乎没有他无法推演的人。

    但还有一个让火道人都极难看透的人,那就是黑手。

    这个人太奇怪了。

    跟着林夕从外面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来历,但实力却异常强大,明明是合体境界,却能在半圣修士的攻势下久战而不败。

    如果推演的话,对方身上便会浮现出圣人阵纹,干扰天机,从而阻挡推演的进程。

    火道人不太甘心,直接从天机阁阁主处借来了万象棋盘,然后将其激活:“我就不信还能推演不出!”

    这是属于他的骄傲。

    鬼渊传人我推演不出。

    神禁之地确实了不得,我认怂。

    凭什么你一个无名小卒也能阻挡我的推演?

    万象棋盘被激活,天空陷入一片昏暗,澄澈可见的星辰布满了苍穹,神秘璀璨,而一张唯有火道人能够看到的网缓缓呈现,一条条丝线横纵交织,化作了一张巨大的棋盘。

    天地万物皆在棋盘之内。

    火道人闭上眼睛,施展推演之术,口中念念有词,一点一点将自身神识浸入了天地大网中。

    终于,他成功穿透了黑手身上的圣人阵纹。

    “让我看看你是什么来头。”火道人开始推演黑手的过往和一切。

    但过分混乱与庞大的信息瞬间涌入,差点将他脑子给涨炸掉。

    无数的景象疯狂的浮现。

    有荒漠中经历无尽岁月日照暴晒的场景。

    有经历千锤百炼,烈火与冰泉的磨炼的场景。

    有被可怕龙气包裹,被金乌火焚烧的诡异场景。

    有巍峨高耸的仙山,有强大圣地中的神秘阵纹,死亡阴诡之地交织孕育的骇人气体,遥远海域中诞生出的神秘晶体。

    “见鬼了,怎么推演出那么多东西。”火道人捂着头,感觉像是被无数根针扎了一般,疼痛万分。

    他想要推演黑手的过往,但他不知道黑手并不是人。

    严格来说甚至更像是灵族。

    但却不是天地自然孕育的,而是后天祭炼赋予的。

    他的过往便是融入体内的无数矿石珍宝。

    火道人想要凭一己之力推演那么多的神珍来历,自然会遭到不小的反噬。

    “这小子......不是人!”火道人捂着头艰难自语,大致猜到了黑手不是正常的生灵,但具体还是不太清楚。

    而当他抬头时,黑手已经来到了他身边,可怕的气息笼罩着魁梧的身躯,有一种冰冷的死寂感。

    “你,有事?”黑手有些疑惑。

    他能感觉到火道人似乎在触碰自己。

    那种感觉被他理解为类似人类拍肩膀的打招呼方式,他自然就来到了火道人面前。

    “没什么没什么。”火道人连连摇头。

    黑手沉默了一下,不能理解。

    人的行为真的好多无法理解。

    火道人感觉心里有点发毛,看着黑手沉默的样子突然心虚了起来,有种偷窥被正主当场抓住的感觉。

    尤其是他并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要知道黑手平时就沉默寡言,气息冰冷,斗法时更是强横且刚猛,有进无退,活脱脱一个疯子。

    这样的人,总是能给人带来巨大的压力。

    “火道人!”远处传来林夕的呼唤声。

    火道人就像是遇上救命稻草一般,落荒而逃:“林夕找我,我先走了。”

    黑手迷惑的看着火道人的背影。

    十分的费解。

    这人到底要干什么。

    “呼,好吓人。”远离黑手后火道人松了一口气,刚刚推演看到的景象给他的冲击太大了,以至于他对黑手也产生了几分敬畏。

    林夕来到火道人面前,皱眉:“你在干嘛?”

    “躲那个黑甲小子。”火道人抱怨道:“这人谁啊,好可怕的样子,我推演差点都出问题了。”

    “可怕,不不,他可比普通人好相处多了。”林夕说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你太年轻了。”

    林夕笑了:“我还能不知心?他以前是我的傀儡,后来诞生了神智,现在是独立的生命,留在我身边帮忙的。”

    “傀.....傀儡?!”

    火道人有点不敢相信。

    “是啊,是我一位好友炼制出的傀儡,拥有自主进化能力,现在应该算是灵族。”林夕说道:“你想知道他来历你问就是了,何必费尽推演。”

    “我.......”

    火道人有些想吐血。

    我以为这么神秘的人,若是随便打听很冒犯。

    原来直接问就行了么。

    “黑手最近修炼这么样了。”林夕随口问道。

    火道人一脸郁闷:“挺厉害的,反正比我厉害,经常被那些半圣前辈夸赞,说什么未来可期,天妖前辈也夸他了。”

    最后这一点最让他不爽。

    林夕倒是懒得理会火道人的小情绪,只是点头:“那倒还不错,对了,关于那些圣地的事你有没有进行推演?”

    火道人神情一肃:“这我当然有推演过。”

    “结果怎么样?”

    “很危险,稍有差错就要遭受巨大反噬。”

    “那总该推演出了些东西。”

    “我尝试利用万象棋盘推演一切,但仍然是一片朦胧,但确实存在可怕的东西,将天机都遮盖掉了。我怀疑这一切和圣人有关。”

    “废话,圣地圣地,还能和圣人没关系。”林夕没好气的说道。

    火道人嫌弃的看了林夕一眼:“悟性这么差。”

    “我说的不是和逝去的圣人有关系。”

    “而是......和活着的圣人有关系。”

    火道人变得前所未有严肃:“我怀疑这些圣地,是圣人专门留下,接引自身归来的东西。”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