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面对这些金丹老怪,李言也是谈笑风生,应对得体,丝毫看不出刚晋级为金丹修士的骄傲,或者是怯懦。

    这让星螟都觉得张明是不是隐瞒了年龄,真正年龄已达百岁,阅历丰富。

    对于别人将他看成是纯粹的体修之士,李言也不解释,一切随这些人猜测,他向来是底牌当然是尽量不暴露的最好。

    紫气东来,河边夕阳西下,岁月流转……

    一晃眼距离李言成为“落星谷”大长老祭天大典,已然又过去了三年。

    李言在祭天大典后,并没有立即着手打听赵敏的下落,而是又一次进入了闭关之中。

    他的境界尚未彻底稳固,需要更多的时日打磨。

    “磨刀不误砍柴工!”

    李言深谙这句话的意思,他虽然心系赵敏,但不能操之过急,带走她的人可是一名元婴修士。

    同时,在本命法宝炼制成功后,他也要同步修炼“伏波杀魂”法门,而这一切,都需要的是时间。

    修士最不缺时间,但也最缺时间,寿元大增之下,需要更多的时间来修炼。

    随着几年前的祭天大典尘嚣落定,张明这位长老身上发生的事情,慢慢的也就被人淡忘起来。

    身为修士,无论高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打坐、炼气、炼丹、炼器等等,不会有太长时间去惦记着一位高高在上的修士。

    而就在这一日,在“繁星洞”山谷前一道光华自天边划过,很快光芒一闪,一道瘦长身影就落在了谷前枫林路上。

    光华掠去,露出了星螟清癯的面庞,他随手拿出一枚传音符后,低语了一句后,甩手就打向了前方禁制之中。

    时间不大,山谷前空间一阵扭曲,露出一条拾阶入内的林间小路,枫叶随风清扬中,李言清朗的声音遥遥的从里面传了出来。

    “宗主请进!”

    …………

    “繁星洞”宽敞的大厅中,李言已煮好茶水恭候星螟到来。

    星螟微笑一步踏入大厅,神识从李言身上轻轻一扫,不由就是一楞,旋即用手点指。

    “张师弟,你这门敛气之法真是高明,当初就将我等瞒的好苦,在你境界稳固后,再想探清你的真实境界,可是不易了。”

    此刻,李言在他神识中气息飘忽不定,你说是金丹也行,说是筑基也可,他可是金丹后期强者,对方只是初入金丹几年罢了。

    这让星螟想起了当初张明还是筑基期时,他的敛气术就瞒过了自己和师弟两人,他不由笑而直言。

    现在李言身上的气息给他的感应就是介乎于假丹和金丹之间,只是现在的他再没有了觊觎对方功法之心。

    通过这几年的接触,这张明就是一位苦修之士。

    即便已然身为“落星谷”的长老,依旧是足不出户,从不主动与人交往,除非有修炼上一些事情时,才会偶尔过去找自己一趟。

    其余时间,宗内不会再看见他的身影。

    星螟当然知道这种人心志坚定,很难为外物所影响,以后仙途无可限量,所以交好这种人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否则,这种人一旦成为敌人,那将是极为可怕的,应该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有时想起,还是觉得师伯眼光老辣之极,所做决定十分的睿智。

    “多谢宗主,只是小道尔,一旦斗起法来,没有真正实力,还不是只有殒落的下场。”

    李言站起身来,拱手一礼后,言语之间,还顺便恭维了一下他这位宗主。

    星螟闻言则是哈哈大笑,随即也不客气,径直就坐在茶机的对面。

    今日,星螟的突然来访,倒是很出乎李言的意料,他这三年了不但早已稳固了境界,且已然将“伏波杀魂”炼到了入门之境。

    这速度虽然神速,但李言却非一味求快,乃是真正安心修炼所得。。

    余下时光,便是一心炼化“不死冥凤”精血和同修炼穷奇炼狱术了。

    如今,随着李言结丹成功,实力大增后,炼化精血的速度已是之前的数倍有余。

    只是用了剩下的年许时间,李言已然将那一滴“不死冥凤”精血炼化完了四成左右。

    如果再配合穷奇炼狱术的第三层功法,现在的李言自己都不确定肉身究竟强悍到了何种地步。

    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数法同施,哪怕是正面对敌,金丹后期应该都无法轻易战胜他,至少他已有了可以全身而退的底气。

    这些信心,放在以前根本他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一旦再施展支离毒身,诡计设伏之下,那么就是天星子遇到李言,结局如何都是难料之事。

    毕竟他现在的攻击已然可以对假婴修士造成致命性伤害,尤其是支离毒身,李言觉得就是元婴修士中毒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直接用法力化解了。

    而李言更多对敌时,则是优先会考虑用计谋取胜,而非力拼。

    当初,他还在筑基期时,可就是用计在山洞中杀了包括青纱美妇钟梦茵在内的两名金丹中期的强者。

    踏入金丹,才是真正的半仙之人,进入了强者之列。

    “我说张师弟,你话里话外中还是透着生外之气,我们如今既然身为同门,我又年长于你,你唤我一声师兄就可了,何必宗主长、宗主短的!呵呵呵!!”

    星螟脸带不满,却是满面含笑的说道。

    “哦……师兄今日前来,不知是有何事?”

    李言稍一犹豫,便换了称谓。

    星螟满意的笑容更浓,也随即接口。

    “是这样,宗门在‘圣魔城’内有一处店铺,主要从事兜售丹药、灵器、法宝以及一些原材料。

    往日我们会定期将宗内炼制好的丹药、法宝之类东西送过去,以保证店铺货源充足。

    平时,这些事情当然都是交由门下一众执事去办的。

    但是如果需要押送上好的原材料、丹药或法宝等珍稀物品,为了安全起见,遇到这种事只能由我亲自跑上一趟了。

    上个月宗内受“龙华寺”万相大师之托,为其炼制了一件佛家袈裟法宝,等级和品相都是不俗,尤其是对于压制鬼邪之物效果很好。

    此事‘龙华寺’万相大师之前也在店中下了订金,约定相交之日便六日后。

    同时,这次送到‘圣魔城’的还有两枚四阶‘七龙锻骨丹’,都需要一同带过去。

    哦,是这样,本来我是打算明日就带着这三件宝物和其他一些原材料一起送过去的。

    可是今日突然临时接到了‘六盘殿’二长老的一道传音,需要我为其炼制出四枚四阶‘涤火丹’给其弟子使用。

    好像他的弟子出了一些问题,急需此丹,四阶丹药虽然宗门中也有弟子能够炼制出来,但是无法保证能一炉成丹。

    这样就无法保证准时能拿出丹药交予对方,这般情况下也只有我亲自出手方可。可是,那边万相大师也已交了订金,说好了日期……”

    星螟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此事真的是颇为棘手,“六盘殿”可是与“落星谷”关系十分不错的,对方一名长老开口,他总不能交由弟子去办吧。

    自从二十年前击退了以裂风族为首的四宗入侵外,天星子在闭关前索性要求星螟把“圣魔城”内那处宅院改成店铺。

    要他安排一些弟子前去打理,这也算是为“落星谷”日后一旦进入“圣魔城”,做好前期的准备。

    以“落星谷”的炼丹炼器能力,虽然不能与一流大宗相比,但却是手中有一条品质不错的地火灵脉。

    炼制出来的丹药、灵器法宝品阶还是很受一些修士喜欢的。

    以前,那些宗门都要上门来预订,如果能将此买卖开到“圣魔城”中去,“落星谷”的灵石肯定会滚滚而来,一举两得。

    但是这次两件事时间却发生了相撞,星螟很是难。

    “落星谷”距离“圣魔城”有八万余里,以他的修为单趟也要四五日时光,他就是想送去,再紧接着赶回,这一来一去也需要近十日。

    根本无法兑现“六盘殿”的要求。

    师伯与星河师弟闭关养伤,即便是叫醒,也是无法远行,他也只有想到了这位张长老了。

    李言在听了星螟话后,只是稍一犹豫,立即就点了点头。

    “原来只是送一些东西去‘圣魔城’,这个当然是没问题!”

    他本来就打算在近些时日找星螟打听关于近期“圣魔城”内一些事情的,现在既然自己能去,当然是更好。

    也正好借助“落星谷”在城中的那点势力看看能否有所收获。

    见张明答应的如此痛快,星螟心中顿时高兴之极,这位张师弟心性果然不错,这样一下便解决了自己两难之事。

    随之,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补充道。

    “对了,张师弟,一事不烦二主。

    我们在‘圣魔城’开了店铺后,也会定期派上一些弟子过去历练的,‘圣魔城’可是虎踞龙盘之地,毕竟他们许多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需要见识各方英豪。

    且日后其中一些人就可能会被派去‘圣魔城’看守店铺,或者也要踏足远行的。

    而我们在城中有落脚之地,也就能帮过他们渡过最开始的不适应时期。

    这一次张师弟能否顺便也带一些弟子过去,当然,你只需要将他们带去就行,到了那里一切自会有那里的执事弟子安排的妥妥当当。

    这一次张师弟过去后,若自身还有事情,那就多逗留些时日,何时回归,你可自行决定。”

    历练并非满天下去去寻找秘境,或是与人斗法才算历练。

    云游天下,体会人间百态,有艰辛,有乐趣,有生死,有荣华,有杀戮,有相识,有离别……

    方能在某一时刻,心中有所感悟,在日后修仙一途上百尺竿头,更进一尺。

    星螟把这些弟子放到“圣魔城”,他们在体会繁华的同时,也能知晓其间的人心险恶。

    他们是选择在店铺中体会与人互相算计,还是结伴外出探幽寻秘,或是游戏风尘,一切全由这些弟子自己决定。

    是生是死,各凭机缘。

    待到洗尽铅尘,那时就是他们修为突破之时。

    对此,李言只是微微一笑,这些都是小事罢了,举手之劳而已,便也点头应允了下来。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