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男人就该是鹰,注定要在天空翱翔的,如果自己自私的只想把他关在巢里,他的翅膀就会蜕化,如果真爱他,就该无条件的支持他。

    翠翠把身子偎进男人怀里,额头在他长满胡茬的下巴上蹭了蹭:“去吧去吧, 我如今的工作也清闲了,有时间就会带着孩子去看你的。”

    叶雨凡紧紧的把老婆搂在怀里,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最怕的就是老婆的眼泪,这个女人为他付出的太多了。

    调令很快就下来了,叶雨凡没有耽搁, 跟着那边派来的车就走了。

    叶万成今天心绪有些复杂, 其实对于儿子的调令他是有抵触的。身在体制内, 他咋可能不明白兵团和地方的区别。更何况自己身边就这一个儿子,如今又走了。

    没有去研究所,把刘向东和老约翰一起喊了出来,决定带他们去逛逛。这两个家伙已经走火入魔了,再不拉出来怕他们成精神病。

    夏天的草原是美丽的,到处开满了花儿。羊群散落在其间,悠闲的啃着自己中意的草。这个季节它们是可以挑剔的。

    兵团的牧场现在基本上没有牧羊人了。草场都被圈起来,它们跑不出去。

    牧业公司的人只需围着铁丝网巡视就行,更何况还有牧羊犬。

    军垦城只有一块牧场除外,那就是魏全友的牧区。严格的说这已经算不上牧区了,因为这里的草已经属于不及格的牧场,兵团人和牧民都不会来这里放牧。

    盐碱化太厉害, 还缺水长不出什么草,这也是二连当初撤出这里的原因。

    只不过原来二连的土地如今也种上了高粱,这是给酒厂种的。高粱这东西耐碱性强一些。

    留给魏全友的还是边境线那一溜狭长的地块。基本上他走一圈回来, 一天也就过去了。

    如今魏全友的畜牧群也有些壮大, 六十多只羊,七头牛。不过羊群大部分都是边防站让他代放的。

    老魏习惯了不骑马, 早上吃完饭, 背着个水壶,拿着两个馒头和几块咸菜就出发了。

    叶万成已经找他好多次了,叫他去城里。但是魏全友都没有答应。在兵团三十多年了,他一直就生活在边境线上,如果有一天不去走一圈,他心里就放不下。

    其实他也知道,如今跟哈萨克斯坦关系很好,其实这样巡视根本没有什么必要,特别是1994年哈国归还了一部分曾经属于中国的领土后,两国关系就越发亲近起来。

    只不过作为一个老兵,一个军垦战士,他从不认为国家关系好了,边界就不需要守护。外交和边防永远不属于一个体系。

    尽管如今所有人都不理解他,但是他仍旧自己坚持着。

    说实话,他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因为属于停薪留职,他每年还得自己缴纳养老保险,而他不是职工就没有没有属于自己的牧场。

    这狭长的边界线原来属于争议地带, 不过九四年重新勘定边界后,已经属于中国领土了。他一直就在这里放羊。

    原本他可以扩大自己的羊群的,只是那样一来边防站的羊群就得减少, 那是一群娃娃兵,老魏怎么可能让他们缺肉?

    所以,他宁可减少自己的羊群数量,也不会减少战士们的羊。因为娃娃们需要营养。

    只是最近他的身体明显差了许多,他有风湿病。虽然叶万成经常会来给他针灸,但是这个病需要系统的治疗才会有效果。

    可是他一天也离不开边境线啊,他怕偶尔的疏忽,那条防线上出点什么意外。

    虽然边防战士每天都象他那样再巡逻,可是却没有人比他了解那里的一草一木。

    儿女们都回了山东老家,并且都结婚了,他们一次次的劝他带着老伴也回去。毕竟三个儿女,养他们根本不成问题。

    只是他真的不敢走,虽然原则上他已经是个没有编制的人,但是在心里,他早已经给自己定位,自己就是个老兵,就算死,也得死在这边境线上,让自己的魂守护在这里。

    叶万成到来的时候,他赶着羊群走出去不远。听到汽车声音回头一看,他就知道谁来了。

    这是他的老战友,一个曾经钻过一个被窝,啃过一个窝头的老战友。他永远清晰的记得,第一年进疆时候,叶万成因为衣服不够被冻哭的事情。

    他把自己的棉裤脱给他,穿着一条绒裤挺了一冬天。叶万成说他的风湿病就是那年得的。魏全友说不是,因为他都记不清多少次冬天跳进冰水里抓鱼给战友们增加营养了。

    看见下来的三个人当中有个黄头发的老外,魏全友警惕起来:“叶万成,这个人是谁?你不能带他来国境线上!”

    魏全友可从来没有把叶万成当过什么官,对他而言,叶万成永远是他的战友,从没有什么身份之分。

    叶万成笑笑:“不带他来行,那你跟我回家喝酒,今天休息一天。”

    “不行,你抓只羊带他们先去家里等着,等我回去杀了再跟你们喝酒。”魏全友根本不妥协。

    叶万成无奈的叹口气:“那好吧,我们跟你一起放羊,约翰是制药厂的专家,跟我出来散心的,不会越境。”

    魏全友警惕的看了约翰一会儿,发现这家伙好奇的正在四处打量,丝毫没有越境的意思,便答应下来。

    几个人一边走着,叶万成一边跟刘向东和约翰介绍了魏全友的事迹。两个人听的心中钦佩。

    一个能几十年坚持巡边,并且没有一分报酬的人。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毅力了,那是对国家的热爱和忠诚!

    其实无论哪国人,对于魏全友这样的人都是敬佩的,就如此时的约翰。因为这是一种精神,一个国家这样的人多了,才会强盛起来!

    走到终点的时候,魏全友尴尬了,因为他出来就带了两个馒头和几块咸菜,不够分啊!

    叶万成哈哈一笑,把馒头和咸菜抢过来递给司机,叫他吃了把羊群赶回去。

    然后把魏全友拉上车,让他回去跟他们一起喝酒。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