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东德子夫妻也走了。

    而东德子媳妇一走,留在重明宫门外掠阵的人就没有了,几乎立刻,夏侯淳便带着白泽卫和九卫缩小了包围圈,将整个重明宫围得水泄不通。

    对方实力已经削弱了许多,他想不顾一切抢进去,拼着牺牲多些性命,也要先护住殿下。

    铁慈的声音却在此时远远传来。

    “夏侯,派一半兵力去内城,协助盛都府卫保护重臣,救助百姓,对抗萧家,维持城内治安。”

    夏侯淳震惊。

    现在不说一鼓作气杀了这些人,反而要拨人出去?

    铁慈目光越过殿门,投向风雪中的盛都。

    她这里很危险,但好歹还有护卫,有萍踪,有满殿的机关,有自己。

    还能撑。

    而宫城之外,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百姓。

    父皇把大乾交给她,不是用来给野心家和异族践踏的。

    “百姓比孤更需要你们。”她道,“去吧。”

    夏侯淳咬牙。

    然后他道:“白泽卫甲一队至丙七队,听令!”

    两千护卫轰然相应。

    “出宫。驰援内城百姓!”

    “得令!”

    童如石讶异地看着一半护卫真的离开了重明宫。

    在这本来已经隐隐向铁慈方向转好的形势下。

    夏侯淳策马来到他身后不远处,盯着他的背影,缓缓道:“阁下,听说你肖想皇位?”

    童如石冷笑转身,迎着他的眼眸,“怎么,我不配吗?”

    他指着铁慈的方向,“我也是皇室嫡系,我是唐王之孙。当年如果不是皇后弄权陷害,唐王本可继承大位。你们皇帝和铁慈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被女人控制的傀儡罢了。现在,我来拿回我的东西,不行吗?”

    夏侯淳哧地一笑,道:“你们皇家,从来没有谁该做皇帝谁不该做的说法,不过成王败寇,输了认命的事。你认不认命,我管不着,但我告诉你,就凭你,想要这皇位,不配!”

    “我不配,谁配!你吗!”

    “我也不配。”夏侯淳马鞭指着童如石,“只是我告诉你,就凭你为了夺取皇位,勾结异族叩关乱城,不顾大乾百姓性命的行径,你就永远不配,只配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而被你带着高手堵在重明宫的太女,在这种时候,还能分出护卫去护佑百姓,才会是大乾百姓心中永远的君王!”

    童如石忽然大笑起来。

    “君王,永远的君王,她最配。”他讥诮地笑道,“你倒是问问她,她自己觉得自己配不配啊!”

    他转身,看向大殿那头的铁慈,问她:“殿下,今夜是谁,把杀人凶手慕容翊接进宫的啊?”

    “是谁劳师动众给杀人凶手宣整个太医院,引起皇帝注意,从而给他招来杀身之祸啊?”

    “又是谁,亲手挑选了凶手,不辞劳苦地把他们送到皇帝身边的啊?”

    一霎寂静。

    风雪如怒。

    殿内,人群后方,缓缓走出两个人。

    殿外,一群老臣终于以诡异的造型赶到,在夏侯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互相搀扶着,气喘吁吁地鳄鱼、蟒蛇、蜘蛛雪橇上纷纷下来。

    听见这一句。

    看见那两个人。

    所有人都停住了。

    ……

    内城。

    雪落如席。

    轰然一声巨响自刑部大牢响起后,盛都便开始了一连串的动荡不休。

    无数穷凶极恶的罪犯,随着脱困的萧家人冲出大牢,在风雪街头为突如其来的自由狂笑,在大雪之中悍然拔刀,拔下檐下尖尖的冰棱狠狠嚼,要将那被长久关押的满怀戾气都宣泄在无辜的百姓身上。

    达延骑兵抹掉脸上的伪装,现出深深的轮廓,目光扫过繁盛华美的盛都,眼神里盛满惊艳贪婪和暴戾。

    已经转入歇业状态的萧氏及其附属家族的无数商铺,今夜都点着灯,听见巨响后下了门板,那些往日里兢兢业业,逢人便笑的掌柜、小二、账房……都一身黑衣,满身精悍,鱼贯出门。

    往日里用来拉车的马被拉出马厩,去掉伪装,匹匹高大神骏。

    翻身上马便成了骑兵,每条街上都有几家这样的店铺,汇聚在一起便成了黑色洪流。卷过内城的每一条河流。

    萧家大宅地底轧轧开启,黑压压的人头如潮水奔涌而出,第一时间和留守在那里的血骑撞在了一起。

    雪夜的寂静被火光、蹄声、刀声惊破。

    盛都百姓的安眠被狞笑、喊杀、惨叫、撞门声惊破。

    没有计划,没有目标,没有组织,只有一群被放出深渊的虎狼,纵横在盛都最中心城池的最中心处,所经之处,唯杀而已。

    杀。

    要在最短时间内,造成盛都最大的混乱,造成盛都百姓最大的恐慌,造成对盛都的最大破坏。

    才能最快地摧毁盛都,摧毁皇族和朝臣的意志,获得最后的胜利。

    盛都府被冲击。

    应少尹下令,第一时间加固大牢,着人去宫中报信,派出一大部分衙役保护邻近百姓,自己带着一部分衙役固守府衙。

    六部官署被冲击,因为没有太多士兵看守,第一时间被放火烧毁。

    学宫被冲击,太庙被冲击,无数道观庙宇燃起大火。

    所有保皇派系的重臣官员宅邸都是被重点照顾对象,其中大学士和尚书们的宅邸,由萧家子弟们亲自率人前去。

    一路顺利的乱党,却在这里停下了脚步。

    重臣几乎都不在家,在家的都是自己有家将的,第一时间便组织了防线对抗,高墙深院,易守难攻,绊住了萧家人的脚步。

    萧立衡,自己亲自站在容府门前。

    他听着不远处长明街上的哭喊喧扰之声,伴随着凶徒们粗豪的笑声和达延骑兵腔调古怪的喊叫,隐约还能听见惨叫和刀剑入肉的闷响,干脆,利落,连惨叫都戛然而止,节奏明快,令人愉悦。

    他唇角浮现一丝淡淡笑意。

    看着从门后阴影里缓缓走出来的老人。

    容麓川。

    当朝首辅,披着大氅,站在门槛上,面无表情地看着阶下的人。

    虽然站在阶下,但这人已经不是阶下囚。

    而且他今日挟威而来,如果不顺意,大抵也要把他变成阶下囚。

    萧立衡对他展开微笑,道:“首辅似乎并不很意外?”

    容麓川淡淡道:“毕竟你萧家什么都做得出来。”

    “所以还是姜老而弥辣,只有首辅才目光如炬。”萧立衡笑道,“如铁慈小儿,在今夜之前,还在沾沾自喜,以为当真一举扳倒我萧家。却也太是小瞧天下英雄。”

    “天下英雄她小没小瞧,老夫不知道。”容麓川平静地道,“不过她并没有小瞧你萧家。”

    “哦?”

    “她只不过是对你们萧家的无耻估量不足罢了。毕竟不是谁都干得出勾结外族坏我国人的事来的。”

    萧立衡眉梢微微一抽,随即便笑了。

    “是啊,想必她也没想到,容老夫人干得出给敌人打开城门的事来。”

    天地间唯余雪落之声。

    容麓川的脸看起来没有变化,只是那门檐的阴影像是画在了他脸上,一动不动。

    半晌他道:“当此紧迫之时,你寻老夫何事?”

    萧立衡眼底露出笑意。

    他看了一眼皇城,道:“想邀请首辅,与我联合发出内阁诏令,迎昭王为帝。”

    容麓川眼底终于掠过一丝诧异,转头对皇城方向看了看。

    萧立衡道:“首辅消息果然灵通。确实,我和唐王子嗣合作了,现在他正带着人去逼宫。”

    “那为何又要立昭王?这种事阁下也左右逢源?”

    “鸡蛋不能总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再说,铁慈似乎也比想象中难对付。”萧立衡又看了看皇城,“不过唐王那一批人就算没成功,也一定能将铁慈消耗得差不多了,如此,我们这边,把握更大。”

    容麓川脸上每根皱纹都写着冷漠,“老夫已经不是首辅了。”

    “您还没告老,旨意还没明发天下。”

    “萧大学士是觉得,你的所言所行,很能让人信任,让人愿意以身家性命相托?”

    “我知道您不会信任我。”萧立衡诚恳地道,“我可以今日在此,以我萧家满门性命发誓,今日事毕,无论最后登上皇位的是谁,你容家都依旧是首辅,我萧家,只要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容麓川淡淡道:“老夫既然还是首辅,又何必要和你这乱臣贼子合作,捱那史笔如刀?”

    “您已经注定要捱了。”萧立衡唇角一勾。

    容麓川的脸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张铜面具,坚硬,光芒森冷。

    是的,他已经注定要遗臭万年了。

    在夫人打开城门之后。

    “事已至此,便是您现在愚忠,要为铁氏皇朝毁家纾难。事后铁慈清算,也绝对不可能放过您。”萧立衡道,“满朝文武,其实都有为铁慈尽忠的理由,但唯独您没有。容府没有。”

    他凝视着容麓川,发现那老头铁铸一样的脸皮不易被人察觉地微微一抽。

    顿时放下心来。

    这老货他了解,心思太重,喜欢背后搞风搞雨,关键时候却又从不愿意出头。

    却不知道富贵险中求,什么都不想付出的人,怎配得到。

    他微笑,再加一砝码。

    “盛都乱了,海右是我们萧家老家,自然也不会太平静。”他道,“首辅明智,令孙自然也能得到最好的保护。”

    换句话说,不明智,就先拿容溥开刀了。

    容麓川眉微微一挑,看向萧立衡。

    一瞬间冷光四射。

    萧立衡挺住了才没有后退,背后的骑士不安地上前一步,被他背手示意停住。

    风雪将杀戮和哭号声卷来卷去,撞击着人们的耳膜,为这流血阴谋之夜做最冷酷的注脚。

    两边对峙的人们渐渐肩头披雪。

    萧立衡微笑如故,似乎有耐心等到天荒地老。

    内心却渐渐焦躁。

    因为他觉得事态并不太美妙。

    分批往重臣府邸去的子弟,以及宫中,都迟迟没有得手信号。

    所以容麓川这里,必须立即拿下。

    大乾有令,倾国乱宫之祸前,若宫中无主,内阁可以紧急接管朝务和推立新主。

    其中人数必须占内阁大多数,必须有首辅。

    推立新主必须由二品以上大员八成通过。

    只要容麓川答应,加上他和李慎,就有了接管权。

    势在必得。

    不惜流血。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对面,容麓川终于开了口。

    他缓缓道:“来人,备轿。我要和萧大人一同入宫。”

    萧立衡眼底爆出喜色。

    ……

    数百骑泼风般驰来,携着连绵的风雪抵达城门之下。

    守城的士兵警惕地看下去。

    临时作为城门领的刘琛,低头大喝:“来者何人,盛都已经戒严,不许进出!”

    领头者举起一块令牌,放在士兵吊下来的篮子上。

    刘琛看了,忽然一声大笑,将令牌掷了下去。

    “同样的花招,竟然来两次,以为这回城门还会开吗!”

    城下人沉默了一阵。

    旷野的风利剑般刺来,似要穿心而过。

    他似乎有点抵受不住,低头开始咳嗽。

    雪白的大氅几乎遮没了他的脸,只露出一点高高的鼻尖。

    好一会儿,他才勉强压下咳嗽,从怀中又掏出一块令牌,放在了篮子里。

    这回刘琛对着令牌看了半晌,又拿出城门楼上备着的印章册核对。

    各级官吏的印章系统非常复杂,城门都备着专门的册子备查。

    片刻之后,刘琛怔住了。

    他没想到这竟然是瑞祥殿令牌,代表着几乎当前的最高意志。

    半晌他挥手,“开城!”

    城门轧轧开启,数百骑立即利箭一般射入城内。

    泼风般穿过街道,从一簇一簇作战的外城军队旁穿过,没有停留。

    从燃烧的建筑物旁经过,没有停留。

    从倒地的士兵身边经过,没有停留。

    在内城城关之前,靠着这令牌,再次通行无阻。

    这让骑士略略安心,明白最起码现在,盛都还在皇室掌握之中。

    他抬起头,在风雪中动了动已经麻木的身子。

    前方是条岔路,一边可以抄近路去宫城。

    一边,是重臣府邸连绵的屋脊。

    ……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