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可能。”容止拒绝的很彻底,“司南是北冥的太子,只可能回到北冥。”

    相思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相思在争取:“当年你也是北冥的太子,但是你也依旧在大周,就算你已经登基为王的时候,你不也留在大周了吗?”

    相思尖牙利齿的反驳了回去,容止安静了下,看着相思:“相思,现在的北冥不是以前的北冥,所以这种情况,不可能出现在司南的身上,明白吗?”

    总而言之。

    司南不会留下,这个问题也并没任何可以讨论的。相思的眼眶很红,但是容止也没因为如此就妥协,容止知道,因为如此妥协的话,那么他和相思,才是永远的遥遥无期。

    而后,容止没说什么。

    相思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

    寝宫内忽然传来了一阵稀碎的声响,这下,相思惊了一下,立刻转身看着声音的方向,容止也注意到了,那声音是从寝宫内发出来的,寝宫内现在就只有司南。两人二话不说的就朝着寝宫的方向走去。

    在两人走入寝宫的时候,却看见司南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就这么站着,再看着两人的眼神,司南是震惊的,而在司南的眼神里,他们轻易就明白了,司南什么都听见了,容止倒是淡定,而相思惊慌失措的多。

    这样的情况,相思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下意识的,相思看向了容止,而后又看向了司南。

    容止没说话。

    这件事,容止很清楚早晚瞒不住,只是容止显然也没想到,司南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知道自己的身世,容止安静了下,就这么站在原地,而相思回过神,已经朝着司南的方向走去。

    好似在粉饰太平。

    “司南,你怎么起来了?是睡不着吗?”相思半蹲着问着司南。

    司南的眼眶很红,就这么看着相思:“你是我的娘吗?”

    司南问的直接,也问的明白,相思被问的在原地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司南,拒绝的话,那是欺骗,若是不拒绝的话,就好像是吧自己和司南都彻底的推入了死胡同里,在这样的情况下,相思越发显得被动,不知道要说什么。

    最终,相思就这么僵持的站着,而司南的眼神却越发的认真起来:“你是不是我的娘?”

    这话是问着相思,眸光也是一瞬不瞬的看着相思。

    相思下意识的看向了容止,容止并没帮忙的意思,站在原地,但是容止也没回答司南的问题,眼神平静的落在了相思的身上,是在看着相思要如何回答。

    相思更是绝望的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很久,相思才开口:“是。”

    她无法反驳,也不可能反驳,不可能当着司南的面否认自己的身份,特别是司南什么都知道的情况下,否认自己的身份只会把自己推入狼狈的境地里。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南听着,而后就只是看着。

    “司南,我——”相思咬唇,想在开口,可所有的话放在嘴边,却好似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最终,相思无声的叹息。

    一直到司南再开口:“你是不是不想去北冥?”

    这话问的直接。

    相思不知道要如何回答,最终就只能被动的看着司南,甚至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南倒是安静了下来,点点头:“是啊,你是大周的人,怎么会跟着我们回北冥呢,如果你愿意回北冥的话,你也不会不认我了是不是?”

    司南意外的没大吼大叫,就只是淡定的看着相思:“所以你从来都没想要认回我,是不是?若不是我听见你和父皇的谈话,我永远都不会知道你是我的亲娘是不是?”

    司南在质问相思,原本还听起来波澜不惊的口气,也变得激动了起来,再怎么样,司南就是一个孩子,一个不过四岁不到的孩子,思维显得极为的直接的,也没任何的弯弯肠子,觉得不对的,那便是不对。

    而自己的娘不愿意认自己,怎么看都是司南不能接受的。

    “司南——”相思叫着。

    “是不是!”司南的口气好似也跟着着急了起来,小脸憋的通红的多,看着相思的眼神,更是不带任何玩笑的成分。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相思拼命摇头,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我没有不想认你的意思,没有。”

    想到这里,相思就这么看着司南,摇头再摇头,想牵着司南的手,但是司南却很自然的把自己从相思的手里挣脱了出来。

    不想让相思靠近自己。

    这样的司南,是让相思绝望的,但是相思并没责怪司南,因为相思知道,若是自己遇见这样的情况,可能态度比司南还不好,没人会喜欢被自己的娘亲给否认了身份,就算是陪在身边,那种感觉也是糟糕透顶。

    所以相思完全没了办法。

    相思被动的看向容止。

    容止这才淡淡开口:“司南的选择,我从来不干涉,但是我的话也已经摆在这里了,除非是你回北冥,不然的话,司南不可能留在大周。这不成体统,也不像话。”

    甚至是当着司南的面,容止都是这么说的,司南没说话,但是也没否认容止的意思,最终,司南就这么站着,安静的看着相思,好似也在逼着相思做出决定。

    相思彻底的陷入了绝望。

    最终开口的是司南:“姨姨,时候不早了,早点歇息吧。”

    你口气平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司南没说一句话,就朝着寝宫内走去了,相思想跟上去,但是在司南的冷漠里,相思也不敢再碰触司南,怕刺激到司南,最终,相思没说什么,无声的叹息。

    而容止仍旧站在原地:“睡吧。”

    也没再谈这件事的意思了。

    相思看着容止,容止知道相思在想什么,很快容止开口:“你担心司南,那大可不必,司南没你想的那么脆弱。”

    言下之意,司南不会因为这样的事,和自己过不去。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