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977章闻氏

    “二房没有儿子,但有个不得了的女儿,嫁给了Y国伯爵,所以二房的姨太太也很有地位……”

    “三房最得闻老爷子的宠爱,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又分别生了两个儿子,三房就有孙子六个,四房有个儿子,只有两个孙女,没有孙子,五房……儿子才十八岁,比闻纾壑还要小十来岁,正在Y国读书!”

    陆今棠把闻家的情况细细的和顾笙说了一遍,,他的眉头蹙着,“闻家家大业大,争夺财产腥风血雨,闻纾壑本来就不安全,他还得了这个病,肯定劳心劳力的。”

    顾笙沉吟了一下,眼神微微闪烁着,“怪不得,闻纾壑许了我重金!”

    她是对闻家有所耳闻,但没有这么详细,现在听陆今棠一份子,她才知道自己可能卷进了闻家的泥潭里。

    “哼,院长那个老头,知道闻家的情况却还介绍我给闻纾壑看病……”顾笙冷哼了一声。

    陆今棠看她这样,心里觉得十分可爱,他轻笑了一声,“院长可能也是一知半解罢了。”

    内地对香江现在是知之甚少的,除非特意关注的人,现在去香江都十分不方便,消息传不过来也是正常的。

    顾笙心里也清楚的,她就是发牢骚。

    “如果你觉得麻烦咱们就不治了,如果你想治,也不怕闻家!”陆今棠有底气说这个话。

    暂且不说他们身后的陆家,就是他们夫妻两个,如今在别人看来也不是轻易能得罪的。

    “当然治啊,重金欸,我可不想错过!”顾笙狡黠的笑了。

    陆今棠揉了一下她的头,“好!”

    夫妻两个相视一笑。

    一夜无话,第二天,顾笙起来送三胞胎去学校,昨天答应苏接他们的,临时有事就没去,今天得弥补一下。

    三胞胎果然很高兴!

    送孩子去学校,顾笙去公司转一圈,然后,就看到了她早就想看的某一幕。

    某个人追妻火葬场了!

    她看到对面走过来的两个人,下意识的躲起来!

    她的速度特别快,如果顾蓉和骆北城都没发现,她在角落,能清晰的听到两人的话。

    “顾蓉!”骆北城声音透露着无奈!

    顾蓉更加的无奈,她回头,叹了口气,“怎么了?现在是上班时间,如果是公事,我们去办公室谈,如果是私事,那下班再说!”

    骆北城张了张嘴,这样冷静沉着的顾蓉,应该是他想要看见的,但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顾蓉,他心里有些堵!

    骆北城不得不承认,顾笙说对了,他似乎后悔了!

    顾蓉看他不说话,转身就走!

    她还要去查看新产品的进度,实在是没时间,虽然猜到了骆北城的意思,但是……

    顾笙抿了一下嘴角,把心里复杂的感觉都压了下来。

    骆北城看着顾蓉离开,他沉默了一会儿,啊情绪都压在心底,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顾笙看到这一幕,若有所思的离开了公司!

    闻家在京都的一个小院子里,顾笙敲开门。

    里开门的是一个衣着普通的男人,男人鼓鼓囊囊的肌肉被藏在宽大的衣服下,他眼神凌厉,看人的时候带着凶光,顾笙在看他的时候,能感觉到来自于他身上的压力。

    这个人不简单!

    两人心中同时出现这个想法!

    “是顾医生吗?”男人看着顾笙询问了一声!

    “嗯,顾笙!”

    “顾医生请进!”男人侧开身子!

    顾笙点了点头进门,她进去的时候,闻纾壑已经从客厅里出来了!

    闻家果然财大气粗,顾笙打量了一下这个院子,院子很小,两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步一景,该有的都有,修整得很精致!

    她眼里闪过笑意,闻家的这个嫡长孙还真是会享受生活!

    昨天陆今棠说,闻家老老爷子最宠爱四房,但是,在所有孙子里,他又最钟爱这个嫡长孙!

    闻纾壑是他亲自定下的继承人!

    其实顾笙都不知道他是真的宠爱这个嫡长孙,还是障眼法了,如果真的宠爱,用得着这么早早的把继承人定下来?

    是嫌闻纾壑死得不够快吗?

    顾笙心里虽然在思量,但是她一心二用,此时也在听闻纾壑说话。

    寒暄过后,顾笙就给他检查身体。

    望闻问切,顾笙用的是中医手段,闻纾壑也有所耳闻。

    屋子里除了刚才开门的那个男人之外,还有一个二十五六的女人,女人神色冷酷,眼神也不太友好,但能看得出来她很担忧闻纾壑!

    不过他倒是没有对顾笙不礼貌。

    检查的结果,和顾笙预料的差不多。

    确实没有萧其琛的严重,但也不太乐观!

    “可以治疗,但完全恢复做不到!”顾笙实话实说,她从一开始就没说能根治!

    “这已经很好了,有劳顾医生!”

    顾笙点了点头,把自己的药箱打开,“你情况和萧总的不一样,我带了针,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给你针灸!”

    “方便的,只是顾医生,我在京都的时间不能太长,我想知道治疗的时间大概需要多久?”闻纾壑沉默了一下,抬头看着顾笙。

    “今天开始治疗的话,半个月就差不多了!隔三天针灸一次,然后再辅助药物!”

    闻纾壑和他身边的那两个人都松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就麻烦顾医生了!”

    顾笙点了点头,拿出银针开始消毒!

    看到长短不一的银针,几人的头皮有些发麻!

    特别是这些银针还要扎在闻纾壑的腰部和背上,如果一个不小心,会不会被扎得半身不遂?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欲言又止,但是看到顾笙沉静的脸色,和闻纾壑淡淡的的表情,她最终还是没开口。

    顾笙扎针的时候闻纾壑看不见,但那个男人和女人却是下意识的抖了一下,不是害怕,是看到那么长的针没入身体里,闻纾壑却哼也不哼一声,下意识的反应罢了!

    顾笙没有管别人,她沉浸在其中,扎针的速度又快又准,几乎是只看得见她手在动,银针基本看不见。

    两人看她沉着的神色,不知不觉的就放下了心!

    (本章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