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小国王的脸更白了,这次是被气的,他恶狠狠地瞪了红King一眼,转身就走。

    何小燃见他是朝诗米菈夫人走去的,不有叹了口气,对红King说了句:“你要做好诗米菈夫人找你的准备。”

    红King一头雾水:“她找我干嘛?”

    “让你离开他儿子,会告诉你们之间身份的差距,阶层的区别,甚至会告诉你,你这样的人是配不上身份高贵的国王必须的。当然,从母亲的角度来说,她没错,因为在她眼里,你连给她儿子提鞋都不配。”

    红King朝小国王的鞋子看去,“我就这么差吗?”

    何小燃看了看小国王的背影,又看了看红King,肯定地点头:“确实挺差的。”

    红King:“……”

    “不过,”何小燃又凑到她面前,说:“你再差,也不是别人羞辱你的理由。”

    红King一愣。

    何小燃笑着说:“所以,当诗米菈夫人找到你,告诉你们之间的身份差别时,你一定要非常干脆利索地告诉她,你对她儿子没有任何非份之心,同时希望国王陛下的安全带到更有利的保障。毕竟,他的安危事关T国。”

    红King气愤道:“他妈妈都来羞辱我了,我干嘛还要关心他?”

    “你关心的不是他,而是告诉诗米菈夫人,你看得清阶层的差别。所以让她不用担心,只要国王不找你,你连宫廷都进不去……”

    红King不服气,“宫廷我能进去,我可以翻墙……”

    何小燃实在受不了了,捏住她的脸,恶狠狠地说:“老子是你债主,我说啥就是啥,到时候有人找你,你就照我教你的说,听到没有?”

    红King的脸被捏着,疼得很,急忙点头:“听到了……疼疼疼……”

    何小燃伸手,点了点她额头,“我告诉你,一百六十七万没还钱,嫁人都不顺你嫁。”

    红King震惊,“南召还真说对了,正儿八经的何扒皮啊!”

    不远处的南召:“!!!”

    妈蛋,他都离这么远了,竟然还能被牵扯上,以后他打死都不管红king的事了!

    一转身去找吃了一晚上的小卷,小卷吃撑了。

    很多山珍海味她都没吃过,她就想蹭着酒宴,每样都吃一遍,其他人都不吃,就她一个人吃。

    南召找到她的时候,小卷正摸着肚皮哼哼。

    南召:“……”

    看吧,看吧,他就知道,他要是一会儿不看着小卷儿,她就要管不住自己了。

    南召拉着她站起来,“走,带你出去遛哒遛哒,消消食。”

    红king心情有点儿抑郁,坐在餐桌旁边,抓了一条帝王蟹的腿在吃,一边吃,一边唉声叹气,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后悔。

    她伸手折着螃蟹腿,抽出肉条条,往嘴里一送。

    刚送进去,就看到诗米菈夫人朝周她走来。

    红king:“!!!”

    何小燃是老巫婆吗?会算命吗?

    果然,诗米菈夫人来了之后,就连对她说出的话都跟何小燃说的差不多。

    红king震惊三连,抿着嘴乖乖听诗米菈夫人说,等她说到两人身份的差距时,红king终于逮到了机会。

    “夫人,我对您儿子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他是国王,我就是个普通人。我只希望国王陛下的百姓制造福利,与此同时,也希望诗米菈夫人更加重视国王陛下的个人安全,毕竟,他的安危事关T国。”

    顿了顿,红king又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没有国王陛下的召见,我连宫廷都进不了,就算我有心,我也没有办法靠近陛下,所以夫人,您只管放心吧,我是个普通人,我知道的。”

    “而且,我现在还欠着何小燃一百多万,我的给她打工卖命,何小燃那个黑心肠的资本家说了,我要不把我欠她一百多万还完,我都不能嫁人。”

    诗米菈夫人:“……”

    等诗米菈夫人离开后,红king颠颠去找何小燃,“何小燃我决定以后跟你混。”

    何小燃好奇:“你从以前到现在,都是在跟我混。咋啦?终于口头承认了?”

    红king:“刚刚那个老太婆真找我,跟你说得一模一样。还说她儿子个呢她说,想要娶我当王妃呢。”

    何小燃说:“你看清现实了吗?”

    红king:“看清了。”

    “很好,以后干活卖力点,别天天看小说。小说是缓解压力的,不是让你偷懒的。”

    红king:“……知道了。”

    何时凑过来脑袋,“她干啥了?”

    “被何苗的哥哥缠上过了。”何小燃解释。

    何时:“何苗的哥哥就是那个小国王啊,啧啧啧,那小子一看就不好对付。何苗身上的聪明劲和狠劲,都被他哥抢了过去。所以我们家苗苗现在是个小天使。”

    何小燃瞅她一眼,“多好啊,我可不想养个心狠手辣的小恶魔。”

    周沉渊又忍不住看她一眼,“你把你们姐妹仨身上的心狠手辣都抢走了,家里除了你,自然都是小天使。”

    何小燃直接过去掐他的脖子,“我心狠手辣的第一个对象就是你,就是你!”

    小米粒过来抱妈妈大腿,“妈妈,不要杀掉爸爸。后爸爸会虐待小孩!”

    何时:“哈哈哈哈哈……”

    现场乱了套了。

    但何苗和鱼陵居最高兴,婚礼过程考虑到何苗,没有设置新人挨个敬酒环节,而是集体举杯庆祝。

    何苗换了一身衣服,她说自己是大红包往何小燃怀里蹦:“给姐姐送大红包!”

    小米粒急得嗷嗷叫:“米粒!米粒要大红包!”

    何苗又一下把小米粒抱起来,使劲蹭,“给米粒大红包!”

    晏婳眼泪汪汪地在不远处看着,“看我女儿多好看,看看孩子们的感情多好。”

    这才是她想要的大家庭嘛,原来是九谷文昌那算什么,一天天屁事没有就知道斗斗斗,住在自己家里都没有安全感,不知什么时候就有人在背后偷偷捅人一刀。

    现在一想,晏婳觉得,当初多亏阿渊下定决心,一定要分家,不管多少人反对,他就铁了心认准了要分。

    分开了,世界都清净了。

    当然,要说采薇山的变化怎么来的?

    那毫无疑问的小燃带来的。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