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475章 可三异族!

    深夜。

    江新从梦中惊醒,起身到床上看着窗外。

    到底是什么梦,他居然忘了,但是却让他感觉非常不安。

    距离上次青龙会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两天。赵心竹把事情处理得非常好,青龙会的傅世山也依诺言,暂时离开了水阳。

    至于直升机的主人,一直没有查到。

    孔大伟那边,一直在注意着周这的情况,但就像是别人也闻到了风声一般,居然一个个全都安静了下来。

    江新知道,这种特殊时期,越是平静,可能越是在酝酿着大的变化。

    而今晚,他内心的这种不安,让他着实难以再睡下去。

    如果说,他愿意相信直觉的话,一定是要发生什么事情。

    在窗前,他一直坐到了第二天早上天亮。

    他并不知道,同样一晚上没有睡的,还有赵心竹。

    早上江新打开电视时,才注意到新闻。

    “昨夜,水阳市发生多起案件,初步统计有七人被杀,均为普通市民。另外,有四起绑架案发生。凶手均不明,警方正在紧张侦破中。”

    江新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后续,是部分案件的现场画面。

    虽然很多细节上打了码,但是江新可以看得出,并没有什么打斗的痕迹。这种,除非是蓄谋已久找到了机会,就是两个人的实力相差悬殊,造成一击毙敌。

    新闻结束之后,江新先是给孔大伟发了个消息:查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案件有没有什么关联。

    之后,他联系赵心竹。

    赵心竹的手机能够拔通,却没有人接。

    想来,出了这样的事,她应该是忙得不可开交。

    十来分钟后,赵心竹回电。

    她没问江新来电的理由,而是直接开口道,“所有人都是一击毙命,击中要害。体表没有伤痕,现场也没有特殊证据。部分现场找到了监控,多是从暗处偷袭,之后快速离开,没有凶手的正面。”

    “四起绑架案,有一个共同点,被绑架的人,都是高中男生。家里接到电话,告知其被绑架,要求家人报警,但没有相应的赎取条件。”

    “总体分析,这些案件可能有一定的关联,更像是引人注意。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你还有什么要问的?”赵心竹说到这里就停了。

    江新需要的内容,也就是这些。他回应了一句没有了,正准备挂电话,又加了一句,“事情多,你自己多注意身体。”

    “谢谢。”赵心竹不知道是客气还是语言习惯。临挂断前,她又说了一句,“这些案子,我的直觉,不是我们警方能解决的。动用你的力量吧,能查多少是多少,如果线索出来之后,需要我们这边介入,我会积极想办法。”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江新拿着电话,又走到窗前,看着外面。

    实际上,这些人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与水阳地下江湖有任何的关系。

    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故意避开了。

    莫非,这是害怕自己要介入,而故意释放的某种信号?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的目的是什么,目标又是谁?

    江新想来想去,排除各种可能之后,心中微微一紧。

    是警局吗?

    用这种方式,让警局承受压力?

    孔大伟的电话在这时打断了他的思路。

    关于这些案件,孔大伟的下属还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但是却拿到了另外的情报。

    昨天晚上,周边各市,和一些大型城镇之中原来隐蔽的那些古武修习者,全部动身离开,多数目的地是水阳市。

    而从各个交通枢纽的监控看,能够很多人已经到达水阳市。

    报告完之后,孔大伟提出了一个与江新同样的疑问:会不会这些案子,与这些人有关?

    他们都是古武修习者,想杀一个普通人,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而且完全可以做到来无影去无踪。

    就在两个人还没有讨论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江新看了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他挂断了孔大伟的电话,接起这个。

    电话那头,是一个略显老气的声音。

    “江老板,你好。我想,你一定在为昨天晚上水阳的事情头疼吧。”

    江新听出此人语气不善,直接反问,“你是什么人?”

    那人呵呵一笑,“告诉你也无妨。我叫伍直,是可三族的族长。”

    江新着实意外。

    他没有说话,想听听伍直还会说什么。

    果然,伍直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听说,你在B.P.R.D.,杀了我们的长老常科。在水阳,又先后杀了我们可三族的数人。你可知道,作为这些人的保护者,我是什么心情?”

    “当然,你以前可能不知道,但是现在应该知道了。你不是一直在讲什么水阳规矩吗?现在,当你水阳的规矩被我们打破了,你所保护的水阳遇到了这样复杂的案件,你什么心情?无奈?无助?还是想报仇?”

    “我打电话给你,是要告诉你,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昨天晚上,死的都是普通人。而今天晚上,你水阳地下江湖的低等级小弟们,将会有至少五人死去。你觉得,你能保护得了他们吗?”

    说到这里,伍直哈哈大笑,“不能,你完全不能!而且,死亡会一步一步向你亲近和熟悉的人逼近。这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江新听到这里,紧握起拳头,“你想怎么样?”

    伍直道,“我还没有想好。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也仅仅是个开始。再过半个小时,你将会看到另外的新闻。进出水阳的所有交通要道,都将被我们的人所把控。水阳,将成为一个死城,进不去,出不来。”

    江新一惊。

    可三异族,确实能够干得出这样的事情。

    曾经,在西北边境,他们就这样干过!

    左拳狠狠地敲在桌子上,江新道,“你要找的是我,为什么要牵涉无辜的人?约个时间,我去见你,一个人。”

    “不可能的。”伍直冷笑的声音传来,“你以为我傻么?从目前掌握的信息看,我们可三族,没有人是你的对手。即使是我们集体作战,也未必能保证将你擒获。所以,我们要用最保险的办法。”

    他的声音中又多了几分冰冷,“先让你尝尝心有余而力不足,看着你的朋友死去的滋味,再把所有事情推到你的头上,让你尝尝身败名裂,被万人所唾弃的滋味!”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