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海儿爸爸没好气的看了海儿一眼,嘴巴那么大,什么都往外说:“总之谢谢您的好意,我是不同意让我儿子卖给别人的,我穷点没关系,累点也没关系,我就是不想我儿子一辈子抬不起头。”

    江小厨道:“海儿爸爸,我并没有让他签卖身契的意思,我就是觉得这个孩子蛮有灵性的,所以想教他而已。”

    第一次被人夸,海儿眼睛里冒出金光,海儿爸爸道:“您不用跟我客气,他什么材料我是他爹,我比你清楚,再说了,不签卖身契,你的看家本事被我儿子学走了,你不血亏啊。”

    江小厨安慰道:“我明白您的顾虑,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让我儿子签卖身契的,我只是单纯的想收海儿做徒弟,我是师傅,他是徒弟,就这么简单,他是我的徒弟,他学走了我的手艺,无论过去多少年,传了几代人,根是不会变的,而且我父亲也教我,美食是需要分享的。”

    海儿爸爸再三确认后,真的不卖身,当下按着海儿的小脖子,让他给江小厨磕头,被江小厨拦下:“大庭广众的,给孩子留点面子,快起来。”

    晚上回到家,海儿爸爸翻箱倒柜终于扒拉出来一只红珊瑚雕刻而成的珊瑚小花瓶:“这个是你爸我十多年前在护城河边捡到的,当时好多人出高价要买,我都没舍得卖,这么多年都差一点忘记有这么个东西了,明天给你师傅带去。”

    海儿接过花瓶,差一点磕在地上,惊出海儿爸爸一身冷汗:“你抱着呀。”

    海儿不服气道:“好沉啊,我抱不动。”

    海儿爸爸嘲笑道:“还没花瓶高呢?”

    海儿更加不服气,站起来,比划着道胸口的花瓶:“我比他高。”

    海儿爸爸乐了:“你跟个花瓶比什么?”

    第二天,海儿爸爸亲自将花瓶送到江小厨家里:“家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这个还拿的出手,请您手下,以后多多费心。”

    江小厨有些惊讶:“原来您是隐形的富豪啊,不行不行,这个礼物太贵重了,收不得收不得,您这个礼物把我家全部买下来都搓搓有余了,我哪里敢收。”

    海儿爸爸笑了:“您太夸张了,以前有人想买,报的最高价也就十两银子,我没舍得买,就推说别人买走了。”

    江小厨道:“那他一定很懊恼,为什么不出价在高一点,我以前倒卖过古董,接触过红珊瑚,像这种红珊瑚摆件,价值百万,而且是有市无价。”

    听了江小厨的报价,海儿爸爸一个没站稳,差一点摔了:“这么值钱呢?”

    江小厨接过红珊瑚继续研究:“幸好您当初没有卖掉,不然太亏了,您在看这个珊瑚,是一整株珊瑚雕刻而且,而且不是拼接的,长这么大的珊瑚,价格又翻几倍,你家还有吗?”

    海儿爸爸吞了一口口水:“当初就捡到一个,后来又去过几次,就没有捡到别的了。”

    江小厨越看越发的爱不释手:“太喜欢了,精品啊,要我说,您啊,找一家公正的古董行,把他买了,买一个大院子,收租,既体面,也不用费心经营,还不用担心贼惦记。”

    江小厨反复看了两遍,将花瓶换给了海儿爸爸。

    海儿放学回家,床上多了一只小方桌,海儿爸爸道:“今天收的,还挺结实,给你当书桌,以后就趴在上面读书写字,好不好。”

    海儿当下迫不及待的爬上去,掏出小课本,开始读书。

    过了一些日子,在遇见海儿爸爸,不想以前,脸上总是舍不得笑:“海儿爸爸,海儿说您最近心情很好,也不骂他了,花瓶您给变现了。”

    海儿爸爸道:“买了两套房,一套大的,我收租,一套小的给他妈了,我跟申儿还住在老房子里头。”

    江小厨不解:“为什么?”

    海儿爸爸压低声音:“穷养儿,我不能让他知道家里有钱了,万一不努力了呢,我现在跟以前一样准时上街收破烂,晚上准点回家,不能让他看出破绽,您可别拆穿我。”

    江小厨无语的笑了:“您高兴就行,我什么都不说,当什么都不知道,那您先忙。”

    海儿爸爸叫住江小厨:“您等一下等一下,承蒙您的福,发了一笔横财,海儿的拜师礼还没有给您送呢,我一个俗人,也不太会送礼,打了一尊貔貅,人家说什么辟邪、天禄,辟邪我懂,天禄人家说是招财,我听着挺吉祥的,而且样式好看,比那个癞蛤蟆好看多了,就当海儿的见面礼吧,这个您一定要收下,不能拒绝,以后我家海儿还得承蒙您好好关照呢。”

    本以为是铜的,结果是金子做的,江小厨哪里敢往大厅放,这要放下去,遇见识货的,可就不是招财,而是遭灾了:“这个我真的不能收,您要是想谢谢我,我家在打水井,就来帮个忙吧。”

    护城河水系发达,挖不了多久,地下水就渗了出来,江小厨端来茶点:“海儿你爸爸好厉害,这口井,让你阿月叔叔挖,不知道要挖多久呢?”

    海儿爸爸谦虚道:“你家阿月是动脑力的,这些活不适合他。”

    白月拍了拍身上的土:“不行就是不行,行就是行,您别谦虚了,来来坐下歇歇。”

    海儿爸爸身上全是土,担心弄脏了人家家的椅子站着喝了茶,吃了点心,白月让出一个位置:“您坐啊。”

    海儿爸爸拒绝了:“不了不了,衣服挺脏的。”

    白月笑了:“脏了擦擦不就行了,坐吧,反正都是土,晚上留下一起吃个饭,喝点酒,等一下小亮他爹也过来,我们家长一块聚聚。”

    江小厨将饭菜扣在餐桌上:“那你们吃,我带孩子们去姐姐家的花卉园看萤火虫去了,别再让小亮他爹往家里塞水果了,真吃不了。”

    白月伸出两根手指:“没问题,交给我,你放心,带孩子们去玩吧。”

    江小厨交代完毕,叫上申儿,海儿一起出门了。《月下美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第九中文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第九中文!喜欢月下美食请大家收藏:()月下美食第九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