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姜药大大方方的拿出三千灵玉,“商师姐,这些钱你就收下,用来恢复修为。”

    该投资的时候,姜药绝不会犹豫。商萱本就是武宗,有了这些钱,就很快能恢复到武宗。有个武宗高手罩着,终究是安心很多。

    就算他和青主撕破脸,要逃出青凰城,也多几分胜算。

    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实力强大、人品可靠的朋友。

    将来真要做大事,就更要“恢宏大度,仗义疏财”。

    商萱心灵剔透,她微微摇头,“姜师弟,我很快就要离开青凰城了,回阳山去。我之前是阳山十二当家,我要回去拿回我的东西,有仇报仇。”

    “以后有事,你就去阳山找我。只要我能帮忙,义不容辞。咱们也算共患难的交情。钱,我就不要了。回到阳山,我就不怕没钱。但你这个人情,我商萱心领就是。”

    本来,她是要去大明山投奔父亲旧部的。但既然毒已经被解除,她决定还是回阳山,她还有事要做。

    姜药听到商萱要离开青凰城,不禁有点失望。武宗级别的保镖指望不上了。

    他也想不到,商萱竟然是个造反的“阳山女贼”。

    阳山是什么地方?

    就像是水泊梁山。占据着有天然阵法、易守难攻的要害之地,与武阀对抗。他们不但拒绝缴纳武税,还屡次出山攻打武阀和领主。

    这样的反抗势力真界有不少,剿灭一股又冒出一股。但是,一般都撑不过百年。因为虽然武阀之间打生打死,可面对造反分子,他们很愿意捐弃前嫌,联合镇压。

    武阀们最怕的,就是造反。凡是涉嫌通“贼”的散修,一律逮捕处死。

    青阀家臣口中的“阳山贼寇”,已经坚持了百余年,是西域比较有名的反抗势力。

    商萱向姜药这个“武阀官员”告知自己“阳山贼”的身份,那真的是很信任他了,不怕他告密。

    姜药说道:“商师姐,钱你还是收下。小弟以为,你最好先在青凰城恢复到武宗,然后再回阳山算账。”

    “虽然你是阳山义军十二当家,可你的修为没有恢复,回去很容易被人所制。等你恢复了修为,才能更有底气。”

    义军?

    商萱眼睛一亮,义军这个称呼倒是很好听,比武阀们污蔑的什么“贼寇”强太多了。

    不过她也清楚,阳山的兄弟姐妹,都是散修组成,军阵水平很差,也缺乏盔甲战马,哪里算得上军队?

    就比如她自己,说是统帅三千女修的将主,其实带的就是乌合之众。靠着计策和勇猛才侥幸打赢几场小仗。

    虞嫃听说商萱是女贼,顿时低下头,掩饰目中的敌意。

    你们这些人,为何要造反?

    你们造反,不过一时痛快,最终还是个死字。

    没有各级武阀撑着,人族早就让妖魔两族灭了,大家都沦为妖魔之奴。为何武阀的努力你们没有看到,却光看到武阀们的权势富贵?

    怎么,收你们一点税,难道有错?

    你们身为武修,不该缴税?

    人人都造反,那人族靠什么抵抗妖魔?靠你们这些反贼么?

    哼,等到武阀大军攻下阳山,有你们后悔的一天。

    商萱哪里知道“草儿”的敌意?她接过姜药送的灵玉,“那师姐就不客气了。你的建议不错,我还是先恢复修为,再回阳山不迟。”

    姜药点头:“我还要在大药丘寻找破毒域的灵物,向青主交差。”

    其实,阿九就是破除毒域的灵物,只是阿九的实力远没有恢复,眼下只是一级妖兽。就算阿九能用,他也不能用,因为会暴露阿九的不凡。

    商萱道:“那我陪你们找吧。你只有武士修为,我不放心。”

    姜药笑道:“师姐放心,青主送了我一个三级傀儡,等闲武宗也能挡住。你自先回青凰城恢复修为便是,小弟一时半会也回不去。”

    三级傀儡?商萱有点疑惑,价值数万的东西,青禄舍得送给姜药?

    不过,她相信姜药不会开这个玩笑。

    三级傀儡那可比自己目前的实力还强,的确不需要自己陪同了。商萱也不坚持,“那我先回去了。这是我的通讯符文,我刻录给你…”

    两人打出法诀,交换了通讯符文之后,商萱就御风离开。

    等到商萱的背影看不见了,虞嫃不由皱起小小的眉头,露出一丝奶凶之色,“反贼。”

    什么?

    姜药一愣,随即摇头:

    “我知道你是虞阀之女,属于既得利益之人,嗯,就是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小姐,当然仇视造反。不过要说他们是反贼,也大可不必,你们不过是立场不同。”

    姜药也算看出来了,虞嫃或许的确没有吹牛,她的资质可能的确很厉害。可是她对人类社会的思想认识,却还很稚嫩。

    或者说,她所受到的教育熏陶,不允许她的立场出现问题。

    虞嫃不懂什么“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小姐”,可既得利益者这句话她却是听懂了。

    “姜药,你以为这仅仅是立场问题么?”虞嫃放下手中的米糕,宝石般的天真眼神满是与年纪极不相称的肃然。

    “我跟你说。天下总有做主之人,一方也要有做主之人。否则的话,谁来撑起神洲的天下?”

    “倘若人人反抗武阀,灭掉了武阀,那靠谁组织兵马,抵抗妖魔的灭族之战?就算武阀真的没用,他们成功灭掉武阀,也不过是产生新的武阀,又有什么意义?”

    姜药笑道:“那么,为何他们要冒险反抗呢?难道是他们天生想造反么?天下这么多散修,有多少人想造反?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就拿我来说。我不过是丙等武阀的二等家臣而已,可是我的俸禄是多少?每月五百块。”

    “一年就是六千块。可按照我的修为,一年修炼用的资源一千块足以。一个武尊一年消耗的修炼资源,也不可能超过三千块。”

    “我的俸禄,光用来修炼根本用不完。用不完怎么办?当然是给家人用,存起来给子孙用,或者用来购买华丽真衣,购买各种灵食灵酒,享受富贵…”

    “一个小家臣的收入,就能维持一家人的修炼和享受!更别说那些大家臣,领主,商主,将主,阀主了。他们的资源,更是用不完。”

    “于是,他们就养兵打仗,或者豢养大量家兵,广纳娇妻美妾,购买宝马妖兽…”

    “可是另外一方面,很多散修正常修炼的资源都缺乏,连洞府都没有,灵食上也只能勉强维持补给。”

    “一边是资源多的用不完,一边是资源不够用。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觉得他们会不会造反呢?”

    “凡奴当中,很多人具有修炼资质,可修炼资源想都不敢想,世世代代当凡奴,这真的好么?”

    “每家武阀都把大量财力用来养兵打仗,用来给妖魔两族纳贡,浪费了大量资源,寒士和凡奴却没有资源修炼。你觉得没问题么?”

    “武阀在抵抗妖魔两族上有没有作用我不知道。可是几万年前的《三族和议》,人族向两族称臣,每年纳贡上千亿资源,这总是武阀们签订的吧?”

    虞嫃沉默良久,小脸蛋满是寒霜。

    好一会儿,虞嫃才奶声奶气的说道:

    “姜药,我是把你当成我虞嫃的亲人,我希望你不要背叛自己的身份。你可是家臣,拿的是武阀的俸禄。你这番言论也就是给我说说,否则一旦传出去…”

    “很多事情,我也知道有问题,可是我们无法改变。天下这么多武阀,对待此事一致的,没有力量能改变他们。”

    姜药坐下来,“我也是只随口说说而已,你也不用太认真。”

    虞嫃看了看他,“少年,你的念头很危险。你可别和商萱这种反贼走的太近,可能会害了你。自古以来,造反的贼寇都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姜药笑道:“要是你长大后掌握了权势,面对造反者怎么办?”

    虞嫃奶声奶气的回答:“剿。”

    PS:第二更到,我们只能靠月票榜,推荐榜,追读数据啦。哭嚎嘶吼中…大家晚安,蟹蟹!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