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是。”

    半夏麻利的盛出几碗生姜茶,一一送到那些士兵手中,然后又单独盛了一碗递到林初七面前。

    “皇后娘娘也喝一姜茶吧,驱驱寒气!”

    林初七接过姜茶却直接递到了言玉面前,言玉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姜茶一脸为难。

    “小七,我的手……”

    “抱歉,我差点忘了你手上还有伤。”林初七一脸尴尬,忙亲自喂言玉喝姜茶。

    而言玉则一脸享受的喝着林初七喂来的姜茶,此刻的美好,让他宁愿受更重的伤。

    因为只有这样小七才会对他如此温柔体贴!

    “有劳小七了……”

    “阿玉,你救了我们母子一命,我理当好好感谢你,所以你不必如此客气。”

    林初七的话让言玉眼底闪过一抹失落,所以她对他好,仅仅只是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而并非真的关心他!

    可即便心里再委屈,他也舍不得推开她,谁让他喜欢她呢?

    而林初七亲手喂言玉喝姜茶的这一幕落到那些将士们眼中,却带着几分探究和暧昧的意味了。

    吴统领见情况不对,忙拱手道:“皇后娘娘无需太过担忧,属下们都只是一些小伤而已,等风雪小心些后,属下们便可立刻启程前往雁门关了!”

    林初七微微颔首,心里很清楚吴统领的意思,不希望她这个君国皇后和邻国皇帝表现的太过亲密。

    “嗯,辛苦大家了。等回京之后,本宫定会让皇上好好封赏大家!”

    “属下们谢皇上恩典!”众将士们艰难的拱手道。

    “大家不必多礼,先好好养伤再说。”

    林初七说完朝半夏看去,“半夏,马车上可还有食物,马上准备一点可以吃的东西,让大家先补充体能。”

    “是,皇后娘娘。”半夏无奈的福身离开,只有她知道皇后娘娘的难处。

    林初七朝言玉尴尬一笑,将手中的姜茶递给了边上的吉风。“还是由你喂苍梧帝吧!”

    吉风冷嘲道:“君国皇后还真是‘有情有义’!竟如此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林初七明知道吉风这是在挖苦她,可她却什么什么都不能说,只能笑的更加尴尬和无奈。

    她当然不是无情无义之人,她也想尽自己所能感谢言玉,可她是君国皇后,她代表的是整个君国,她有她的不得已!

    “吉风休得对小七无礼!若再有下次,你便不必留在朕身边了!”言玉突然冷声斥责道。

    吉风即便一脸不甘,可还是恭敬道:“是,皇上!”

    言玉心疼的看了林初七一眼,起身走到一边的角落里坐下,将那块铺着厚厚毯子的石块让给林初七。

    而林初七则感激的朝言玉点点头,知道他这么委屈求全,不过是为了不让她为难罢了!

    山洞里的气氛一时变的微妙又复杂,林初七觉得有些累了,便直接躺在大石块上休息,可石块又硬又冷,哪怕铺着厚厚的毯子,还是冷的让人难受。

    只是她实在太累了,没办法只能忍着不适继续躺在石块上,而且不知不觉中她的眼皮越来越沉——渐渐的便进入梦乡了,只是她的身体还是本能的因为寒冷而慑慑发抖。

    可慢慢的,她便觉得身体越来越暖和,硬硬的石块也变得舒服多了。

    林初七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身下也垫着一张厚厚的棉絮,全身舒服多了,一扫之前的疲惫。

    “醒了!喝杯参茶吧!”言玉将一盏温热的参茶递到林初七手中,眼里满是温柔和深情。

    林初七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言玉忙道:“半夏正在喂那些冻伤的士兵喝肉汤,我让吉风打了几只野鸡回来,半夏炖了一大锅鸡肉汤。”

    林初七这才接过言玉递来的参茶,只是当她看到他手背上裂开的口子时,眼底还是闪过一丝自责。

    “你的伤口还没上药吧?”

    “无妨,已经好多了。”言玉说完,忙收回自己的手,小心的藏在广袖中。

    而他越是这样,才让林初七越发自责和愧疚。

    “还是我来吧!毕竟我是大夫!”

    说完林初七放下手中的参茶,小心的打开药箱取出冻伤药膏,再仔细的为言玉上药。

    “你的冻伤有些严重,所以必须坚持每日上药,否则伤口若是落下病根,以后每年冬日都会复发,那可就麻烦了。”

    言玉满足的看着眼前的林初七,她认真上药的样子真美,眼神是那样的专注和认真,还有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体香,总是让他不能自拔——有些人一旦出现,便会像星辰一样耀眼夺目,吸引周围所有人的注意。

    “若是真落下病根倒也不错……”

    “胡说!绝不能落下病根,我可不想看到你每天冬日都要被迫承受冻疮之苦!”

    “可这样我每年就有理由见到小七了!”

    说完言玉自嘲一笑,他是如此卑微的喜欢着她。为了得到她的一丝心疼,他宁愿承受冻疮之苦……

    林初七看着如此卑微的言玉,即便她再铁石心肠此刻也软下来了。

    “阿玉,我向你保证,以后每年我们都会见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你好好的!”

    言玉脸上的笑容越发苦涩,越发难看了。

    ‘最好的朋友’这几个字,简直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刺到言玉心口,疼的他差点窒息。

    “小七,谢谢你一直把我当朋友,可我要的从来不是朋友!”

    言玉说完,起身寂寥的朝角落里走去,此刻他更恨君亦寒了。

    他都将自己摆到尘埃里了,可依然不能得到小七的一丝爱怜,这一切都因为君亦寒。

    是君亦寒抢走了小七,让他被迫承受失去小七的痛苦,也让他这份深情只能错付,永远无法得到回应。

    林初七看着言玉的背影,心底更加不是滋味了。或许吉风说的是对的,她确实太过‘无情无义’,否则她怎会辜负一个对她如此深情之人。

    可她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心,更没办法欺骗自己的感情,她喜欢的从来都只有君亦寒一人。

    所以哪怕言玉再痛苦,再恨她,她也只能辜负他!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