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关于那群将老张头“护送”出大漠的马匪,魏长天并没有找他们麻烦,甚至还大手一挥赏了三千两银子。

    毕竟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但总归是把老张头安全接了出来,还一直好吃好喝伺候着。

    就冲这份功劳,赏点钱也不过分。

    至于他们此前干的那些杀人越货的勾当......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伸张正义?

    抱歉,老子没那闲工夫。

    魏长天本来以为这件事应该就此两清了,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想要投奔自己。

    其实类似的事之前不是没发生过,但当时都有楚先平来处理。

    如果对方有价值,那就先吸纳进共济会慢慢考察。

    如果没价值,那就随便找个理由回绝掉。

    所以,如今这个人到底有没有价值呢?

    “咳,这位兄弟,快起来。”

    踏前一步,将年轻男子从地上扶起的同时魏长天也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对方。

    与自己差不多高,但一直微微弓着背,始终保持着比自己矮半头的差距。

    模样比较寻常,属于泯然众人,但又不像萧风一样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此人不一般”的那种寻常。

    皮肤不似大部分马匪那样黝黑,不过也绝对算不得白净。

    简单总结,就是一普通人。

    或者说一个刚落草不久的普通马匪。

    “这位兄弟,我这人说话直,还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笑了笑,魏长天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愿意投奔于我,这便是看得起我。”

    “不过我手下之人已有不少,若是给兄弟个寻常差事,怕是屈了兄弟的才。”

    “所以......”

    “魏公子。”

    突然,年轻男子开口打断道:“可否容小人多说一句。”

    “你说。”魏长天神色不变的点点头。

    “好。”

    年轻男子稍作停顿,旋即正色问道:“小人此前听张老前辈说其在西漠戈壁中曾遭人刺杀,不知公子可已追查到贼人下落?”

    “没有。”魏长天眯了眯眼。

    “那不知公子可否给小人一个机会?”

    “可以,我给你一夜时间。”

    魏长天很干脆的回答:“明早辰时之前,你若能查到这些杀手在哪,那往后你便可以跟着我。”

    “......”

    一夜时间,要查出一群明显接受过“专业培训”的刺客的下落,这无疑难于登天,恐怕即便是楚先平来了都不一定能办到。

    而年轻男子可能知道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因此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来。

    “好,公子,不过我要借五十位官差一用。”

    “没问题。”

    “我还需借张老前辈两个时辰的功夫。”

    “可以,不过你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公子只管放心。”

    “那行,我会派人知会他一声的。”

    深深看了身前的男子一眼,魏长天最后又撂下一句话便转身走了。

    “你若能做到,我保你此后平步青云。”

    ......

    “哒哒哒、哒哒哒......”

    半刻钟后,一连片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黑夜里。

    而这群人中就有不情不愿的老张头。

    关于他的安全,魏长天并不怎么担心。

    毕竟随行的五十个官差都是高手,并且首要任务便是保护老张头,所以即便真的再次遇到那群刺客也不怕。

    至于与那马匪的交易......魏长天并不觉得对方能做到。

    “吱呀~”

    收回视线,慢慢将木窗合上。

    魏长天回头看了看一路跟着自己进屋的李梧桐,笑问道:“公主,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是想与我大被同眠?”

    “......”

    虽然李梧桐已经习惯了魏长天时不时会说一些不着调的话,但“大被同眠”却实在太过粗鄙,使得她还是愣了好半晌才红着脸啐道:

    “呸!不要脸!”

    “嗯,我一向不要脸。”

    魏长天“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点点头,一屁股在桌边坐下:“公主,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个......”

    李梧桐脸颊更红,踟蹰着走近一步,慢慢将右手摊开举到魏长天眼前。

    “给、给我吧......”

    ????

    如果此时李梧桐说的是“给我”,那魏长天估计已经开始想入非非了。

    不过既然人家说的是“给我吧”,那就说明李梧桐确实是在向自己讨要什么东西。

    “给你什么?”魏长天一头雾水。

    “天、天元丹......”

    李梧桐有些不好意思:“你、你既然用不到,那就还给我。”

    “哦,我当是什么呢。”

    魏长天一摊手:“公主,天元丹你已经送给我了,哪里还有要回去的道理?”

    “可、可那是你从我这里骗走的!”

    李梧桐见魏长天耍无赖,登时有些急了:“若是别的丹药也就罢了,可这天元丹无比珍贵,父皇只给了我一颗,若是......”

    “停停停!”

    魏长天没兴趣听李梧桐诉苦,脸色一板打断道:“公主,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我是以为你受伤了才将天元丹拿出来的!”

    李梧桐越说越气愤:“可你明明没有受伤却还是将丹药拿走了,这不是骗我是什么?!”

    “公主,首先我当时就说过我没事,是你自己不信。”

    面对李梧桐的质问,魏长天只是十分淡定的慢慢回答道:“其次,我当时还说了,这天元丹我以后再吃......”

    “但是你现在也没吃啊!”李梧桐嚷嚷道。

    “我说的以后又不是现在。”

    魏长天继续忽悠:“公主,虽然我这次没受伤,但像我这种人仇家这么多,保不准哪天就会有生命危险。”

    “到时候我再服下这枚天元丹,那不一样能发挥出效果吗?”

    “既然你拿出天元丹的本意就是为我疗伤,那至于是疗现在的伤还是以后的伤......这其中有什么分别吗?”

    “这......”

    听完魏长天一通“分析”,李梧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怎么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呢?

    自己的本意确实是想给他疗伤的。

    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好像真的不应该将天元丹讨回来呀。

    “我、我知道了,那你便将天元丹留下吧......”

    李梧桐越想越感觉自己好小气,撂下一句话就想转身逃走。

    不过魏长天却在此时突然叫住了她。

    “公主,我觉得既然是你冤枉了我,那是不是应该......”

    “对、对不起!”

    “砰!”

    伴随着一声突兀的道歉,房门被猛然带上。

    听着屋外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小,魏长天的嘴角突然不自觉的涌上了一丝笑意,但紧接着这抹笑容却又戛然而止的僵在了脸上。

    靠!自己刚才竟然觉得李梧桐有点可爱???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