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见他气得不轻,陈母更是来了兴致,得意的继续说道:“被我说中了吧?你这种人呀,一辈子就会教训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你教了那么多年的书,不也没教出几个有本事的?真不知道你这一天天的骄傲的什么劲?!”

    “你、你、你……”陈元被气的一口气上不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爹!”他两个儿子立马围了上来。

    瞧着他爹被气成这样,其中一个儿子更是直接朝陈母走了过去。

    陈母嘴上厉害,却也害怕这身强体壮的男人,见状立马就躲到了陈父的身后。

    陈父虽然面上表现的一副凌然的样子,可在陈元儿子靠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相较于陈元两个儿子的维护,陈开却在父母受到威胁的时候早早地就躲到了一旁。

    王福扶着陈元,也关心的询问着:“老师,您还好吧?”

    缓过劲来的陈元,深深地看了王福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连连摆手道:“你摊上这么个岳父岳母,老师我也帮不了你呀!我劝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这样的父母不看也罢!”

    说罢,便朝着那走到陈父陈母身边的儿子喝了一声:“你要干嘛?人家都已经说我教不好学生了,难道还要让人说我连儿子也教不好吗?给我回来!”

    “爹!”陈元儿子不满的唤了声。

    他们一家早就看陈开一家不顺眼了,整日里闹腾的要死,还不要脸的时不时来找他们家麻烦,今日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机会,他是真的不想放弃。

    然而,陈元是个看重面子的,误人子弟他都难忍,更何况是说他教不好自己儿子?那他可就真的要没脸见人了。

    但拗不过陈元,只得回到他身边。

    两个儿子一左一右搀扶着陈元,将他扶回了院里。

    望着陈元那龙钟的背影,王福深深皱眉,牵起陈芝的手就往马车走去。

    陈芝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孩子跟在他身后。

    没了陈元一家在这碍事,陈开又称起了霸王,上前一把拽住了陈芝,然后对王福道:“你是没听到我刚才的话吗?想要带走陈芝和孩子,拿出一百两来!否则你们就别想走出陈家村!”

    说着,直接把扫帚横在了王福和陈芝两人中间。

    “陈开!你到底想干嘛?”陈芝也被激怒了,一把甩开陈开的手,痛苦的她眼泪不自觉的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看陈芝哭了,一凡也瘪了瘪嘴跟着哭了起来。

    王福看着心疼,想要上前安慰他,却被陈开拦住。

    看着陈开就来气的王福,直接一脚将他踹倒,将陈芝拉到自己身旁,毫不客气的警告陈开道:“别以为我怕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要不是看在阿芝的面上,你在牢里可不止待那么几个月,你要是喜欢在里面待着,我可以让你一辈子待在里头!”

    显然,陈开也被王福这突然的气势吓到。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王福已经将陈芝和孩子送上了马车。

    见他们要走,陈开又冲了上去,这次索性拦在了马车前。

    还不忘对挑唆陈父陈母:“爹娘,你们就打算看着他们就这么走了吗?你们别忘了,他们可是害得你们差点没人养老送终的人,刚才还那样威胁我,你们就不管了吗?”

    被他这么一说,陈父陈母也都跑来拦住了马车。

    王福眉头深锁的看着这一家三口,着实是让他火冒三丈。

    回头看了陈芝一眼,见她只是捂着脸抹眼泪,只得咬牙对车夫道:“走!”

    旁观的车夫也早就看不惯陈开一家,爽朗的应了声:“好!”

    然后也不管面前是不是站着人,手里的缰绳一拉,马儿抬起前蹄堪堪从陈开的面前划过,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父陈母也没想到这车夫竟然说走就走,完全不管他们的死活,也顾不得去管陈开,惊恐的躲到了一旁。

    车夫的技术娴熟,就这样驾着马车从陈开的身上走过,却并未伤他分毫。

    即便如此,等到马车离开,陈开的两腿之间却还是湿了一大片。

    马车渐行渐远,只依稀听到陈开的嚎叫声。

    离开了陈家村,王福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

    只是,陈芝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悄悄地抹了一路眼泪,愣是没跟他说一句话。

    直到回到苏北村,回到王家老宅,看着荒凉的小院,王福想着这会王顺和苏离应该正在苏勤家里吃饭,他们现在去怕不是时候,便打算带着陈芝和孩子到院里等着。

    陈芝难过的也不知道饿不饿,但一凡肯定是饿了,不停地叫着肚子饿。

    王福没办法,只得一边安慰他一边出去给他找吃的。

    虽然他们在县城过得不错,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因为陈家人弄得连顿饭都吃不上。

    好在刚出门就碰上了给人看病回来的宋玉平。

    许久不见,宋玉平见着王福便打了声招呼。

    “你们这是回来过年的吗?你哥他们也回来了吗?”宋玉平随口问道。

    王福摇了摇头:“不是,我们就是回来给爹娘上个坟,年前年后店里忙,我可能走不开,所以就提前回来一趟,我哥他们去勤叔家了。”

    “也是。”宋玉平了然的看了眼破旧的院子,“你们家这院子确实没法住人了,你们在县城也一样过。”

    说着,见王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加上院里传来一凡的哭声,宋玉平立马就明白了他的处境,轻笑道:“你们还没吃饭吧?要不去我家吃点吧,他们应该等着我还没吃呢。”

    王福连连摇头:“不用了,就是孩子饿了,宋大夫家里若是有余饭的话,我给孩子拿点就行。”

    “那不如就一块去我家吃了,不过就是添两双碗筷罢了。”宋玉平让王福去叫陈芝和孩子,自己则往家的方向去,“我先回去跟我娘和香兰说一声,你们随后就来哈,可别让我再来第二趟了。”

    见宋玉平这般热情,王福却尴尬的不知该如何回应。

    等到宋玉平走远,王福才进了院子,走到陈芝跟前问道:“阿芝,要不咱们去宋大夫家吃饭吧,一凡都饿了。”

    这会陈芝早已平复了心情,可面对王福却仍旧是一张冷脸。

    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松开了抱着一凡的手,漫不经心的说了句:“一凡饿了,你带他去吧,我不饿。”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