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

    放学后的一个傍晚,陈少棠请郭涵玉出去吃饭,饭后看了一场电影,已延至深夜,此时校门已锁,不好返回学校了。

    反正两人胸中燃着一团火,不惧寒冷,便沿着清冷的公路跑去甘棠大学的湖景公园。两人绕湖一周,欣赏了绿树假山,最后沿着栈桥走上一座湖心岛的凉亭,靠在栏杆上欣赏白茫茫的湖面。

    过了一会儿,偎着郭涵玉的陈少棠感觉到她颤抖起来。

    “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有人说在这座湖心岛上曾经死过人。”郭涵玉的牙齿咯咯颤抖着,陈少棠还从未看到她被吓成这样过。

    “死人而已……我们不做坏事,不怕鬼来敲门。”陈少棠安慰道,但他眼望身后,湖心岛的碧草参差处暗影重重,冷风吹来,恍似藏着许多活物。

    陈少棠有些害怕,不过他更害怕她的害怕。陈少棠把她抱在怀里,她的手是冷的,发丝在湖风里飘扬,仿佛飘零的落叶。

    “不怕,”陈少棠更加抱紧她道,“我们现在就走,去另一处所在。”

    甘棠大学的湖景公园太大了,他们费了好长时间才匆匆离开,沿着清冷阒静的公路来到嬉水公园,找了一处被浓密冬青挡住冷风的所在,那里有如茵的草坪,舒适又绵软,两人坐下偎在那里。

    没有了冷风的侵扰,远离了鬼魂的传说所在,偎在陈少棠怀抱里的郭涵玉渐渐平静下来,手也暖和了,两人开始聊起各自的过往,不知不觉已是凌晨一两点,两人昏昏欲睡。

    忽然,有沙沙的脚步声传来,两人立刻警觉起来,不一会儿两个人影穿过草坪走向他们,两人未动,以为那人影只是路过而已。

    没想到两人忽然站住,转头向这边望来,转而发现了他们。星光下,只见一人挥动手臂招呼另一人向他们走来,陈少棠紧张起来。

    独身一人时他当然不怕,但他还有郭涵玉呢。就在人影走来时,他飞速转动脑子,想了一个计划。

    “涵玉”,陈少棠小声对她说,“你先绕过冬青树悄悄去学校,到学校门口后就安全了……到时候我去找你。”

    “不!”郭涵玉斩钉截铁道,“我怕!……我怕我走后,你又要断根手指了,我一定要留下来,再断手指的话,就让他们断我的!”

    这话让陈少棠很感动,那就更不能留她在这儿了,将她置身于险境,不是一个男子汉能做的事。

    “听话,涵玉,”陈少棠急切道,“时间太紧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你我都摸不透对方,这太危险了,咱们不能卖一个搭一个……只要你安全了,我怎么都能脱身……你知道么,你在这,只能是我的累赘!”

    尽管这话伤人,但陈少棠不得不说。

    郭涵玉听后惊愣了一下,果断离开了陈少棠的怀抱,就要绕过茂密的冬青离开。

    “老大,”只听迫近的两个人影中的一人道,“有人要跑了,看起来像个女人!”

    “你快去追,剩下的这个留给我。”一人叫道。

    另一人飞速向郭涵玉离开的方向追去,陈少棠上前一步叫道:“站住!”

    那人站住,望向陈少棠。

    “你们是干什么的?”陈少棠问。

    两人不答,一人对另一人叫道:“傻了吗?这只是个男孩儿,快去追那个女孩儿!”

    看来两人眼力不错,看出偎在这儿的并不是成人,而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那人愣了下,再次向郭涵玉消失的方向追去。

    陈少棠不再犹豫,紧跑几步追上那人,飞起一脚将其踢倒在地,那人在地上疼痛翻滚时,陈少棠站在那抬头望向另一人,另一人忙跑向被踢倒的那人。

    “怎么样?”

    “哎呀,疼死了,那人是铁脚吗?要踢断我的肋骨了,我的娘啊……”倒地那人呻吟着。

    “不会吧,这么不注意,你也是身经百战的人,怎么会被他踢到了呢?”另一人质疑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他离我好远的,转瞬间便跑到我身边,还没等我躲闪呢,就给一脚卯上了……哎哟,疼死我了。”

    “那怎么办?难道这点小事儿还要送你去医院?”

    “我能忍!你先把那小子撂了帮我出气!”

    “好!”

    另一人起身走到陈少棠面前,借着星光,上面打量着他,见他身材只是俏拔,却不魁梧,怎么看都不像会能一脚踢倒别人的人。

    “你是哪儿的?”那人问。

    “附近的。”陈少棠含糊答道。

    “附近是哪?”

    “……我是东道社区的。”陈少棠随口道,说个小谎话逼退来人避免打架还是值得的,况且郭涵玉还在漆黑的夜色里等着他呢。

    但他不能跑,他要是跑了,那人会跟随着他,很快就能找到他和郭涵玉了,还得慢慢跟他耗,随时找机会。

    那人却笑了,笑得很骄傲。

    “奇了怪了,”那人笑道,“为何碰到个人,就说自己是东道社区的呢?”

    “有问题么?”陈少棠疑惑道。

    “当然有问题,我就是东道社区的,我怎么不记得见过你!”

    这下穿帮了,这招没奏效,想必那家伙更有恃无恐了。怎么办?陈少棠脑子飞快旋转着,突然想到了程杰。

    对呀,程杰就是东道社区的,只怪那家伙过于自私,从不管闲事,所以对他选择性忽略了。

    “我认识程杰……”陈少棠道,“照这么算来,我们也算半个朋友了吧,所以算了吧,我们各退一步,都散了吧。”

    听到程杰,那人又笑了起来:“哈哈哈……怎么都一个模子出来的呢?只要提到东道社区,必然会提到程杰……我说小伙子,能不能来点有新意的?”

    完了,程杰也不好使,难道这人跟程杰有仇么?

    “难道你连程杰的面子也不给么?”

    “程杰的面子当然要给……不过,你真得认识程杰吗?”

    哦,原来这样。

    难道还要告诉他我们是同学?那我和郭涵玉的身份就暴露了,这事儿可不妥。

    “那你想怎样啊,我赔你点儿钱,你送他去医院?”陈少棠提议道。

    “去医院?刚才你没听到我哥们儿说的话吗?医院得去,但去之前必须先把你给撂了!”那人道。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