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陌如玉一边拆开信封,一边说:“你这眼睛才刚刚好转,还是要多休息,我来念给你听。”

    当陌如玉看见这是白翼和红娘子的成亲喜帖时,虽然有些意外,但却也是在意料之中,要不是求一个结果,红娘子又何必以身涉险,求自己放她自由。

    陌如玉笑了笑,道:“也不知这个月是什么黄道吉日,成亲还没完没了的了。”这让他心中好一番妒忌。

    “怎么?你也想成亲了?”楼澈倒一杯茶递给他,看他的眼神别有韵味。

    “这人活在世,本就七情六欲,我又岂非断情绝爱之人,这老老少少,都成亲了,唯我活了这把年纪,还孤家寡人的,你说我想不想?”

    楼澈微微一笑,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不说话了。

    陌如玉渐渐抿紧了唇,看着他略有消瘦的轮廓,仿佛被人掐住了命脉,胸口闷痛的厉害,虽然从外看着他并无异样,可终归是外强中干,若是再找不到如意笺,恐怕就真的来不及了。

    陌如玉伸手攥紧了楼澈搁在桌上的手,微微用了力,楼澈对上的他的视线,见不得他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没好气道:“陌公子你能不能别用这种可怜的眼神看着我?”

    陌如玉攥着他的手又用了力,姿态卑微的恳求道:“阿澈,就算是为了我,你能不能不要死?“

    “若是能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呢?我要是能活下来定然是最好的,但若是不能,却也无憾了,所以日后别哭丧着一张脸在我面前,本王还没死呢,要是想哭,等我死了再哭也不迟。”

    陌如玉本是一脸忧怅,但是却突然一反常态的狠狠一巴掌拍上他的手背。

    楼澈还从未被他这样拍的这样痛过,一时蹙眉,少有的埋怨道:“你下手能不能轻点?”

    陌如玉打趣道:“哟,这纵横沙场的景王,还怕这点疼啊?”

    “这人身不过皮肉长,我又岂非铜墙铁壁,再说若能天下太平,本王又岂会甘愿赴那战火硝烟之地。”话音落了时,楼澈眉间含笑的看着他,多了几分不多见的柔情,敲击在陌如玉的心间,激起微微涟漪。

    两人相视,眼里泛着光。

    突然,楼澈起身朝门外走去。

    “哎,阿澈你去哪啊?”陌如玉屁颠的跟了上去。

    “出去透透气。”

    “好啊,我陪你。”

    这陌如玉逛起街来,却也是像个姑娘家似的,东看西看一会拿着风筝看看,一会盯着那糖人看了半晌,路过卖面谱的小厮时,陌如玉的脚步去而复返,挑了一副关二爷的面谱:“阿澈,你看这个多适合你。”陌如玉拿起面谱就罩上他的脸。

    楼澈这会倒十分听话,不卑不亢的站着。

    陌如玉盯着这面具欣赏了一会,而后蹙眉,不满意道:“算了,还是原装的好看。”说完取下面谱还给了小厮,拉着楼澈去了别处。

    楼澈见他这兴致勃勃的样子,不忍道:“你又不是来京城,怎么还跟乡巴佬进城一样,大惊小怪。”

    陌如玉道:“这出来逛一逛,就是为了放松嘛,这条街我都来了不下百次了,可每一次来,总还是会有些新鲜玩意,你是王爷,一声命令为你跑腿的人多了去了,我可不一样,这家里该置办的东西总归还是要置办的,阿秦那家伙毛躁的很,办事我总归有些不放心,哎,都得亲力亲为呀。”

    见他说这般可怜兮兮的样子,楼澈冷笑一声,故作调侃道:“你那府上可不止阿秦一个丫头,不是还有那两姐妹,烧的一手好菜,难不成你从没使唤过她俩?”

    陌如玉笑了笑,大方的承认,却也赞同他说的:“使唤自然是使唤过,可人家生来便也只有一双手,两条腿,事情多了,自然也忙不过来。”

    楼澈笑着摇摇头,也懒得跟他较真这个问题。

    这两人走着走着,对面却突然来了三五人穿着十分整洁的青衣男子,陌如玉探究的视线盯着这些家伙看了一眼,忍不住蹙了眉,心想到‘松江派怎么会来了京城?’

    待那群人和陌如玉两人擦肩而过时,隐约听见其中一人道:“师叔,你说黑罗刹真的在京城吗?”

    “无风不起浪,就算此时那魔头不在京城,至少也来过,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还怕找不到?”

    那少年点点头,觉得言之有理。

    陌如玉冷冷一笑,微微侧头,只见那群家伙进了一家面馆。

    陌如玉脚下一停,道:“阿澈,我请你吃面吧。”说完也不等楼澈开口,就已经搂着他的肩膀转身朝面馆走去。

    陌如玉挑了一个临近的桌子坐了下来。

    “这黑罗刹最近四处搜查如意笺,难道这之前他掀了蓬莱阁,毁了风阳山庄,并没有得到如意笺?”那少年又问那师叔。

    师叔眯了眯视线,轻轻抚着下巴上长须:“阎罗谷一年前在江湖上搅合一番之后,就悄无声息窝在了壳里,如今又卷土重来,想必是对那如意笺势在必得。”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