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 吻我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察觉小孩的呼吸开始颤抖的时候,秦殊到底还是没有克制住,像昨晚那样咬上对方柔软的下唇,温水煮青蛙般逐渐加重了力度。

    于是浅淡的铁锈味道悄然弥散,与余留的桂花糯米甜香相掺杂,糅合出了某种奇异的倒错感,让人分不清甜蜜与危险的界线。

    少年攀着他肩膀的手下意识收紧,隐隐颤抖起来,却依然仰头接受他柔软的欺负,食髓知味,显露出干净又澄明的信任来。

    直到温水里的青蛙终于受不住,手脚发软地攀在他身上,溢出细碎的呜咽声,秦殊才好脾气地停下,垂下眼睫,将眼底一晃而过的阴晦掩藏周全。

    他的自制力似乎比自己想象中好一些,或许是有了前车之鉴——或成功或失败的经验。

    林芜把发烫的脸埋进他衣领里,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突兀地问他,会不会被看到啊。

    话尾略微扬起来,像摇着尾巴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猫,不,狐狸。

    秦殊知道怎么治他,温和地反问回去:“不喜欢吗?”

    ——仿佛把人亲成这个样子不过是纵容对方的愿望,予取予求,不掺杂半点私心。

    可事实并非如此,谁都心知肚明的。林芜想起中午时分似曾相识的情景,把“成年人要给彼此留余地”那套搬起石头砸自己脚般的说辞默念三五遍,才终于咽下刨根问底的好奇心,蹭蹭秦殊温热的侧颈,闭上眼睛实话实说。

    “当然喜欢啊。”

    anyway,他俩现阶段的相处方式是“互相控制,互相纵容”。

    想写的就是坦诚平等的爱,或者是双向奔赴(?)为对方变好之类的嘛,我是觉得在一起不是终点,在坦诚&接受的基础上灵魂契合才是,所以现阶段两个人都不成熟,还不到能说开的时候,只能说秦哥开始上道了,情侣关系就会从家家酒式的有名无实变成有名有实,over。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