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六十九章:番外:假如孩子平安出生

    孩子是在春天破壳的。

    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可把萨德乐开了花,就连旁边的莫顿德也一脸羡慕的看着。

    女儿可真乖,可真可爱,这不比自家那个皮猴好千倍万倍?

    小女儿软软的乖乖的爬在萨德身上吐泡泡,萨德的心都要化了,每当这个时候萨德都会选择性遗忘这个小家伙半夜睡醒能嚎的多响。

    别看她年纪小,平时说话也细声细语的咿咿呀呀,特别的可爱,但是哭起来真的是…

    用鬼哭狼嚎来形容也不为过。

    医生当时做完检查之后遗憾的告诉威尔斯特他不能顺喃凮产,于是萨德早早的就为他准备好了剖腹产的手术,麻醉打了以后威尔斯特就失去了大部分的知觉,他身体健康,手术结束后恢复的也很快。

    其实当他刚抱着那个皱巴巴通红的猴子时是十分绝望的,他自认为自己和萨德都长得不错,怎么混血生出个猴子?

    还是纳滋安抚他说小孩子刚生出来都这样,养两天就好了。

    后来女儿长开了,软软糯糯,碧蓝色的眼睛纯黑色的头发,威尔斯特喜欢的不得了。

    威尔斯特给女儿取的小名叫春,她出生在春天,他希望女儿永远能像春天一样阳光明媚富有生机。

    出生不久的春真的特别有生机,每天晚上准时响起闹铃,开始鬼哭狼嚎,威尔斯特被她嚎叫的成宿成宿的睡不着觉。

    整个人憔悴了很多,萨德看不下去主动把孩子要过来晚上他带。

    威尔斯特总算睡了个好觉,结果他第二天起床到处找两个人,这爷俩在沙发上睡着了。

    春躺在萨德的胸前,口水把萨德的衣服都弄湿了。

    “别在这睡,太凉了。”威尔斯特还是推了推萨德,天气凉了,不能随随便便的在沙发上睡了,容易生病。

    没想到一推萨德,萨德猛的就醒了,他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家闺女,还好,睡的好好的。

    “哎…她怎么晚上那么闹腾,怪不得把你累成这样。”

    老子吐槽小的,威尔斯特听着笑了笑,说道:“随你呗,你晚上也闹腾。”

    萨德把女儿放进摇篮里,怕她冷着还给加了一个小被子。

    弄完了,萨德精神抖擞的搂着威尔斯特走了:“那我现在能闹你吗?”

    春第一次和她的哥哥皮蛋见面是隔着玻璃的,皮蛋又犯错了,他跟领居家的孩子比游泳结果偷偷露出鱼尾邻居孩子说他作弊,他气不过甩起尾巴就抽了过去。

    所以被关在水箱反省。

    春隔着玻璃看着这个和她不一样的哥哥,一脸好奇的指了指他的尾巴。

    虽然春不会说话,但是威尔斯特明白她的困惑,春善于观察,她一眼就发现了皮蛋的独特之处。

    威尔斯特把春抱在怀里:“春这是哥哥哟,对哥哥是尾巴,因为哥哥的爸爸就是人鱼所以哥哥也是人鱼,其实你爸爸也是人鱼,下次让爸爸给你露尾巴好不好。”

    萨德过来拿胡子扎了扎春把春逗的咯咯笑。

    皮蛋看到这一幕没说话,伤心的在角落蜷缩了起来。

    威尔斯特看不下去,开口劝在一旁的纳滋:“他还小嘛,还不到3岁呢,犯了错教导一下就行了,这样关着他…”

    “明明是条人鱼,却有这样桀骜不驯好强好胜的性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纳滋难道不心疼吗?他其实心疼死了。

    一边心疼,又忍不住给皮蛋的未来铺路,害怕这样的性格会毁了他这辈子。

    纳滋和莫顿德没有再生的打算了,主要是莫顿德心疼纳滋生过病,怕他身体承受不住,其次皮蛋确实让人头疼,一个已经管不过来了。

    威尔斯特在旁宽慰他:“人鱼怎么就不能桀骜不驯刚烈一点了?正好长大了进人鱼战队就是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他是个有个性自己有主意的孩子,其实你们夫夫俩不必插手太多…”

    纳滋回答:“我也有这个想法,但是他现在太小了,该管还是管,要不然大了更管不住,来让我抱抱我可爱的干女儿。”

    萨德听到纳滋要抱春,连忙把春递过去,春不哭也不闹,乖乖的怕在纳滋身上,小嘴嗦着自己的手指头。

    “春真的乖太多了,这可爱小脸真让人忍不住想疼爱。”纳滋搂着春不禁感慨。

    “哭闹起来也是个小魔王…”

    拜访完纳滋他们就回家了,路上萨德让春骑在他脖子上抓着他的小手说:“飞喽飞喽。”

    春被逗的咯咯直笑,不得不说萨德真的很会和孩子玩,连调皮看谁不服谁的皮蛋都十分喜欢萨德,缠着萨德要跟他一起玩,威尔斯特就不太行。

    在他们家,威尔斯特就是那个唱红脸的坏人,小姑娘调皮不好好吃饭,威尔斯特先是皱着眉头看她,如果也时候她跑过来乖乖吃饭了,威尔斯特就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如果姑娘求救的眼神看向了萨德,而且萨德还帮着说话,那威尔斯特就不客气了,他两个一起骂。

    “你俩联合起来一起气我是吗?”

    于是一大一小一起跪搓衣板,十分的整齐了,所以说这惧内要从小培养!

    终于玩累了的小姑娘趴在萨德背上睡着了,打着可爱的小哈皮。

    回到家先把小姑娘安置好,给她擦干净小脸蛋换上可爱的睡袋让她在爸爸精挑细选的摇篮椅里睡着了。

    厨房里萨德给威尔斯特热着牛奶,威尔斯特从后面抱着萨德说:“我们回一趟家吧。”

    “回家?我们不就在家里吗?”萨德看着锅里的牛奶,他专注着火候没明白威尔斯特在说什么。

    等他关了火才突然反应过来:“回波塞冬吗?”

    他震惊的牛奶都撒出来了些,乳白色的液体撒在他洁白的手背上留下些许的红痕。

    威尔斯特抓紧拽过手往水龙头下冲:“你看看你,那么大人了还不小心点。”

    他警告完了又接着说:“对啊,这都快两年没回去了吧?当时答应你了几个月就回去的,不过这也是特殊情况,回去看看晴奶奶让她老人家也乐呵乐呵。”

    冰凉的水拂过滚热的手背,萨德看着细心帮自己冲水的男人,他拉过威尔斯特的手把他抱在怀里。

    “怎么了?还没冲好呢,以防万一再涂点烫伤药。”

    萨德埋在威尔斯特的头发里撒娇:“宝贝,你真好…”

    威尔斯特笑着打他一拳:“少腻腻歪歪。”

    “可是我就喜欢和我光明正大的老婆腻歪。”

    女儿在楼上安稳的睡着,陪伴他一生的人就在他旁边,在这一刻萨德感受到了无比的满足…

    波塞冬还是老样子,两年的时间对它来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晴奶奶出来迎接他们,看到春诧异了一下。

    “怪不得那么久都不来看我老婆子,这是去干正事了呀。”

    春盯着晴奶奶华丽的鱼尾咬着手指看个不停,被威尔斯特推着乖乖的像晴奶奶走去。

    晴奶奶这看那酷似萨德的蓝色眼睛笑出了声,把春抱了起来:“乖宝贝,饿不饿呀。”

    春蹬着腿毫不见外的喊:“饿…饿,饭饭。”

    晴奶奶早就准备好了食物,带着他们回到洞穴,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原汁原昧的海鲜大餐。

    “奶奶…春她不是人鱼。”威尔斯特犹豫了半响还是开了口。

    “没事的,人各有命,对春来说,应该是腿更适合,放心吧人鱼没有什么传宗接代的思想,要不然还会数量如此之少?”晴奶奶给他夹了一块鱼肚子,以示安抚。

    威尔斯特放下心来,他八面玲珑惯了,生怕春是人类会让晴奶奶不满,他却忘了晴奶奶活了两百多年什么没见识过,奶奶远比他想的要阔达的多。

    吃完饭收拾完,威尔斯特哄着春躺在温暖的兽皮上睡觉,萨德则陪着晴奶奶散步消食。

    晴奶奶问萨德:“你知道人鱼的寿命有多少年吗?”

    萨德没想到晴奶奶会突然问他这个,他一愣没有回答,他并不清楚答案,从小到大他从未见过其他人鱼,晴奶奶是他唯一一个见过的人鱼,而晴奶奶活了200多岁。

    晴奶奶自己答到:“雄性人鱼可以活到近300岁,雌性大概250多岁。”

    萨德的眼神暗了下去,他清楚晴奶奶要告诉他什么了。

    “待威尔斯特百年之后,你要如何?”晴奶奶看着萨德的眼睛问他。

    萨德沉默不语。

    “你是不是想找延长寿命的方法?”晴奶奶放出诱饵。

    “并不是。”鱼并没有上钩。

    “哦?是吗?我以为你会很想让威尔斯特活的更久一些好陪伴你。”

    萨德看向海面,波塞冬一如往常一样的风平浪静,没人能透过它的表面看出它其实埋葬了无数人的骨骸。

    “我不愿意让他看着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的死去,成为自己眼中的怪物,孤独的活着。”

    “他拥有很多东西,朋友,家庭,事业。”

    “他让什么都没有的我有了自己渴望的家庭。”

    “如果可以,我希望他什么都不要失去。”

    “百年之后,我来殉他。”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