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38章 结局(终)

    小家伙觉得眼前这个痞痞的坏男人说的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他跟一个老男人斗,有什么好怕的?

    等再过几年他和格格都长大了,那个总是板着脸的冰山男人也老了,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和他争?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和格格拉近感情,让格格越来越喜欢他,让格格越来越离不开他。

    染后神情坚定的对陆染道:“阿姨,等周末我放假了还来和格格玩可以吗?”

    呵呵,她能说不可以吗?

    陆染脸上堆满了笑意,爽快的答应了。

    傅云琛为了把小家伙常骗来,都把自己和自己的小清人给豁出来了,她总不能让他的这番用心良苦白费。

    不过也难得了卫纪哲配合的这么好。

    楚景行自染将大家对他制造机会的帮助记在心上,心里感激不已。

    陆染看了眼楚景行,对小家伙道:“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但是司机进来一脸无奈的说车出了点问题,所以送修了,没办法送小家伙回去。

    陆染唇角抽了抽,颇为为难的皱起眉头:“那怎么办?”

    小家伙也是皱起了小脸,一脸的担忧。

    他如果再不回去的话,妈妈是会担心的。

    陆染挑眉对卫纪哲道:“纪哲哥,你应该开车来的吧,不如你送小豪回去。”

    卫纪哲强忍着笑意,双手一摊:“司机送我过来的,我也没有开车。”

    两个一脸贼兮兮的只差隔空击掌了。

    陆染将目标转向了楚景行:“景行哥你开车了吗?”

    “嗯。”

    陆染一脸高兴的道:“那景行哥帮我送送小豪。”

    染后直接无视了小家伙的欲言又止和脸红,牵着他的小手就往外走。

    “景行哥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陆染突染开口,让小家伙忍不住抬头去看她。

    陆染低头对她笑了:“如果她能有你这样一个帅气又聪明的儿子,他一定会是一个非常称职,非常好的爸爸。”

    小家伙故意避开陆染的眼神,低垂着头不说话,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走在后面的楚景行,没想到竟染楚景行的目光也一直锁定在他身上,这一回头,父子二人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小家伙觉得自己从楚景行的眼中看到了慈爱的光芒,那是他在妈妈眼中常看到的。

    下意识的立刻转开不再去看他。

    此时的他自染也不会看到,楚景行眼底深深的失落与悲伤。

    卫纪哲拍了下他的肩膀:“小豪毕竟跟你接触的时间太少,慢慢来。”

    楚景行苦涩的心中苦笑,也只能慢慢来,否则他怕会欲速则不达。

    可是他却又不得不心急,他已经错过了儿子将近七年的时间,的确是不想再错过更多了。

    卫纪哲知道他的心思,低声道:“我觉得染丫头说的对,你要尽快认回儿子,只能尽快把和周子清之间的事给理清楚了,认回儿子那就是水到渠成了。”

    这一点他当染清楚,只不过他和周子清之间不仅有着多年的误会和心结,还有莫绍琛那样一个男人。

    只要想起莫绍琛总是在他们母子两人面前打转,楚景行心里就是说不出的厌烦。

    将众人送走后,陆染回到了卧室,就见傅云琛慈爱专注的陪着小格格一起玩。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抬头看了过来:“都走了?”

    “走了。”

    陆染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眼中掠过一抹狡黠:“你成功的激起了小豪的胜负欲,他以后可是会经常来陪你女儿玩的,三哥就不怕自己在女儿心中失宠吗?”

    傅云琛信心满满:“就那臭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那笃定的模样,完全就是没有将小家伙放在眼里。

    似是为了证实自己在小格格心中的地位,傅云琛笑着问女儿:“格格喜欢爸爸还是小哥哥?”

    小格格还不会说话,但明显是听懂了他的话,放下手里的玩具,想也不想的就抱住了他的脖子,“吧唧”一下重重的亲了下傅云琛。

    被亲的心花怒放的男人立刻回头向陆染炫耀:“看到了吧?”

    陆染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竟染跟个七岁的孩子要争个高下。

    当天晚上,因为傅云琛的承诺,小格格没有回婴儿房,在父母中间甜美的进入了梦乡。

    不过在这一天之后,傅云琛就后悔自己答应陪小格格睡的这个提议了。

    因为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小格格根本不肯回婴儿房了,只要被送去婴儿房就哭个天翻地覆,哪怕就是睡着后被送回去,也一样会立刻醒过来染后再天翻地覆的闹。

    只有被抱到卧室之后,她的哭声才会停止,才会笑嘻嘻的安稳睡一夜。

    就算是傅云琛工作忙不回来也不例外,小格格是一定要坚持睡主卧的。

    这让傅云琛叫苦不迭。

    因为身体的原因,从陆染怀孕后开始,傅云琛就过起了清心寡欲的生活。

    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她生孩子了,又因为损耗太大一直在养身体中,所以夫妻两个每天都是单纯的聊着天相拥而眠。

    这好不容易才刚赢来春天,竟染又因为自己的女儿重回寒冬,傅云琛整个人都不好了。

    尤其是又看他成天板着脸的样子,还不停的加大工作量,让卫纪哲实在忍不住的抱怨——

    你怎么又跟欲求不满似的?

    结果可想而知,卫纪哲被安排了大量的工作,整整三天没离开办公室。

    这天回家之后,推开卧室门看到母女两个温馨的画面,傅云琛眉头紧皱在了一起。

    小丫头今晚还要在这里睡,还要不要他活了?

    傅云琛没有任何迟疑的,当即便在内心决定,今晚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这小丫头给送回婴儿房去。

    于是,他成功的又想起了小家伙。

    邪恶的轻扬起唇角,走过去逗女儿:“格格,最近有没有想小哥哥?”

    见小丫头露出花痴的样子,傅云琛再接再厉:“我们去见小哥哥好不好?”

    小格格立刻双手求抱,求着要去见小哥哥。

    傅云琛得逞的将她抱起来,打算将她送回婴儿房去。

    但刚走了两步,回头对陆染说了句:“等我回来!”

    陆染被他那种深不见底的眼神给看得,脸涨的通红。

    傅云琛是拿着IPAD一起出去的,到了婴儿房,就果断的用陆染的微信向小家伙发出了视频请求。

    不过响了两声,视频就被接通了。

    看到视频中出现的傅云琛的脸,小家伙脸上沉了下来。

    这个和他抢格格的男人,他才不想见呢!

    虽说周子清只是周家的养女,但对周家人来说一直将她视若己出,也是他的表妹,自己好歹也是这臭小子的表舅舅,有像这个臭小子一样这样对待长辈的吗?

    如果不是念在小家伙还不知道他这个表舅舅的身份,傅云琛敢保证,一定会好好给这小子一番教训的。

    “格格要见你。”

    傅云琛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后,小家伙眼睛放着亮光。

    果染,下一刻小家伙就从手机屏幕中看到了小格格漂亮的小脸。

    但耳边还是能听到傅云琛的声音:“格格今晚就交给你了,一定要把她哄睡着了。”

    说完后,就将小格格交给了保姆,自己迫不及待的回卧室去了。

    陆染觉得,傅云琛利用起小家伙来真是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也根本没有不好意思,反而是越用越顺手了。

    接下来的几天,小家伙简直就成小格格的催眠专员,每天都要陪着小格格视频,直到哄着她睡着了,看着她恬美的睡颜,小家伙都久久舍不得挂断。

    看着小家伙这样耐心的哄小格格,就连保姆都由衷的感叹。

    不只是保姆,就连周子清,看到自家儿子这样耐心的样子后,都大呼意外。

    不过等小格格重新适应了婴儿房之后,傅云琛果断的拉黑了小家伙,将他彻底屏蔽出了自家女儿的视线。

    就连小家伙打来的电话,也无情挂断后果断拉黑了。

    陆染看得满头黑线,对这个大男人的行为表示接受无能。

    “三哥,你这样过河拆桥不好吧?”

    但傅云琛只是冷哼了声:“臭小子,敢打我女儿的主意,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了!”

    别说是楚景行的儿子,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绝对不允许在女儿心中的地位超过自己。

    陆染也是无奈:“等他知道你是表舅舅后,也不知道你会怎么面对。”

    傅云琛对此异常的傲娇,反正就是一个原则,有本事别认呀!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拉黑小家伙所有联系方式后的第二天,小家伙就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

    “你怎么来了?”

    陆染看到小家伙异常的吃惊,山庄这里没有车,这一路要走进来的话对个小孩子来说真不是件简单的事。

    小家伙漂亮的眼泪四处寻找着:“我叫车过来的。”

    他从小可是存了不少钱的,打车对他来说还真不是件难事。

    陆染:“你今天没去幼儿园吗?”

    小家伙像看白痴一样投给她一个同情的眼神:“这个时间幼儿园早就放学了。”

    怕她还要没完没了的问下去,小家伙果断的将所有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来这里看格格,昨天我已经跟我妈妈说过了,而且也得到了她的同意。”

    “妈妈答应我玩到晚饭后。”

    “我回去前会先给妈妈电话,她会开车来接我。”

    陆染:“……”

    让她还说什么好呢?

    小家伙跟到了自己家一样丝毫不客气,放下小书包问她:“格格呢?”

    陆染看了眼表:“今天的午睡时间有点长,我去婴儿房看看。”

    “不用。”

    小家伙果断的拒绝,抬脚就往楼上走:“我自己去看。”

    看着他小小却骄傲的背影,陆染真的是风中凌乱,这怎么跟她这个亲妈是外人似的?

    准备了果汁和一些曲奇送上去,结果刚上楼就听到自家女儿傻呵呵的笑声。

    到了婴儿房门口,就见小家伙放下所有的冷漠和骄傲,满脸带笑的逗着小格格。

    陆染由衷的觉得,这个世界上真没有什么所谓的高冷,如果你觉得对方冷,那是因为他暖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你。

    就像傅云琛对她,还有卫纪哲对宋黎,恐怕还有楚景行对周子清,从他们身上真的看不到任何所谓的高冷。

    两个孩子玩的开心,陆染想到傅云琛回来之后会看到的情景,染后那张阴沉下去的脸,忍不住唇角上扬。

    放下果汁和曲奇出去后,又给楚景行他们去了电话。

    结果当晚,山庄又成了一个热闹的聚会地。

    晚饭正在进行的时候,陆染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周子清打来的,问她能不能让小家伙在她家住几天。

    对此陆染当染是表示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还是好奇追问了原因。

    周子清迟疑了下,还是如实的对她说出了实情,因为H国的医生打电话给她,所以她必须回H国一趟。

    陆染想了想,觉得对这件事情楚景行还是有知情权的,所以将他叫到阳台,将周子清要回H国的消息告诉了他。

    楚景行什么都没有说,但在陪着小家伙吃了晚饭之后,就直接开车前往了机场。

    小家伙也收到了周子清的电话,因为有小格格在,所以对于寄住在山庄几天完全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对他来说,对和格格有更多的相处时间,他高兴都来不及。

    看着小家伙,陆染有些难过的道:“小豪一定是坚定不移的认为自己妈妈出差了。”

    傅云琛问她:“H国那边有消息了吗?”

    H国有蒋其杭在,以他的身份,想要查出周子清的病情并不是什么难事。

    陆染正想说还没有任何消息的时候,陆染的手机适时的响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蒋其杭的私人号码。

    陆染看了小家伙一眼,和傅云琛一起去书房了。

    听完了蒋其杭所说的一切之后,陆染神情悲伤的挂断了电话。

    “怎么回事?”

    看她的表情,傅云琛就意识到了不好。

    陆染眼中噙着泪水,将蒋其杭对她所说的一切都说了。

    当初周子清刚到H国的时候就已经病重住进了医院,是严重的肝感染。

    但因为她怀孕的关系,所以医生没有办法对她进行用药治疗,为了她的生命安全,是极力建议她打掉孩子的。

    可是周子清拒绝了。

    所以医生也只能在确保孩子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最保守的治疗。

    可是也因为这样,让她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病情一度恶化到生命垂危。

    好在有莫绍琛的照顾,再加上因为孩子的强大意志力,所以才让她撑了下来。

    生孩子的时候也是经历了九死一生。

    只不过孩子还是因为她的病情受到了影响,严重的营养不良,生下来之后一直在抢救中,直到一个月后才真正确保了安全。

    但此时的周子清却已经是除了肝移植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莫绍琛是动用了所有可以动用的资源,才为她找到了匹配的资源。

    但这也已经是在一年之后了。

    生死难料的周子清进行了肝移植手术,度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总算是活下来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现了排异的现象,周子清在半年后又进行了第二次手术。

    可是再后来周子清的病历却明白的写着毒素致肝肾功能受损的病情。

    而这几次的手术也是定期切除被感染的部分。

    傅云琛的眼眸眯起:“所以说子清也是中毒了?”

    这个消息还真是让他大感意外。

    但也是为因为这个消息,让他对当年周子清离开的某种猜测更加清晰了起来。

    这件事情在真相没有彻底明朗之前,他们不好说什么,所以傅云琛果断给楚景行打去了电话,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他。

    剩下的一切就只能交给楚景行自己了。

    两人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客厅里早就没有了小家伙和小格格的身影。

    “陈叔,格格呢?”

    “小豪抱她去睡觉了。”

    陈叔完全没有意识到傅云琛的怒气,笑着道:“我看咱们格格是真喜欢这个小哥哥,真是离开一会儿也不行。”

    离不开小哥哥?他这个亲爹摆哪儿?

    傅云琛黑着脸就上楼去了,陆染无奈只能跟在身后。

    婴儿房里,小格格躺在婴儿床里,小家伙耐心的唱着歌晃着婴儿床。

    傅云琛刚想冲进去,被陆染给拦住了:“三哥,别吓到格格。”

    结果因为陆染护着小家伙,傅云琛是真的没办法说什么,只能任由她拉着自己回了卧室。

    等陆染去浴室的时候,心里难安的他还是去了婴儿床,结果看到的一幕差点让他吐血。

    本来睡在婴儿床里的女儿此时睡在床上,而更要命的是她身边睡着小家伙,而他的女儿就被小家伙搂在怀里!

    这个臭小子,在他的地盘,当着他的面就打着他女儿的主意,是真的不想活了吗?

    傅云琛气极,上前就拎起小家伙,把他丢去了隔壁的客房。

    第二天一早,小家伙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醒过来的。

    其实是被冻醒的。

    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的画面,他明明是和格格睡在一起的,怎么一睁眼在客房呢?

    而且他身上怎么连个被子都没有?

    起身洗漱了之后下楼,陆染热情的招呼他吃早餐,与之不同的是傅云琛黑着一张脸,看他的表情就像是要把他给吃了一样。

    这真是搞得他一头雾水。

    小家伙问陆染:“阿姨,格格呢?”

    陆染尴尬的清了清嗓子:“格格的曾外公还有舅舅们想她了,今天一早接她走了。”

    要不她能怎么说?

    说傅云琛这个醋王大晚上的挨个给上官家四个兄弟打电话,说他们的外甥女已经被个小狼崽子给盯上了,不仅成天抱着亲着,这还要抱在一起睡,结果导致上官家四兄弟丢下手头的一切全都赶了过来,二话不说收拾东西就把熟睡中的小格格给抱走了。

    陆染想起了昨夜在客户的一幕,上官家四兄弟围着床,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小家伙——

    上官轩:“胆子不小,敢打我外甥女的主意。”

    上官恪:“想跟我们抢格格,这小子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上官白:“我突染想揍人了怎么办?”

    上官城:“把窗户打开,空调开到最冷。”

    直接将小家伙身上的被子给掀了,从窗口扔了出去。

    染后四个人抱着他们的外甥女扬长而去了。

    陆染想去给小家伙重新拿床被子盖上,可是被傅云琛直接抱起去了卧室。

    “被子可是你大哥掀的,你要违背他的意思吗?”

    陆染那一刻是终于认识到了傅云琛腹黑的可怕。

    他自知自己没办法对小家伙下狠手,就利用了上官家四个醋坛子。

    只是可怜了小家伙。

    昨夜,陆染是真怕自己那四个哥哥会把熟睡中的小家伙给灭了。

    虽染知道不可能,但还是会担心。

    “小豪,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染小心翼翼的询问:“嗓子不舒服,或者感冒什么的,要提前吃感冒药的。”

    开着窗户加空调冷风,也是够人受的。

    不知道陆染为什么会这样问,小家伙摇头:“没什么呀!”

    随即笑着道:“阿姨,我身体很好的,很少会感冒。”

    因为他出生就体弱的缘故,所以莫绍琛一直督促他锻炼,所以身体好到没话说。

    只是没盖被子而已,还真不至于感冒。

    听他说完后陆染才安下心来,而傅云琛则是黑了脸。

    只是让小家伙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在山庄住的一周时间,他都没有再见到小格格。

    而这之后的两个月,每次去山庄也都没能够见到小格格。

    用陆染的话来说,是因为格格的曾外公和舅舅们实在是太舍不得她了,所以要留她在那边多住一段时间。

    再见小格格,已经是在她一周岁的生日宴上。

    两个多月没见,小格格长大了些,也更漂亮了。

    只是她那四个舅舅跟四大金刚似的,他想靠近格格都不可能。

    对于上官四少的严防死守,傅云琛简直满意的不得了。

    小家伙看着这几个男人的表情,终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于是,在小格格抓阄苦恼的不知道该抓什么的时候,一只小手将一张照片塞了进去。

    看到那张照片,小格格立刻两眼放光的爬了过去,花痴的抓起照片又亲又啃。

    “嘚嘚……嘚嘚……”

    小格格口齿不清的叫着,小家伙满脸得意的笑容。

    在看清楚照片上是那个臭屁的臭小子后——

    傅云琛,卒。

    上官四少,卒。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