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177章 终章(1)

    景然被他们的热情给吓到了,这么几年不见,怎么他们变得那么热情了,这让景然觉得有些紧张啊,不对劲啊他们。

    他有些怯生生的,“师兄师姐,你们怎么了?怎么变得那么热情啊?我有点害怕。”

    大师兄抬手就敲了一下景然的头,“景然,你是不是去小世界历练变傻了,我们哪有什么变化啊?倒是你在小世界好玩不?”

    只有师叔知道景然是去收集师尊的灵时,他们还以为景然去小世界玩了,毕竟每一个人都要去小世界历练。

    景然轻轻抿了抿唇,想起在小世界里的每一个师尊的灵时对他都很好,想到这里就微微弯了眉。

    这一幕被其他人看到了,神色各异,最后还是二师兄开口说话。

    “景然,你在小世界是不是遇到喜欢的人了?”

    他的声音淡淡的,和师尊一样淡定,虽然说大师兄是最早拜师的,但是最厉害的还是二师兄。

    他们相处的都很和睦,从来没有什么为了夺得师尊的喜欢而手足相残的情况,因为大家都知道师尊最喜欢的徒弟是景然。

    景然是他们大家的团宠,每个人都喜欢景然。

    所以更不会出现嫉妒景然的情况。

    听到二师兄的话景然眨巴眨巴眼睛,二师兄怎么知道的?

    自己好像什么都没说啊,他看了看四周,大家都一副了然的模样。

    他更迷惑了。

    为什么他们都知道啊?

    怎么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啊?

    “师兄,你怎么……知道的?”

    他实在理解不了。

    看到他一脸迷茫的样子,大师姐和其他几个师姐笑了出来,大师姐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你这小脸上就写着五个字,‘我有喜欢的人。’这谁不知道啊?这谁看不出来啊?”

    景然的小脸被掐了一下,他连忙捂住委屈巴巴地开口,“师姐,那是六个字。”

    委屈的小模样又让大家笑了出来,周围一片笑声。

    因为好几百年没有见景然,所以大家都很想他,为了好多问题。

    等送走众人之后,景然才去找师叔。

    师叔和师尊一样不爱出门,不过师尊是高不可攀的神明,而师叔更像是游荡在人间的每一个普通人。

    他喜欢喝酒,说话也是疯疯癫癫的,小时候景然在他这里打坐,没想到师叔带他喝酒,那是他第一次喝酒。

    两人都喝的醉醺醺的,最后还是师尊把自己带回去的。

    后来师尊就不许自己再去师叔那里喝酒了。

    师叔平时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要找到他还得靠缘分。

    刚刚他已经问过二师兄了,这个时候师叔正在他的小竹林里喝酒呢。

    景然收拾收拾就连忙去找师叔了。

    师叔的小竹林在后山,外面有阵法,一般没事他们都不会去找师叔,因为这老顽童老是在竹林里捉弄他们。

    景然站在竹林外,小竹林正在刮风,叶片微微摆动着,可是却没有一点相互碰撞的声音,反而带着一阵阵清脆的铃声。

    那是师叔用法力弄出来的铃铛,据说每一个树顶都有,叮叮当当地响着,还挺好听的。

    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变过。

    景然直接走了进去。

    他跨进了竹林后,虽然周围的景物没有变,但是他知道他已经进入了师叔的阵法,让他看看他还能不能出去的。

    在师尊还在的时候,他就经常以破解师叔的法阵为乐,经常气得师叔追着他打。

    那个时候的他好开心。

    可是师尊的灵时消散后,他的快乐一下子就结束了。

    他还记得师尊灵时消散的那天,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远处的天边传来了一阵他从未听过的呜咽。

    师叔说,那是天在怜悯。

    怜悯世间唯一的神的陨落。

    而景然则是跪在地上浑身麻木,他感觉他的身体已经不是他的了,连哭都哭不出来。

    狂风之后就开始下起了大雨,那是景然第一次见那么大的雨,连从来不会下雨的天山都下雨了。

    一连下了八十一天。

    九九归一。

    归于虚无。

    师叔站在山尖看着天边的昏黄,说了一句他至今都不理解的话。

    “天终究是怜悯的。”

    如果天道怜悯的话,那师尊怎么会陨落呢?

    要是天道怜悯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妖魔鬼怪呢?

    回想起往事,景然心里就沉重起来,他站在竹林里,衣摆微微飘动。

    “师叔,让我今天再来破了你的阵法吧。”

    话音刚落他就抬起手双手合十,边做繁复的动作边念念有词,很快他的周围无风自起。

    周围落下的树叶都飘了起来,连带着他的衣角一起飞扬。

    景然的头发恢复了之前的长度,额前的长发在他眼前飞起,而他眼神冷冽,眼尾都带着点冷。

    很快他睁开眼睛,收回了自己的双手,然后十分满意地笑了笑,轻轻耸了耸肩。

    “师叔的阵法怎么还是那么简单啊?”

    如果让其他师兄姐们听到肯定会锤他,因为大家都知道师叔的阵法是最难破的,要是谁能破了师叔的一个阵法那都得吹好几天了。

    谁让景然有天赋呢?!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哼着小曲踩着铺满竹叶的小路进去,里面是一个小屋子,看起来破破旧旧的。

    屋子外面有一个大石头,经历了风吹日晒可是依旧光滑。

    而这时正有一个人影躺在上面,他不拘形象的样子景然一看就知道是他的师叔。

    他走了过去在他耳边叫唤,“师叔师叔,快醒醒,我回来了!”

    没动静。

    景然皱巴着小脸,然后想起了什么一样,抬手捏住了自己的鼻子声音很低沉的。

    “静泽,你又在偷喝酒了?”

    这是师尊教他的,说是这样保准能醒,而景然用这个法子也屡试不爽。

    这不,原本躺在石头上酣然大睡的静泽一下子睁开眼睛坐起来,“没,没喝。”

    声音里还带着浓浓的酒气,眼神有些迷离。

    景然一下子被他逗笑了,“师叔,这到底是谁在管着你啊,你怎么那么怕啊?哈哈哈哈哈!”

    静泽眨了眨眼睛,看到眼前的景然又揉了揉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景然?你怎么回来了?难不成师兄出什么意外了?”

    景然轻轻呼了口气,声音带着先点无奈,“因为七七说师尊的灵时已经收集完了,所以我就回来了,在我去小世界的时候你不是说你会一直关注着师尊的吗那怎么收集完了灵时你都不知道啊?”

    静泽脸上有点尴尬,用笑掩饰自己,“没有,我只是刚睡醒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而已。”

    景然“呵呵”了两声,“最好这样。”

    在师叔面前他是没有什么尊老爱幼的,毕竟师叔也为老不尊,听师兄师姐说师叔经常跑到另外一个山头找那里的祁沅上仙,老是喜欢调戏人家。

    不过他没有亲自见过。

    祁沅上仙快要成神了,在他去小世界历练的时候就已经在闭关了。

    师叔应该打扰不了祁沅上仙了吧。

    这师叔也没个理想,人都想更上一层楼,只有他一天就待在小竹林里,喝喝酒,种种花,哪还有个神仙样啊。

    静泽见景然还想说点什么,连忙开口打断了他。

    “你啥时候回来的啊?有没有去看你师尊了?”

    当年虽然师尊的灵时消散了,但是身体还在,所以保存在寒冰洞里,那里终年寒冰,身体不会腐坏。

    景然轻轻摇了摇头,“我说先来问问你,结果你又在睡觉,快看看师尊的灵时是不是全都回来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切,静泽不慌不忙地从石头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其实静泽生得很好看,看上去也不老,按人类的年龄来看的话三十多岁的样子,完全还是正值壮年的年龄。

    他穿衣很随意,松松垮垮地搭着,而且静泽师叔酷爱穿浅紫色的衣衫,要是在那里看到一个紫色的身影的话,那一定就是静泽师叔。

    静泽和他的名字一点都不像,他和静一点边都搭不上,反而很是张狂。

    听师兄师姐说,静泽师叔年轻的时候还曾经一个人干掉了一群魔物。

    那个时候静泽师叔杀红了眼,满身都是魔物们的血迹,连眼尾都带上了红,听说最后是祁沅上仙带走的师叔。

    景然抬眼看了一眼静泽,他男生女相,但是又不显阴柔,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狠厉,不过这种狠厉已经在多年的修养生息中消失殆尽了。

    他的下颌线不是那么明显,但却生的格外合适,整张脸都是那种小小的,下巴微尖,眼睛是看谁都多情的桃花眼,总是带着一股迷离。

    总之景然觉得他这个师叔一定有一段很丰富的曾经。

    “小景然,你别慌嘛,时机一到,你师尊自然就回来了。”

    静泽又打开他的小酒壶喝了一口,然后手指头点了两下骨节,眼神有些低沉。

    “现在情况很稳定,可能明天就醒了,也可能一个月,也可能十年百年,这都说不准,不过能确定的是灵时都回来了,可以把他从寒冰洞里搬出来了,免得身体冻坏了。”

    静泽很快说完话然后将自己的小酒壶摘下来给他,“喏,给师叔拿好,我有事先走了,你自己玩着啊。”

    说完就很快消失在了小竹林里。

    景然抱着酒壶看着静泽理考的身影微微眨了眨眼睛,脸上带着点疑惑。

    “师叔怎么突然间走那么急,他有什么事啊?”

    景然也没在小竹林待多久,出了小竹林之后就去找了二师兄。

    二师兄和大师姐住在一起,他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大师姐暴躁的声音。

    “归远,你是不是找打啊?!”

    二师兄就叫归远。

    大师姐叫顾声晚。

    听大师兄说,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两家人也是世交,所以在两位夫人还在怀孕的时候就定下了,若是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

    连名字都取好了,是取自一首古诗,他之前还背的来着,不过现在不记得了。

    他只记得反正他们的名字都是取自那首诗两句的最后两个字。

    景然微微弯了弯眼睛,这两人也是欢喜冤家,大师姐爱闹腾,二师兄很安静,也不知道这两人平时是怎么相处下来的。

    他跨进大门,一眼就看见大师姐踩在石凳上,然后抬手揪着二师兄的领口,二师兄被她压在身下,活脱脱一个恶霸欺负小可怜的场面。

    他眨巴眨巴眼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

    就这样站在门口。

    还是归远先看见了景然,让顾声晚放手说是景然来了,她连忙放开归远的领口,朝景然走过去。

    “景然,你怎么来了啊?”

    她的声音里带着点尴尬,自己凶巴巴的样子又被小师弟看到了。

    景然轻轻抿了抿唇,乖乖地回答,“我来找二师兄。”

    归远已经站起身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声音也淡淡的没什么起伏,“怎么了?”

    景然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揪着二师兄的衣角就往外走,“二师兄你出来,我悄悄和你说。”

    顾声晚假装生气,“怎么?你们俩还有什么我不能听的小秘密?”

    见大师姐生气了,景然连忙解释,“没有没有,没什么秘密的。”

    他赶紧拉着二师兄的衣袖就出去了,等出门之后他才松了口气,不过又在想,大师姐生气了怎么办?

    还是先问问好了。

    “二师兄,大师姐生气的时候你怎么哄她啊?我好像惹她生气了诶。”

    景然眼皮耷拉着,归远站在一旁眉眼带笑,“你还不了解她吗?她和你开玩笑的,没事的。”

    他歪着头想了想,他似乎很久很久没有和他们相处了,都快忘了师兄师姐对他真的很好,从来没有和他发过脾气。

    景然轻轻点了点头,又恢复了之前的笑意,“那就好。”

    “你要和我说什么?”

    听到他问自己,景然轻轻呼了口气,“就是…我想让你帮我把师尊的身体搬回云阁去。”

    云阁就是他和师尊住的地方。

    只有他是和师尊住一个院子的。

    归远感到有些惊奇,轻声开口,“为什么?”

    景然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说,要是师尊一直没醒那不是让大家有了希望又失望吗?

    他挣扎了一会儿然后开口了。

    “我去小世界就是为了收集师尊的灵时,现在师尊的灵时已经收集回来了,所以师叔让我把师尊的身体搬出来,以免受坏。”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