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声闷响。

    第三根完全被耗空的试管掉落在了地上。

    苏小钰眼睛发红,浑身上下都在不住的颤抖,她的梦灵又一次的爆发,面对着宛若潮汐般扩张的梦灾轰然撞去。

    而在她的身边,警长满脸敬佩。

    因为苏小钰的奋力抵挡,这场梦灾的扩张速度被限制了下来。

    四周学区房居民楼中的居民们也皆是被高效率的快速遣散,逃离出了梦灾即将扩张的范围。

    远处,

    一位又一位穿着黑色风衣的渡梦师赶赴而至。

    他们或是奔跑而来,

    或是踏着自行车。

    或是骑着小电驴。

    但至少,在求援消息传出后,纷纷赶赴到了梦灾区域。

    随着这些汇聚而来的渡梦师们的梦灵力量爆发,梦灾的扩张被彻底的遏制住。

    苏小钰瘫软在了地上,看着被遏制下来了梦灾,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虽然她人很疲惫,但是……

    她很开心,

    很有成就感。

    原来,这就是为了梦想而奋斗的感觉,

    真好。

    忽然。

    诸多渡梦师只感觉压力一散,他们为之遏制的梦灾,犹如破裂的镜子一般,四分五裂。

    梦灾所散发而出的压迫感,也纷纷消失。

    “咦?这种感觉……”

    “好像梦灾被攻掠了……可我们刚刚才赶到。”

    “不是说,这一场梦灾有可能是双重梦灾,而且有演变为高品梦灾的情况吗?怎么就破了?”

    “谁破的?野火小队?”

    ……

    诸多穿着黑色风衣的渡梦师们,一脸的疑惑和茫然。

    他们从金陵市的各地接收到支援消息,赶赴而至,结果,刚抵达不就,这场号称很有可能演变为诡阶九品的梦灾,

    就这样没了……

    众人在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了震撼。

    梦灾消散,肯定是被攻掠了。

    他们的目光皆是落在了第一女子高中门口,陷入沉眠的野火小队成员身上。

    “嘶……张长林这么强了?”

    “是不是他,等会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战斗过的痕迹就知道了。”

    “如果真的是张长林,那得重新审视野火小队的实力了,也许……野火小队有实力挑战金陵市第三支金牌小队的资格!”

    “今年也许是野火小队在全国渡梦师大赛上最有希望的一年!”

    ……

    渡梦师也是人,其实也很八卦。

    梦灾的威胁消失后,他们便开始放轻松的交流。

    他们也没有急着离去,反正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而归,好歹得带回一些劲爆的消息。

    温吉很快也赶到。

    他很快找到了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精神萎靡的苏小钰。

    在看到地上散落的三根试管残骸,温吉很快便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你怎么这么鲁莽!”

    “你若是出事了,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

    温吉有些愤怒和后怕。

    苏小钰则是扬着脸,指了指梦灾,笑的灿烂,

    “瘟鸡!我……我挡住了!”

    温吉双手抱胸,脸上的冷酷有些绷不住,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笑容。

    这丫头……

    还挺厉害。

    连续服用三管梦灵之泉,也是需要不小的毅力与魄力。

    “你其实没必要这样的,浪费三管梦灵之泉不说,还把自己搞的这么虚……何苦呢?”

    “你只是个小助理,你管好杜方就行。”

    温吉说道。

    苏小钰却是开怀无比,仰着小脸,痛快而开心道:“你这个不懂梦想的瘟鸡!”

    温吉:“???”

    老子在为梦想奋斗的时候,

    你这丫头还是个没被蝌蚪钻入的卵子呢。

    远处。

    惊呼声响起。

    “醒了,他们要醒了!”

    “快看张长林!”

    “卧槽,张长林的脸肿了,嘴巴也肿了,眼圈发青,好惨烈!”

    “天啊,这是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啊!”

    “果然,看这伤势……这场梦灾果然是张长林……不,张队攻掠的!不愧是掌握‘序列—098’的男人!”

    “好一个张长林,好一个野火小队!”

    ……

    渡梦师们一直盯着伫立在第一女子高中门口的张长林等人的身体,他们入梦后,肉体还会依旧在原地沉睡。

    而因为梦灾的特殊性。

    在梦灾中遭受的创伤,都会在梦灾结束后,反馈到身体。

    所以,他们盯着张长林看,看到张长林那鼻青脸肿的模样,

    每一位渡梦师心中顿时有了答案。

    能让张长林鼻青脸肿,可以想象,梦灾之中,张长林定然是全力以赴的出手。

    ……

    ……

    杜方悠然转醒。

    目光所及,是被封锁后安静无比的校园,一根根警戒线拉扯出矩阵,在风的吹拂下,轻微飘荡着。

    杜方伸了个懒腰,经历了一场美好的睡眠。

    浑身舒爽无比,舒服的忍不住想要发出怪呻。

    没办法,这场梦灾……实在太舒服了。

    热情似火的校服少女,

    还有温柔似水的媳妇手把手教学。

    简直堪称冰火两重天!

    杜方差点沉醉其中,流连忘返。

    周围的惊呼声,打断了杜方几乎要破喉而出的怪呻。

    杜方听到了赞叹声,那是对张长林的赞叹,话语中甚至还夹杂着敬畏和嫉妒。

    他回过神来,认真聆听了一会儿,不由深吸一口气。

    “张队原来这么强大?与这场高品阶梦灾中的诡物血战,鼻青脸肿,最终险胜对方,攻掠梦灾!”

    “不愧是银牌小队队长,上位渡梦师!”

    杜方心中惊叹加敬佩!

    感觉加入了野火小队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有像张队这么伟岸的存在挡在前面,真是十分的有安全感。

    杜方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开心的笑容,这样以后带着落落蹭一下梦灾的经验,就不用担心安危了。

    远处。

    野火小队的成员纷纷苏醒。

    陈曦最先醒来,眼底深处的心悸缓缓消失。

    她开始熟悉从梦灾中醒来的感觉,让精神熟悉四周的环境。

    而这一看,她不由愣住。

    因为,她发现,四周一群眼睛闪闪发光的渡梦师,正盯着他们,

    嗯,具体点来说,

    应该都是在盯着鼻青脸肿的张长林。

    司楠、赵禄、苏九命三人也悠然转醒。

    他们跟陈曦是一样的愕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他们身上都没有什么伤……大概,是张队长以一己之力攻掠梦灾!”

    有为眼睛放光的年轻渡梦师,好奇问道。

    司楠,赵禄和苏九命三人对视了一眼。

    实际上,他们此刻还有点懵,心头也有些疑惑。

    毕竟,梦灾突然被破,很古怪。

    “难道队长说的是真的,他真的与那手掌血战三百回合?重伤了那诡物手掌,否则如何解释梦灾破灭?”

    司楠嘀咕,有些不敢置信。

    我家队长这么猛?

    “也许……真的是队长吧。”赵禄也狐疑道,

    毕竟,是队长啊。

    “对,队长很厉害,很棒棒。”

    “跟套马的汉子一样,威武雄壮。”

    苏九命看了一眼鼻青脸肿,鼻孔中还有歪歪扭扭的血色小蛇在淌出的张长林,

    真是队长攻掠的?

    亦或者……

    他扭头看向远处满脸吃瓜表情的杜方,他的感知微微悸动,眼眸中闪烁过一抹异色。

    随后,面朝广大吃瓜渡梦师,拈着白色玫瑰,媚态一笑。

    司楠和赵禄对视一眼,没有再犹豫,学着苏九命的话锋说下去。

    司楠:“我家队长超勇的,一人一刀,砍翻了双重梦灾!”

    赵禄:“不管是不是,梦灾被破,肯定与队长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得到了野火小队成员的确认。

    一时间。

    广大渡梦师吃瓜群众,震撼万分,惊呼不断。

    野火张长林要逆天!

    一人攻掠高品梦灾,

    此乃金牌之姿!

    与此同时。

    鼻青脸肿却欢喜的嘴都咧到牙后跟的张长林,

    悠然转醒。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