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辽辽元海,一望无际。

    在元海的深处,有一片被云雾笼罩的海域,即便是海族,误入了这片海域,也会失去方向。

    不过所幸的是,这云雾海域并不杀生,往往误入的海族,转悠几天后就会莫名其妙地被送了出来。

    稍有经历的海族都知道,那里是元海之主,龙族三脉之一,云龙一脉的栖息之地。

    龙族三脉,苍龙居于海底平原,黄龙则占据连绵的海底火山,唯有云龙一脉,化云为海,栖息于云海之中。而云海之下的元海海域,则是云龙属族的地盘。

    在龙族还未分脉之时,云龙因其高洁的品质,缥缈的姿态,就受人族的崇敬,又因为神魂之强,兼通儒道,因此向来与人族交好,更是几度以云中幻影将云龙天宫投射到靠近大陆的碧海之上,赐福沿海居民,震慑海妖兴风作浪。

    苏坡仙曾经有诗云:东方云海空复空,群龙出没空明中,荡摇福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说的便是云龙天宫的投影之景。

    今日,向来平静的云海突然翻腾了起来,就连云海之下的元海也碧波翻腾,浪打不休。

    “这……发生什么事情了?”元海之中,一些海妖大圣的神魂彼此碰触,想要得知此番异变的根源,却毫无结果,许久之后,一位不知活了多久的海中大鳌才缓缓说道:“传闻云海本是祖龙识海的一部分。”

    “神念一动,识海翻腾。”

    “难道是云龙一脉的那位小公主融合祖龙魂之故?”

    ……

    此时此刻,云海深处,隐约有一片浩大的宫殿群。宫殿周围,明煌霞光流转,璀璨琉璃闪耀,云中生树,雾海结花。龙吟声阵阵,海浪声绵绵,数不清的海族大妖往来其中,看不尽的飞鱼蛟龙穿梭不止。

    这里,就是云龙之地:云龙天宫。

    天宫上下共有三十三座有名号的宫殿,而在三十三宫环绕之中,又有一座高阁在云海若隐若现。此时这高阁之中,一道神魂拨动扩散,搅动云海生波,让周遭的宫殿震动不休,往来的大妖蛟龙也都纷纷以法力定住自身,才避免被这波动之力给冲倒。

    猛然见,那高阁的大门轰然炸开,一条美轮美奂的玉龙从楼阁之中飞出,刹那间周围宫殿中又飞出了数条云龙,一尊尊都散发着浩瀚威势,其中一只云龙发出了苍老的声音:“公主殿下,你现在不可离开云海……”

    “滚!”那玉色云龙嘴里怒喝,伴随着一声龙吟扩散开来,那数条云龙顿时只感觉到脑中有千万根针在刺,剧痛之下,一个个从空中坠落,摔像宫殿。

    就在此时,又一道光芒闪烁,一条同样通体玉色玲珑的真龙从三十三座宫殿中居主的宫殿中飞出,横亘在那条玉龙面前,化作一个拄着拐杖的中年文士,叹了一口气,说道:“思瑶,莫要任性,回去吧。”

    “二叔!”玉龙身形一动,露出了人族模样,正是当初须弥山与陈洛分别的云思遥。此时云思遥青衫白裙,长发飞舞,那倾国倾城的脸庞上带着一丝愠怒,浑身黑白二气环绕,指尖出现了一黑一白两枚棋子,身后更是有一尊庞大的龙头浮现。

    “我去办件事,办完便回!”云思遥冷冷说道。

    “不行!”伏波龙侯摇了摇头,“苍龙野心不灭,黄龙态度不明,你若出云海,或许会重蹈当年大哥的覆辙!”

    “不成龙王,不能离开。”

    云思遥冷眉倒竖:“一日。我只出去一日时间!”

    “有何事我去帮你办!”伏波龙侯面无表情继续说道,“你若觉得我修为不足,可请父皇出动龙王长老。”

    “就是说,你不让路?”云思遥脸色微寒,眼中寒芒越来越盛,于此同时,天宫之上,一道庞大的棋盘虚影浮现,棋盘之上,有无数龙影游弋。

    伏波龙侯抬起头,看了看云思遥召唤的棋盘虚影,那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愧是大哥的女儿,这么短的时间,竟然将祖龙魂融合的如此迅速。”

    “让开!”云思遥没有回答伏波龙侯的话,只是冷冷道,“否则我炸了云龙天宫。”

    伏波龙侯再度望向云思遥,笑容消失,手中的拐杖凌空一敲,说道:“三十三天锁龙阵,起!”

    话音落下,三十三座宫殿顿时龙气成柱,每一根龙气之柱中都有一道龙影翱翔,这三十三道光柱一出,顿时之前还翻腾的云海就稳定了下来。

    “你若能破了这锁龙阵,出去又何妨!”

    云思遥不在说话,而是轻轻闭上了眼睛,身后龙头虚影缓缓上升,似乎要凝聚出龙颈,棋盘之上游弋的龙影也咆哮起来,与此同时,云思遥飞舞的长发发梢也有了变白的趋势。

    “唉……”一道叹息响起,紧接着一股温柔的气息撒遍云海,在这气息之下,云思遥凝聚的棋盘缓缓消散,身后巨龙虚影也重新隐没云中,那已经爬上雪白的发梢重新褪回黑色。

    另一边,三十三道龙气光柱破碎,那三十三宫中传出一声声闷哼,但随即就有一股力量投入三十三宫中,弥补了那些真龙聚阵的损耗。

    “父皇!”伏波龙侯抬起头,朝着那云海高处行了一礼。

    三十三宫,连带云海各处,也传来声声礼唱:“见过龙皇!”

    云龙老龙皇没理会这些声音,而是一缕气息将云思遥包裹,压制住她外放的龙魂波动,轻声问道:“囡囡,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谁让你受委屈了?”

    云思遥此时才面色稍缓,抬起头,眼中隐隐有一点泪光闪烁,开口道:“爷爷……”

    ……

    南荒,梧桐林。

    夕阳的光辉照耀在梧桐林,参天梧桐之下,那个皱纹如刀刻的老人腿上披着一件毛毯,昏昏欲睡。

    蒹葭大圣坐在老人的身边,正在对一盘小花开启灵智,突然间,老人睁开双眼,一股几乎无穷的气势轰然爆发,但下一刻立刻消散无踪。

    “帝皇!”蒹葭迟疑地看着青龙帝皇,就在刚刚那一刹那,她仿佛看到了一棵比眼前参天梧桐还要高大数倍的树影,看一眼就几乎将她的神魂击碎,但很快那树影凭空消散。

    “抱歉了……”青龙帝皇重新闭上眼睛,伸出手,一枚梧桐叶漂浮到蒹葭面前,“是老朽错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蒹葭没有趣接那梧桐叶,而是好奇问道。

    能让青龙帝皇如此警惕,必然是有大事发生。

    “有个老朋友进南荒了,跟他打个招呼而已。”青龙帝皇淡淡说道,“结果是来送信的。”

    “老朋友?送信?”蒹葭一脸疑惑。

    “呵呵……是啊,我的老朋友。”青龙帝皇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那家伙,以前最喜欢盘在老朽身上了。”

    “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大的面子,让他干起了送信的活。”

    ……

    司逐国,天绝林。

    “品茶,要的就是一个静心。”白宵一边烧水,一边和坐在面前的大弟子白三千说道,“只有真正的静心,才能品出这茶中三味。”

    白三千笑了笑,说道:“可是师尊,您天生趋吉避凶的本领,自然能静心了。”

    “是因为静心,才能趋吉避凶,不要把关系搞反了。”白宵轻轻说了一声,正要提起水壶,突然那深处的手一顿,停了下来。

    《危》!

    “师尊,你怎么了?”白三千发现了白宵的异样,问道。

    “你先走!”白宵皱眉,低沉说道。

    白三千疑惑:“怎么了?”

    “别问,先走!”白宵语气有些急切,见白三千没有动弹,直接一挥手,一道空间之力落在白三千身上,将他传送离开。

    “何方前辈来我天绝林,白宵有失远迎,还请见谅。”送走白三千后,白宵起身说道。于此同时,心下也是诧异,“这气息,难道是甘棠家的麒麟王?”

    “蒹葭身后的梧桐皇?”

    “还是炎炎家族的那尊九尾天狐?”

    “总不可能是彩麟家的那条九彩吞天蟒吧?”

    白宵脑中迅速闪过一个个曼妙的身影,额头冒出一层层的虚汗。

    “三师兄!”此时一个声音在白宵耳边响起,白宵一惊,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云思遥凭空出现在天绝林中,朝着他走来。

    “六师妹?”白宵楞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发现那云思遥并不是真的云思遥,而是一股强大到过分的神魂之力不知跨越了多远的距离,将云思遥的影子投射而来。

    关键是,还投射进了隔绝天道的天绝林!

    这就离谱了。

    “六师妹,你怎么来了?”白宵一脸疑惑,“你不是在云海闭关吗?”

    云思遥脸色微微一黯,说道:“三师兄,小师弟在哪里?”

    听到云思遥的话,白宵心中一惊,这场景自己似曾相识。

    那小子,不会是仗着自己的白泽血脉,做了什么事情吧?

    哼,早就听说他和白炎炎家的小妹,还有彩麟家的那条小蛇不清不楚了。

    简直就是败坏我白泽血脉的名声!

    你看你看,让小师妹找上门了吧。

    不对,找上门的话,怎么来我天绝林了?

    该不会以为是我把小师弟带坏的吧!

    白泽:(?△?;?)?

    “小师妹,师兄我说句公道话,个人行为,不要上升到血脉。”

    “小师弟的行为我一概不知啊!”

    管他呢,先甩锅就对了!

    云思遥微微皱眉:“三师兄,你告诉我他现在在那里就好了。我去了方寸山,没找到他。”

    “啊?”白宵一愣,想了想,说道:“之前说是进了麒麟墓。”

    云思遥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点了点头:“知道了。爷爷的神魂投影不能持续太久,小妹就不和三师兄多说了。”

    “啊……没事,小师弟最近确实有些闹腾,你去管教管教也好。”

    云思遥阴沉的脸上勉强挤出了一点点笑容,朝白宵行了一礼,转眼就消失在白宵面前。

    看着云思遥消失的背影,白宵抬手抹了抹额头的虚汗。

    “爷爷?该不会是云龙那尊老龙皇吧?”

    “小师弟,不是师兄不帮你,实在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啊!”

    ……

    “师姐,见字如面。”陈洛刚刚落笔,想了想,又将纸张揉成一团。

    陈洛望着满地的纸团,抓了抓头发,一脸为难。

    “这可怎么说啊!”陈洛在椅子上向后瘫倒,长叹一口气。

    陈洛望着面前桌上摆着的断裂的青丝手链,内心纠结不已。

    自从手链断裂,他也没心情去麒麟域复命了,当即就拿出了玲珑白蛇塔钻了进来,琢磨怎么和云思遥说这件事。

    现在半天时间过去了,他连一个字也憋不出来。

    中京城外围杀,在他最无助的时刻,是六师姐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这位向来清冷的竹林六先生将他抱住,告诉他,没事了。

    东苍城,也是六师姐一路守护,让他有了一个安稳的发展环境。

    自己第一次进活死人墓,六师姐误以为自己死亡时动用弈天术而苍白的那一缕头发;自己每一次从蛮天之下回来时,永远在通道口的凉亭里守候的那一杯热茶;还有南下避灾,须弥山前临别的那一吻……

    桩桩件件的往事浮现在陈洛的心头。

    自己做错了事情,认打认罚,但是陈洛最害怕的,是伤了六师姐的心;最害怕的,是从此以后,只有怀念。

    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陈洛看着玲珑塔的塔顶,若是白娘子真的能显灵,护佑住那一份爱情,又该有多好。

    “不行!”陈洛猛然坐直,提起了笔,“无论最后如何,我也应当把事情告诉六师姐,此事做不到坦荡,但至少对六师姐,我要诚实。”

    陈洛说着,就开始提笔,开始书写。只是刚写没多久,陈洛心有所感,抬起头,就见到一个青衫白裙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看着那几乎刻入神魂深处的面容,陈洛猛然站起,失声道:“六……六师姐!”

    此时的云思遥一脸平静,无喜无悲,看不出任何情绪。她扫了眼陈洛正在书写的信件,又看了眼满地的纸团,轻轻掐了掐自己的指甲,淡淡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来吗?”

    陈洛望着云思遥,一颗心跌到谷底,沉默地点了点头。

    “跪下!”云思遥冷冷说道。

    陈洛看了眼云思遥,见云思遥依旧一脸冷肃的模样,但是却侧过了身子,让出了一个方向。陈洛似乎明白了什么,缓缓跪了下去。

    云思遥让出的方向,是竹林的方向。

    陈洛这一跪,跪的是老师。

    云思遥伸出手,手中凝聚出一根竹尺。

    “让你跪下,不是因为你我之间的情约!”

    “而是因为我是你的师姐。”

    “如今老师远在天外,几位师兄师姐各有职司,既然我来了,理当由我管教你。”

    “伸出手来。”

    陈洛乖乖的伸出了手。

    云思遥抬起竹尺,重重地朝陈洛的手掌打下,但是最终竹尺停在了手掌上方三寸处。

    云思遥一咬牙,第二次抬起手,再次落下竹尺。

    “啪!”一声脆响,陈洛卸下了肉身地方防御,顿时手掌开裂,陈洛只感觉神魂颤动,一阵剧烈的痛感袭来,但是咬着牙,没有出声。

    “子曰:君子必自重,人始自重之。”

    “大道多艰,你立下宏愿,要为人族万里通天。你的武道,最重肉身,培元、养气、纳精,哪一项不需要守身?”

    “你如今泄了精气,万一对日后开道产生了影响,你该当如何?”

    “如果你道开九千里,便可稳固大道雏形,那时我不会罚你,但是现在却不行!”

    “知错没有!”

    陈洛闻言,心中愧疚不已,点了点头:“知错了。”

    云思遥看着陈洛的样子,咬了咬嘴唇,再次抬起竹尺,又一尺拍下。

    “啪!”

    “荀圣曰:前车已覆,后未知更何觉时。”

    “这一尺,是让你记住此事,警惕未来莫要再犯,记住没有?”

    陈洛再次点了点头:“记住了。”

    云思遥叹了一口气,朝着竹林方向一拜,说道:“老师,弟子已经代您罚过了。”

    说完,云思遥又转身看着陈洛:“起来吧。”

    陈洛这才站起身。

    云思遥就这么看着陈洛,陈洛深吸了一口气:“师姐,这件事……是我对不起你。”

    云思遥缓缓开口:“青丝龙魂,拴住的是你的心意。”

    “你的心意若变了,龙魂便会返回我这里。”

    “我能感受到,龙魂现身,却被更强大的力量给驱散。”

    “对方,是谁?

    陈洛张了张嘴,摇了摇头:“对方认可这是一次意外,和我约定,关于她的身份,不对外提起。”

    云思遥的眼神微微闪烁,望着陈洛的面孔,又说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与我说。”

    陈洛点了点头,于是将麒麟墓的事情说了出来,不过也没有提及“白虎不全”,只说是对方血脉有恙。

    云思遥静静地听陈洛说完,面色稍稍缓和。

    见云思遥面色变化,陈洛这才忐忑地问道:“师姐,你会原谅我吗?”

    “感受到龙魂被毁时,我觉得我的心被一支箭刺了个通透。”云思遥平静说道,“我第一时间就想见到你,我担心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强大的妖女,贪图你的大道,将你当做了大补之药!”

    “见你无事,我心里又恨你。”云思遥继续轻声说着,“都说大丈夫三妻四妾,但是我始终是小气的,我希望你只属于我,从头到脚都是我的,因为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害你。你若是有了别的女人,我怕她们会骗你。”

    “听你说麒麟墓的事情,我又心疼你。”云思遥声音低沉下来,“四品境,闯进一品境的战场!我不知道你在南荒到底都经历的什么事情,但想来过得并不容易。”

    云思遥上前走了几步,抬起手,抓住陈洛的手掌,一道神魂之力传来,让陈洛的痛感轻松了一些。

    “我自然是会原谅你的。”云思遥点了点头,“其实,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

    “但是,这件事我还是会耿耿于怀,因为我终归是小气的。”

    “所以,我会发一点脾气,使一点性子,等过一段时间,你来哄我,我才会继续喜欢你。”

    “明白吗?”

    陈洛闻言,终于露出了一点点笑容,点了点头,想要伸手去抓云思遥的手,但云思遥猛然将手抽了回去,后退了一几步,摇了摇头:“现在开始,我生气了。”

    话音落下,云思遥的身影消失在了陈洛面前。

    陈洛一惊,刚想追上去说什么,冷哼之声响起,陈洛的胸膛仿佛被什么重击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撞在玲珑白蛇塔的塔壁上。

    “本皇心情有点不好……”一句苍老又恢弘的声音在陈洛耳中回荡,“算你倒霉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