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噌!”

    一柄黑剑从何广君背后的剑鞘飞出,不过三尺,纤细锋利,倒飞上空丈许,再居高临下朝背后偷袭的张闻风当头迅猛刺去,发出锐利尖细破空声。

    州城道录分院好些修士被何广君“切磋”过,不管是道法还是剑法,都输在切磋起来不要命的何疯子剑下,有些伤得不轻,到后来谁都不愿与何疯子切磋。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何广君出黑剑。

    斗剑台护罩外一片哗然。

    “飞剑!”

    “何疯子背后第二柄剑是飞剑!”

    他们终于见到一个狠角色,逼得何广君使出了秘不示人的飞剑。

    随即有人担心那位穿青色道袍的兄弟,要如何应对凭空多出来的一柄飞剑,能凭剑术压制得何广君如此被动的厉害高手,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

    张闻风左手一抓,碧竹剑握在掌心,对着直刺面门的飞剑一个挑拨。

    他现在沉浸在“止静”心境,分心二用如同两个人分别使剑,不见丝毫迟滞。

    右手平刺去的枣木剑,一往无前,何广君等若是自陷困境,那片乱飞的剑气仓促之际不能调转散开,他倒要瞧瞧何广君如何应对他这一剑?

    先手在他这边,何广君往前、往左右闪避不了的情况下,转身便慢了一筹。

    “铛”,碧竹剑准确敲开飞剑,将飞剑打向左边。

    纤细飞剑突然“砰”一声,化作五道大小不一的飞剑,或盘旋或调转方向,再次对张闻风发起攻击,如此出人意料的状况,使得张闻风动作稍滞。

    他虽然能够凭借止静一心二用,毕竟只是一个人,本能地会考虑如何应对。

    掌控飞剑攻击的何广君抓住时机转身一剑对刺。

    破除平刺的最佳方式,唯有平刺。

    木讷的脸孔上没有表情,他后发而剑先至,先机瞬间逆转。

    他浸淫这一式平刺的时间和练习次数,远远超出后来居上的张闻风,对于平刺的理解,可以说当世无人能及,已经用得出神入化。

    他眼中闪烁着疯狂,他没有用平刺的先机去压制对手的平刺,而是利用先机一刺到底。

    同归于尽的打法,你刺你的,我刺我的。

    只问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斗剑不光是比拼剑术高低,和剑式灵活运用,有时候还得有拼命的勇气。

    气势不坠,以命搏命!

    生死间砥砺心性剑心,寻求那一丝突破。

    张闻风左手剑一式绚丽繁复的“飞花式”,防住从多个方向攻击的五柄起落盘旋飞剑,右手枣木剑毫不犹豫也是一刺到底,那就比比谁的手段更硬朗。

    他自己的飞剑暂时没有用出。

    斗剑台外面的云秋禾见光罩内两个家伙,杀红了眼不顾自身安危要以伤换伤,不,是以命换命,都是朝着对方的左胸要害下狠手,气得她跺脚直骂何广君:“疯子!”

    心中焦急,谢护法怎么还不现身出手阻止?

    莫秀峰看得双拳紧握,心惊肉跳,这是玩命啊。

    其他人都屏住了呼吸,敢和何疯子换命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沈思也没料到会是如此结果,看得目瞪口呆,手脚冰凉。

    “嗤”,场中两人几乎同时胸口中剑。

    所谓的先机,其实只是一刹那而已,高手相争,一刹那或许能够决定胜负,但是换命的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谁都讨不到好。

    何广君中剑位置爆发出耀眼金光,巨力撞击下,他往后倒退出数步。

    一步一个深深脚印,化解着对手一击的力量。

    张闻风身上冒出的光华非常混杂,有暗青和亮绿色旋转条纹,还有青如水的波光,内里是淡黄不甚起眼泛动,脚下“咚咚咚”后退,他左手一击飞花式将空中的数柄飞剑给一一击飞远处。

    两人都没有吃亏,又都吃了点亏。

    何广君发出畅快的干笑声,他身上穿着宗门的传承之宝“金衫宝衣”,胸口撞得剧痛,感觉无比痛快。

    这才是真正的对手,岑三林那种投机取巧的剑客,他还真没有瞧在眼里。

    挥手间,飞在空中的五柄飞剑合而为一,唰一下插剑归鞘。

    “张闻风,再吃我一剑!”

    何广君双手持剑,左手掌心顶着剑柄,往前稳稳一记平刺。

    银色剑身上有复杂符文浮现,剑意将对手给锁定,他完全不担心那个猥琐家伙的生死,全身裹得龟壳一样,比他还过份,想死都不容易,正好试试他新领悟的手段。

    当然应对不妥,肯定会受极重的伤。

    因为这一剑,他可攻而不可收控,威力之大绝无仅有。

    张闻风默念经文,神识触动道经第五句篆文,有无形金光如水流遍全身,削弱了对方的锁定影响,在剑神通即将出手的瞬间,他气海元炁树的那一线淡金色起了共鸣。

    他恍然明白了,单手挥枣木剑,一劈到底。

    他可以通过元炁树的那一线金色,控制剑神通抽取元炁的多寡。

    这一剑的威力,他终于能掌控了。

    他用出了六成元炁之力。

    在东边护法院负手看着的谢沫龄谢护法,原本微笑看戏的神色,一下子凝重,口中喃喃:“神通秘术!现在的年轻人……厉害啊!”

    在两道剑意牵引的剑气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他双手合着往上一抬。

    “轰”,两道剑气碰撞狂野爆发的威力,被地面突兀升腾起的白色阵法之力给托到空中,一下子冲散大半,剧烈的劲气往四周犀利溅射,斗剑台的防护光罩坚持了三两息,晃动着猛然炸开。

    观战的众人嬉笑骂咧往后飞退。

    各施手段避让着一道道细碎乱溅的剑气碎片,这要是被砸到就丢人了。

    空中传来谢护法的声音:“你们两个,一人赔一百枚灵气石,做为斗剑台防护阵法禁制的修复,你们可有异议?”

    张闻风抱剑对着东边施礼:“属下没有异议。”

    何广君咧嘴行礼,这一架打得真他娘的痛快,赔点灵气石算个屁啊。

    只可惜谢护法没有让他们两个用神通分出高下来。

    张闻风果然是领悟出了剑术神通,要不然不可能斩断妖族猩远的手臂。

    他上半年原本想去一趟寰野荒地,借机会一会那个大名鼎鼎的猩远,被其它任务给耽搁了,后来听说张闻风一剑击败猩远,他也就没兴趣再去,等着与张闻风切磋就行了。

    这次放开手脚切磋的最大收获,是将他的修为瓶颈给打松动。

    估计要不多久,他便能晋级渐微境圆满了。

    真正剑修的提升速度从来都不会慢,唯有保持一颗剑心通透,时时磨砺。

    藏内最里面的房间,莫夜手中拿着一本泛黄古卷翻阅,瞥了一眼西边,收回目光继续看书。

    打打闹闹的,她没甚兴趣。

    ……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