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将此丹药交给旭和楼出售?

    韩牧野心念一动,已经明白公孙述的意思。

    旭和楼专卖剑修所需丹药和灵药,这丹药若是拿去,瞬间就能压过其他各店铺,成为皇城中专卖剑修丹药门店中最强存在。

    而对于韩牧野来说,丹缘阁就这么大,没必要靠此丹药扬名。

    反而是此丹药能还会给丹缘阁带来各种麻烦。

    这么看来,丹药交给旭和楼售卖,也是不错的选择。

    “晚辈还要再完善下此丹的炼制手段,等能熟练炼制,可交给旭和楼售卖。”沉吟一下,韩牧野说道。

    他自己手上这颗丹药的力量太强,要是售卖,恐怕没多少人能买得起。

    剑修,大多身家不怎么样。

    在他的设想中,这丹药要炼制就大批量的炼,将威力降下几成,能有剑丸之力就好。

    听到韩牧野答应,公孙述面上露出笑意。

    萧月璃的关系只是一层引子,实际利益才是真正的纽带。

    不管是旭和楼还是韩牧野自己,在这交易中都能有好处。

    旭和楼得名,韩牧野得利。

    敲定这交易,两人说话多了几分轻松。

    公孙述是剑道大修,那种世间顶尖人物,韩牧野剑道修为精深,但到底积累浅了,此时开口,有不少疑问可以探寻。

    在公孙述看来,自己面前这位自称后辈的家伙,分明就是个与自己同辈的剑道大修。

    两人交流,根本不是前辈跟后辈的指点,而是相互借鉴,各有收获。

    韩牧野很多天马行空的想法,还有从草莽中成长的经历印证,都让公孙述有很多启发。

    他还将将林冲霄和当年的重云道人残魂故事简单讲述。

    林冲霄那等壮志未酬,很多剑修都感同身受的遗憾。

    重云道人慷慨赠送大修士玉骨之事,让人敬佩。

    包括林教头挥剑千万的决心,对于剑修来说,也是值得学习。

    韩牧野故事说完,公孙述沉默片刻,轻叹一声。

    “剑修,就该是属于江湖,纵横天地,落得逍遥,便是生死之间,也无怨无悔。”

    他虽然剑道修行卓绝,战力滔天,但身为皇族护卫,一生与皇族牵绊,却不得自由。

    相比林冲霄他们那等生死而战,他公孙述每次挥剑,都不是为自己。

    剑修的剑,不是为自己而出。

    怎不叫人遗憾?

    “我出身皇城,生来就是剑道天赋超绝,从修行开始,一路坦途。”

    “与我结交的,不是大能就是精英,你所说的这些故事,是我所期望却不曾遇到过的。”

    世间生灵有仙凡之别。

    凡人永远不知修行者的世界是怎样璀璨。

    而修行者中,也有人是从出生之时,就注定了不凡。

    就像面前的公孙述,他的修行之路,就是坦途一片。

    其实皇城上城中,如公孙述一般的人,还不知多少。

    天玄世界修行圣地,能跟寻常修行者一样吗?

    他们所掌控的资源,是外人完全无法想象的。

    听到公孙述的话,韩牧野心头一动,轻笑开口:“前辈,我准备去看望那两位前辈的转世之身,前辈若是有兴趣,可随晚辈一起。”

    就如同自己在这皇城中开个小店,以红尘炼心一样,对于公孙述来说,感悟别人的修行之道,或许也是一种启发。

    果然,韩牧野的邀请,公孙述眼睛一亮。

    “剑修转生?”

    “能转生的剑修,都是神魂力量极强,生前定也是大修士。”

    “昨日你去旭和楼买了炼制明剑丹的灵药,就是为他们炼制?”公孙述看着韩牧野。

    以他感受到的韩牧野身上剑道修为,根本不需要用明剑丹。

    那只能是给林冲霄和重云道人的转世之身用。

    韩牧野点点头,将两颗明剑丹拿出。

    丹药上有玉白的流光,化为淡淡的灵气。

    一丝丝的剑意弥漫其上。

    “好丹。”

    公孙述面上露出喜色,轻声开口。

    在公孙述看来,这两颗丹药的品相已经超越极品。

    而且,其上的剑意之浓郁,连他都有些心动。

    “这丹你可售卖,我旭和楼出六百万灵石。”

    出售?

    六百万一颗,倒是能赚不少。

    当初那三炉灵药每一炉都出了两颗丹药,总共可是炼制出六颗明剑丹的。

    不过韩牧野现在没有直接出手这明剑丹的想法。

    “前辈,这两颗明剑丹是晚辈为两位转生剑道前辈准备的。”

    “往后闲暇,我可再炼明剑丹。”

    有灵石赚,为何不炼?

    “好,老夫也对这两位很是好奇。”

    一边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来。

    韩牧野笑着嘱咐左玉婷看顾店铺,自己则是随着公孙述出门。

    两人也没有坐车马,就背着手,快步疾行。

    剑修同行,畅聊剑道,何其快哉。

    两人速度极快,在大道上身影闪烁,外人几乎不可见。

    “好家伙,你这肉身修行恐怕已经远超自身修行了吧?”

    转头看与自己并驾齐驱却并未催动灵气修为的韩牧野,公孙述惊异道:“怪不得你要红尘炼心,这是平衡肉身力量?”

    “你是肉身力量太强,难以掌控?”

    韩牧野点点头。

    在公孙述这等大修士面前,确实很少有秘密能瞒得住。

    不动还好,一旦奔行,自然会被看穿肉身变化。

    “啧啧,真不知你是遇到何等机缘,竟是能有如此强横肉身。”

    “难不成你是出身南荒,本身是妖族血脉?”

    公孙述眼中多出几分好奇来。

    不过他并未细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一个时辰,韩牧野和公孙述就已经到下城。

    下城与中城已是不同。

    哪怕皇城是天玄最富庶之地,皇城中也是有破败之地。

    下城,就是其中多有破败,小巷低矮,绵延的多是有些破旧的门庭。

    世人艰辛,多少人能在此地生活,已经不易。

    皇城之外,人族更是艰难。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修行界中的璀璨繁荣,与大多数凡人无关。

    而修行界中带来的苦难,反而是最先降临在凡人身上。

    比如此时穿行在小巷中,韩牧野就见不少门庭前挂着白幡。

    天玄大军征剿界外,其中军将从上城和中城选拔的多,但寻常军卒,基本都是来自下城。

    这一次增兵百万,就是因为上一次大战中,一场惨胜,损兵数十万。

    无怨界,是难啃的骨头。

    “哎,这还是好的。”公孙述叹一声,低声道:“数百年前,一处界域大战,百万大军覆没,皇城万里,处处白幡。”

    “外人只见皇城煊赫灿烂,怎知这一切是无数皇城男儿鲜血浇筑?”

    没有鲜血换取,何来皇城的繁华,何来天玄的鼎盛?

    这些久居皇城的人家,谁家不曾有三五个入军伍不再归来的家人?

    与公孙述快步前行,韩牧野看到在长剑记忆中的地方。

    毕武河所居的地方到了。

    才到小巷前头,他已经看到七八个孩童在那玩耍。

    说是玩耍,不如说是打闹。

    六个七八岁的孩童手中握着竹棍木棒,围着两个六七岁的孩童劈头盖脸的打。

    那两个孩童明显矮一头,但面上紧绷,背相靠,手中木棒抵挡住往脸面要害位置砸的竹棍木棒,时不时还还手抽冷一下。

    “打,打这毕家的两个家伙。”

    “外来的小子,也敢在我们皇城嚣张。”

    “还敢还手,昨日没打够?”

    那几个大点的孩童仗着人多,越是被反击,越是恼恨,有人已经疼的脸上挂泪,也不退开。

    那两个被围在其中的小家伙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棍,却是咬着牙不吭声。

    “狗蛋,你妈喊你回家吃饭!”

    “猫生,死哪去了?”

    不远处有呼唤声传来。

    顿时,那些围拢的孩童一哄而散。

    “毕家小子,明日见了再打。”

    领头的孩童歪着嘴,捂着红肿的额头高呼,扬长而去。

    “哥,你没事吧?”

    “老子能有什么事?刚才我用爹教的分合剑一剑差点敲掉狗蛋的牙,你看见没?”

    等四周孩童散去,两个孩童相互搀扶着,嘴角抽动,却不认怂。

    “你们就是毕武河家的?”韩牧野走上前,轻声开口。

    这两个小子,他在长剑记忆之中已经看过。

    一个是重云道人转生,一个是林冲霄转生。

    只是这两人目前都没有觉醒前生记忆。

    至于能不能觉醒,这也是未知之事。

    韩牧野的话,让两个孩童面上露出警惕,也不答话,直接转身就走。

    他们个子小,只几个兜转,已经从狗洞和破栅栏边消失。

    韩牧野笑着摇头,与公孙述大步往前走。

    转过三个屋角,迎头撞上那两个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孩童。

    这两个小家伙还知道变着道往回跑呢。

    没想到韩牧野和公孙述径直而来,一个孩童低呼:“毕冲,你去跟娘说有人来了,我来拦住他们。”

    说着,他手中木棍指向韩牧野,脸上全是警觉,似乎手中是一柄长剑,向着前方引住。

    名叫毕冲的孩童犹豫一下,转身就跑,冲进一侧的低矮房屋中。

    韩牧野和公孙述没有前行,就立在那。

    不过片刻,房屋中冲出一位身穿灰色衣衫,头上包着头巾的妇人。

    妇人面上神色苍白,手中提着一柄短剑,紧张的奔过来,将挡在韩牧野身前的孩童拉开。

    上下打量下韩牧野和公孙述,妇人捯持着剑,抬手施礼:“二位,小儿冲撞,还请见谅。”

    说完,她看向韩牧野:“毕武河是我家夫君,不知你们寻他何事?”

    韩牧野抬手,河岳剑出现在掌中。

    对面妇人面色一变,低呼道:“我夫君的剑怎么会在你手上!”

    话音落下,她身上有一丝淡淡的剑意升起。

    只是这剑意才起,妇人面上一红,身上气血无规则的翻腾,被她死死压住。

    “昨日你夫君去我店中让我炼制两颗明剑丹,以此剑为质押,今日我将丹药炼好,过来看看。”

    韩牧野从河岳剑记忆中知道面前之人就是毕武河的道侣金云梅,也是林冲霄和重云道人转世之身的生母。

    金云梅暗伤在身,一直都是隐居在此。

    “明剑丹?”听到韩牧野的话,金云梅惊呼一声。

    “他,他疯了吗……”

    口中低语,金云梅转头看向身后紧张的两个孩童。

    金云梅面上露出悲伤之色,目光重新落在韩牧野手中剑器上。

    “他连这河岳剑都舍得……”

    抬头,金云梅看向韩牧野,轻声道:“这位道友,我家夫君恐怕付不起炼制明剑丹的灵石。”

    “若是可以,请将此剑还我们,丹药我们不要了。”

    说到这,她看韩牧野面上神色不变,有些艰难的说道:“若是丹药已经炼制出来,那,那就以此剑换吧。”

    这河岳剑已经产生灵性,对于地境修行者来说,乃是可提升自身战力极多的宝物。

    愿意以此剑交换丹药,金云梅显然也是心中难以接受。

    韩牧野点点头,没有拿丹药,也没有将长剑收起,而是开口道:“毕夫人,这两颗明剑丹就是为他们两人炼制吗?”

    韩牧野的目光落在金云梅身后的两个孩童身上。

    犹豫一下,金云梅点头道:“我这两个孩儿有些剑道天赋,前些时候聚合剑宗一位长老看中,想将他们收入门中。”

    “我夫君应该是想让他们的天赋更胜一等,才求先生炼丹吧。”

    下城中的剑宗,实力有几分不知道。

    但大概不算什么强大的宗门。

    当然,对于这两个孩童来说,拜入宗门,不管是资源还是安全,都比跟随在毕武河与金云梅身边强许多。

    皇城中,就算是下城,也有巡卫营镇压,很少有私斗的。

    “二位先生请到寒舍小坐吧,我夫君接了任务,应该也快归来了。”

    金云梅开口说道。

    韩牧野转头看向公孙述。

    公孙述点点头。

    随着金云梅到低矮的房屋前,小院中有石锁等物。

    屋中没有什么摆设,只是算干净。

    两个孩童帮着端茶倒水。

    “你叫毕冲,你叫什么名字?”韩牧野看向送水来的孩童,轻声问道。

    “我叫毕云,你还是第一个能辨出我和弟弟的人。”

    名叫毕云的小男孩脸上露出喜色。

    另一边的毕冲也是咧嘴。

    韩牧野点点头,看向两个孩童:“你们喜欢练剑吗?”

    两个孩童对视一眼,点头。

    韩牧野抬头看向金云梅:“毕夫人,我对你们家事情也知道些,你和毕道友都不是皇城中人,是避祸来此的,对吧?”

    金云梅不知道韩牧野是从剑器记忆中看到的一切,还以为毕武河对韩牧野说的这些。

    她轻轻点头,然后低叹道:“是我拖累了夫君。”

    说到这,她面上露出一分慈爱,看向一旁的孩童:“我也没有什么其他念想,就望着毕云和毕冲能好好成长。”

    “也不知我还能不能看到那一天……”

    “伤了根基,经脉错乱。”坐在前方的公孙述目中透出一丝灵光:“若要医治,确实是需要几分工夫。”

    只是需要几分工夫?

    金云梅一愣。

    她的伤她自己知道,遍寻了皇城,也没有人说能治好。

    当然,毕武河能去寻的,最多也就是丹道大师,连宗师都无力寻到。

    出不起价。

    “求你救救我娘!”本在金云梅身后的毕云一下冲出来,趴在公孙述脚前,连连磕头。

    毕冲愣一下,也忙冲过来。

    公孙述坐在那,没有动。

    金云梅面上闪过一丝苦涩,还夹杂着悲伤之色。

    她如果还是当年那个宗门宗主嫡女,就算身家不丰,也能让两个孩子衣食无忧。

    哪会像现在这样,不过六岁的两个孩子,吃过这么多苦,这么小,就知道为她的伤势操心。

    想到伤心处,她心绪震动,面上一红,一股逆血就要涌出。

    金云梅连忙转过头,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擦去。

    “我出手救治你们的娘比较麻烦,不如他。”就在此时,公孙述忽然抬手指向韩牧野。

    “他一颗丹药就能治好你们娘亲的伤势。”

    小屋之中,毕云毕冲,还有金云梅都看向韩牧野。

    两个孩童愣在那,不知道是立马爬起来给韩牧野磕头,还是要怎么做。

    “不过,你们给我磕了这么多头,今日老夫就收了你们做弟子吧。”

    公孙述的声音再次响起。

    收弟子?

    此时,便是韩牧野也转头看过去。

    这位可是皇城无敌公孙述,已经凝成剑域的强者。

    如此强者,愿意收徒?

    还是两个下城居住,毫无根基的孩童。

    见韩牧野看向自己,公孙述淡淡道:“你说的故事对我颇有感触。”

    “我修为剑道都有些陷入瓶颈之感,今日看他们两个,心有所感。”

    “我的突破契机,恐怕就在他们身上。”

    突破契机?

    韩牧野微微一愣,面上露出笑意来。

    世间机缘,当真是难以说清楚。

    有时候,并非低阶修行者遇到大修士是机缘。

    大修士在低阶修行者身上,也是能寻到机缘的。

    “我若收徒,他们可算你的前辈了,你不该有所表示?”公孙述站起身来,看向韩牧野。

    韩牧野哈哈笑一声,抬手将两个玉瓶拿出。

    “好,这两颗明剑丹就算是见面礼了。”

    听到他的话金云梅瞪大眼睛。

    明剑丹什么价值她清楚,见面礼就拿出明剑丹,便是皇城大宗恐怕也不能如此奢遮。

    公孙述转头看向韩牧野,摆摆手道:“若是外人,两颗明剑丹也就差不多了。”

    “你嘛,两颗明剑丹恐怕拿不出手。”

    公孙述知道韩牧野身家,看来是不准备放过他,要狠狠敲一笔。

    韩牧野面上笑意不减。

    公孙述能收林冲霄和重云道人的转世之身做弟子,他自然开心。

    修行,讲求个因果。

    不管是林冲霄还是重云道人,都曾与他韩牧野有过交集,产生过因果。

    了却因果,再接因果。

    世间修行,不就是为能有掌控因果之力吗?

    这一刻,韩牧野心头触动,神魂震荡,似乎元神出窍,高悬万丈虚空。

    他瞬间明悟,为何儒道镇压天下,为何神道香火能成。

    因果。

    人望,不就是因果?

    这因果,是大修士修行时候的羁绊,却也是他们修行路上的道标。

    远行万万里,心神迷失时候,有因果牵扯,还能回归。

    合道之上,恐怕就是修这因果了!

    这一刻,韩牧野心神似乎在蜕变。

    圣人不死,天道轮回,因果也!

    神魂力量再变,这等提升,已经是韩牧野从不曾想过。

    此等变化,若没有机缘领悟,便是万年也不可得!

    以为今日是林冲霄和重云道人机缘,却原来是公孙述机缘。

    真当是公孙述的机缘,到底,竟然是他韩牧野的机缘!

    世间事情,就是如此奇妙。

    “好,他们往后修行所需丹药,法宝,我出了。”

    “另外,我去皇城书院要两个名额。”

    “既然是在皇城,总要去皇城书院读读书。”

    韩牧野长笑开口。

    公孙述点点头,面色平静到:“这还差不多。”

    说完,他抬手将一块玉牌拿出,递向呆愣的金云梅:“这令牌你收好,我会派人来安排你们一家。”

    韩牧野也是抬手将河岳剑放在面前木桌,然后拿出一个玉瓶,瓶中是一颗通灵续脉丹。

    此丹治疗金云梅的伤势,足够。

    从始至终,公孙述和韩牧野都没有问金云梅意见。

    直到他们离开,金云梅还有些呆愣,无法回神。

    她出身宗门,也是宗主之女。

    可她根本未见过如此人物,出手就是价值数百万灵石的礼物,开口就是法宝。

    法宝,世间修行者,几人见过法宝?

    “云梅师姐,听说有客人来?”不知何时,小屋门口处传来毕武河带着些焦急的呼唤。

    背着个大背篓的毕武河冲进小屋,见家中三人都在,松一口气。

    “不是富成道宗的那些家伙就——”

    他的话没说完,目光落在小桌上的长剑上。

    “河岳剑?”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