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第924章心生妄念

    宝红在一旁看了暗暗附和,觉得宝珠果真是大宫女,说话做事就是不一样,难怪宝珠得贵妃娘娘欢心。

    这样的宝珠,她都喜欢,更何况是娘娘?

    此后她也识趣不再多言,安安心心在一旁伺候秦昭进膳。

    秦昭吃饱喝足,抱上小原子出来,就见外面飘起了雪花。

    她看得入神,就听得萧策的脚步声渐近。

    很快萧策来到她身畔,“雪有这么好看吗?”

    秦昭莞尔一笑:“女人嘛,多多少少对雪这种浪漫的东西无法抗拒。”

    萧策并不觉得雪有什么好看的,但若秦昭喜欢,他可以陪她赏雪。

    秦昭转看一眼萧策,看他这样子,她就知道他这个大直男在想什么了。

    “外面冷,回去吧。”

    秦昭正想离开,萧策一伸手,便把她带在怀里:“不是喜欢看雪么?朕陪你赏雪。”

    听到他这施恩一般的语气,秦昭就想笑。

    “就算臣妾喜欢看雪,也不一定非皇上陪不可。”秦昭没好气地回答。

    萧策闻言挑眉:“除了朕,你还想找谁?”

    秦昭心道锦阳宫不是有很多人吗,她要赏雪哪能非萧策这个大忙人不可?

    “当然是咱们儿子。”秦昭得意把亮出怀中的宝宝。

    萧策看向她怀中的孩子,神情稍微缓和:“朕不在的时候,你确实可以找小原子。”

    他说话间把孩子从秦昭怀里捞出来,递给旁边的张吉祥。

    张吉祥手忙脚乱接近小殿下,很识趣地叫上其他人,大家退到足够远的地方,不打扰秦昭跟萧策花前月下。

    这一次,宝青也不敢再有异议,跟随其他人退到最远的地方。

    但她还是忍不住探头,看向相拥而立的男女。

    她的视线隔着漫天雪花,以至于雪花背后的男女看得不太真切。只大约知道美得像是一副流淌的水墨画,唯美而又不真实。

    宝绿也在偷看,她不禁低声感慨,“皇上和娘娘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碧人呀。”

    再没有比贵妃娘娘和皇上更登对的人了,看着便赏心悦目,叫人移不开视线。

    宝青抿了抿双唇,轻声回道:“是啊,皇上和贵妃娘娘站在一起便是好看的风景。”

    再没有比秦昭更适合皇上的女子吧?不然皇上怎会这般喜爱秦昭呢?

    “我也喜欢贵妃娘娘,这说明皇上喜欢贵妃娘娘不只是因为美貌。我听闻贵妃娘娘刚进皇宫的时候容貌很普通,是在皇上的照顾下,贵妃娘娘才变得好看。”宝绿不禁感慨:“可惜我们都没见过娘娘以前长什么模样。”

    她说着看向宝珠问道:“宝珠姐姐,以前贵妃娘娘长什么模样呢?”

    宝珠想起自家主子以前瘦瘦小小的样子,莞尔一笑:“贵妃娘娘以前身子亏损,延缓了成长,看起来很瘦小。你们只要知道,皇上和贵妃娘娘之间的情分不同一般就行了。”

    皇上和娘娘之间的开始并非因为男女之情,那是在日积月累的过程中,感情才渐渐深了,也渐渐变了。

    她以为皇上和贵妃娘娘之间的感情基础深厚,一般人没办法破坏。

    宝绿深以为然:“皇上本是君王,但是一看到娘娘,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亲和。”和普通男子没什么不同。

    这足以说明是娘娘改变了皇上。

    这样的感情自是不同一般。

    宝珠认同宝绿的观点:“皇上在娘娘跟前确实和平常不一样。”

    宝青则沉默不语,她看着前方的男女,眼里有暗潮涌动。

    这个后宫只有一个秦贵妃,再没有人比秦昭更幸运了吧?不只拥有皇上的宠爱,也拥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但是后宫其他妃嫔就没那么幸运了。

    皇上只要一得空就来锦阳宫走动,不得空的时候就在养心殿,其他妃嫔却连见皇上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的差别才是让后宫其他妃嫔嫉妒秦昭的原因吧?

    宝红听到这几人的对话,也凑上前来偷听,她见宝青不说话,定睛看去,只见宝青的视线定格在前方,眼神迷离。

    她循着宝青的视线看去,那正是皇上和贵妃娘娘所站的方向。

    宝青这样的眼神当然不可能是在看贵妃娘娘,既如此,宝青看的人便是皇上?

    想到这种可能性,宝红的心沉了下来。

    看来她要找个机会好好问问宝青是怎么回事,千万莫是她想的那样。

    因为萧策来了,小林子摒退了所有人,大家也可以早点休息。

    宝红和宝青早早回到自己的住处休息,一路上,两人没说话。

    宝青正要回房休息,却听见宝红的脚步声跟了过来。

    她回头看向宝红问道:“什么事?”

    宝红开门见山:“你是不是对皇上有非分之想?”

    宝青乍听到“非分之想”这四个字,神情有点恍惚:“皇上是云中月,岂是我这等卑贱之人能够肖想的?”

    宝红冷笑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就好。那是皇上,你又是锦阳宫的奴才,若你对皇上有非分之想,莫说皇上容不下你,贵妃娘娘也容不下你!”

    这个后宫不乏有想攀上高枝的宫女,但是连后宫诸妃嫔都没机会面圣,宫女又怎会有机会?

    她以为宝青是聪明人,不会做这等蠢事。

    “你想多了,早点歇着罢。”宝青神色平淡,下了逐客令。

    宝红深深看一眼宝青,而后才道:“你我相识一场,又在同一屋榴下住了几个月,我不希望你有一日走上不归路。”

    若宝青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迟早会走到穷途末路,到那时,谁都帮不了宝青。

    宝青轻声回道:“你是为我好,我知道的。”

    宝红也不再赘言,她转身欲走,却又止步:“咱们还是要看清自己的身份。贵妃娘娘确实是好主子,但娘娘说过的一句话我记得很深刻,娘娘说,要在锦阳宫伺候,其中最首要的就是要忠诚。”

    若宝青对皇上心生妄念,这跟背叛娘娘有什么区别?

    宝青走到宝红跟前,轻拍她的肩膀:“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有个安身立命之地。回去歇着吧,莫胡思乱想。”

    (本章完)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