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布的话,让李肆沉吟片刻,然后,他伸出三根手指,“你若真想拿回天空之城,也不是不行,需要三个条件。

    “其一,我只给你天空之城及周围十里的地盘,但不会现在给你,要等你长大成人,什么时候你十八岁了,我就给你办交接手续,我这话,可以用天命佩剑来作证。’

    “其二,我需要100份元阳草,200颗智慧果,50份菩提木。

    “其三,你需要给我一个承诺,以历史法则的名义,在未来,你要帮我一次。”

    李肆提出的条件并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太宽厚了,宽厚到了少年吕布都愕然了片刻,甚至都有些疑神疑鬼。

    但这种好事傻瓜才会拒绝。

    当下,他愉快一笑,“我现在是八岁,再等十年也无妨,第一条我同意了,元阳草,智慧果,菩提木,你这是拿到了孙思邈的悟道丹药方?这个有点麻烦,因为这东西很少见,通常都生长于古老的大墓世界中,市面上的存货很少,相信我,若是这玩意很常见,我敢打赌,孙思邈那小子宁可给你100颗悟道丹,也不会给你丹方的。

    “但是幸好,你遇见的是我吕布,别人敢去的世界我敢去,别人不敢去的世界我同样敢去,所以,我手里恰好有这三样材料。”

    “至于第三条,嘿嘿,以历史法则的名义,你想用这个来约束我么?大可不必,我吕布说话算数,说帮你一次就帮一次。拿去!”

    说完,少年吕布直接从空气中摄来一个小盒子,丢给李肆。

    李肆深深的看了这家伙一眼,不再多说一句废话,转身就走,很是干脆利落。

    倒是少年吕布,却皱起了眉头,还处在意外的惊喜之中。

    因为,他这次来真的就是捣乱来的,傻瓜都知道,那李苟怂其实很难缠,他到手的东西怎么可能吐出来?

    天空之城是建立在一条三千多米高的巍峨山峰之上,可以说易守难攻,山上还有十几万亩良田,有泉水,有修建成型的关隘,这种地方,只要拿到手,就是最佳的养老历史领地。

    所以当初村夫建议他购买历史地契时候,明知道那家伙不怀好意,吕布也愿意购买,真,谁不想有一個安稳的老家呢,他吕布就算是再能打,也有双拳难敌四手时候啊,更何况,他习惯了独来独往,做事也特立独行,不知得罪了多少人。

    他之前那几块历史领地,虽然也算富庶,但在防御上都不太理想,这次妖魔入侵,就被烧成了白地,而这已经是第七次了。

    每次都要从无到有,从废墟中重建,还要复活手下,这种感觉不好玩。

    所以拿到天空之城的历史地契,吕布颇为开心,甚至已经做好了周密的扩建计划,哪怕明知道村夫是利用他来对付李苟怂,也心甘如怡。

    结果特么的,那李苟怂果然名不虚传,一招就让他破产,虽然一同倒霉的还有李广,凯撒等,但他还是很不爽,所以直接用了个手段,化身偏僻之地的猎户之子。

    谁想到那李苟怂太苟了,居然亲自排查治下的人口,连这么偏僻的小山村都不放过,太作孽了。

    就这种排查方式,别说那藏起来的九级母虫了,连李广,凯撒等人混进来的探子也别想藏匿住。

    而刚才那三个条件里,居然并不包括帮忙对付九级母虫,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这李苟怂早就胸有成竹,自有办法能发现九级母虫,且能对付得了。

    哎,这个妖孽!

    所以现在怎么办?

    相信,还是不相信?

    要是他逗我玩怎么办?

    等上十年无所谓,可莫要到头来一场空啊。

    时间,吕布居然有些患得患失。

    但不管怎样患得患失,他是不打算把这件事汇报上去的,这本来就是他个人的行动,何况

    “咦?’

    吕布忽然心中一动,飞快取出一枚建城令,就见上面隐约有一道道法度在凝聚变化,他之前几乎被废弃的历史地契,居然开始恢复了,虽然看这恢复进度至少得需要十年,但这却等于被此方世界的天命所承认,他的历史地契有救了!

    心中一阵狂喜,吕布甚至想仰天大笑,这真是赚大了。

    那李苟怂还真的经验太少啊,缺少社会的毒打

    嗯,他这么做,到底用意何在?

    吕布觉得他还不能太大意了,可不能让李苟怂再改变了主意,要翻脸,也得等十年以后,不,仅仅十年还不够,三十年之后吧,他得把天空之城扩建好,让这里变成第一重天中第一雄关。

    然后再翻脸吧,等等,还是算了,老子扩建天空之城是为了养老的,不是为了打仗的。哼,算你李苟怂走运!

    李肆的排查仍然在继续,每个村子每个人,每个士兵每个工匠,一个都不放过。

    当然美其名日,视察民情。

    这个过程中,李肆着实发现了几个身份不明不白的家伙,看到他就想跑,或者直接自尽根本不给他审讯的机会。

    见到这一幕,那燕伯阳等人都是心头惊悚,尤其是燕伯阳,他自诩大乾帝国第一善守的名将,同样也擅长治理地方,把天空之城上下管理得井井有条,谁曾想,这里面居然混入了这么多沙子。

    “陛下,您真的打算在十年后将天空之城转交给那什么吕布?’

    燕伯阳忍不住找了个机会询问,在他看来,天空之城太完美了,这样一处雄关在手,南北东西八百里都安稳。

    结果这位陛下二话不说就许出去了,到时候那吕布有雄关在手,不敢多说,方圆五十里,想要哪里就能占据哪里。

    “当然,君无戏言,何况我可是用天命佩剑作证的,天命不会更改。”李肆很正式的回答“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必担忧,该怎样就怎样,从此刻起,到未来第十年,你就作为天空之城的郡守,好好的管理地方,发展城镇,修缮道路,促进农桑,让百姓休养生息。

    “这,陛下,难道不撤出所有人口物资?到时候这些都留给那吕布?”燕伯阳很吃惊。“不急,不是还有十年吗?’

    李肆呵呵一笑,他这么做,当然是有原因的。

    其中一个最大的原因就是,天空之城这边已经打好了基础,马上就要成为鱼米之乡,就那五十万亩良田,足以让此地成为他的粮仓,可以解决其他地方人口的吃饭问题。

    要知道,此时正有六十多万人迁徙过来,他们要安置,要建造城镇,要开垦田地,怎么也得一年时间,就这一年时间,光吃储备粮,够吗?

    不够的。

    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粮仓。

    但是,他都知道这地方的重要性,敌人不知道吗?

    只需看看吕布都可以化身猎户之子,潜伏进来,其他人难道不能?

    他能排查一遍,还能天天排查?

    所以这事儿不如交给吕布。

    他要想让他的历史地契恢复得快一些,就必须确保天空之城地区风调雨顺,必须确保此地民风淳朴,必须确保这里没有什么幺蛾子事件发生。

    除非吕布是真的不在乎天空之城,那样就无所谓了,李肆只要确定了这一点,他会立刻动用雷霆手段,送出去的东西,他随时可以拿回来。

    但如果吕布真的确保了这一地区的安宁,那麼就等於给李肆争取十年时間。

    顺便也可以给敌人找个拉住仇恨值的盾T。

    总之,吕布可以赚到,他绝对不亏便是。

    另外,这更是离间三国九组的好机会,李肆不知道诸葛老魔在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但他敢打赌,事先没有人会料到,吕布真的能要回天空之城。

    诸葛老魔给他插钉子,那他也可以反过来搞事情嘛。

    “嗯,这个地方有点问题。”

    等再次走出一座小山村后,李肆热情的與村民们挥手告别,面色如常,但实际上,若他所料不差,那九级母虫就藏在这里,但,他不打算动手,甚至就装作不知道

    因为接下来,这个地方会变成各方势力角力的大舞台,他现在的任务是帮忙搭台子,而不是自己上去演戏。

    坐在台下看戏不香嘛!

    接下来的十几日,李肆排查了二十多万人,顺利打道回府,同时也带走了五万名工匠,三万名士兵,以及各种人才约三千人。

    这些人将主要用来修建道路,修建新城,安置迁徙百姓的。

    李肆计划修建三座新城,一座是依托原来的河流之城重建,一座是在高山之城以东修建一座临湖城。

    第三座是在高山之城以西百里外,一处宽阔的平原上修建。

    未来这将成为他的基本盘。

    而就在他在这般大展拳脚的时候,天空之城周围的庄稼也到了可以收割的时候,五十多万亩农田,在风调雨顺的增益buff下,可见的就是一场大丰收,尤其李肆还颁布了新的法律,所有农民只需要上缴六成粮食,余下全部自己保留。

    所以这段时间,天空之城内外,所有人都是欢天喜地,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只是,这样丰收的背景下,却有人在跳脚大骂。

    “草他大爷的李泰迪!”

    吕布的心情这几日很糟糕,让他之前的喜悦都没有了,因为他这几天忽然发现,总有不知所谓的家伙偷偷跑来放火,投毒,还想放出妖魔来制造恐慌。

    正常来讲这与他无关,但是看着历史地契上的民心法度,吕布只能黑了脸,取出方天画戟,骑着八星赤兔马,日夜巡逻,看到搞事的就弄死,好特么累!

    他自己之前的历史领地都没有这么勤快过。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