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轰!”

    翠绿的巨树拔地而起,无数的巨木大军开始步入战场的序列,当牧树人全力发挥的时候,即使是钢铁城市,依旧会成为他随手栽培的花园。

    那片区域,整个世界,在那一霎就完成了“绿化”。

    这并不是植物的“催化”,而是类空间系能力的结果,高阶园丁普遍后勤拉满,随身带一个花园太过正常。

    而当牧树人的皇家卫队入场的时候,整个世界瞬间回到了远古洪荒,高耸入云的巨大古木化作暴躁小子,像人类展示什么叫做自然之怒。

    一枚枚古树拔地而起,“牧树人”放牧森林、树人的职业能力,在军团作战之中堪称无敌。

    但这一次,他却皱起了眉。

    “......有点难对付。”

    在无限数量的大军面前,龙雨荷却依旧如闲庭漫步,保持着稳定而悠闲的战斗节奏。

    长腿一踢,淡绿色的浮光附在长靴之上,直接化作了锋锐的剑气,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在街道之上,也割裂了挡路的荆棘森林的路障。

    面对无数的“果实”爆炸物、投掷物,她时刻保持着最安全的位置,前进后退的明明速度并不快,但总能避开大部分危险的范围攻击。

    “啪!”

    一抬脚,又是一击肉眼无法辨识的“音速踢”,一个作为弹药被投掷过来的藤蔓怪物,被其直接踢爆。

    她每一次行走,每一步攻击,都轻易的踩到大军最难受的地方。

    一路行来,步伐平稳而优雅,仿若参加下午茶的小姐淑女。

    这就是格斗家最常见的两个分支,走“静”之路线的觉者武者,还是走“动”之路线的跑者武者的区别。

    但别误会,她的速度依旧极快.....那双足的淡绿色的金属脚铠,至少占了八成的优势。

    “叮!”

    这一次,伴随着射钉和钢索,她完成了一次攀登。

    “轰!”

    足下、脚背后喷出的烈焰和气体,让其完成了一次超级加速,在尾声双足猛地一点,猛地跳上天空,避开了所有缠绕过来的藤蔓。

    一个空翻,她调整好了姿势。

    “轰!”

    再度喷出的烈焰,倍增了其冲击力和体力,化身淡绿色流星的她,直接一个骑士踢踢穿了一个七米多高的巨木树人。

    “呼。”

    在脚铠进入冷却状况喷出大量蒸汽的时候,她却一点足尖,冰刀出现了双足之下,滑冰的美人打了一个旋,就再度突出了重围。

    她直接贴在巨大藤蔓之上,无视了地心引力,倒退着的向上“滑冰”。

    高速甚至带起了火花,其经过之处被火痕点燃,可见她的机动性太过离谱。

    和偏后勤和知识型的职业者不同,战职很吃装备,这仅仅只是一件“白银级”的改造脚铠,就弥补了静之武者系最致命的速度弱点......当然,灵活使用所需要的训练和战斗经验,本身就是战斗系职业者的能力。

    “相性有点不合。”站在足以鸟瞰全局的巨大树人头上,“月季’柳子碑皱起了眉,他有些犹豫了。

    自己一个军团型的牧树人,对付一个高速且高感知的格斗者,胜利或许不难,但留着对方,却有点困难。

    这龙雨荷一路突破,目的明显,就是不断的往外逃窜。

    能够“点化”古树为树人的牧树人天生为战斗而生,被很多世界视作“自然之怒”的强大职业,但不断如何,它放牧的依旧是“树”,而其天生缓慢的弱点是掩饰不足的。

    正常情况下,擅长阵地战的牧树人可以布置下各种陷阱和套路,逼着对方和自己的军团死磕,

    但要临时的战场,埋伏一个直觉和感知都强的可怕的高阶觉者?对方的战场决策,从一开始就是完美无瑕的。

    摸了摸下巴,柳子碑有些犹豫,这样下去貌似拦不住对方了,是否要动用自己的几章王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高阶园丁和高阶驯兽师是一回事,都是依靠平日积累下来的“宝宝”作战的。

    这个时候动用了王牌的话,事后的安抚会很麻烦,对本地造成的破坏也会很难交差,最重要的,是如果还有大鱼,情报会外泄......

    但看着已经抵达了森林边缘的龙家妹妹,他最终还是捏紧了右拳。

    这个目标和之前的不一样,现在已经确定了仪式主持人大概率是龙家哥哥,擒获龙雨荷自然是最有价值的战利品。

    “出来吧,血痕.......”但还没等他拿出自己的王牌,异变却突然发生了!

    “轰!”

    即将冲出包围的高挑美人,直接被一脚踢了回来。

    下一刻,一个淡银色的身影,直接跟着跳入了包围圈。

    “方雯!你这个恶毒的x子。”

    无面的银色金属看不出情绪,但合成的金属音却满是怒意。

    “龙雨荷,你这个智商不如狗的蠢货。”

    “我有学士学位。”瞬间,怒气直接引爆了。

    “呵,一把年纪了,连个博士都没有,学士还是花钱买的,还不如狗呢,至少可以看家护院。汪汪汪!”狗叫的源头,是流体金属人形的背后,一个扭曲的“狗头”对着龙雨荷猛吠。

    遭遇背叛,加上已经不记得是多少次的学历嘲讽,瞬间,龙雨荷怒气拉满,都气的脸都变形了。

    “魔刃化了吗,被你哥哥改造的人不人鬼不鬼,还这么忠心耿耿,还真是一只好狗。哎,我怎么没遇到这么好的狗......”

    “轰!”

    下一刻,金属人形“银色战争”和“龙雨荷”撞到了一起。

    战争机器的高速振动刃,直接被格斗者的双手握着,却没有造成任何有害的杀伤......对面的肉体,比金属还有离谱。

    此刻的龙雨荷,浑身紫红色的皮肤,在头颅,手臂,肩膀,背后都长出了银白色的刃状长角,而最离谱的,确是背后那长达数米的剑翼、

    这是医者(屠者)“改造”能力,消耗了数十把优质“魔剑”构成的刃鬼状态。

    一瞬间,从开始的银色战争(方雯)全面占优,变成了龙雨荷暴打流体金属人,“银色战争”任何的反击和武装,但绝对实力的压制下,都变得脆弱而无力。

    但输人可以,输阵是不行的.....

    “你来摊这浑水做什么?不管是谁输谁赢,你最后得到的只是通缉令,等着被‘猎杀队’上门追杀吧。”

    “至今,我依旧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一个生命系职业都没有,跑来混母神教什么?教典你看的懂吗?你觉得这一次仪式你能捞到什么好处?让你哥哥把你改造的更加非人?”

    “蠢货,就是当狗,也要有骨头吧,我早就想问了,你从你哥那捞到了什么好处没.......”

    一句一句,让龙雨荷越发狂怒,下手越狠。

    银色战争的流体身躯被打的“液体飞溅”,但掉出来的“胶体”,却自己重组起来了。

    或是一个诡异的笑脸,或是一个汪汪叫的小犬,嘲讽味道十足。

    龙雨荷双瞳已经赤红,她已经只想彻底撕碎眼前的混蛋,无视了周遭围过来的森林大军。

    而方雯却只能感觉到愉悦,原本探索的情报,居然如此轻易的起到了作用。

    “这么好上当,难怪她哥一直保护着她。”

    她的周遭,已经布满了一个个鳞片样的花纹,防护系的“怒纹”已经全面启动。

    “怒意坚果”,是龙雨荷的异能,简单的说就是将“怒意”化作保护自己的“外挂屏障”,不断的提升自己的肉体硬度和防御强度。

    本就改造后的魔刃肉体,加上天赋异能的加持,再加上高阶格斗系的肉体加持,其近身强度是相当的可怕。

    这能力简单而强大,但作为代价就是其很容易被怒意所吞噬,所以需要“觉者”的力量进行制约。

    虽然武者两大主流路径并没有高低之分,但只要精神不太稳定的职业者,往往会优先选择觉者的兼职。

    而一直在收集同伴情报的方雯,自然知道对方的弱点,也知道怎样最能激怒她。

    不管是改变成“怪物”的容貌,被迫走上这条路的“兄妹之情”,还有她在普遍高学历的教内一直被鄙视的“成教”学历,都可以点燃她的怒火。

    在暴怒的龙雨荷彻底被情绪控制,追着液体金属人猛锤的时候,其结局已经注定。

    “吞噬她们吧,血痕。”

    下一刻,大地裂开,所有的植物、搏击的两人,都被吞入了地下的红色深渊。

    只不过,一人暴怒中有了些清醒和悔恨,一“人”却在嬉笑。

    “蠢货,离开了哥哥什么都不行的废物。”

    瞬间,原本的清醒再度化作暴怒,缠斗到一起的两人,直接坠入深渊。

    ---------

    ---------

    与此同时,路平安已经返回了自己的旅店。

    看战斗结果?其实没啥好看的,不管谁赢都是赚的。

    就算跑了,自己也没能力去抓或补刀。

    战利品?这么多大佬都盯着在,别做梦了。

    想知道结果,等之后猫猫甚至方雯的联系就行了。

    他现在手上倒是有一个难题,亟待解决。

    那是一盆淡银色的液体,正在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也是方雯给出的“礼物”之一。

    这显然是一个宝贝,但自己要如何使用,却是一个大问题。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