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行走在森林里,安德烈忍不住吐槽起来了,“我讨厌下雨,尤其是这样的小雨!”

    尤里也附和着说道,“如果是大雨,我们可以回去休息,如果是连阴雨我们也可以休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小雨,会让我们的工作难度加大,但是依然不能休息。”

    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嘛,要是天公实在不作美,大家该休息的时候肯定就是要休息了。但是这要是说可以克服一下,自然也就克服一下了,要抓紧时间工作啊。

    张扬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作为一个无良的资本家,当然也就要尽可能的去剥削大家的劳动价值了,所以能工作肯定也就要工作了。

    休息什么的,可以说是比较奢侈的,尤其是在现阶段需要加班加点的时候,更是要努力工作、端正态度。

    伊万诺夫稍微有些担心,看了眼袋子里的菌类,“猴头菇需要小心一点,它们淋了雨很容易造成品质下降。”

    张扬也基本认可这些,不过也不算特别担心,“我们回去的时候立刻就要开始收拾它们,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我现在担心的是产量,现在很多东西也越来越少了。”

    安德烈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说道,“松茸和羊肚菌确实越来越少了,但是我们基本没有什么存货。如果到了秋天,我们的产量会进一步的下降。”

    这也是事实,这要是到了冬天的话,不要说羊肚菌、松茸了和猴头菇了,就算是桦树茸基本也就是要依赖现阶段的一点存货了,这对于大家的一些压力还是有一些的。

    尼古拉笑着开玩笑说道,“你们应该考虑给我们涨薪水了,现在已经有人在从事和我们同样的工作,我听说桦树茸的价格增加了。”

    提到这一点,张扬他们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桦树茸的收购价增加了一点,销售价格实际上增加的也有那么一点,这些产品现在的市场也可以说越来越大,市场的认可度也算得上越来越高了。

    这肯定是好消息了,尤其是这些俄货,虽然也不如一些长白山桦树茸这些本土货,但是也不是被人嫌弃的产品。最主要的还是国内的一些产品根本供不应求,自然也就意味着需要更大量的进口了。

    至于给大家涨工资这样的事情,张扬也觉得这样的事情也就是一些人想想而已了,几乎是没有可能达成的。

    大概也就是胡乱想想而已,市场价格自然是可以作为一个参考标准,只是对于张扬来说,他也不可能完全跟着市场价格的一些变动走。

    还是需要看俄罗斯的一些工资水平等等,张扬自认为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老板了,他给出的薪资待遇已经算得上相当不错了,其他人自然也就不要想着一直涨薪之类的事情了。

    伊万诺夫散了一圈烟,开玩笑说道,“你们一直在这个团队工作,你们一直是专职采摘桦树茸。如果你们选择出去单干,说不定可以赚到更多的钱,我们也会收购你们的产品。”

    这不是在开玩笑,虽然这个团队采摘的桦树茸不少,可是伊凡诺维奇那头也是一直在收购散客的桦树茸,那些收购的桦树茸也是可以给加工厂带来一些稳定的原材料。

    仓库里没有一点存货,张扬他们心里自然也就不会踏实,这也算得上是他们的经验之谈,绝对是吃一堑长一智的结果。

    在天寒地冻的时候到森林里采摘桦树茸,在白雪皑皑的时节艰难跋涉,这样的事情张扬他们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了。更重要的是没有稳定的供货,好不容易才稳定下来的网店流量等等,也会受影响。

    更何况现在也是和铁路那边签订了定期的货运协议,这要是没有货物的话,那钱可就是白掏了,张扬他们现在对于稳定这回事情也算得上是非常重视的。

    这些原材料自然是需要张扬他们采摘,这也是加工厂原材料的主要来源,但是其他散客的一些供应,也是可以丰富一下大家的储备,有备无患这样的事情张扬他们也是明白的。

    现在的张扬他们,也算得上是有着一定的资本,可以收购一些桦树茸等产品,这不会挤占他们的资金链。

    对于伊万诺夫的玩笑,尼古拉开玩笑说道,“我不会选择离开这个团队,或许自己去摘桦树茸可以卖出来一些价格,但是太不安全了。我可没有姹女,那样更累、但是收入很可能更低。”

    这看起来也不只是尼古拉的一个想法,其他人基本上也都是有着这样的一个觉悟和想法。单纯的就是因为他们知道单飞看似不错,采摘的桦树茸售价更高,但是在森林里找到桦树茸,哪有那么容易啊。

    虽然对于张扬他们的收入有些眼红,只是大家也都是有着那么一些自知之明,他们知道这个团队无比成功的原因,也知道这个团队的成功基本上是不可能被复制的。

    说到底就是张扬的这些个毛孩子们很特殊、很有能力,其他人显然也就是只能羡慕了,他们可做不到这些。

    既然做不到这些,自然也就只能承认自己是一个普通人、平凡人了。有斗志、有期许是好事,只是也不能自视甚高的,那样只会成为贻笑大方的存在。

    张扬这个不可替代的核心自然不需要操心那么多的事情,他也确实不需要太过担心团队的成员等等问题。在这个团队,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是有着可替代性。

    大家在简单的休息后,就在此进入到工作模式了。虽然淅淅沥沥的小雨对于大家的工作也是带来了一些小小的困难,只是问题也不算大,还是可以克服的。

    深一脚浅一脚的张扬看了一眼脚上粘着的泥土、树叶,现在每走一步看起来都是更加困难了。

    抱着树干,张扬看着姹女羡慕道,“还是你厉害,就算是下雨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我就不一样了,现在想要爬树的话就需要更加小心了,不小心就滑了下来。”

    趴在树上的姹女开心的看着张扬,猛然间一扭头沿着树干在飞速奔跑。这显然还不够,再一扭头冲到了张扬的跟前,这就是明摆着在炫耀了。

    在炫耀着自己的能力不说,这也是在嘲笑着张扬爬树的能力远不如它。

    在张扬无语的时候,姹女的孩子们也一个个的跟着姹女在奔跑,如出一辙的看着张扬。虽然它们不如姹女聪明、有灵性,可是不妨碍它们有样学样啊,这就是在炫耀以及游戏。

    无语的张扬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看起来也只能默默承受这样的讽刺和嘲笑了。

    被嘲笑也就被嘲笑吧,张扬对于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习以为常了。家里的这些个毛孩子们嘲笑、炫耀的事情没少做,它们虽然和张扬的感情很深,但是这也不妨碍它们时不时在张扬面前嘚瑟一下,习惯了这些自然也就行了。

    习惯了,自然也就意味着面对着这些嘲笑,张扬基本上是可以做到心如止水了,看起来也确实不会有着太大的心理波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就让毛孩子们炫耀去吧。

    “你们四个其实也是有进步了,我觉得挺好。”张扬笑着开口,说道,“大宝,你先过来,你应该听得懂我的话,快点过来让老爹看看,展示一下自己啊。”

    大宝直楞楞的看着张扬,对于张扬的情绪等等,大宝大概也是能够感受到一些。只是现在的大宝,显然也是没办法和它的母亲相比,姹女显然是灵性更足。

    大宝的话,有一定的灵性,但是在这些有灵性的小动物里,也是比较笨的。大概,也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水平而已,说不定长大一点就可以更加聪明一点。

    当然也不能排除一些可能,比如说就算是长大一些,实际上也没有太多的长进,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对于这些天资,张扬也是无可奈何,这真的也就是老天爷的事情了。

    张扬依靠着脚靠,不紧不慢的爬着树,也轻松的将一颗不小的桦树茸给采了下来,工作还算轻松、顺利。

    笑了笑的张扬将桦树茸装进袋子,得意说道,“还不错啊,我的桦树茸这么受欢迎,就是因为我们保质保量,我可不刮茸粉。”

    售价相比起市场上的其他产品稍微贵一点,张扬也是心安理得的,一分钱一分货啊。品控做的不错是一回事,主要是张扬手里的这些货,不像一些其他友商那样会用刮了茸粉的桦树茸加工。

    或许可能会导致所谓的‘二次利用’比较低,甚至是整体利润看似要下降一点。毕竟那些友商,也算得上是‘一茸二吃’,这是要将桦树茸的利益彻彻底底的全部给挖掘出来,没有半点‘浪费’。

    但是张扬就不一样了,他可没有那么多的套路,看似是吃了一些亏。但是口碑做出来的,这也是很好的事情,这也是张扬一直在坚持的。

    他可不打算只是捞一笔就走,他要将这些当做长远的事业。更何况现在的一些产品之外,张扬还打算继续丰富自己的产品呢,所以这些个口碑对于他来说也就更加重要了。

    让自己的事业更加稳定一点,让自己的事业看起来更加有生命力、持久力,这也算得上是张扬的一个期待了,这样的事自然也就需要长期的经营和坚持了。

    张扬在努力的干活,其他的人在这个时候也没有懈怠,都需要努力的干活,争取早一点将这一片林区的工作彻底收尾。对于这一片区域,大家显然也都是心情复杂的,但是总的来说也是不希望在此回来的。

    那也就是意味着不能偷懒了,拿出十二分的工作热情,这个时候看起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一件事情了,大家都是在坚持着、努力着。

    安德烈过来了,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我们应该收工了,明天再继续,不过可能需要带着灯,我们明天将这里的工作彻底给完结掉。”

    张扬也没有反对,笑着开口说道,“可以,今天这个糟糕的环境确实很差劲,对于大家的工作也确实有一些影响。”

    虽然有一定影响,大家也都是在努力的去克服,不过到底也是让大家的工作效率下降了一些。这也就意味着工作计划稍微受到了一点影响,只能是在接下来的工作当中找补回来了。

    既然已经要准备回去了,大家要就是要立刻开始行动起来,将已经发现的菌类抓紧采集,或者是将标识之类的收回来等等,这可不是说想走就可以立刻走的一件事情。

    看着大家忽然间爆发出来的热情,张扬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下班不积极,那显然才是怪事,至于上班的时候会不会有这样的热情,那也就不要多想了。

    回程的路上,依然是两个资深猎人一个队伍的最前头、一个压阵,这个不小的队伍缓缓行进,一路上也谈不上什么欢声笑语,只是在聊着一些工作和生活而已,和来时几乎也没有什么区别。

    伊万诺夫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说道,“这个周末我不能休息,如果有谁选择和我一起去考察林区,可以支付加班费。”

    张扬没有说话,安德烈也没有说话,大家看起来对于加班这件事情也都没有什么热情,这件事情也确实没有什么吸引力。单纯的,也就是因为大家还是想着一个周末,不影响自己的一些工作和生活。

    波利耶夫这个时候回答了,看起来比较积极,“我们两个一起去林区吧,正好我们也可以打猎。”

    加班费不加班费的暂且不说,也是因为波利耶夫的家人不在热烈布佐沃,本来也就没有打算周末回家的,那还不如去工作,谁让他也是闲不住的性格呢。

    这就行了,加班费不加班费的暂且不说,张扬也觉得既然是加班肯定是要给薪水的。主要是人手充足,他就不需要出马了,可以享受自己的周末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