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深夜,博格·莫罗斯那装修华丽,且面积巨大的卧室里。

    一手拿花的李风看着晨星手里的血色水晶球,她显然就是为了这个来的。

    此刻,晨星正拿着那颗水晶球。

    不管从颜色上,还是纹理上,这颗水晶球都堪称绝美,却也异常诡异。

    在灯光照射下,透明水晶里的血色,或者准确来说是万千条的血丝。

    只要一直盯着看,就会发觉它们正不断的缓缓旋转。

    而且盯得越久,就发觉它们转的越快。

    虽不知这东西是什么,也不知是谁将他放进博格·莫罗斯卧室里的。

    但李风只是看着它,就觉得头脑昏沉,十分不对劲。

    立刻移开眼去,把怀里的花放在旁边桌子上,李风问晨星。

    “这是什么?”

    晨星边用一块黑色厚丝绒布将水晶球包好,边回答李风:

    “你潜入卧室也有一会儿了,没发现博格·莫罗斯很不正常吗?”

    李风回想一瞬。

    确实,自从他在门外听到博格·莫罗斯的声音开始,就发觉他很暴戾。

    但李风并没有往这方面多想,他在心里从没将博格·莫罗斯当做正常人。

    毕竟正常人也不会做出那么禽兽不如的事。

    可现在,经晨星一问,李风顿时想到,博格·莫罗斯的脾气暴戾,是不是因为被什么影响了。

    “你的意思是,因为这个?”

    李风说着看向被黑丝绒布包起来的水晶球。

    “嗯。”

    晨星点了点头,脑后高马尾的发梢跟着上下晃动起来。

    “有人利用这个水晶球给他施了诅咒,或者准确一点说……”

    晨星歪着脑袋想了想:

    “准确一点说,有人给博格·莫罗斯施了诅咒,利用他贵族的身份,伤害这些女孩子。”

    “伤害……她们?”

    李风看向躺在地上的女孩,大概明白了什么意思。

    “唔,我的通用语说的不是很好,反正就是从她们身上搜刮精血之类的东西吧。”

    李风点点头,心中大致了然。

    “那么,你们黑白院为什么会管这件事?”

    虽然这里显然不是说话的地方,但李风还是想问出心中疑问。

    这精灵是他成为隐匿者后,见到的第一个同行。

    而且这同行看上去还知道的颇多,对自己也没有敌意的样子。

    所以他十分想抓住机会,问出些自己不知道的事。

    “重新做个自我介绍。”

    晨星没有回答李风,却先介绍起了自己:

    “我叫晨星·伊拉斯塔瑟琳达,北方木精灵,黑白院三阶隐匿者。”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过你放心……”

    晨星碧绿的双眸看着李风,眉眼如画的脸上笑得嫣然:

    “我会把我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告诉你,当然也包括你想知道的。”

    “为什么?”

    李风纳闷了,素未谋面,为什么对自己如此。

    “因为我们共同信奉的神明影中陌客,在祂给我指示中,你是关键。”

    “什么?!”

    “影中陌客给我的指示是,让我找到一个孤身一人的新手隐匿者,然后教导他,让他成为一个真正的隐匿者。”

    晨星边说还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李风则讶异的不知说什么好。

    成为别人任务中的主角,还是被帮助的那一个,这种感觉很奇怪。

    “我想你现在一定还有很多事要忙。”

    晨星说着看了眼地上的博格·莫罗斯,还有他的管家,然后说道:

    “两天后的午夜,我在金湖镇南边的松树林等你。

    到时候,我会把我知道的,还有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

    当然了,也包括这个。”

    晨星边说边晃了晃手中被黑丝绒布包裹的水晶球,像是怕李风不会来一样,她补充道:

    “关于这东西的事,我也会把我查到的告诉你,我想你或许会感兴趣。

    当然了,你也可以继续易容。”

    她说完朝着李风嫣然一笑,然后便消失在了原地。

    李风知道,她是进入影界离开了。

    ‘她竟然看出来我使用易容药剂。’

    李风被晨星的最后一句话弄的十分难受,但也从另一方面说明,晨星是得到传承的,并且有组织的隐匿者。

    因为在玩家法拉尼尔的自传中,易容药剂正是出自某个隐匿者家族。

    只是自传中那部分些的很模糊,李风猜不到那是个什么组织。

    但现在想想,或许就是黑白院。

    对着空气沉思了一秒,李风将思绪拉当下。

    他实在没想到,这次入室杀人竟然会牵扯出这么多事。

    第一,是那个叫晨星的精灵,以及什么黑白院的事。

    第二,是博格·莫罗斯的背后,并非这么简单。

    有人利用水晶球诅咒他,并利用他玩弄这些女孩,然后通过龌龊的事得到什么。

    博格·莫罗斯罪大恶极,但他背后的人,却更是心肠歹毒十恶不赦。

    “唉——”

    无声的叹了口气,李风摸了下那一直昏迷着的女孩的脉搏。

    此刻,她的脉搏跳动有力,且十分正常。

    看来晨星给她喝的药水起作用了,只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才让她继续昏迷。

    李风轻轻点了下头,之后他的目光转向博格·莫罗斯,开始着手善后事宜。

    ……

    翌日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驱散迷雾,照亮金湖镇时。

    镇上的居民惊恐的发现,在进入镇子主干道的路灯上,正吊着一个死人。

    他头发散乱,赤着下身,咽喉处有一个血洞,全身绑着些奇奇怪怪的用具。

    在他的身上还吊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

    欢迎参观我的地下室。

    金湖镇不大,消息传的很快,没过一会,路灯下就围满了人。

    “他是谁啊?”

    “看不出来,但总觉得有点儿眼熟。”

    在治安官还没到之前,人们不禁开始议论纷纷。

    “爸爸,他身上绑的是什么?”

    突然,一个小男孩指着尸体身上绑的奇怪用具大声问道。

    人群听到小男孩的问题,忽然安静了几秒。

    有些人面红耳赤,有些人莫名奇妙,但更多的人则是惊异于那些用具的花样和数量,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怕不是个登徒子吧!”

    “欢迎参观我的地下室?什么意思?”

    “他到底是谁啊?难道是我们镇上的吗?”

    “让一让,让一让。”

    这时,治安官莱德终于匆匆赶来,他拨开人群挤进去。

    又与两助手合力,把吊着的人放下来。

    随着尸体被放到地上,围观的人又近了一步,他们在尸体旁围成了一圈,就等着看这人是谁。

    一番忙活后,治安官的助手终于腾出手来,把糊在尸体脸上的头发分开。

    当那张惨白毫无血色的脸露出来时,围观的人群中顿时响彻一片惊呼。

    站在前排的人更是惊的后退一步。

    “我的天呐!竟是……”

    “七神在上,竟是博格·莫罗斯大人!”

    “怎么会是那位大人啊?!”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因死者是熟悉的贵族,所以引起了镇民极大的好奇。

    不过很快,人群中也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七神啊!博格·莫罗斯可是位大善人,是谁杀了他?”

    “是啊,是谁那么狠毒?竟然这样对待博格·莫罗斯大人。”

    “就是,不光杀了他,竟还要侮辱他……”

    “等下,欢迎参观我的地下室是什么意思?”

    “城堡的地下室里有什么吗?”

    “不对啊,城堡里的守卫呢?仆人呢?他们的主人死了都没发现吗?”

    “是啊,怎么没见到城堡的人来?”

    “城堡那边一定有什么东西,我们快去看看!”

    随着讨论,人们的注意力开始转向博格·莫罗斯的城堡。

    博格·莫罗斯赤条条的下身,以及他身上不可描述的用具,以及那块告示牌,成功激起了围观人们对城堡的好奇。

    “走走!去城堡看看!”

    人群中,忽然有人带头喊了一句,大批好奇心浓重的镇民,便一起向莫罗斯城堡走去。

    “头儿,怎么办?”

    治安官的助手看着远去看热闹的人们,不禁十分担心。

    这事事关贵族,要是上头治罪下来,恐怕他们一个小小的金湖镇治安官办公室担待不起。

    听到助手的问题,治安官莱德也深深皱眉。

    贵族自然不愿出丑,更何况这人的叔父还是首席参政。

    那参政就这么一个侄子,而且平时极为宠爱,闹到这个地步,恐怕……

    找了快白布将博格·莫罗斯的尸体盖上,治安官莱德在心里转了几个弯。

    因着凯瑟琳女婿丹尼的事,莱德已经对博格·莫罗斯的大善人身份表示怀疑。

    恰好当下又发生了这种事,而且已经闹出人命,还是以十分不体面的方式。

    但是,既然已经闹到这个地步,那倒不如让更多的镇民做个见证。

    如果博格·莫罗斯真是个禽兽,并且丑事已经公之于众,那到时候上面也不好追究什么。

    而且,治安官莱德还隐隐感觉,这正是杀死博格·莫罗斯的凶手,所期望的。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

    治安官莱德对他的助手说道。

    金湖镇郊外,博格·莫罗斯城堡。

    当镇民们和治安官赶到时,便看到城堡的大门敞开着,但奇怪的是,他们在城堡院子里一个人也看不到。

    “城堡里面不会有鬼吧?”

    “或者是邪教徒?”

    “一定是邪教徒杀死了博格·莫罗斯大人!”

    刚才性质高昂的人们,走到这里却害怕了。

    他们围在城堡门口,戒备着不敢进去。

    “瞎说什么,邪教徒不杀我们只杀贵族?别开玩笑了!”

    人群中有胆小的人害怕,自然也有胆大的人径直走进城堡。

    而治安官的助手,却提醒他的头儿说,要不要先请示风息城,让那边的警厅派人来。

    已到中年的治安官莱德摸了摸胡子,他没理助手,只掏出了左轮,然后率先走了进去。

    随着治安官走进城堡,越来越过的人跟着走了进去。

    没有预想中的鬼怪和邪教徒,人们只在这座城堡院中的半地下私牢里,看到了被关起来的守卫。

    还有博格·莫罗斯难以描述的地下室。

    最后是那些,小心翼翼试探着从楼上走下的,神情惊恐并无所适从的女仆。

    真相终于大白。

    “头儿,要不要通知风息城的警厅?”

    “不,先找记者来。”

    ……

    第二天清晨。

    今天阳光很好,万里无云,有清风吹过金湖镇,竟也在盛夏带来一丝凉爽。

    易容后的李风坐在金湖镇的餐馆里吃早餐,他的手边放着的,是一份销量很好的民间报纸。

    那报纸上面报道的,正是博格·莫罗斯被匿名侠义之士吊死,并公布罪行的报道。

    报道上面,不止配上了详细的文字,还有大量细节丰富的照片。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我们本来还以为博格·莫罗斯的大善人哩。

    没想到他竟是这么可恶的人!”

    同李风一起吃早餐的治安官莱德说道:

    “而且据审讯,夏绿蒂其实是被博格·莫罗斯杀死的,我们的丹尼是清白的。

    真多亏了那位不留姓名的侠士,解救了这么多女孩,也救了差点被处死的丹尼。”

    李风听后边吃早餐边点了点头:

    “善恶有报嘛。”

    明媚的阳光照在餐厅窗户上,李风和治安官继续边吃早餐边聊着天。

    治安官莱德还绘声绘色的,给李风描述了昨天他见到的情景。

    之后,他们又一起猜测了那位侠士的身份。

    治安官莱德还像李风咨询法律问题,问他既然博格·莫罗斯罪大恶极,那么在法律上,能不能豁免那位侠士的杀人罪行。

    李风哪里懂得这个世界的法律知识,只能跟他胡扯。

    早餐吃完后,李风和治安官告别,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

    相比昨天爆出大新闻的金湖镇,今天的金湖镇可谓是暗潮涌动。

    因为贵族被杀,虽然是他罪有应得,但是以此等公示手段。

    而且凶手还没有抓到,所以风息城警厅派了很多警察来。

    他们分散在镇子的各个地方,调查所有可疑人员。

    由于博格·莫罗斯的行为已经引起所有镇民的愤怒,现在人们十分感谢那位为民除害的侠士。

    所以没有镇民真心配合警察,所以调查进度十分缓慢。

    “他们一定想不到是您呢,先生。”

    在巨龙行囊内,一直跟着李风的阿尔文夫人小声说道。

    她是昨晚事件的目击人,已经熟悉李风行事手段的夫人,对昨晚的事已经不觉得害怕。

    相反,她觉得十分解气与痛快。

    “是啊。”

    李风一边暗中观察那些警察,一边悠闲的散步,他轻轻回道:

    “毕竟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律师。”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