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庐江,寡妇庄。

    清秀少女擦着汗水自田垄间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高悬的明日。

    春耕已过,南方的日头其实还不算太热,但若长期待在阳光下,一样会感觉灼人,对于自小娇生惯养的桥舒来说,这段日子简直就是地域一般。

    “阿姊,热~”桥舒看向远处埋头干活的桥颖,高产粮种对农夫来说,固然是好事,但也代表着更加忙碌,原本三个月乃至半年的活如今浓缩到一个半月里来,很多年迈的老农都受不了,更别说这些昔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富家姑娘了。

    桥颖闻言抬头,看了看四周,伸手一挥,一股子寒气朝着桥舒飘来,刹那间,桥舒只觉浑身舒畅了不少。

    可惜这股子寒气并不能持续太久便被骄阳驱散了,桥舒可怜巴巴的看着桥颖。

    桥颖摇了摇头:“快些做完农活。”

    桥舒嘟了嘟嘴,只能无奈的继续弯腰干活,粗布麻衣也难以完全遮挡她那充斥着活力与朝气的身姿。

    “早知如此,当初便该答应那吕玲绮,跟她也比做这些强的~”上午的农活做完,桥蕤担着担子来到田边,食盒之中的食物简单到不忍直视,桥蕤显然并不擅长此道,桥舒忍不住再度抱怨道。

    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这般抱怨了,也未必就全是开玩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作为天之娇女,自幼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不至于张扬跋扈,但何时受过这般清贫生活。

    吃的要自己种,自己做,平日里休闲时候,也就是看一帮光屁股小孩在庄子里玩耍打闹。

    以前不明白这么大的孩子,为何还要光着屁股走,难道就没有廉耻之心?

    真正过上这些生活后,渐渐明了生活的苦,哪是没有廉耻?分明就是没办法,她们看不上的粗布麻衣,可能已经是这些家庭最好的了。

    “休要胡言!”桥蕤冷哼道:“我桥家乃名门望族,累世忠臣,焉能事贼?再说那吕玲绮乃贼人女子,不知廉耻,女子岂能上战场!?”

    “当初您老还不是让我姐妹上阵与那楚南作对?”桥舒撇了撇嘴道:“若非如此,我姐妹二人也不至于被人家打!”

    说到此处,不禁回想起当初吕玲绮那不留情面的出手,一拳将阿姊打飞,方天画戟架在脖子上的那一刻,是桥舒从未感受过的恐惧。

    “那能一样么!?”桥蕤语塞,随即大怒,这小女儿越来越不把自己这老子当回事了,破口骂道:“此乃为国而战!”

    “父亲……仲氏么?”桥舒小心的提醒道,无论是桥蕤本身还是刘勋,都算是袁术之臣吧?所以……老爹说的为国究竟是哪国?

    桥蕤默默地站起身来,左右四顾,找了根木棍便朝桥舒走来。

    “父亲,说不过便打人!?若非我与阿姊留下来,父亲此刻怕都没了!”桥舒拔腿一边跑一边娇声道。

    “不孝之女,老夫打死你!”桥蕤惊天动地的咆哮响起,拔腿便朝桥舒追来。

    “嘭~”疾奔之中,桥舒一头撞入一柔软胸怀,对方没有用力,桥舒却被反弹之力弹倒在地,抬头想要道歉,但当看清来人样貌时,到嘴的话却说不出来了。

    “是你?”桥蕤也停下了追击,皱眉看着吕玲绮道:“夫人来此有何贵干?”

    “与你无关。”吕玲绮淡淡的看了桥蕤一眼,对于无用之人,她通常不会给好脸色,尤其是男子,哪怕对方已经很老,吕玲绮还是不想有过多接触。

    桥蕤闻言,面色铁青。

    你特么想要招揽我女儿,对老夫就是这般态度?

    说完,没有理会面色铁青的桥蕤,而是看向二女道:“两位,玲绮不太会说些绕口之言,诚心相邀二位入我麾下,二位可愿?”

    上一次招揽,已经是去年之事了,只是当初二女态度坚决,让吕玲绮颇为无奈,后来楚南指点,先放一放,顺手将桥家父女扔到田间自生自灭,又以桥蕤挂住二女让二女无力离开。

    这一放,就是半年时间,让桥舒二女一度以为她已经放弃了。

    此时再见,心中竟有种故友重逢的惊喜之感。

    其实也就半年而已,但这半年对于二女来说,竟恍如隔世,以至于再见时,当初对吕玲绮的恶感已是荡然无存,再见时,只剩下故友重逢的淡淡喜悦。

    “姑娘若真有招揽之意,至少该对家父保有些许尊重才是。”桥舒整了整麻衣,迎向吕玲绮的目光恢复了几分豪门贵女的气场。

    莫看她刚才跟父亲闹腾的厉害,扎心起来更是毫不留情,但这是他们父女之间的事情,外人欺负父亲,那自然是不行的。

    吕玲绮沉默的看着桥蕤,那冷漠的目光让桥蕤心里一紧,下意识做出防御之态。

    桥舒无语扶额,桥颖淡淡的现在父亲身前,迎向吕玲绮。

    “玲绮乃武人,不懂礼数,无礼之处,还望将军见谅。”在桥家父女惊讶的目光中,吕玲绮竟是真的对桥蕤一拜,躬身道。

    若本就是一个放的下身段之人这般做,多半不会在意,但吕玲绮给人的感觉是什么?

    冷傲、霸道,无论气质还是此前给人留下的印象,一看就是那种不能轻易招惹的存在。

    但也正因此,这么一个人选择低头的时候,给人的冲击力才更大。

    桥蕤此时大概就是类似的感觉。

    这该死的感动是怎么回事?不过吕布之女而已。

    “楚夫人无需如此,老夫也有无礼之处。”片刻后,桥蕤叹了口气,摆摆手,他突然发现自己对吕布的排斥不知何时没那般强烈了。

    至于缘由,倒也不至于真的因为吕玲绮这一礼,这一礼充其量也就是个诱因。

    更多的还是这段时间在民间听到的声音,这么短时间,百姓对吕布的态度是自发开始扭转。

    当了一次寻常农夫,对桥蕤来说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百姓生活不易,如今这般在他父女看来已是地狱般的生活,对百姓来说竟好似天国一般。

    也许吕布的新政真的是对的,只是以往身在居中,无法看清而已。

    如今他父女已经不再是士族,成了民间百姓,看问题的立场也不觉发生了变化,这才对吕布生出了些许好感。

    “这是父亲准备的饭食,玲绮阿姊同吃如何?”桥舒不怀好意的取出父亲做的午膳。

    倒不是说有毒,只是一个半年前如何起灶都不知的男人,烧出来的饭菜能有多好?

    二女是没得选才吃,她想看看这吕家女的窘态。

    “多谢。”

    吕玲绮却没多想,抓起食盒中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吃起来,在桥舒略带期待的目光中,淡定的咀嚼着食物。

    “好吃么?”桥舒不确定的看着吕玲绮,难道父亲厨艺精进?

    “恕我直言,很难吃。”吕玲绮摇了摇头,再吃一口。

    桥蕤原本期待的目光黯淡下来,自己到底在期待个什么?

    “那你为何……”桥舒惊讶的看着吕玲绮,不明白她为何难吃还要吃。

    “一者,乃信,既然二位相邀,我也应下,人当言而有信。”

    吕玲绮将食物不紧不慢的吃光,看向桥舒道:“再者,我若不吃,岂非失了礼数?”

    “三者,此物也非难以下咽,当年关中大乱,我一路自关中出寻父亲而出,当时能有吃的已是不易,此等食物,于当时而言已是美味。”

    桥家姐妹闻言默然,看向吕玲绮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惜。

    本以为只是让她尝尝自己这半年来所吃苦楚,也算出口怨气,但听吕玲绮如此平淡的将当年经历说出,心中又多了几分对她的认可。

    她说的平淡,但当年关中大乱,一个少女在兵荒马乱中穿行中原是怎样艰难?

    以前或许不知,但如今初尝人间疾苦的桥家姐妹却对此有了极强的共情,对吕玲绮仅存的恨意也随着这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而烟消云散。

    为什么吕布的女儿如此重视礼数、承诺?

    此刻桥蕤心中想的却是另外的事情,能教出这等女儿,看来吕布也未必那般不堪。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半年农耕生涯桥蕤也不是太想过下去了,百姓认为的天国生活,于他而言,却是噩梦一般。

    吕玲绮接过桥颖递来的水碗道了声谢。

    她虽不善言辞,但能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善恶,此刻能够感受到来自父女三人的善念。

    心中多少有些惊讶,没想到夫君这方法还真有用。

    眼见二女似有缓和,这次当能成功,不过想到来时夫君嘱咐,吕玲绮最终还是决定听楚南的,不急着招揽。

    “我知二位出身名门,今日前来也不求两位答应,来看看两位无恙便可。”吕玲绮说完看了看日头,起身道:“时候不早,玲绮也该告辞了,就此别过,至于招揽之事,玲绮不会强人所难。”

    说完,对着父女三人一礼,转身径直离去。

    桥蕤张了张嘴,但最终没说出话来,扭头看向两女,却见两女正没心没肺的感动,无奈一叹,转身去照顾耕地了……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