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长一梦正文卷第九十七章越来越好港城启德国际机场。

    当飞机一降落,机场给人的气氛,却不如想象中那么……自由开放。

    停机坪、旅客通道、验证处、候机楼到处是头戴贝雷帽、身穿紧身防弹衣、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港英军警。

    这些家伙两人一组,来回不停巡逻,眼睛毫无表情紧盯着面前的每一个人。

    右手食指就贴在冲锋枪的扳机上,好像只要一有异常情况,一梭子弹随时就会飞出枪膛。

    看到这一幕,张蓝都害怕了。

    本来,西方人金发碧眼对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长的就跟罗刹鬼一样。

    张青拉着妹妹的手,对她微微一笑,示意无事。

    不过随即连他也皱起眉头来,因为这些军警对人显然是因人而异的。

    对高鼻子、蓝眼睛的欧美旅客相当友善,和颜悦目,几乎有求必应。可对于从内地来港的国人,却凶神恶煞,脸面铁青,稍不顺眼,就用英语大声训斥。

    张青就看到一个和他们发生拉扯的乘客在那大声骂道:“看你们还猖狂得了几天。”

    好在那些人也不敢真的怎么样,就是纯粹恶心人。

    等出了机场,张蓝眼尖,一眼就看到举着牌子接人的王梓桐,对张青高兴道:“哥,你看,梓桐姐姐在那呢!”

    张青好笑张蓝的眼尖,和赵蔷、花蝴蝶一起过去。

    “哈哈!弟弟,你终于来啦!”

    王梓桐也是个爽朗的性子,看到张青后,就将牌子丢一旁垃圾桶,上前几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听她怪腔怪调,张蓝咯咯笑出声来。

    王梓桐也抱她,还亲她,逗的她脸都红了。

    张青介绍了赵蔷、花蝴蝶给她认识后,王梓桐笑道:“走走走,先回酒店,给你们接风洗尘。你们也真舍得,半岛酒店旺季一天三千港币,你们两间房一天就是六千港币,往水里扔钱啊?”

    赵蔷笑道:“我的主意。港城这边被资本主义腐蚀了上百年,先敬罗衣后敬人的性子深入骨髓。”

    王梓桐点头道:“狗眼看人低,尤其看不起内地人,也不想想,他们祖宗还不都是从内地来的?”

    显然,她还是受了不少闲气。

    赵蔷笑道:“青子身份不同,不是说他多尊贵,他现在代表的是杜鹃唱片公司,也代表着大陆文坛,至少是武侠这一块,不能受些没所谓的窝囊气。”

    张青笑道:“我谁也代表不了,只能代表我自己。不过这边的稿费都放在股市了,赚了不少,住几天酒店还住得起,又不常住。”

    说笑间,一行人搭上计程车,本来看他们是内地人,司机神情还不大好看,蔑视几乎遮掩不住,可听说是去半岛酒店,简直如同换了一个人,变脸杂技都没那么快。

    张青等哂然,却也没有在车内说什么。

    港城之行,显然并不如想象中愉快。

    不过也无所谓,他此行来,又不是来散心的。

    待到了半岛酒店,看着这座拥有“远东贵妇”之称的顶级酒店,七层建于1928年,后面30层的新翼是前年扩建的。

    从外表看,也就那样。

    抛去人为赋予的色彩外,还不如他在京城的四合院瞧着舒服。

    赵蔷一直观察张青的神色,见他目光淡然,甚至还带着审视,不由笑着对花蝴蝶道:“瞧见了没?非常人办非常事。哪个内地来的大人物见了这酒店不啧啧称赞一番,我爸爸我大伯他们来了港城,不住这里都要来看看,还附庸风雅的夸赞一下。再看看咱们这位爷!”

    张青被夸的反而不好意思了,道:“主要是没见识,看不出好坏来。走吧,先放下行礼休息休息一下,晚上去吃大排档。”

    赵蔷哈哈道:“你看旁边人看你的眼神了没有?住半岛酒店,去吃大排档?”

    张青道:“港城的上层风流,都是洋人的文化。真正的港岛文化,还得去大排档上见识。”

    王梓桐笑道:“有道理。那就去油麻地的庙街,那里最有市井烟火气!”

    ……

    “嗯,好吃好吃,酥皮叉烧包比鸡蛋仔还好吃!”

    “牛腩面也不错。”

    “尝尝这个,柠檬脆。”

    “嗯,好吃!”

    庙街一家大排档边的小店内,王梓桐和张蓝吃的不亦乐乎。

    花蝴蝶则就着一碗鲜虾云吞面细细吃着,张青和赵蔷两人好像不怎么爱吃,只是闲聊。

    “很难想象,这么一座小小的城市,蕴藏着如此巨大的财富。也难怪人家瞧不起我们……”

    看着灯火辉煌人流涌动的繁华景象,赵蔷再想一想,即便是魔都、平京,也难有此等景象,更不必谈全国大部分城市都还贫穷,不由有些失落道。

    在她看来,大陆比港城都要落后何止三十年,更何况更繁华强大的欧美?

    为何国内有钱人有权人多会选择出去,或者让子女出去?

    可能正是因为了解的越多见的越多,知道的越多,心里才会越绝望。

    张青却有信心,有那场梦做对应,他知道也相信,这个伟大的民族和国家,将会爆发出何等强盛的生命力和爆发力,创造出何等的奇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国家在未来三十年内所开的“挂”,比他的梦更离奇,更有传奇性。

    张青笑道:“赵姐,我坚信,最多二十年,甚至十年,你就不会这样想了。”

    赵蔷既好笑又感动的看着张青道:“没想到你这么爱国,难怪能写出《歌唱祖国》,感动了那么多人。”

    张青笑道:“挨的嘲讽也不少,不过没关系,恨国党不管什么时候都存在。这一部分人,在文化领域还占了不少的话语权。”

    主旋律的歌曲别说现在,就算三十年后全世界都在对中国另眼相看时,这些人仍鄙贱其祖国,恶毒其民族。

    而眼下,正是西方最强盛的时候,可想而知,牧羊犬有多少。

    这是公知横行无忌,并且很能蛊惑人心的时候。

    张青在这个时候写了首《歌唱祖国》,简直戳了他们的肺管子。

    “赵姐,这个世界,说闲话的人永远说的不算。这些人充其量,就是自诩为名士的清流,实则许多还是拿外国人钱诋毁祖国的走狗。只有做事的人说的算。我们现在不需要怀疑,不需要辩驳,埋头苦干就是。总有一天,我们的民族会迎来伟大的复兴!”

    赵蔷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张青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都在放光。

    她喃喃道:“复兴?”

    张青道:“对,是复兴!毕竟在过去的几千年时间里,我们一直遥遥领先于世界。这一百多年里掉队了,并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我们吃过落后就要挨打的苦,所以一定能迎来我们的复兴。赵姐,生在这个时代,我们是何等的幸运。我们会亲眼目睹,也会亲自参与到这场伟大的复兴运动中。”

    看着从未有过如此谈兴的张青,赵蔷笑了。

    她知道,港城的繁华富有,港人的傲慢无礼,其实也刺激到了这个质朴的爱国青年。

    “好!你有如此豪气,我也舍命陪君子,不虚度这一生!来,干杯!”

    她举起手里的奶茶,张青则是举起鱼蛋粉,两人一碰,对视一笑后,各自吃了口。

    花蝴蝶看着两人激情澎湃,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曾几何时,她也曾心怀理想,天真烂漫,可现实啊……

    张蓝却在大吃大喝之余,一双眼睛左瞄瞄,右瞅瞅,心里有些担忧:这位姐姐也好看,还能干,而且还不看好哥哥和齐娟姐姐,该不会有问题吧?唉,万一哥哥变了心,跟赵姐姐好了,回去后可怎么办哟……

    王梓桐却放心的很,因为她爸妈对张青有一个相当一致的看法:正派,质朴,踏实!

    “青弟,带我一个呗。”

    她也想凑个热闹,毕竟,她也是年轻人。

    张青笑道:“师姐,杜鹃是唱片公司,还没有影视部呢。”

    王梓桐没所谓:“反正这几年都指着你的剧活着,先签个经纪约。”

    她也是不准备白占张青的便宜,签了约公司就能拿提成,还是不小的一部分。

    新人刚出道,经纪约能拿三七分的,都是绝对的良心公司了。

    对了,公司拿七。

    赵蔷看向张青,张青想了想道:“师姐要来的话,就不能光演戏了,还要负责起演艺部。一年不要拍那么多戏,拍一部精品剧,比拍二十部烂片都有用。”

    赵蔷笑道:“我是公司总经理,现在有个宣发部总监,有一个录音棚主任,又多了个演艺部部长。人家一听,哇,好厉害的公司。再一问,都是光杆司令!”

    众人都笑,吃饱之后结账走人,一路上虽然行人涌动,却也太平。

    “港城电影里不是说,这里到处都是黑社团么?大排档里天天砍人,怎么没见到?”

    张青饶有兴趣的左右看了看后问道。

    胡泉布置的家里是真的很齐全,全套的家庭影院,各种影碟。

    张青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会看一两盘。

    王梓桐摇头道:“港城其实是全球治安最好的城市,真说起来,那就是盗亦有道。那些社团,并不欺负百姓的。这一点,和咱们内地的不一样。”说完最好一句,还专门侧目看了眼张青。

    张青见此笑道:“我虽然是社会主义好青年,又红又专,但对丑恶现象也从不否认。但我还是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一定。”

    ……

    7017k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