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胡泉姐!”

    异国他乡的飞机上,故人的出现,让张青也有几分惊喜。

    胡泉笑道:“刚上飞机我就留意到身边坐着一个中国人,只是你一直低着头,要么看着窗外,好像很难过的样子,就没有打扰,没认出来。”

    张青点了点头,不知该说什么了,只道:“胡泉姐,您好。”

    胡泉笑了,看着张青道:“你怎么在这啊?还没恭喜你,公司唱片爆红呢。一直都知道你有才华,但没想到会这么有才华。”

    张青谦虚摇头,忽然想起胡泉就是被外国渣男骗了,现在出国……

    似乎看出他的神色来,胡泉微笑道:“我本来就住在港岛,结果月初铺天盖地都是花蝴蝶专辑的声音,再一听专辑里的歌,我心态一下就崩了。”

    能笑着坦然说出来,说明已经释怀。

    但想来依旧遗憾,因为花蝴蝶能唱的歌,她都能唱。

    甚至,还能比花蝴蝶唱的更好。

    原本她就是张青、赵蔷第一个拜访,甚至已经写下一首歌想要招揽的歌手,可惜了……

    现在杜鹃有了花蝴蝶,就不会再要一个同类型的歌手。

    张青笑道:“看来胡泉姐已经疗好心伤,恭喜您了。”

    胡泉避开此事不谈,问张青道:“这是要回国了?你对象呢?”

    张青笑道:“就是来看她的。”

    胡泉一下“明白”了张青之前情绪为何如此低落,笑着宽慰道:“你们还年轻,有大把的时间恋爱。”

    张青不愿多谈,就问道:“胡泉姐,你这次回港岛是……”

    胡泉笑道:“想找个工作,出来玩了一个月,积蓄都用完了。回去找个文职工作,养家糊口。还好当年红的时候,在港岛买了一处六百英尺的小房子,不然真惨了。”

    张青道:“港岛人平均住房不到十五平,胡泉姐一个人住五十多平的房子刚好。”

    胡泉笑了笑,道:“四合院还好吧,有没有重新装修?”

    张青摇头道:“基本上没怎么动,就添了几样家具,布置了下客房。胡泉姐要是回平京,还是可以住那里。”

    胡泉神情感慨,道:“好,有机会一定回去看看。”

    张青说正事:“胡泉姐,有没有想过重新出道?”

    胡泉笑道:“花蝴蝶如今如日中天,国内地位比她高的女歌手或许还有几个,可论红,眼下谁能和她比?现在她是大陆唯一一个能唱红港澳台和南洋各国的歌手,我再出道也没什么意思。”

    张青摇头道:“花姐离异,带着两个小孩要养,父母年纪也大了,没太多时间去跑。最多,也就再忙个一两年,她不愿错过孩子的成长教育。以后,她会在公司做些管理工作。所以杜鹃需要一个能接得住花姐的女歌手,继续挑大梁。”

    花蝴蝶隐退后,那些歌也需要有人继续唱,继续赚钱……

    如果杜鹃没人唱,其他公司就会翻唱,甚至都未必会给杜鹃一分钱。(参考叶赫纳拉英,出道时大量翻唱苏芮的歌,取名苏丙,绝绝子。)

    大陆的版权意识,至少还要十年才露头……

    周艳艳的嗓子不错,但也只是不错,可以爆红,在歌唱事业里却难以凭唱功长久,她以后的路子在影视行当里。

    岳灵儿的声音倒是可以挑大梁,只是毕竟年轻,娱乐圈里普遍存在论资排辈的潜规则,她要是强出头,难免要受不少的委屈。

    所以,原本就是内地歌坛大姐大的胡泉,再合适不过。

    只是……

    胡泉迟疑道:“我现在,恐怕有些难啊……”

    心结压下散去后,才开始明白当初的事对她的事业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原本是央妈最宠爱的女儿,各种资源简直随便上,也是她后来不听劝,各种作死的缘由,被宠坏了。

    等风评大降,骂名嘲讽滚滚而来,被央妈舍弃后,她才明白过来,什么叫事业崩塌成黑洞。

    若非如此,她也不至于想在港岛谋一份文职工作。

    张青笑道:“放其他时候难,但现在正好有一个绝好的机会,适合胡泉姐重新出山!”

    ……

    港岛国际机场。

    开着车前来接机的赵蔷脸色很是不好看,不过当看到张青居然和胡泉一起走来,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心思,脸色也稍微好了些。

    但也只是好了些许,打过招呼上了车后就开始发飙:

    “那些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没有花蝴蝶开演唱会港岛就不回归了?”

    “你知道我们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南洋地区是重中之重,那边华人又有钱又好说话,合同都签了,现在临时毁约?这只是钱的问题么?这对杜鹃是毁灭性的打击!!”

    “你能不能珍惜一点自己的事业?齐家母女给你灌的什么迷魂汤?要我说,你干脆换人拉倒!!”

    忍了一堆排山倒海的怒火抨击后,张青笑道:“赵姐,先不说那些大道理,又不是没有好处。港岛娱乐圈一群二货乱说话,乱发表意见,本来谈好的合拍,甚至答应的院线建设全部取消,以后就我们一家有这个资格,多好……”

    “好个屁!!”

    赵蔷仍难掩怒火,道:“你以为港岛那群人真那么理想?以前湾湾做的更恶,怎么不见他们窜上窜下的蹦跶?一个个还跑去写效忠书,比狗还听话!不就是因为台岛票房高,利益大,油水足吗?

    整个大陆票房加起来才多少?这两年还越来越萎靡,人家不放在眼里啊。大陆那么大,加起来票房都没港岛票房的一半多。

    影院画布分散,拷贝邮寄费都要比外面高。再加上乱七八糟的税和那么低的分成,现在拍电影差不多都在赔钱,独一家,独一家有什么用?”

    胡泉在一旁都有些惊呆了,没看出赵蔷的脾气这么大,好在赵蔷发泄完后自己圆场:“对不起胡姐,我有些失态了。”随后又抱怨起来:“男人啊,天真起来让人……气的咬牙!之前公司拓展业务,财力吃紧,他看到报纸上说,今年有三百缉查毒的干警牺牲成了烈士,就一人捐了五千。不是说不让捐,烈士当然可敬,可这些是国家的事吧?就算捐,也要考虑自己的实际情况吧?现在又来这一出!”

    张青语气依旧温润,笑道:“这不是国家这几年困难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尽尽心。至于大陆票房……去年引进的美片,票房不就破亿了嘛。说明什么呀,说明咱们市场还是有的,观众还是爱看电影的。而且,经济会越来越好,市场也会越来越大。目光呢,还是要长远一点。”

    谈起大陆经济,赵蔷真的是一句话都不想说。

    这个年代的港媒、外媒,唱衰中国经济的程度,是后世无法想象的。

    看他们的报纸,而且是那种罗列出详细数据,并引用诸多经济学家专著论证,好像很客观的在描述一个虚胖体系的崩塌。

    赵蔷都难免受影响,张青笑道:“眼下的确是哀鸿遍地,但这也给了我们很多的机会。赵姐,放十年前,你敢想象一家民营企业能以杜鹃的速度崛起并疯狂扩张吗?而杜鹃,只是民企的一个缩影。我是学社会学的,越研究越觉得上面的宏伟魄力和伟大,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国退民进,置之死地而后生!赵姐,相信我,熬过九七年,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而对我们来说,这是天大的好时机。像今年这样近乎野蛮的发展时间,拥有几乎无穷无尽的优质人力资源,绝不会超过三年。”

    对那场梦的反复回忆、研究、对照,张青确信,国家经济到98年后,会在一片哀鸿遍地中,以奇迹之姿迅速复苏,并开始一段长达十年的上升过程,奠定二十一世纪后巨龙腾飞的基础。

    当然,眼下赵蔷不信也没关系,埋头做事就好。

    他能容忍赵蔷的怒火,指责,除了因为活儿都是人家在干外,更重要的是,赵蔷牢骚归牢骚,却从不会违拗他已经做出的决定,还能坚定的执行下去。

    这让他怎能不包容?

    果然,就听赵蔷长长一叹后,道:“算了,我就一打工的,目光没你长远,你说怎么干,就怎么干吧。演唱会的事李姨已经让方经理去准备了,紧急联系红磡体育馆,还有申报、宣传、请嘉宾、舞台设计、服装都开始准备。有无线强大的资源支持,问题不大。定在一号开第一场,肯定会粗糙,也不管了。三号,开第二场。但是五号、九号必须空出时间来,大马郭家、印尼黄家这两家真不能得罪。人家老太太、太太过生,这个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其他都是商业行为,这是人情演出,一旦违约,就太没理了。”

    张青道:“可以。不差两天功夫,就是你们太累了些。”

    赵蔷苦笑:“我就知道,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的事。果然,总会出现意外。算了,别人想累还没机会呢。胡泉姐让你动员来了?”

    此时的赵蔷,对胡泉的尊敬,肯定没有当初在平京相求时那样诚恳了。

    胡泉心里苦笑,但不会有怨气,祸都是自己作出来的,还能怨谁?

    到今时今日要是还不知道这个道理,那么之前的苦都算白吃了。

    她笑道:“以后要仰仗赵总多关照了。”

    赵蔷笑了笑,道:“以后估计就是花姐……华总来管歌手部门了。她最多再拼两年,给她两个儿子赚够老婆本,就要退隐了。到时候胡姐接手《女人花》这张专辑,我们青少再写几首好歌,胡姐依旧是歌坛大姐大。不过胡姐,有一事提前说明白,公司经纪约一视同仁,花姐起步也是三七分,十三年,您可以认真考虑考虑。”

    胡泉笑道:“这些青少都跟我说了,我没问题。”

    这个机会再抓不住,她也真没什么路可走了。

    “张……嗯?睡着了?”

    赵蔷还想说什么,却发现副驾上的张青,不知何时眯上了眼,睡了过去。

    胡泉顿了顿,还是说道:“在飞机上一开始都没认出来,看得出,他很难受,一路上也没怎么睡……”

    她其实是误会了,张青一路上都在想着这次突然变动的后续收尾,以及凤凰影视的发展前景。

    公司大的战略,不能再让赵蔷一个人去承担。

    只是赵蔷一听这话,脸色一下阴沉了下来,很是难看,以为齐家老头又在作妖……

    ……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