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几分钟后。

    一道赤色的流光降临。

    项风脸色阴沉似水,一双眼眸中喷薄出怒意。

    自他突破至筑基以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冒犯于他。

    更别说,千里寻迹符的指引,表明对方正是杀了侄儿的凶手。

    “好,好得很啊!”

    “别让我抓住你!”

    项风脚步丝毫不停,迈入这片神秘的领地。

    如纱似水的血雾弥散。

    安乐全身覆盖着灰黑色的铠甲,以作防护,避免吸入有毒物质。

    “这样一来,项风应该不会去找苏黛的麻烦了。”

    他叹了口气,压下对苏黛的担忧、不舍,面色变得严肃冰冷。

    和当初朱铭一动就被无数条手臂抓住、杀死的情况不同,雾气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十分平静。

    四下安静得可怕。

    血雾中似乎多了某些东西,静静窥视,伺机而动。

    安乐没有着急胡乱走动,而是静下心观察。

    “视觉、听觉、嗅觉……五感都被削弱了。”

    “那么,筑基的灵识应该同样如此。”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红衣女。

    “还好,我有小小红。”

    在最开始的警惕、不安后,红衣女仿佛极快的适应了此地的环境,神情怡然自得。

    来到这里,像是回到家了一般。

    老实说,安乐现在也莫名有一些舒适感,可能和他在推演中化鬼的经历有关。

    “这地方,是邪祟的天堂!”

    他心中有了猜想,让小小红在身前开路,愈发小心的前行。

    才刚走出两步路,就见到了一具尸体。

    这是个年轻的男人,穿着紫云宗的法袍。

    他瞪大双眼,眼角流淌下两行血泪,面庞残余着惊恐。

    浑身上下没有明显的伤痕。

    可怪异的是,他分明进入这处诡地还没多久,尸身就已出现了腐烂的迹象,干瘪枯槁。

    不仅散发恶臭,还有白胖的蛆虫在身上游走。

    安乐看得心中微寒。

    但还是俯下身,用【铠】伸出的触角捡起他身上的储物袋。

    此物与我有缘!

    至于尸体,安乐也没浪费。

    血焰逐渐燃起,连带蛆虫一起融化。

    有句话说得好让火焰净化一切!

    倘若这位仁兄在天有灵,一定也会感谢他的。

    “修行者的尸体,效果比野兽更好。”

    感受到血怨心焰的壮大,安乐眼眸微亮,看向雾气深处,笑容冰冷。

    “紫云宗,赤羽宗……一个都别想跑。”

    与此同时。

    万新荣等紫云宗的成员,正在血雾中艰难行进。

    “万师伯,陈师弟不见了。”

    有人走到万新荣身边,小声说道,仿佛生怕惊扰到血雾中的存在。

    “又一个”

    万新荣神情难看。

    这么短短一会儿工夫,他们就已经有两人失踪。

    而在这种地方,失踪就意味着……

    关键是,以筑基的灵识,也没察觉到两人是如何失踪的。

    想到这里,万新荣喝道。

    “结阵!”

    三名筑基和三名练气,共同结阵,灵力相通。

    然后十分缓慢的,一步步移动。

    “嘻嘻嘻……”

    诡异的笑声时隐时现。

    筑基修士还好,剩下的三个练气,却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面色惨白。

    这哪里像是个福地,分明是个诡地!

    “万师伯,要不我们撤吧这地方……太不对劲了。”

    有人提议说道。

    万新荣等三个筑基,却保持着沉默。

    三人隐约察觉到,在这处秘地的深处有某种珍宝,在吸引着他们。

    或许,能帮助他们更进一步!

    几个练气弟子虽重要,但要和自己的前途一比,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说话之人无奈,只能在心底叹息一声。

    这时,他感到肩膀上一沉,对同伴问道。

    “你手搭在我肩膀上做什么”

    同伴很惊讶,向他展示:“我的手不在这儿吗”

    这人猛地顿住了,而后,毛骨悚然。

    紧接着,数只干枯的手臂,从雾气中探出.

    抓住这练气弟子的身躯,将他向血雾中拉去。

    “等到你了!”

    万新荣怒喝一声,掌中击出一道雷电,落在那些手臂之上。

    掌心雷!

    专克邪祟。

    噗嗤……

    成片的干枯手臂瞬间被劈得焦黑,化作黝黑的淤泥迸溅开来。

    但是,在血雾中,越来越多的手臂,正在疯狂钻出。

    战斗陷入僵持。

    三名筑基齐出手,威势无比骇人。

    可在这血雾中,不论什么法术,威力似乎都有所衰减。

    除去干枯手臂外,还有许多怪异的邪祟被吸引而来。

    十分难缠。

    最关键的是,它们的数量,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万新荣心生决断,催动一张宝符,他提醒道。

    “互相牵连,不要松手!”

    神异的波动散开,暂时屏退邪祟侵袭。

    一行人身边的空间隐隐扭曲,将要传送离开。

    就在这时,两只被漆黑甲胄覆盖的大手,从雾气中伸出,一把抓住两个练气修士。

    “竖子尔敢!”

    见状,万新荣气血上涌,却因为要操控宝符,没法及时出手。

    旁边两位筑基,反应迅速,法术脱手而出。

    可还是慢了一步。

    两人被巨力拉扯,下一秒就被拖入了血雾。

    只听见两声凄厉的惨叫。

    众人身前景物变幻,就已来到了另一处地方。

    万新荣咬着牙,恨声道。

    “该死的!那不是邪祟,是个活人!”

    “活人”

    其余人愤然的同时,更是惊诧的睁大双眼。

    “他是怎么混迹邪祟之中的”

    “那人,难道不怕死吗”

    眼见着几道活物的气息消散。

    众多邪祟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悄然无声的包围了这个浑身被铠甲包裹的怪东西。

    它们隐约感觉,对方是个活人。

    可身上偏偏带有同类的气息,而且,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危险感。

    这般矛盾而古怪的存在,是邪祟们从未见过的。

    一只怪异嫣红的人面蜈蚣,从地面钻出,张开口器,准备一口咬下。

    刹那间,它体表燃烧起比血液还猩红的火焰。

    “呀啊!”

    人面蜈蚣立即发出女人哀鸣般的惨叫,凄厉可怖。

    其他邪祟纷纷退避,对这股怨恨的火焰,十分忌惮。

    安乐环顾四周,【铠】下的脸庞,异常狰狞。

    “想杀我你们可以来试试!”

    凶煞的怨气,翻涌在他周身。

    血焰,无声燃烧。

    红衣女贴在他的身上,仿佛合为一体,不分彼此。

    这一刻,安乐比邪祟还像是邪祟!

    他拖着两具被打爆心脏的尸体,渐渐离去,消失在血雾中。

    收拢储物袋,用血焰吞噬了两具新鲜尸体后。

    安乐没有在血雾中停留太久。

    这样的把戏,对付紫云宗的练气尚可,但对项风来说,却毫无作用。

    况且,这片血雾,还只是诡地的开胃菜而已。

    穿过血雾所在的区域。

    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